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靠斬妖養家糊口
我靠斬妖養家糊口 連載中

我靠斬妖養家糊口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心向明月2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心向明月2 蘇祈淵 都市小說

「小蘇小蘇,你是不是偷偷和人媳婦兒打撲克被人找上門來了?」劉姨伸長脖子往屋內瞧,「小蘇啊,小三兒這種殺千刀的可不興當,老話說寧拆十座廟,不毀一樁婚!你干這事兒會遭雷劈的!」 …… 女人神態自若,「調查你?算是吧,不過最主要的目的是拉攏你
星靈衛某種意義上也是國家單位,值得你好好考慮一下
」 蘇祈淵冷笑道:「這世界怎麼樣,和我沒關係
你口中的星靈衛我也不感興趣
」 祁陸輕咳兩聲說到,「斬殺一頭D級別遺種,10000,C級50000,遺種等級越高,拿到手的錢也越多
」 「我蘇祈淵,生是星靈衛的人!死是星靈衛的鬼!」 ……展開

《我靠斬妖養家糊口》章節試讀:

第7章 少年易老


房間內,燈光昏暗煙霧繚繞。

蘇祈淵皺了皺眉,看了眼赤膊躺在床上刷着抖音的父親。

「你少抽點煙不行?」

蘇景餘光撇了眼蘇祈淵,「當兒子的還管到老子頭上了?」

羅麗娜,也就是蘇祈淵老媽,見狀不斷給兒子使眼色,示意兩人去房間外聊。

老媽出來時順手把門帶上,頂着一頭亂糟糟的頭髮盡顯疲態,「什麼事啊兒子?」

蘇祈淵有些難以啟齒,自己出來工作也有幾年,現在還得問家裡要錢。一瞬間心裏五味雜陳,自己已經長大了,父母依然得為他兜着,依然得為他奔波勞累,那他不明白,自己長大的意義是什麼。

「啊,沒事兒,就是太久沒回來,有點兒想你了。」

蘇祈淵短短几十秒內,腦海中天人交戰無數次,最終還是決定不開這個口。

羅麗娜一愣,自己身上掉下來的肉自己清楚,蘇祈淵平時絕對不會這麼直白的表達自身想法,她小心翼翼問道:「兒子,是不是遇到困難了?你跟媽說,媽一定幫你!」

一瞬間,蘇祈淵喉嚨哽咽,在外面受了委屈,他沒哭,投資失敗,他沒哭,老媽短短一句話,就近乎把他偽裝的一切瞬息瓦解!

他太想像小時候那樣,受了委屈就撲到老媽懷裡放聲大哭,訴說著在外面受的不公,被大孩子欺負,而老媽總會輕輕拍着他的後背,溫柔安慰說,「祈淵乖,祈淵是男子漢,男子漢流血不流淚,不管發生任何事兒,媽媽都在。」

而每次說完,老媽總會領着他叉着腰去那人家裡,獨自一人和人家父母對峙,強勢的宛如『潑婦』那樣要求別人家的小孩兒給他道歉。

而對方父母在見到老媽誓不罷休的模樣,當下也會摁着自家小崽子的腦袋認錯。轉身卻認為老媽是瘋婆娘,腦子有病。但在當時小小的蘇祈淵來說,老媽就是超人,是這個世界最厲害的人!

見自家兒子沒說話,羅麗娜轉身回房,在掉漆的櫥櫃里翻着什麼,然後拿着一個紅布包走了出來。

「兒子,媽這裡的現金不多,這是兩千塊錢,你先拿着用,不夠媽明天去鎮上取。」

蘇祈淵哪裡還會要,幾番推辭後任由老媽說破大天也不肯要,抱着自家兒子轉身二樓走去。

蘇祈淵上去後,羅麗娜喊蘇露過來,「露露,你沒事兒去陪你哥聊聊天,他現在心裏也不好受。」

蘇露還沒點頭,房間內蘇景的呵斥聲就響了起來,「哼!管他幹什麼!死了算了!這麼大個人,為這麼點事自暴自棄!算什麼東西?」

羅麗娜冷着臉推開房門,「你說你兒子?你呢?!你有做到一個爸爸該做的事情嗎?這個家從頭到尾不都是靠我一個女人撐着?那你蘇景算什麼東西?」

蘇景自知理虧,沒有繼續爭辯下去。

蘇露聽着自家父母的爭吵,嘆了長長一口氣往二樓走了上去。

二樓房間內,蘇祈淵看着房間內的陳設,心裏堵得慌。

梳妝台前,原本滿滿當當全是化妝品,現在卻空空蕩蕩的。

門口的衣帽架上,還掛着田佳月最愛穿的那件紅色皮夾克。

蘇祈淵總說田佳月適合穿粉色來的,身材嬌小,長得也漂亮,穿粉色衣服總會讓他產生一種保護欲。

只是田佳月不覺得,總說粉色是小女生穿的,自己已經二十八了,不再是小女生了,不適合她。

「爸爸,安安困困。」

蘇祈淵抱着安安,低下頭問到,「安安要睡覺了?晚上有沒有吃東西呀?要不要喝奶?」

小傢伙揉着眼睛,奶聲奶氣說:「要!」

蘇祈淵笑笑,把小傢伙放在床上轉身去泡奶。

小傢伙興許實在是困了,最後居然叼着奶瓶睡著了。

蘇祈淵一臉老父親的笑容,給小傢伙蓋好肚皮。

抽出奶瓶時『啵』的一聲又讓他忍不住發笑。

洗完奶瓶後,在樓下冰箱拿出幾罐啤酒倚靠在陽台的欄杆上看着遠處發愣。

「哥,嫂子…還會回來嗎?」

蘇露同樣靠在欄杆上,微風吹動她額間的髮絲,仰頭看向夜空。

蘇祈淵沉默,灌下大口啤酒後苦澀一笑,如果沒有出現第三人的話,他蘇祈淵興許能斬釘截鐵說,「會!」

可是,今天的目睹的一切,讓他覺得,一切都沒有機會了。

蘇祈淵點燃一支煙,燃盡一半後才說,「我不知道。」

蘇露搶過蘇祈淵手裡的啤酒,也學着喝了一大口,只是對於她不常喝酒的人來說,啤酒的滋味兒也並不好喝,她想不明白老哥為什麼喜歡喝這東西。

「哥,崽崽九月份就得上學了,你…」

雖然妹妹的話沒說完,但蘇祈淵明白,她不希望蘇祈淵問媽媽要,因為,媽媽已經很累了。老爸從兄妹倆記事起就不怎麼幹活,整天除了和一幫狐朋狗友喝酒賭博以外,正經事兒半點兒不做。

蘇祈淵搶過啤酒笑罵道:「小孩子家家,喝什麼酒,你好好學習,媽和哥都支持你,想做什麼做什麼,有媽和哥在呢。小孩上學的事兒你們不用操心,哥自己會解決。」

他已經做好打算,明天把車賣了,還完貸款的話,到手也能剩個五六萬,解決眼下的事兒綽綽有餘了。

蘇露從身後抱了抱哥哥,「哥,你和嫂子都沒有錯,你只是想讓以後的生活更好。嫂子,她這幾年的付出,我們也有目共睹,她真的很好,只是…或許是你們遇到的時間不對吧,或許你事業有成,或許你能做出一番成績,嫂子就不會離開了。」

是啊,很多人,很多事,或許換個時間節點,結果都不一樣。可是,這世界上哪有如果,當下的經歷足以奠定以後的走向,再遺憾也沒用。

「好了哥,早點睡,你身體本來就差,少熬夜。」

蘇露叮囑兩句後回了房間。

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

孤獨的情緒浸染心頭。

蘇祈淵似乎想起什麼,躡手躡腳在房間翻找,最後找到一張巴掌大的照片回到陽台。

那是他和田佳月的合照,也是兩人唯一做成相片的合照。

上面的田佳月年輕漂亮,充滿活力,他稚嫩青澀,少年懵懂。

愣愣看了許久,蘇祈淵拿出火機點燃了這張照片,火光映照在他略顯滄桑的面頰,忽明忽暗。

「不再試着挽回挽回?」

身後蘇景的聲音響起。

蘇祈淵詫異回頭,蘇景拿着一罐啤酒,父子獨自相處的感覺,讓蘇景有些不自然,他尷尬笑笑,舉起啤酒示意蘇祈淵碰一個。

蘇祈淵一愣,隨即笑了笑,不知不覺間,已經到了能和父親碰杯的年紀。

他刻意壓低酒瓶,狠狠的灌上一大口,彷彿這樣能讓他不知道往哪宣洩的情緒釋放一些。

蘇景打了個酒嗝,「小子,你是不是也覺得爸沒用?」

蘇祈淵沒有回答,算是默認。

蘇景自嘲似的笑笑,「爸確實沒用,幹啥啥不行,可是,爸年輕的時候,也想干出一番大事業!爸也有雄心壯志!」

蘇景一口喝乾罐中酒,狠狠拍在欄杆上,「可是爸這人,性子直,看不過的事沒辦法袖手旁觀。」

蘇景似在喃喃自語,又好像是說給蘇祈淵聽,「人這一輩子太短了,遺憾太多了,無能為力的事也多到數不清。可過去就是過去,再糾結也沒用,哪有什麼狗屁後悔葯給你吃!」

蘇祈淵低頭,看着酒罐子一言不發,就這麼獃獃看着。

他總抱怨父親沒用,不懂得溝通,但爸爸也是第一次當爸爸,他以前也是一位意氣風發,氣宇軒昂的少年,也曾懷揣夢想。

蘇祈淵看着父親往樓梯走去的背影,步子有些蹣跚。

他明白…父親老了。

可父親總說他不服老的,但現在,興許他自己也覺得,他老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