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禁名
禁名 連載中

禁名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士女殿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士女殿下 暗禁·絕禁 現代言情

當首富千金強烈要求做她的小跟班時,當世界一線頂流男星跪求她收他做小弟時,當特工組織老大搶着要做她徒弟時,當頂級醫師想着辦法和她攀親戚時…… 科園都長謀劃多年,打算一聲令下戰爭就要開打,卻不知她卻已把握住整個科技園的命脈,可操作整個科技園的走向
她一邊玩弄着權利,一邊在找回失去的東西,而那個東西,近在咫尺,遠在天邊…… 她曾戰到了最後,站在最高點,成為魔獸界最受尊敬的強者,眾神仰望的存在,卻因為被暗算失去法力和一生摯愛…… 這次,她重生在科技園的高樓大廈上,暗暗恢復自己的強大魔力,隱藏法力時的她照樣能腥風血雨,再攻各國,讓眾俯首聽命…… 你選擇征戰下去,成為英雄,或者退縮,願意永遠將自己的姓名浸沒……展開

《禁名》章節試讀:

第5章 聖明光珠


絕禁受擊之後,猛地把車門推飛,連忙從車裡逃了出去。

車目前的位置是塔彌總警局門前的轉彎路口,靈力屏蔽信號較弱,可使用較強法術。

待她站穩,一群手上裝着機械甲的人從空迫降,包圍了她。

「別看了,這裡都是我的人。」一個黑人西裝男人從中踱步出來,話語里透出他的陰險毒辣和不可一世的自負,他就是嚴擇楊局長。

絕禁抿了下唇,小場面,沒帶怕的。

男人用犀利的眼光向絕禁掃去,「快把神之眼交出來!」

「原來,你也知道,這是眼睛啊。」絕禁帶着挑弄的語氣說道。

「我想跟你玩個遊戲~」她接著說道。

「什麼遊戲?」

「比我們誰先殺死誰。」

嚴擇楊很難想像一個不大的少女,說話竟然能給人一種這麼陰狠的感覺,還有一種強大的殺氣和壓迫感。

他的臉上變得扭曲,「殺了她!」他一揮手,那群帶着機械手的人就沖了過來。

絕禁看了一下旁邊的禁閉所,想到這就是新聞上報道的,那隻異變雞關的地方。

正好,省事!不用她再異變一次。

她露出了暗黑的神情,往後一跳,從一干人頭頂上翻了過去。

正在這時,禁閉所的鐵門炸了開來,一隻巨大的黑雞套着兩根粗鐵鏈,從後面跑了出來。

「雞啊!這可是你報仇的好時候~」絕禁神情更黑暗了一點,手掌揮出黑煙,儼然像漫畫裏面的瘋批暗黑蘿莉。

那雞猛地沖了出去,身形比原來又放大了一倍,黑色的羽毛變得更加堅硬,如鐵絲一般,渾身散發出一種毒瘤的味道。

它一個飛腿就踢到一大片人,它再用爪子幾個抓擊,好幾個機械手的人血飛飆在路上。

一邊「嘎嘎」叫着,一邊嘎嘎亂殺。

幾個回合下來,機械手人就全死,只留下一個重傷的嚴擇楊。

絕禁一步步逼近嚴擇楊,「看來,得來全白費功夫。」

「你知道我是誰嗎?」嚴擇楊悶着氣恐懼地說道。

「那,你知道,我是誰嗎?」

「哈,我當然記得你是誰,那嚴局長可還記得,10年前,假意求和,實則偷襲魔異國北堡的事了嗎?」

說罷,絕禁了露出了她原封不帶修動的臉,那張看一眼就足以令人終生難忘的絕世容顏。

嚴擇楊臉上瞬間黑了,充滿不可思議的吐出了那兩個字「禁……女……」

「我想,死人是不會說話的了。」

「你知道,我背後有什麼人嗎?!」嚴擇楊嘶吼着,希望有一線生機。

「我管你有什麼人,你這樣的人,早該死了。」絕禁拿出一張卡片,唰的一下划過嚴擇楊的脖子,他瞪大了雙眼,瞬間就倒在了路上,血液從路上蔓延。

須臾,她又將那張卡片舉了起來,那隻黑雞就被收縮了進去,而原來的卡片上也多了個黑雞的圖案。

絕禁並沒有擔心監控的事,畢竟嚴擇楊過來劫殺她時就應該做好了萬全的準備。

她撐起一把黑傘,在朦朧細雨中踱步,讓人看不出神色,透出一種幽暗而神秘的氣質。

他在這裡竟然能夠隻手遮天,想來缺不了那個人的幫助。

這個人死了,希望塔彌市能更明亮些吧……

絕禁很快到家,把那雙巧奪天工眼睛拿了出來,因為經過特殊的修飾,那雙眼睛已然不怎麼像眼睛。

她用靈魔探了進去,當感受到它是頂級聖者的眼睛後是一驚。

這個級別應該是魔獸界當年結戰排名前列的人,他們怎麼會知道這次戰爭就如地獄般的浩劫,他是要經歷多少次生死離別,翻越過多少座高山,摔過多少次跤才能走到那裡呢?

「把頂級聖者的眼睛挖掉,只是為了做成藝術品,供你們這些人欣賞取樂嗎?」絕禁覺得諷刺和一種說不出來的憤怒,如果她死的時候不是屍骨無存,自己會不會也有這樣的經歷?

她仔細去看,卻覺得這雙眼睛有似曾相識的感覺,很可能是她曾經的戰友。

絕禁把它放在最把隱秘的地方藏了起來。

當晚她很快入睡,卻做起了一個漫長的夢。

夢裡里的環境來看,應該是魔異帝國那邊,她能較為清楚看到一個身穿甲衣女人朝她走了過來,此時的自己非常虛弱,步履維艱移腿跨步。

她注意到自己旁邊的男人,他穿着一身青白色折枝袍,面目她卻是難以看清,他一手小心的扶住她,另一邊警惕的看向前方。

「你要怎樣才能放過我們?」男人的聲音如玉石之聲,清澈好聽。

他低着濃眉,神色盡顯憂傷,一雙明眸灰暗了些,讓人忍不住想去惋憐。

那前面看似潑辣的女人狂笑一聲,瞅着男人看去,將目光最終停留在他那璨若星海的眼睛上。

「你的眼睛真好看啊,它的明亮勝過了我見過的任一珠寶,我很想要它。」

「路清·露芊,我警告你……」絕禁連咳了兩聲,喘氣搶說到。

「禁女大人目前自身難保,拿什麼來警告呢?」

「你想要的話,我挖給你就是了。」

「真懂事啊。」路清·落芊露出肆意放縱的笑意。

只見他側身在絕禁耳畔低聲說道:「別看。」將絕禁輕輕推了背過去,就去接了路清·露芊遞來的,特別用來挖眼的刀。

接着,猛地一下刺了進去。

他當時視線就黑了,因為他再也看不見眼前的繁榮錦繡和明亮了……

他不顧眼中流出了鮮血,身上的潔衣被染濁,踉踉蹌蹌走到前面着橙色甲衣的女人面前。

「你能放我們走了嗎?」他把手掌攤開,要把眼睛遞給她。聲音像是在懇求。

絕禁沒有聽到女人最後說的話。

就在他張手的一瞬間,絕禁感受到很強的一股靈力傳來。

她看見了那雙眼睛就變成了一顆明珠——就是聖靈光珠。

絕禁恍的一下睜開眼,從夢中醒來。

「路清·露芊,這個名字,我記住了。」

她覺得異常不安,想去確認一下光珠的存在,剛才的夢境太過於真實。

正當她要走向密室時,有一個影子一閃而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