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囚蛇
囚蛇 連載中

囚蛇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胡言.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墨麟 沈欒風

【穿書重生萬人迷 強制愛 黑化病嬌 團寵修羅場 前世今生 雙潔】 【清冷佛系仙君vs醋精瘋批偏執狠蛇】 一句話簡介:醋缸里泡大的小蛇他終於黑化了! 沈欒風穿成玄幻文萬人迷男主,主線要上天入地的尋找五顆龍珠
正要下界找龍珠,出門就在淤泥譚里,撿到了一條能變成漂亮少年的小蛇
男主招桃花的命格,一路吸引了魔尊,鬼王,妖界太子,人間帝君
卻總像是有人在幫他驅逐桃花一樣,這些男配看他的眼神無不幽怨
後來他發現,每找到一顆龍珠,就能恢復些前世記憶
一開始只是一朵蓮花和一條蒼龍無憂無慮的遨遊天地間
到後來......記憶里的畫風逐漸令他驚恐
撿回來的漂亮少年,褪麟生角,一朝化龍,逐漸靠近他耳邊,嗓音幽幽
「都記起來了?六界孤寂,歡迎你回來
」 「我能囚你一世,就能囚你第二世
」 「前世今生,天命註定,他們誰都不配與我爭
」 「我墨麟以龍魂起誓,永生永世,你都只能是我的
」 —— 後來,墨麟說
龍魂被滅四千年,我還能記得你身上的花香,也算對得起我們從前枯涸生春的時光
我等了你四千年,依舊很愛你
(醋意橫生的極限拉扯,酸甜翻倍,加書架移步正文)展開

《囚蛇》章節試讀:

第5章 你果然喜歡那隻丑鳥,你變心了


此刻。

他站在天機神君的宮殿門前,準備進去測測生運。

可手腕一涼,小蛇已經爬出袖口,繞在他手腕上了。

還仰着個腦袋,委屈巴巴的喊。

「你竟然捨得對我下咒,旦旦,你果然喜歡那隻丑鳥,你變心了!」

「胡說八道。」沈欒風甩了甩手腕,想把小蛇甩下來,他補充一句,「我什麼時候對你有心了。」

「!!!」

小蛇又急又氣,作勢張開嘴想咬他的手,但又捨不得。

最後只伸出蛇信子在他手背處舔了舔,語氣失落。

「旦旦,你別這樣說,我好難過。」

沈欒風也不計較小蛇亂喊名字的事兒,只說:「醒了就從我手上下去,我有正事要做,你乖乖玩泥巴。」

「......我是蛇王后裔,不是蚯蚓。」

沈欒風沒有再理會小蛇,而是晃晃手腕,把小蛇放在一邊的落地燈罩上。

很快,宮殿里走出一個引路仙童,恭敬的說:「仙君,我家天機神君請您隨弟子進去。」

「走吧。」

「......」

墨麟在燈罩上盤成一圈蚊香狀,看着離開的玉色身影,垂頭喪氣的趴在那裡。

只是他現在不懶惰了,在心底默背着心法口訣。

感受自天地間受他召喚,瘋狂湧來的靈氣。

強大的靈氣波動,引得殿外守門兵將紛紛側目。

全都十分艷羨的悄悄側目,看着那條輕易就能召喚無盡靈力的小蛇。

這是蛇王后裔天生的籌碼。

修鍊快人一步,天資靈根逆天。

只要刻苦修鍊,壓根兒不用苦尋機緣,就能有化龍成神的機會。

但目前蒼龍秘境里沒有真龍的原因,也擺在那裡,這讓兵將們又不怎麼羨慕了。

蛇族化龍,九死一生。

要經受九九八十一道天劫,最後活下來的才能成龍。

最近一條成功化龍的蛇王,還是三萬年前的蒼龍大帝。

可那位帝君是個痴情種,竟然為了仙侶,自戕滅魂。

算起來,距離那位蒼龍帝君戕滅龍魂,已經有四千年了。

兵將們悄悄看着那邊趴在燈罩上的小蛇,心說,這條小蛇君,會不會成功化龍呢。

要知道,蒼龍秘境已經許久沒有真龍守護了,靈氣都越來越稀薄。

再這樣下去......

——

大殿內。

沈欒風盤腿坐在矮桌前,把一絲靈氣送進桌上的生運羅盤裡。

天機神君是個白鬍子老頭,也盤腿坐在矮桌的另一邊,看着羅盤開始轉動。

沈欒風有些緊張,還沒等羅盤停下來,就忍不住問詢。

「怎麼樣?我目前的生運如何?」

「莫急,莫急。」

天機神君這還是頭一回給不死不滅的神仙相命,新鮮的很。

「仙君最近十分清閑啊,明知是不死不滅之身,還來......」

隨着羅盤指針停下,白鬍子老頭的話音戛然而止!

沈欒風的神色便沉了下來,也沒再張口問了,而是看白鬍子老頭兒凝神注視羅盤的模樣。

他就知道,自己早該來測一測生運的。

「不好!」

天機神君突然驚呼一聲,站起身走到一邊,很快又捧回來個大的羅盤。

沈欒風有點懵,問:「神君,測我的生運而已,不用拿羅生盤來測吧?」

羅生盤是觀測六界生運的,能測出哪裡有大異動,哪裡有死傷過多的大災發生。

先前就是天機神君測出人間有大旱,如果不去降雨,便會有數萬百姓喪生。

所以,這會兒神君拿出羅生盤的時候,沈欒風是認得的。

並且感到錯愕和緊張!

......

走出天機神君的宮殿後,沈欒風連燈罩上的小蛇都忘了拿。

整個人就如同失魂落魄一樣,臉色慘白。

腦海中還響徹那白鬍子老頭兒說的話。

「萬物俱枯!卦象顯示,到那時六界再無生靈,天道崩陷,我從未見過如此慘烈的卦象。」

「鸞鳳仙君,此事非同小可,若是傳揚出去六界必將大亂,而從卦象來看,解禍之人唯有你......」

「若是你要尋五龍珠,一定要快!天命機緣都在你一人身上。」

「天機神君,六界有大災禍之事,為了不提前引起恐慌,多生枝節,請你不要告訴任何人,我一定盡我所能。」

「唉,你先暫且一試,若是苦尋龍珠無果,我便要稟告仙皇,提早做出應對之法了,雖然應對也......」

真到了那一日,天道崩陷的大災降臨,又能如何應對呢。

不過是提前知道死期罷了。

——

沈欒風一路走回自己的浮生殿。

站在殿門前,望着來來往往的宮人弟子,以及天邊的七彩晚霞。

仙界吹來的風裡,帶着令人神清氣爽的苦蓮清香,都來自於他門前種植的大片蓮池。

此刻蓮花盛放,枝頭粉苞碩碩。

但一想到不久之後,這一切都會化為灰燼,沈欒風就渾身發涼。

他得下界去找五龍珠,而且刻不容緩!

既然五龍珠存在於天地間,大不了就一界一界的去尋。

他沒有多宏偉的志向,也不是品德高潔到為了六界蒼生。

事實上,沈欒風生性涼薄,是個極為佛系的人。

如果不是涉及到自己的生死,他不會去管旁人的閑事,也不會上天入地去『送溫暖』。

他最喜歡的事情莫過於養幾株蓮花,煮些茶水。

坐着看一株蓮花上的陽光,從晨曦到落日。

僅僅是這樣,都能看上一整天,也不會覺得無聊。

眼前的蓮池裡,盛放着的蓮花太過孤潔漂亮,吹來的風也徐徐清香,恰得心意。

他想活命,不想死。

......

突然自遠處傳來一聲可憐巴巴的呼喚。

「旦旦!你走了都不叫我......」

墨麟只是被靈氣包圍的暖洋洋,就在燈罩上打了個盹,一睜開眼卻得知人已經走了。

只能快速來尋。

小小的蛇身在空中遊動,矯健敏捷速度不慢,一眨眼就來到了沈欒風面前。

「我很忙,如果你沒有去處,可以繼續住在我浮生殿中,但我要下界了。」

沈欒風此刻沒時間跟小蛇閑聊,他得回去收拾收拾法器,準備直接往魔界去。

跟小蛇說完話,他就轉身往宮殿裏面走。

而後面的小蛇卻在空中游着追過來了!

「旦旦,旦旦,你要下界嗎?帶上我,我也要去,你去哪我就去哪,我不要跟你分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