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秦晚晚霍連城小說在線閱讀
秦晚晚霍連城小說在線閱讀 連載中

秦晚晚霍連城小說在線閱讀

來源:2tuiwen 作者:秦晚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秦晚晚 霍連城

以前她嫌秦晚晚痴傻,現在她卻巴不得秦晚晚還是從前那個什麼都不懂的樣子
霍連城聽得滿臉窘迫
他都多大的人了,還當著他媳婦的面說他是兔崽子
之前他是打算去挨槍子的,所以才會跟秦晚晚和離,放她走的
...展開

《秦晚晚霍連城小說在線閱讀》章節試讀:

秦晚晚霍連城小說在線閱讀第55章  


被強搶的女人恰好佐證了秦晚晚的話,巡捕都信了她也是被強搶的,沒人懷疑李二狗是被她殺死的,秦晚晚不由得鬆了口氣。
她現在最擔心的就是被停在巡捕房門口的馬車,裏面還裝着容嬤嬤。
要是讓巡捕房的人發現她馬車裡用麻袋裝着個大活人,指不定會給她惹上什麼麻煩。
詢問持續了整整兩個時辰還沒有結束。
主要是描述那些人販子的長相,給那些人販子留下肖像需要的時間太長了。
霍橫飛要求所有的人都儘可能最多的描述出那些人販子的外貌。
近年來,煙城一帶的少女少婦頻繁失蹤,案卷早已在巡捕房堆成了山。
如今好不容易有了線索,霍橫飛自然要盡全力把這些人給抓回來。
秦晚晚也被叫去描述那些人的長相。
她看了看畫手筆下的的畫像,都是三分形似,沒什麼神韻的。
畫手見秦晚晚不說話,有些不耐煩的催促:「你趕緊看看,有哪些不一樣的地方你就補充出來。」
這些畫像是明天就要粘貼出去,通緝那些人販子用的。
霍橫飛已經讓人關了城門,出入都要嚴格檢查,這些人販子插翅難逃。
但是,秦晚晚覺得這些畫像除了那個刀疤的長相特別明顯外,其他人的畫像都平平無奇的。
沒有神韻,就沒有特點,這樣是很難抓到人的。
她想了想,伸手從畫手面前取出一張紙,並順便從旁邊的桌子上抽出鋼筆坐到了一旁。
畫手見秦晚晚不說話,還拿了他的紙很是生氣:「你這個女人,你做什麼呢,誰讓你隨便亂動我東西的,趕緊給我還回來。」
畫手的聲音很大,引得巡捕房的人都看向了他。
霍橫飛原本在問一個女人話的,聽到聲音他起身走到畫手身邊,問道:「怎麼了,吵吵什麼呢?」
畫手指指秦晚晚:「飛哥,你看這個女人,讓她描述犯人的相貌她不開口,還拿走了我的紙。」
霍橫飛轉身看秦晚晚。
她坐在旁邊的桌子上,拿着一隻鋼筆在紙上快速的勾畫著,仔細又認真。
側臉很美,乾淨又利落。
霍橫飛挑了挑眉,秦晚晚手中拿的那支鋼筆,是他的,是他從小到大從謝姨娘那裡唯一收到過的生日禮物。
他憎恨那支筆,但是偏偏又把那支筆擺在自己的辦公桌上。
想了想,霍橫飛抬腳走到了秦晚晚的身後。
秦晚晚並未看他,她依舊低着頭,聚精會神的在紙上描繪。
筆下,刀疤臉的輪廓已經油然而出。
為了畫出比例最合適,最像的骨骼骨架,秦晚晚曾經專門去學過繪畫。
她的畫技生硬,算不得多麼高超。
但是她很能捕捉形態,比畫手聽人描繪之後畫出來的畫像要強了好幾個層次。
霍橫飛站在秦晚晚身後看了幾分鐘。
他的眼中浮現出驚愕。
還從未見過哪個畫手能把畫像畫的這般活靈活現的。
雖然霍橫飛沒有見過刀疤本人,但是看着秦晚晚手下的人物,他腦海里已經自動產生了一個一臉淫笑的男人形象。
沒錯,是淫笑,這是秦晚晚對阿柴的第一印象。
她並非喜歡多管閑事。
只是人販子這種天殺的東西,人人除之而後快。
她挺願意幫巡捕房把這些人販子抓住的。
況且,這些人販子還得罪過她。
得罪過她的人她都用小本本記着,是不會有好果子吃的。
畫手看霍橫飛不說話,很是不解:「飛哥,什麼情況啊,咱們這肖像還畫不畫了?」
霍橫飛冷冷的瞪了一眼畫手:「閉嘴。」
沒用的東西,畫出來的東西跟秦晚晚畫的比起來就像是狗屎一樣的。
畫手還不知道自己被霍橫飛唾棄了,一臉莫名的看着霍橫飛。
霍橫飛也不解釋,他拿起了一旁書桌上巡捕記錄問話的案薄,逐頁翻動了起來。
很快,他就找到了秦晚晚問訊記錄的那一頁。
他看見了最上面寫着的名字:秦晚晚。
滿目錯愕。
秦晚晚,是霍連城前幾日娶回家的,那個他從來沒見到過的堂嫂嗎?
他們和離了,為什麼?
他只聽說秦晚晚不傻了之後醫術了得,怎麼還會畫畫?
一連串的問號,在霍橫飛的心底層層疊疊的蕩漾開來。
他看向那個依舊聚精會神繪着肖像的女子,眼中的精光像是河流一般蜿蜒流淌。
嘴角微微勾起。
這個女人,似乎有點意思!
秦晚晚的速度很快,大概過了十五分鐘,刀疤的肖像就已經成型了。
她小心翼翼的把刀疤的畫像放在桌上,然後起身準備再從畫手那裡再取幾張白紙。
畫手臉色大變。
「你到底想做什麼,放下,這不是你能動的東西!」
畫手伸手就想把秦晚晚拿走的白紙搶回去。
但是一道人影快速的走了過來把畫手擋住了。
「我不是讓你閉嘴嗎?」
霍橫飛臉上不悅。
畫手委屈的不行:「飛哥,你這是幹嘛啊,咱這忙正事着呢!」
霍橫飛的臉徹底的冷了下來:「你的意思是我不是在忙正事兒,我在玩忽職守嗎,我說你是真傻還是假傻,怎麼不跟過去看看她拿了紙在做什麼呢?」
秦晚晚並未理會二人,她拿了紙又坐回原處。
一筆一划,細心勾勒。
突然,她好看的眉頭皺了起來。
霍橫飛餘光發現秦晚晚停下了手中的筆,眼中先是疑惑,隨即就明白過來發生了什麼。
他轉身從柜子里翻出來一瓶墨水走到秦晚晚身邊。
「是沒墨汁了吧,給我,我裝好墨汁你再繼續畫。」
秦晚晚停手,將手中的鋼筆遞給了霍橫飛。
而聽了霍橫飛訓斥的話之後,湊到秦晚晚畫面前的畫手這會已經呆在了原地。
嘴巴張的有雞蛋那麼大。
一張臉漲得通紅。
呆愣一會之後,他默默的退回自己的桌子面前,暗戳戳的把他畫的肖像捏成團扔進了垃圾桶。
難怪飛哥讓他閉嘴。
和秦晚晚畫的比起來,他覺得自己畫的簡直就像.......不說也罷。
真是沮喪。
他偷偷打量秦晚晚,秦晚晚已經重新在畫了。
她臉上沒什麼表情。
剛剛畫手不肯給她紙,她也沒有生氣。
繪畫保持平靜的心態尤其重要。
畫手心想自己要是也能畫的像秦晚晚那樣逼真該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