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以夢之名
以夢之名 連載中

以夢之名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清荷之漫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田安妮 章順澤 都市小說

一個人到中年的女性自我成長之路
安妮本是一個性格軟弱沒有什麼人生追求的女性,從31歲到36歲,生了兩個孩子
在三十幾歲,人生還有無限可能的年紀卻被老公順澤定義成就該老老實實的做好當前的工作,沒有資格去折騰
安妮想去考瑜伽教練證,老公潑冷水說:不能跟那些年輕的小姑娘比,更不要亂花錢去學那些沒有用的東西
最後安妮憑着自己的興趣和熱愛,咬牙堅持自己的選擇,瞞着老公順澤,偷偷的花了一萬八千塊錢報了瑜伽班,在兩個多月訓練的時間裏,默默咬牙堅持,即使渾身酸痛也不吭一聲
最後,安妮拿到了瑜伽教練證,走上了自由高新的瑜伽教練的職業,從此人生也有 了更多的話語權
展開

《以夢之名》章節試讀:

第3章 假裝去上班的日子


安妮最終決定先不把辭職的事兒告訴老公,那不上班又能去哪兒呢?鬼知道!要命的是安妮還沒想好要不要立即再重新找份工作,繼續過上班的日子。

其實說實話,安妮應該老老實實的找份工作上班的,哪怕一個月就掙個幾千塊錢,只要上着班家裡人也不好再說什麼。不僅對他們是個交代,對自己也是個交代。

可是安妮願意嗎?她沒有頭緒。

她不喜歡職場里那些彎彎繞繞不喜歡熱鬧不喜歡為了業績和銷售額不顧健康的拚命熬夜,她渴望自由渴望家庭與工作的平衡,可是這真的太難了,不是嗎?

生活總有犧牲的,就像魚與熊掌不可兼得,就像時間和金錢只能擁有一個。

頂着秋日黃燦燦的太陽,安妮漫無目的的走在那條通往公司的熟悉的路上,只是目的地不是公司,而是沒有目的地。

最終,安妮在街角一家名叫「慢」的咖啡館門口停了下來,店裡傳來慵懶的爵士樂,是安妮年輕時候很喜歡的《California Rain 》:

California rain is falling

加州下起了雨

I can hear the summer calling

彷彿聽到夏天的呼喚

Far away far away

遠去了遠去了

A song that`s fading

歌聲漸漸淡去

Put me on a plane tomorrow

明天我要乘飛機

I`ll try to run from all my sorrow

飛過所有的遺憾

Far away far away

遠去了遠去了

From endless waiting

無休止的等待

......

馬黛琳·倍荷的歌聲聽起來這麼的舒緩、輕柔,讓人心碎。

我們曾經所有的願望都去了哪裡呢?我們最初所屬的地方如今又在哪裡呢?

誰知道呢?歲月總是這樣的,不聲不響的讓你迷失在叢林里,不知所蹤也不知去向。

安妮找了一個僻靜的角落坐下,透過寬大的玻璃窗,靜靜的注視着路上的行人和車輛,千姿百態的,每個人既從容不迫又彷彿心懷惆悵,各有各的樣子。安妮心想自己的渺小,普通和平凡。可悲的是人到中年,連一份像樣的工作都沒有,除了生了兩個孩子,自己還有什麼成就感呢?想想,真的沒有了吧。

安妮無聊透頂的翻看着手機,又無數次的點開朋友圈,看看有沒有什麼新奇的事情發生在圈子裡,儘管自己對這個圈子早已陌生不已。

朋友圈裡大多數也都是無聊的的信息,要麼打廣告要麼曬娃......

但是接下里的一條動態卻吸引了安妮的注意力。她一年前的瑜伽老師Sherry更新了一則動態,是她練瑜伽的照片,配文是:今天是忙碌又滿足的一天!簡單的配文加上那優美的瑜伽動作瞬間讓安妮看到了一束光,她多麼羨慕這樣的生活呀。

「那我可不可以也去考個瑜伽教練證呢?我可以成為一名瑜伽老師嗎?"

真是瘋狂的想法,瑜伽教練是誰想當就能當的嗎?再說自己現在這幅死樣子,臃腫的身材,爬兩層樓都氣喘的人能受得了那個苦嗎?

不管適不適合,先了解一下又何妨呢?反正閑着也是閑着。

安妮自己先網上了解了一番,後來又忍不住的發消息問Sherry。問她上海哪裡學瑜伽比較好,問瑜伽行業的前景,更重要是想徵求Sherry,她這個年紀還適不適合做瑜伽教練。

Sherry溫柔大方,認真仔細的回答了安妮的問題,重要的是打消了她關於年齡的顧慮。

一年前,安妮上了幾節Sherry瑜伽課,後來發現自己懷孕就沒有繼續,今年一直也沒有時間再去上課。

說到這裡,我們不難發現安妮其實是一個很任性倔強的人,有些衝動也有些固執。她二十幾歲的時候也形容自己是一個很固執的人,如果有喜歡的人就一定要去愛遇到喜歡的事就一定要去做,甚至不會過多的去思考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歡或自己能不能堅持下去。所以她也愛錯過人走錯過路,只是後來結婚了,女性的天生的犧牲奉獻精神便暴露出來,她也變得越來越沒有主見,越來越依賴老公,總是無意識之中聽從他的安排。

或許,此刻的安妮覺得自己也真的是一無所長,總該學點新鮮的技能,又或者她實在是厭惡了之前的工作。總之,在接下來的幾天時間裏,安妮如同着了魔一般的堅信自己一定可以做好瑜伽教練的工作,也毫無理由的相信自己一定會愛上這個行業。

暫且不論練瑜伽本身可以給自身帶來什麼變化,光看它表面上的光鮮已讓安妮無限憧憬。如果再加上真的可以讓自己發生改變,又何樂而不為呢?

不知不覺,偌大的玻璃窗投射過來幾束泛着紅色的夕陽,日暮時分了,又是平常的一天接近尾聲了。

但安妮認為,這一天或許就將是一個新的開始也說不準。

關於將來的事,誰能說得准呢?只要默默的跟隨着心意走下去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