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後,在陸大佬懷裡肆意撒嬌
重生後,在陸大佬懷裡肆意撒嬌 連載中

重生後,在陸大佬懷裡肆意撒嬌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大酒窩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繆歲 陸知野

《重生 甜寵 團寵》 繆歲到死才看清渣男渣女的真面目,上一世被渣男渣女利用,與父親疏離,害死真正愛她的,陸知野
重活一世,繆歲天天纏着陸知野求貼貼,發誓這一世,一定要讓陸知野嘗到愛情的甜
看着眼前想要撲上來的小女人,陸知野頭疼不已
「好好坐着,別沒事往男人身上拱,你是豬嗎」 「對呀,拱的就是你這顆白菜」 「......」 繆歲不死心,一個箭步上前撲倒陸知野
懷裡的小女人露出甜甜的笑容,陸知野冰冷的心,瞬間被融化,嗓音低沉有磁性「這可是你自找的,別後悔」 說完,緊緊地把她摟在懷裡,永不放手!展開

《重生後,在陸大佬懷裡肆意撒嬌》章節試讀:

第8章 驚喜變驚嚇


院子的大門被打開,出現在陸知野眼前的,不是心心念念的姑娘,而是綠蛤蟆陸辰,陸知野瞬間面色寒戾,黑眸眸光冰冷,周身散發出冷冽的強大氣場。

旁邊的秦蕭臉色也跟着下沉,同時感受到身後來自Boss的寒氣,

秦蕭內心咆哮。

繆小姐怎麼回事?陸辰怎麼在這裡,他這張烏鴉嘴,就知道要出事,要死啦!城昭,爸爸想你。

陸辰見陸知野來找繆歲,心裏也有些疑惑,不過他們一向不合,喜歡在人前偽善的陸辰,依舊裝着溫雅的樣子。

「弟弟來找歲歲什麼事」

看似簡單的問候,實則挑釁,當初陸煥海結婚後沒多久,出軌生下陸辰,等婚配妻子生下陸知野後,私生子已經三歲了,陸煥海的醜聞,登上各大頭條,**裸的打陸知野母親和陸老爺子的臉,陸母忍受不了這樣的屈辱,後來得了抑鬱症,自殺去世。 陸老爺子也一氣之下將陸煥海趕出陸家老宅,輔佐陸知野坐上陸氏集團首位。

如今陸知野堂堂陸家正兒八經的子孫,被一私生子叫弟弟,這不是膈應他嗎。

陸知野只有在繆歲面前才會有小男人的情態,溫柔小意。在外人面前依舊是商場叱吒風雲的陸總裁,冷血無情,手段殘酷,

他骨節分明的手掌攥緊花束,眉宇間全是戾氣。

秦蕭暗叫不好,陸辰死不死的無所謂,他主要擔心陸知野被陸煥海大做文章,藉機作妖讓陸辰進陸家,避免給陸辰這樣的機會,他迅速走到兩人中間隔開,急忙的問旁邊保姆周姨。

「繆小姐呢,讓她出來」

不明情況的周姨,不怕死的說道。

「小姐去買菜,還沒回來,說是要給陸先生做飯吃」

說完之後,還不要命的指了指陸辰,以表示口中的陸先生是他。

做飯!還給陸辰吃!!!

一想到情況是這樣,陸知野的心嫉妒的發狂。

他瞳孔急縮,薄唇勾起一抹嗜血的笑意,冷冽的氣息只增不減,眼底閃過殺意。

秦蕭見大事不妙,腦海的警笛聲嗚嗚作響,立馬勸慰,

「Boss,冷靜冷靜,我給繆小姐打電話,肯定有什麼誤會,你稍安勿躁」

秦蕭不敢耽擱,光速掏出手機給繆歲打電話,可是電話一直沒有人接聽。

他又連着撥了好幾個,都無人接聽。

(在喧鬧的超市裡,繆歲愉快的購物「哇,這個是阿野喜歡吃的,買下」)

秦蕭見陸知野臉色,隨着他撥號的次數,一次比一次黑,黑的快滴墨了,還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秦蕭顫抖的手,要死的心,緊張得咽了咽口水。

啊!繆祖宗,求求你快接電話吧!

陸知野的心不斷下沉,他自嘲的笑了笑。

驚喜?繆歲,這他媽就是所謂的驚喜!

「不用再打了」

耳邊傳來失望的聲音,落寞的背影,秦蕭知道他老闆這次真傷心了。

繆歲幾天沒接陸辰電話,如今見他們亦是如此,心裏暢快。見他們離開,繼續挑釁。一副是繆家主人的作態,

「弟弟要走了嗎,吃了飯再走吧,繆歲等會就回來」

走在後面的秦蕭,聽着這話就覺得噁心,張口就懟。

「哪裡來的綠蛤蟆,別他媽在爺面前叫」

陸辰臉色難看,他自知在陸家地位不行,但是還沒低到被一個小小助理欺負。

「你不過就是我陸家養的一條狗,見到主人不搖搖尾巴,還想狂吠」

秦蕭知道他怒罵的原因,他沒有被陸辰的話激怒,他身為陸知野的左膀右臂之一,必須為老闆着想,不要去惹沒必要的麻煩。陸辰可是有着進陸家門的決心,奪陸氏總裁之位的野心,不能讓對方抓住任何有機可乘的機會。

秦蕭的沉默不語,讓陸辰還沒來得及沾沾自喜,眼前閃過一個身影,就被陸知野大長腿一踢,直接飛了出去。

陸辰身體重重砸向院子里的花盆,他感覺五臟六腑就像這花盆一樣碎了。

「陸...陸知野,你...給我等着」

陸知野知道陸辰的為人,小人做派,業務能力不行,為人處事一般,但是他告狀那是快准狠。

陸知野諷刺的笑了笑,黑眸依舊冷的深不可測。

「快回家找陸煥海喝奶」

轉身冷冷的睨了秦蕭一眼。

「沒用的東西,這種事居然讓我親自動手」

這句話無疑是在告訴秦蕭,陸辰他沒放在眼裡,一個不成氣候的東西,還不至於被他威脅。

秦蕭「......」

沒動手可都是為了你啊,不過秦蕭沒敢說。

繆歲愉快購物回到家,忙着告狀的陸辰和被氣得要死的陸知野都已經走了。

一進門,就看到周姨在院子里打掃花盆碎渣子,她就出去一小會,怎麼心愛的花就結束了一生。她氣凶凶的走進去,質問周姨。

「怎麼回事」

周姨見自家小姐回來,一五一十的把剛才的事說了一遍。

最後還添油加醋的說一句。

「陸知野太可怕,不分青紅皂白就踢陸先生一腳」

繆歲現在又氣又急,本來要和陸知野緩和關係的,現在好了,買個菜的時間,回來一切變得這麼糟糕。

聽到周姨這話,繆歲帶着探究的眼神看向她,剛才周姨敘述的時候,很明顯偏向陸辰,也就短短一個小時時間,陸辰就把在繆家工作幾年的保姆買通了,看來給的不少吧。

繆歲冷笑一聲,收回視線。

「周姨,你來我家也有好幾年,怎麼胳膊肘往外拐」

已把陸知野當自家人的繆歲,自然不滿意周姨的說辭。

「看來時間太久,怕是忘記誰是主子,你可以去結賬走人」

周姨臉色立馬慌張,萬萬沒想到,她就說一句陸知野的壞話,讓她高薪的工作沒了。

她想要求情,讓繆歲原諒她一次,可是繆歲沒給她機會,直接叫管家出來處理。

繆歲氣呼呼的坐在沙發上拿出手機,才發現十幾個陌生未接電話。

瞬間變成苦瓜臉。

啊,這怎麼辦 !肯定是阿野那邊打來的,很好,一個都沒接到。

繆歲趕緊撥了回去,結果傳來『您撥打的電話正在通話中,請稍後再撥……』

反覆幾次,亦是如此。

很顯然被拉黑了。

她又給陸知野發微信,結果出現一個紅色感嘆號。

再去撥打陸知野本人電話, 『您撥打的電話正在通話中.....」

拉黑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