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鎧甲勇士之均衡鎧甲
鎧甲勇士之均衡鎧甲 連載中

鎧甲勇士之均衡鎧甲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獨浪漫先生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獨浪漫先生 蘇平 都市小說

「鎧甲合體,均衡鎧甲
」 「鎧甲合體,狂焰鎧甲
」 「鎧甲合體,金之刀鎧
」 「鎧甲合體,寒冰鎧甲
」 「鎧甲合體,風行鎧甲
」 …… 這是新世界的鎧甲,也是新世界的魔
他們走出黑暗,奔赴光明,在光明之巔,以身為封,最後永葬深淵
沒有無緣無故的魔,有負重前行七情六慾的鎧甲
有有趣的人,有無趣的靈魂
七元素鎧甲?異類鎧甲? 深淵黑暗之道?自然虛空之道
戰鬥不休,輪迴不止,我,蘇平,以均衡之名,以吾身之葬……展開

《鎧甲勇士之均衡鎧甲》章節試讀:

第2章 旅人


雷電轟明天空的壯麗,令不少人都為之神往。傳說中,雷是造物主走路的聲音。

百來里外的雷嘯電吼能隔離一般的視聽,但作為「旅人」,出色的觀察力是必備素質,蘇平所在荒野上那片天空的異常氣象,路遠自然是注意到了。

好奇心適應於任何生物,路遠也不例外。

不過,越靠近,那紅色的雷海越來越讓他全身的細胞感到戰慄,路遠將這理解為自己興奮的表現,不過將近還有四十里左右距離的時候,從那突然傳出一股熟悉而恐怖的氣息,直接讓他現出魔狀,身體瞬間變得壯大起來,從175cm左右拔高到了275cm左右,人類的皮膚被黑色的鱗甲所覆蓋,四肢全身給人一種很爆裂的感覺,額頭多了只猩紅的豎眼。

路遠張開雙臂,像是什麼要從身體里衝出來一樣,發出孤狼一般的嚎叫,然後全身黑色的紋光閃爍,一雙翅膀從後背悄無聲息的展開,路遠不停的揮動着,氣流震動掀起漫天的灰塵,但他就是飛不起來。

許久,那恐怖氣息消失後,路遠乏力的癱倒在地,大口的踹着氣,注視着繁星密布的夜空,好一會兒才平靜下來。他現在似乎有點明白,季十年為什麼會建議他往這邊走一走,不過,不管發生了什麼他都應該錯過了。

休息好之後,路遠人形都沒有恢復,直接振翅飛到了雷海淹沒過的這片荒野。

遺憾的是,他發現一些不知名的粉屑,風一吹就沒了,並沒有看見其他什麼多餘的痕迹。是的,路遠並沒有看見蘇平,他早一個小時到的話,就能看見一個身體如白玉,溫潤而充滿力量,但一絲不掛的蘇平仰天躺在地上。

當然,如果蘇平就這麼被路遠遇見,也就沒有後面關於【均衡之鎧】的傳奇故事了。

蘇平醒來的時候,天還沒有亮,但在漫天零散的繁星的照耀下,對於自己的情況,他完全懵了,身體白得不像話,捏一捏,好像還挺有力氣,而且淋了一夜雨,他居然感覺全身舒爽,眼睛能看到很遠,沙粒在視野中粒粒分明,耳邊有許多的聲音,他分不太清,不過注意到了有發動機的轟鳴聲。

蘇平來不及回憶思考為什麼,沒死就是最大的幸運,至於其他什麼的,活下來再說。

循着聲音,蘇平跑了起來,公路的影子越來越清晰,隱約看見一輛白色的SUV正在駛來,車上只有一個人。

分辨車主的性別時,蘇平才後知後覺的注意到自己一絲不掛。他連忙跑道公路中間,一隻手捂住下面,一隻手揮舞大聲喊道,「喂,我被搶劫了,我被搶劫了,救我。」

王蔚藍正打着哈欠,漫不經心的把着方向盤,遠光燈的照射下,她突然看見前方一個**的男人,揮手喊他被搶劫了,驚得她連忙放慢了車速,拿起副座上了一個電擊棒,打量着蘇平。

身材很好,長得一般。不過一絲不掛也太離譜了吧,而且現在是半夜三點啊,外面那麼冷,他好像沒什麼反應,而且全身太乾淨了,一點不像被正經打劫的。

王蔚藍隱約覺着自己可能撞鬼了,撞到了一隻男變態鬼。瞬間,她想到了自己之前看的恐怖小說,幾乎條件反射般,王蔚藍一踩油門,就要從蘇平身上碾過去。

蘇平連忙往側邊退,並大聲喊道,「我不是壞人,我叫蘇平,身份碼為2022052915341194,畢業於黑省大學,數學專業,院長是明華,上星期一,我們數學院剛上了各大新聞頭條。」

「嗯?好像真的是個人。我好像差點殺人了?」聽見蘇平着急的大喊,王蔚藍連忙踩住剎車,沉默了會兒,搖下車窗,冷風瞬間灌進車裡,她不由得打了噴嚏,問道,「這時候,是個人都應該冷吧?而且,難道你被搶劫後他們還給了洗了個澡,這麼乾淨。」

王蔚藍這麼一說,蘇平才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好像很抗凍,而且剛才赤腳跑,腳板也不疼。無奈間,蘇平低聲委屈道,「姐,好人,我只是麻木了,我遇上的是變態搶劫犯。」

看蘇平忸怩的神情,王蔚藍好像懂了什麼,她說道,「荒野且大半夜的,我一個弱女子搭載你,太不安全了,不介意抬起頭來讓我拍張照吧,我有個朋友在阿里附近,發給他順道報個警,好嗎?」

「好,拍吧,我也想早日抓住那幾個變態玩意兒。」蘇平豁出去般的抬起頭說道。

「身材真不錯,就是臉差了些,怪不得他們看上你,唉,世風日下啊。」王蔚藍拍完照,從后座上拿起一條毛毯扔給蘇平,然後又找出了兩條線,「將就一下吧。毛毯裹一下,一條線當腰帶,另外一條自己打個死結,綁了雙手,然後留出些來,我好系在座椅上。嗯,毛毯就送你了。」

蘇平照做完,看向王蔚藍,等她開車門。

王蔚藍喊道,「站在原地不要動。」然後拿着電擊棒從車上下來,藏在身後,「很抱歉,我必須在保證我安全的前提下才能救你,我朋友已經在來的路上了,我讓他帶了葯和衣服,這裡距離最近的縣城,至少還有四個小時的車程。」

「嗯,我理解。謝謝你。」蘇平道。

王蔚藍指示着蘇平坐上后座,並系好線後,然後猛的掏出電擊棒,杵在蘇平胸口。

強大的電流在蘇平胸口流淌的時候,蘇平頭上彷彿有一萬隻烏鴉飛過,雖然他只是感覺有點微麻,但還是很配合的抖了抖,暈倒在了后座上。

見此,王蔚藍才深深的鬆了口氣,微笑自語道,「鬥智斗勇啊,永遠不要因為自己的善意使自己置於危險的邊緣。哈哈,凡事留一手。」

聞言,蘇平更無語了,至於這樣防他嗎?估計就是全球數學家集結,也求不出蘇平這會兒的心理陰影面積。

蘇平沉默了會兒,開始回憶和思考自己的雷電暴風雨經歷,全然沒有注意到,王蔚藍的那一電擊棒傳進入身體里的電流,激活了隱藏在他身體里的來自深淵和虛空的兩種力量,兩種力量黑白交織,融合又分散,最後銘刻進蘇平全身血脈骨骼肌肉里。最後,在他右手拇指的第一節指骨上,現出一道黑白交織的X字的弧形紋身,隨後紋身變為一枚不知材質的戒指。蘇平感覺手指有些發癢,查看的時候,卻什麼也沒有看見,紋身和戒指都已經消失不見。

蘇平回憶了好一會兒,不斷思考,等到天邊亮起輝光的時候,才終於確定了一件事:自己經歷了神秘事件,險死還生,身體發生了莫名的進化或者變異。

這個結果讓蘇平被西藏風光洗滌了不少的心靈,茫然忐忑起來。

他從來沒有想過要幹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或者成為什麼特別的人,他最大的夢想就是等到下午五點下班回來,和家人吃頓愉快的晚飯,然後坐在陽台上,談談遠方,看看風雲,然後晚上睡很香,早上九點才去上班。再攢點錢,給自家老房子弄個可以射弓箭和打羽毛球的大房間,有空的時候可以玩玩。

但以後真的會這樣嗎?沒有人知道。

終於到了城鎮里,看見朴蘇在認真做筆錄,王蔚藍的心才真正的放鬆下來,一路上手機信號斷斷續續,什麼朋友也是她虛構的,好在現在沒事了,她抬頭看了眼蔚藍色的天空,自語道,「救人一命的感覺,其實不怎麼好。」

王蔚藍轉身就要離開,一個聲音叫住了她,「同志,這件事的情況我們已經了解,我們會堅決跟進。不過我們地方上有些困難,剛好了解到你和蘇平是一個省份的,如果你回去的話,能不能捎一下他。嗯,同志,這事完全自願。」

蘇平聞言,趕忙說道,「姐,帶上我吧,這個季節剛好櫻桃就要成熟了,我家那地方,一片片的櫻桃林,有山有水的,絕對給你安排好,報答你的救命之恩。嗯,等我回家後,我也會寄一堆來給李哥你們。」

蘇平想和王蔚藍一起走,一方面是為了能快些回家,另一方面,這女人雖然防備心很重,但其實挺好挺有趣的,路上有事也能有個照應。

見王蔚藍還在猶豫,蘇平道,「姐,我精通清理C盤以及電腦維修,傢具維修,汽修也會一點點,生活百科我都會都知道一點點,能幫上你許多忙。」

聞言,王蔚藍像是想到了什麼,問道,「你家在華文省的哪個地方?」

「齊通市的安遠縣,姐,你聽說過嗎?」

「嗯...離飛虹市有多遠?」

「如果是那個有大瀑布的飛虹市的話,我們之間去年通的高速,只要兩小時。」

「好。路上所有花費你承擔。另外,臨時證件得給我。」

深山無人處,一個人從密林間飛起來,不一會兒,便到了一座山峰上,然後盤腿坐下來,不知從何處取出一套茶具,一邊看山下動物嬉鬧,一邊喝茶。

約莫片刻,空中浮現漣漪般的波紋,一人自波紋中走出,也不看另一人,直接給自己倒了杯茶,遙望遠方。

「路遠不久前,給我傳了道消息,說他在阿里無人區感覺到了一股讓他直接魔狀,匍匐在地的恐怖氣息。」

「來自深淵?宇宙背面?」

「不確定,他沒有發現任何的痕迹,只是遠遠的看到了紅色的雷海。」

「深淵是背面的通道。那裡,應該是出現了一個時空壁膜的薄弱點,所以引來了自然虛空意志和深淵的對抗。」

「我也是這樣想的。不過,那恐怖氣息不知道是不是被規則意志給抹殺了。如果沒有的話,主還在沉睡。唉,希望一切安穩進行吧」

「目前的信息中,已經出現了三個元素的鎧甲。」

「拿來獻祭給主的話,主會蘇醒得更快。」

「呵呵,這件事急不來,現在的鎧甲太弱小了。我們要做就做到最好。」

「異魔們蟄伏太久了,喚醒吧。這次的時空壁膜估計不是什麼偶然事件。該抓緊我們的使命了。可不要鬧出打雁反倒被雁啄的笑話。」

「閻和天欲知道嗎?」

「我們的利益是一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