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穿越部落:開局我被當成災星
穿越部落:開局我被當成災星 連載中

穿越部落:開局我被當成災星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西原公子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杜康 黃元

【部落種田 地盤擴張 基建 腹黑】 杜康一把刀抵在巫師胸口:「大巫師,你說天象是凶是吉?」 「吉……吉,不,是大吉大利!」 「很好!」 杜康滿意點頭:「現在大夏部落我說了算,誰贊成,誰反對? …… 穿越者杜康意外來到原始部落,開局被當成災星,獲得了神級輔助系統,開啟別樣人生
瘋狗派實戰技、實用心理學、孫子兵法、本草綱目、母豬的產後護理…… 種種技術支持,讓杜康成為全能型首領
建城池、鍊鋼鐵、造板甲、開荒地、拓地盤,誰說我是災星,我就是他的災星! 詳情請移步正文……展開

《穿越部落:開局我被當成災星》章節試讀:

第4章 向我證明你們的忠心


「證明?」

任相、任離滿臉疑惑。

杜康點頭:「不錯,既然你們要履行盟約,總要做點事讓我相信你們吧!」

二人相視一眼,咬牙低頭:「請少主吩咐!」

他們曾宣誓效忠杜伯,杜康是他兒子,自然是他們的少主。

這也是奴隸社會制度下作為臣民應有的覺悟。

就在這時,腦海里系統再次提示:「恭喜宿主挫敗叛徒陰謀,現發放獎勵!」

「叮,獎勵宿主強化體魄至部落勇士級別!」

「叮,獎勵宿主強化身體靈敏度一次!」

「叮,獎勵宿主三十六路擒拿手並提高到熟練級!」

「叮,獎勵宿主鬼谷謀術並提高到大師級!」

下一刻,一股熟悉的插入感再次襲來……

「很好!」

杜康稍稍感受一番,整個人的氣勢為之一變。

力量、速度、技法、謀略,全方位提高。

他點頭微笑,愈發自信,看向幾人,「低頭的狗才不會被宰!」

「那麼,大殷的使者來了多少人?」

任相、任離滿臉憤恨,竟然說他們是狗!

杜康冷哼:「嗯?」

兩人立馬低頭。

眾人震撼無比。

杜康給他們的感覺太陌生了。

據說杜康連馬都不敢一個人騎,是大殷出名的無能廢物。

幾天前他還跪在地上苦苦哀求他們,求他們庇護自己。

這樣軟弱無能的杜康也值得杜仲追殺?

可在現在,他一人擊退十幾人、瞬間重創任雷、砍斷任相手指深深刺激了他們。

他挺身擋在任冕前面,王者之氣已然蓋過了任冕,儼然他才是大夏首領。

這樣的威勢、身手、心性,絕對是首領的不二人選!

只是可惜他父親死了,他逃到大夏也不過是垂死掙扎罷了。

眾人心生嘆息。

杜康自然瞧見這些人的反應,並不理會,只是看向任相、任離。

只要自己能度過眼前一劫,剩下的都好辦!

任相跟任離低頭側目,再次對了「計策」。

接着,任相抬頭,擠出笑容:「少主,大殷的人就在外城,我去請他們!」

「嗯?」

這個時候還耍小心思?

杜康冷笑,晃了晃手裡的刀,「我看就沒有這個必要了吧,他們有多少人!」

任相一個哆嗦,把手縮在袖子里,哆嗦回答:「是,少主,使節有兩人,護着他們的有兩百戰士。」

顯然,作為「客人」,大殷也要對大夏客氣以待,不敢直接要人。

這是自己翻身的機會!

「好,」

杜康點頭,「讓他們來!」

任相愣住:「可是,他們代表……」

杜康眯眼,寒光如利劍迸出:「嗯?」

任相一個哆嗦:「是,我這就讓人去請?」

杜康點頭。

任相會不會讓人暗中「夾活」傳話,他並不在乎。

只要任相三人不去就行。

他們三人可是自己翻盤的妙手!

任相趕忙招呼人去請使節。

這下任冕急了,趕忙上前阻止:「康,不能這樣,大殷的人來了,你就走不掉了!」

杜康搖頭:「阿公,我一直逃也不是辦法,總得解決這個麻煩。」

「可是……」

任冕滿臉着急。

「不用擔心,阿公,我有法子對付他們。」

杜康篤定點頭,湊到他跟前,壓低聲音,「就是您得召集願意為您效死命的族人,不多,能留下這二百人就行。」

任冕愣了一下,滿臉震驚。

「你是要……」

任冕徵詢地看向杜康。

杜康點頭。

「可是這些……」

任冕瞥眼看向任相等人。

杜康面露譏諷,「您放心,這幾個人我能解決!」

任冕將信將疑。

杜康沉聲道:「阿公,我不會拿自己性命冒險!」

任冕重重握拳,低聲道:「好!」

他本來就要保下杜康,眼下最大的阻力任雷、任相等人不再有異議,他自然敢放手去安排了。

在場的各部落首領看着杜康舉動,驚疑不定。

但也有幾個部落首領壯着膽子上前,低聲問道:「少主,有什麼需要我們做的?」

杜康意外。

沒想到在前途未卜的情況下,還有人願意站出來保他。

不過看了一眼他心底就苦笑起來。

從記憶中得知,這幾個人都是小部頭領,各自率領的部落不過幾百人。

實力弱小,在大夏沒什麼話語權。

他們受過杜伯的恩惠,願意履行盟約。

只是迫於任雷、任相等人的威壓,他們的提議被否決了。

不過,蚊子再小也是肉。

人數再少,只要真心跟隨他,就是人心,就是根底!

自己的計策又多了幾分成功把握。

他點頭沖幾人微笑:「好,只要你們今日願意履行盟約,他日一定會慶幸今天的選擇!」

幾人振奮起來,紛紛單膝跪下:「謝少主!」

任相、任離,以及剛剛恢復少許的任雷湊到一起,看着杜康慷慨陳詞,眼神明滅不定。

不過,他們臉上、嘴角的嘲諷已經說明了一切。

狂吧,等大殷的人來了,就是你的死期!

很快,兩個身穿青色麻服的使節大模大樣走了過來。

他們頭頂帶着精緻的皮帽,手裡各自拿着玉圭。

杜康認得他們,一個是蜚蠊,一個是承惡,都是逆賊杜仲的心腹。

殺他父母的,就是這兩人帶人動的手。

杜仲派他們來,意思很明顯了。

兩人見到杜康,明顯愣了一下。

仇人相見,分外眼紅。

但此時,雙方竟然都咧嘴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