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邂而不逅的相遇
邂而不逅的相遇 連載中

邂而不逅的相遇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維多利亞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詩詩 現代言情 韓蘇

於千萬人之中遇見你所遇見的人,於千萬年之中,時間的無涯的荒野里,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剛巧趕上了,那也沒有別的話可說,惟有輕輕地問一聲:「噢,你也在這裡嗎?」你要記得,那年那月,垂柳紫陌洛城東
虛幻大千兩茫茫,一邂逅,終難忘
相逢主人留一笑,不相識,又何妨
只緣感君一回顧,使我思君朝與暮
展開

《邂而不逅的相遇》章節試讀:

第5章 我不幹凈了


早上媽媽早早為我倆準備好了早餐,我捧着飯碗吃着從小吃到大的菜,和看着從大看到老的媽媽,心裏滋生起各種感嘆。

小棄打着呵欠走到餐桌旁,看到我媽在一旁時對媽媽禮貌地道了聲:「林媽媽好,不好意思打擾了。」

媽媽最喜歡有禮貌的孩子了,頓時樂呵呵地說:「你也好,吃吧,我弄得不好吃,別嫌棄。」

小棄兩眼笑得彎彎的,「哪裡哪裡,好吃,林媽媽做得挺好的。」這種笑容,這種語氣,是最討長輩歡心的啊。

媽媽分外開心地給小棄夾着菜,我再次被我身邊熟悉的人給屏蔽掉了。

但是,即使不說話,也不能避免一個令我敏感萬分的話題。

老媽給小棄夾了一個油條過去的時候,故意順口問了句:「妹子啊,你交對象了沒?」

我正喝着豆漿,一下子被嗆着了。

「別管她,她從小就這麼慌裡慌張的,性子毛躁得很,所以到現在都沒有人看上她。」我媽的嘴巴從來就沒向著我過,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是老媽長項啊。

我紅着臉聽着他倆的絮叨。

小棄呵呵笑起來。「啊,才不是呢,我有男友了,不過,林詩詩也不錯,快了。」

我聞言警鈴大作,急忙沖小棄擠眉弄眼。

我媽扯起餐桌上的紙筒,朝我腦門砸來,「你別打擾你朋友對我的彙報工作。妹子,沒事,你繼續說,別管她,她若事後找你麻煩,你儘管對阿姨說。」

母親大人啊,你下手再重一點,我僅有的情商可就沒了,那時候更沒你期待的女婿了。

小棄對我媽媽樂滋滋一笑,再看眼吃痛後揉着被砸處的我,沖我吐了下舌頭。

有種不祥的預感。

「林詩詩在我們公司里挺受歡迎的,大家都喜歡她,特別是主管。」小棄說到主管時,故意拔高了音量,我嚇得急忙刨飯,刨飯。我的心涕淚縱橫。

哪壺不開提哪壺,你這孩子。

媽媽一聽這個頓時來了興趣,空氣中充滿了八卦的氣息。

「主管對我家貂詩怎麼樣?」我媽一樂呵,叫上了我的乳名。

「嗯,挺不錯,很關心林詩詩。」頗有深意地瞟我一眼,我心跳嚇得漏了半拍,眉一挑,沖我諂媚一笑,「貂詩啊(叼絲啊),挺適合你的。」

是誰一天到晚把我當太監小林子小林子在喊的啊!

「貂詩這孩子是怎麼對人家的啊?」

「她害羞,阿姨你知道林詩詩平時話少,不過阿姨你別著急,林詩詩周圍喜歡她的多了去了。」小棄跟我媽說的眉飛色舞,說完對我擠眉弄眼一下,「對吧?」

我選擇沉默。木有,木有啊!老媽,我以人格跟你擔保,你家閨女沒這麼大的魅力。但是老實坦白地話,我媽多半會**着我去和我們主管那啥那啥了,媽媽雙眼睜得渾圓,「哦?」再看我一眼,眯成兩道彎彎的細縫,「你這孩子,都不跟媽媽說說。」接而拍拍我的手背,面孔瞬間又嚴肅下來,「既然有人喜歡你,好好把握,但是,不許未婚先孕,女孩子的第一次一定要婚後,我們國家的行情是這樣的,以前我跟你說的都要照做。」

我微窘地埋首聽着,偷掃了一眼小棄,這個壞人,聽着我媽的絮叨,以手托着臉,食指輕按住嘴,一臉認真在聽的模樣,雙肩卻不由控制地抖着。

唉......就當再一次複習倫理知識吧。雖然我想說的是,媽,你真沒有擔心的必要,我對這個世界的男人都不抱太多興趣,就盼着你老人家覺得時機差不多了給我找個對象湊合嫁了呢。如果可能的話,最好不嫁,我抱着我的電腦結婚。

考慮說出來的後果嚴重性,我只能把這些話全部咽回肚裏去。

24歲,真沒到大齡剩女的地步,可是當身邊的朋友都有了好的歸宿後,還有親戚們也開始議論時,連我篤信佛教隨緣的媽媽也不淡定了。看來新時代新變化,知識不多不可怕,沒男友好怕怕。

下午我們去逛街買了幾件便宜的衣服,磨蹭磨蹭,就到了五六點,我們走在十字路口上做起了目前來說非常重要的決定。

「怎麼辦,回去還是留下?」小棄雙手交叉盤起,歪着頭問我。

我蹙眉望了一眼左邊,是往車站的方向,今天回去了,明天就得上班面對主管,一想到未來的糾纏不清,同事們看熱鬧的目光,我急忙甩了甩頭。抿嘴望一眼右邊,是回家的路,可是回了家,明天不回去是一個月的全勤泡湯,還有媽媽無休止的追問。

我很煩惱,但是我必須做決定,於是我更煩惱。

從我們身邊飄來一陣酒氣,接而走過八個學生模樣的男女,喝過酒的緣故,這群人走起路來歪歪斜斜。被圍在中間的是個韓版**公主裝,燙着公主卷的可愛系女孩子,捧着蛋糕,雙頰紅彤彤的,笑得特別燦爛。

對於心情不好的我來說,這笑就顯得太扎眼了。

「韓蘇,今天你必須給我把青藏高原的那個音給我飆上去。」女子扭頭對走在右邊稍遠處的一個戴着鴨舌帽的男孩子笑道,威脅地對他比了一個「1」。

我見到他的鴨舌帽覺得有些眼熟,不禁多看了兩眼,發現這男孩子長的挺奶油的,聽到女孩子的話咧嘴一笑,也不置可否。這孩子笑起來挺好看的,酒窩虎牙一下子就冒出來了,孩子啊,你知不知道賣萌可恥啊!這一笑,居然令我厚實了多年的老臉有點泛紅,連我自己都為我這不可思議地反應而感覺滑稽。

「你到底答不答應啊?」女孩子是個直脾氣的人,見男孩子不回答索性急了。談笑着的男男女女們都停下來笑看男孩的回答。

男孩子一聳肩,「我還能怎麼辦,今天你生日,你說了算。」嘴微噘,做出一個無奈的表情。

「哦也,今天聽韓蘇牌青藏高原!」女生高興地一擊掌,聲音脆響,倒確實是下了幾分力,我突然覺得這女生挺豪氣的嘛。

小棄拽了拽我,「魂歸來兮,你一大齡恨嫁女,眼羨人家00後幹嘛。」諄諄勸導起我來。

我噘了噘嘴,對她這句話很不贊同,豎起食指在她眼前搖了搖,「錯!在我年齡的背後,隱藏的是一顆蘿莉般的心。」

語罷我跟着他們一行人朝着馬路前方走。

十字路口,有四種選擇,四個路口,又有很多分岔口,曲曲折折,我何必糾結這左右兩條路呢?

「誒誒,誒誒,你不回家了啊?你走哪裡去呀?小林子你別走那麼快呀,我找不到路啊!」小棄見我突然加快馬力不走尋常路,趕忙小跑着跟上來拉着我,生怕跟掉了。

車水馬龍的世界裏,我的煩惱,或許真的不算什麼。我強行把那些事兒擱置一旁,盤算着目前我想過哪種生活。

總體來說,在很多事情上,我還是挺唯心的。

我跟着他們走到一個霓虹燈特閃的門口,他們一行人嘻嘻哈哈地進了去,我不由分說也跟着鑽了進去。我的耳膜一推開這扇門就被動感勁爆的歌曲給震撼住了,眼睛瞬間被頭頂無數道強燈光給射花了,親娘啊,這貌似不是歌廳而是傳聞中的舞廳啊!~我傻了眼,不是去歌廳唱歌么?我還準備磨一下我的破鑼,歌廳原來是這個樣子的啊,連靈魂仿若都不屬於自己,要跳脫而出了一般。我的心理失控了,我要出去!我要出去!小棄呢?小棄呢?頭頂的七彩燈光流連在每個人臉上,大家明明滅滅的臉,似乎都變為了一個面孔,像是戴上了萬聖節里的油彩色惡魔面具,令我覺得詭譎莫名。

我一個轉身,努力擠開簇擁在我身邊密集的人群,朝着門口的方向拚命擠去。

燈光突然轉換,劇烈跳動起來,隨着耳邊歌曲的一個強音結束,一瞬間,這個喧囂的世界頓時安靜起來。

佛若宇宙突然爆炸了一般,一個極光掃過,整個歌廳里的燈光齊齊熄滅。

特媽不是停電了?特媽這些人為毛都不慌?特媽你們一個勁兒地擠什麼?特媽我要出去!!

我被無數人的摩肩擦掌,附帶雙腳被踩,頭被抓,襲胸,襲腰,襲臀,臉甚至被人無意還是有意地被唇碰了下,在被吃掉這24年前所未有的大虧中,我被擠向一個未知的地方。

不管是哪裡,那一定是我不願意去的地方!因為,我能感覺到,我隨着人群的方向想逆流至大門,但是則是被帶到越來越遠的殊途。

特媽我要出去!

在黑暗的世界裏我焦躁不堪,最後抬腳的時候一個趔趄翻倒在地,「啊!」苦逼地一聲高亢的吃痛哀嚎聲。

黑暗中我掙扎又被人推倒,我頑強地又一起站起,又被人無情地推倒。最後我死命地逮住一隻手,我死死地用雙臂纏住這個救命草的手臂,這人很不配合地抬手想抽回。這人是那麼用力地推拽我,可是我心裏的那個叫生存本能的巨人覺醒了,死活就沒能讓我鬆開。他卻把我推急了,我夾着哭音道:「你特媽就讓我抱一下吧!我特媽胸被摸了屁股被捏了臉被親了都沒吭聲,被我一從來沒抱過人的黃花閨女抱一下手臂有那麼大排斥么?!」我真急了,我憤怒了,我爆發了。事實證明,黑暗中,人本能的排斥,真特媽地令傷痕纍纍的我傷心。

黑暗仍在持續,我的手臂沉默了,不不,是被我抱的手臂沉默了,也不是,是手臂的主人沉默了。他的沉默具體表現在於他停止了反抗,從了我。

但我的心仍然在抽搐着,若不是我得依靠他勉強站立,我定會拚命,如他那般推開我般推開他。我無名的憤怒,無名的羞憤,無名的難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