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怎敵她媚眼撩人
怎敵她媚眼撩人 連載中

怎敵她媚眼撩人

來源:2tuiwen 作者:顧晚卿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凌霄 古代言情 顧晚卿

慘叫聲全部被堵在喉嚨里,哪還有一絲風度可言?公主府里的下人聽到動靜,不由自主地全部圍觀了過來
看見駙馬被按在地上噼里啪啦打板子,而且打得那麼慘烈,三下五除二的功夫,袍子下的白褲就已經看見了一片血色,個個臉色劇變,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駙馬爺挨打?...展開

《怎敵她媚眼撩人》章節試讀:

怎敵她媚眼撩人第4章  


外面板子打人的聲音清晰傳進殿內,顧晚卿看見少年臉色恢復正常,她緩緩收了手,下一瞬便見凌霄利落地翻身下床,用最短的時間把衣服穿好,身子又筆直地跪在了地上。
微垂着眉眼,一副恭順臣服的模樣。
顧晚卿知道,這個少年骨子裡其實一直是桀驁的,曾經被顧晚卿折磨得痛苦不堪也不曾服過一句軟。
顧晚卿讓他求饒,用各種手段逼迫他,折騰他,他疼得狠了也只是死死地咬着牙,雖影者不能反抗主子,卻也始終維持着影者寧死不屈的骨氣,保留着他那份獨有的孤傲倔強。
雖然越是倔強,就越是一次次激起顧晚卿強烈的暴怒,換來一次比一次更變本加厲的折磨,他也從未求過一次饒。
按着顧晚卿的脾氣,這次影者被下毒,對她做出了冒犯之舉,以她的手段,凌霄不死也得脫去三層皮。
凌霄顯然清楚楚晚卿的性子,所以壓根不會辯解,只會沉默地承受着顧晚卿施加在他身上的所有手段,直至消耗完最後一點生命力,闔眼長辭。
目光沉默落在他俊美異常的臉上,顧晚卿淡道:「你今年幾歲?」
凌霄來到顧晚卿身邊之後,除了命令與折磨,顧晚卿從未與他以閑聊的方式說過話,也沒問過類似的問題。
所以凌霄怔了一瞬,才低眉回道:「十七。」
顧晚卿沒說話。
十七歲,還年輕,離死亡的二十六歲還有九年。
她記得最後那幾年裡,因為顧晚卿對他越來越厭惡,折磨得變本加厲,才導致他身體毀壞得厲害。
眼下才是他被要到顧晚卿身邊的第二年,身體尚未損傷太嚴重,用些好葯養着,應該還能養回來。
「公主殿下。」
侍衛跪在殿外稟報,「駙馬疼暈過去了。」
顧晚卿回神,淡道:「五十板子打完了沒有?」
侍衛謹慎回道:「還沒。」
畢竟鳳瑾之此前一直是公主喜歡的人,而且出身相府,他們看不順眼歸看不順眼,也真不敢把人給打死了。
「那就潑醒繼續。」
顧晚卿語氣淡漠,「留條命就行。」
「是。」
顧晚卿靜靜坐了片刻,理了理思緒,起身下床。
凌霄先一步上前給她穿鞋,少年跪在地上,一身合身勁瘦的黑衣完美地勾勒出他線條流暢的脊背,連後頸都修長漂亮得恰到好處。
她不是一個會被美色迷住的人,可還是想不通,這樣一個方方面都優秀出眾到堪稱鳳毛麟角的影者,那位暴戾的公主怎麼就下得去手把他毀了?
顧晚卿安靜地看着,待穿好鞋,少年跪着退後一步,始終都是謹守本分的恭敬模樣,並無絲毫逾越之處。
走出寢殿,顧晚卿看見侍衛端來一盆冷水,毫不留情地潑向趴在地上的鳳瑾之。
方才還言辭憤慨句句冷嘲熱諷的鳳家嫡子,這會兒趴在地上跟條瀕死的狗一樣,疼得渾身顫抖,髮絲凌亂地遮住了他慘白的臉,衣袍下的褲子上一大片觸目驚心的血跡。
圍觀的下人看見公主出來,紛紛跪地行禮。
顧晚卿沒說話,目光極淡地看了趴在地上的鳳瑾之一眼,漠然轉身離開。
「嗚……嗚嗚嗚……」虛弱痛苦的聲音響起,因着聲音里不容忽視的顫抖,聽着自然而然帶上了幾分示弱意味,「嗚嗚!」
顧晚卿眉梢微挑,停下腳步,並轉頭看他:「有話要說?」
侍衛見狀,生怕公主再對鳳瑾之心軟,不由自主就停下了揮板子的動作,其實他們這會兒也是忐忑的,方才出於對鳳瑾之的不滿,他們打得着實重了些。
可公主一直很喜歡鳳瑾之,雖不知道今日為什麼怒而重罰鳳瑾之,可這會兒看見了鳳瑾之這般凄慘模樣,萬一忍不住又生了心疼,他們只怕要遭殃。
鳳瑾之艱難地抬起頭,看着顧晚卿。
顧晚卿抬手,示意侍衛拿出他嘴裏塞着的東西。
侍衛照做。
「顧……顧晚卿……」鳳瑾之嘴巴得了空,嘶啞着開口,聲音里充滿陰沉怨毒的質問,「你……你得了失心瘋?」
「駙馬看來還沒學會教訓。」
顧晚卿嗓音淡漠,「堵上,繼續打。」
話落,人已轉身回了殿。
鳳瑾之瞳眸驟縮,剛要說話,侍衛已經粗魯地把布塞回了他嘴裏,板子噼里啪啦又砸了下來,只疼得他眼前發黑,幾欲死去。
回到殿內,侍女錦蘭得到允許後進來伺候,並低聲開口:「殿下今日怎麼了?」
顧晚卿看着她。
「往日殿下一直對鳳公子寵愛有加,為何今日……」顧晚卿聲音淡漠:「鳳瑾之觸犯規矩,膽敢辱罵本宮,若是稟報皇上,就算殺了他也不為過,區區打一頓板子已經算便宜了他。」
以眼下皇帝寵愛七公主的程度,冒犯公主就相當於冒犯皇帝,就算是相府嫡子,也可以治一個死罪。
何況皇帝早已對相府有了不滿,只差一個發作的借口而已。
「婢子知道殿下仁慈。」
錦蘭吩咐其他幾個侍女去準備熱水,給公主殿下沐浴,隨即續道,「只是往日公主殿下對駙馬多有縱容,今日婢子有些看不明白。」
殿下仁慈?
顧晚卿細不可查地扯了下唇角,原主可算不得仁慈之輩。
「即日開始,駙馬在公主府中擁有的特權全部取消,不必過分優待他。」
顧晚卿眉目清冷,絕艷無雙的臉上看不出什麼特別的表情,「稍後你通知下去,公主府里所有事情都必須稟報到本宮面前,駙馬爺不再有代替本宮發號施令的權力。」
錦蘭這才鬆了口氣,恭敬應下:「是。」
雖然她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讓公主突然間變得如此睿智,但這樣的變化顯然是極好的。
忠心於公主殿下的人,沒一個不討厭鳳瑾之,恨不得讓公主殿下立刻休了他才好。
只是殿下這性情卻好似跟以前有些不太一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