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龍門九道
龍門九道 連載中

龍門九道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龍源三白先生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李於 趙雅 都市小說

在那個年代,龍源這一片天地魚龍混雜,什麼飛禽走獸都有
  那年頭,一直都有一個規矩,誰能躍了龍門,誰就是龍源公認的龍頭,掌管龍門九道
  但躍龍門,絕非易事
必須是知百藝、通九絕,而後過三山,方能躍龍門
  某一天,一個從村裡走出的少年來到龍源
  他帶着一枚鐵令,開始在龍源的上道之路……   這個少年,名叫李於
展開

《龍門九道》章節試讀:

第7章 上道


學府區,星月酒吧

一輛的士停在門外,車上下來一個胖子。

這人不到三十歲,渾身肥肉,把花紋襯衫都撐得鼓鼓的,臉上流着汗,像是剛從油鍋里出來。

他夾着個皮包,大搖大擺的走進酒吧。

經理周鵬見到來客,立即笑臉迎了上去。

「楊哥來了啊,快請快請。二號包間,先上一打南啤。」

說著,便將胖子楊東引入二號包間。

楊東進入包間,隨手把皮包往玻璃桌上一扔,便仰躺在涼快的黑皮沙發上。

他說道:「還是要上次那兩個妹妹。」

「不好意思了,楊哥,有一個今天請假。」周鵬抱歉道。

「莉莉在就行,另一個無所謂。」

「好勒,我這就去叫莉莉過來。」

周鵬走出包間,便往後台走去,很快便把吳莉莉帶了出來,又親自送進二號包間。

鋼琴台上,李於一邊彈奏着曲子,一邊也在關注二號包間的動向。

一開始,吳莉莉只是陪着那胖子喝酒,但喝了沒幾杯,胖子直接就攔腰抱住了吳莉莉。

這時,吳莉莉並沒有表示出絲毫不滿,依然笑着臉聊着天。

又過了一會兒,胖子的左手不見了蹤影,而吳莉莉表情很是扭捏。

終於,她忍不住站了起來,胖子的手就從她短裙的下擺滑了出來。

「楊哥,我去下洗手間。」她極力保持着理性。

「妹子,這就忍不住啦?」楊東一臉淫笑,「要不,讓哥陪着你一起去?」

「不用了,楊哥,我很快就回來。」

走出包間,吳莉莉並沒有去洗手間,而是直接走到鋼琴台下,給李於使了個眼神。

李於會意,又看了看時間,這會兒可以中場休息,便暫停演奏,走下台來。

他把吳莉莉拉到一邊,裝出一副很關心的樣子,問道:「怎麼了?」

吳莉莉癟了癟嘴,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樣,說道:「於哥,昨晚上對我說的話算不算數?」

「當然算數。」李于堅定的說道。

「那好,於哥,你去給那個楊東說,讓他別對我動手動腳,我們陪酒的也是有尊嚴的。」

李於點了點頭。

他等的就是這個機會。

讓吳莉莉跟在身後,李於走進了二號包間。

楊東看了一眼李於,又看了一眼吳莉莉,似乎沒搞清狀況。

「莉莉,這人誰啊?」楊東問道。

「你管我是誰,」李於怒目而視,質問道:「是你在欺負莉莉?」

「你誰啊?」楊東又看向吳莉莉,「莉莉,這人跟你什麼關係?」

吳莉莉只是躲在李於身後,低着頭並不說話。

楊東察覺到事情不對,立即站立起身,一把甩開桌上的酒瓶,惡狠狠的走到李於面前,肥胖的身體比李於寬一倍不止。

李於卻很淡定。

看楊東的架勢,是要動手的樣子。

真要動手,那也正合李於的意。

打架,他可是高手。

他李於,是袁老的孫子,知百藝通九絕,其中就有武術。

武術乃九絕之一,他三歲就開始練。

不過,殺雞焉用牛刀。

對付這個胖子,根本用不到武術,一兩拳就能搞定。

「胖子,給莉莉道歉。」

李於的口氣很生硬。

「老子道你妹!」

楊東直接揮起拳頭。

而李於卻後發先至,一拳打去。

隨即,楊東身體後倒,他的拳頭也撲了個空。

他被李於這一拳直接打退,一屁股坐在玻璃桌上。幸虧這玻璃桌是國產,質量過關,否則被他這麼一坐,恐怕直接就散架。

楊東大怒,罵罵咧咧,起身,抄起酒瓶又打了過來。

李於伸手抓住楊東的手腕,接着又是一拳。

這一拳,李於多用了幾分力,直接透過那一身肥肉,打斷楊東一根肋骨。

他明白,這種人就得給點教訓,所以下手狠了些。

楊東痛叫一聲,同時手上的酒瓶也掉落在地上,發出叮噹幾聲響。

不過,這楊東倒也是條漢子,被打斷肋骨,氣勢上竟不弱人,儼然一副不怕死的樣子。

隨即,李於反手制住楊東的胳膊,只要稍微用力,就能將這條胳膊給掰斷。

「給莉莉道歉。」

「一個臭婊子,也配要我道歉。」楊東依然不服,「小子,我知道你練過。但你別得意,老子是打不過你,要是你今天不把我弄死,老子明天就帶人來弄死你。」

「那你試試我敢不敢搞死你?」

這邊動靜越來越大,已經引起不少酒客的注意。

很快,周鵬也發現情況,立即跑了過來。

進來時,他順手就把帘子拉了下來。

他這一舉動,也是避免不良影響。雖然在酒吧里打架並不少見,但還是要盡量不讓更多的人看到。

「怎麼回事?」

周鵬進來,急忙上前去拉住李於。

有人拉架,李於也就坡下驢鬆開了對手。

「莉莉,你先出去。」

周鵬命令似的說道。

然後,他又把楊東攙起來,扶到座位上。

「周鵬,這混蛋是誰?」

楊東單手捂住胸口,怒問道。

周鵬看了一眼李於,那眼神中有不解,有不滿,還有詫異。

不解的是,一個兼職鋼琴師怎麼會來二號包間跟楊東起衝突,不滿的也是這一點,而詫異的卻是,他李於一個彈鋼琴的大學生,是怎麼用單手就把楊東這樣的彪漢給制住的。

「李於,能不能給我解釋一下。」

這個時候,周鵬也不再跟李於客氣,語氣也變成管理者對下屬的那種語氣。

這種情況,周鵬也是有考量的。

從他的角度看,儘管李於是稀有高貴又廉價的鋼琴師,那也沒法跟張少的表哥相提並論。

所以,不管是什麼原因,他也要從維護楊東的立場出發。

李於表現的很平淡,指了指楊東,淡淡的說道:「他該打!」

不等周鵬回話,楊東怒起,但一想到根本不是對手,也就只是惡狠狠的瞪着,想着秋後算賬。

「楊哥,要不,我先送你去醫院。這事讓我來處理,我一定給你個滿意的交代。」

楊東咳嗽了兩下,感覺肋骨處越來越痛,只好先去醫院看看。

「周鵬,我告訴你,不能讓這混蛋跑了。這事沒完,等下我就叫我表弟過來,要是看不到這混蛋,周鵬你這經理也別幹了。」

「好好好!楊哥,我先叫車送你去醫院。」

說著,周鵬使勁攙扶起楊東,就往外面走去。

這時,吳莉莉從帘子外探頭進來,扯了扯李於的衣袖,焦急的喊道:「於哥,你快跑吧。」

「沒事兒!莉莉,不用擔心我。」

「怎麼不擔心啊!於哥,你是為我出頭的,我心裏感謝你!可是,我是真沒想到你會直接動手。那楊東可是張少的表哥,這會兒他肯定去聯繫張少了,要是張少來了,你就走不了了。」

「我說了,不用擔心。倒是你,趕緊提前下班回去。後面的事情,讓我來搞定。」

「於哥,我……」

「別耽擱了,快回去吧。相信你於哥。」

李於露出一個自信滿滿的微笑。

好說歹說,總算讓吳莉莉提前跑路了。

這時,周鵬送走楊東,也回到了包間里。

「李於老弟,這下你可就為難我了。」

沒有楊東在場,周鵬的語氣又變回了之前那般客氣。

「讓你為難,那你就放我走唄。」李於開玩笑似的說道。

「不好意思,兄弟,我得留着飯碗。」

「放心,我不會走。」

酒吧里依舊熱鬧,酒客對打架的事情見多不怪,繼續喝着酒,跟妹妹聊着天。

只是這會兒,沒了鋼琴師演奏,酒吧小哥就把音響打開,播放着時下流行的純音樂。

李於被周鵬守在二號包間里,兩人也不說話,都在等着那位張少過來。

調酒師陳處早就發現了這邊的情況,只是手裡忙着活兒,才沒過問。

這會兒,沒有客人點酒,陳處才從吧台出來,拉開二號包間的帘子,探頭進去。

「周經理,怎麼回事?」他問道。

「李於把楊東給揍了。」周鵬淡淡的回了一句。

聞言,陳處看了一眼李於,露出一抹擔憂之色,走過去,挨着李於坐下。

他拍了拍李於的肩膀,說道:「兄弟,你怕是攤上事兒了。」

李於不以為然。

不過這陳處是他昨晚上才認識的朋友,沒想過也過來關問,看來這陳處倒是有些義氣。

他從褲兜里摸出香煙,遞給陳處一根,自己也拿出一支點燃。

陳處把煙點着,又對周鵬說道:「周經理,讓李於先回去吧。」

「不行,」周鵬一口回絕,「等下張少就過來了,這件事要等他來處理。」

陳處嘆了口氣,不再多說。

今晚的夜色格外暗淡,也許是下過雨的緣故,霧氣不散,月亮也隱蔽起來。

十點半左右,星樂酒吧的門口停下兩輛車,一輛捷達,一輛伏爾加,後面還跟着七八架摩托車。

這陣仗有點大,來頭肯定也不小。

捷達的車門打開,身着襯衣西褲的公子哥走下車來。

此人正是學府四少之一的張少張啟明。

隨着張啟明下車,後面那輛伏爾加以及摩托車上的人也紛紛下來,聚集在張啟明身後,有十數人之眾。

張啟明領頭,直接衝進酒吧,找到二號包間,一把扯開帘子。

「打我表哥的是哪個?」

不等李於回話,周鵬先就用手指指着李於。

「不相干的人先出去。」

張啟明這話一出,周鵬和陳處不敢違拗,立即走出了包間。

這下,包間里只剩下李於,張啟明以及他身後的打手。

「小子,混哪兒的?」

張啟明並未急於動手。

他算是有道上經驗,不問清對方背景,他也不會盲目動手,以免惹上不必要的麻煩。

李於一聽這話,立即想到,這張少果然是道上的,不然也不會這麼問。

這麼看來,上道之事,完全可行。

「南興校的。」李於淡淡回道。

「一個學生也敢打我表哥!給我往死里打。」

張啟明身後的打手立即擁上前,紛紛朝李於攻去。

李於眼疾手快,擒賊先擒王,只把身子往玻璃桌上一滾,瞬間來到張啟明面前,反手扣住張啟明雙手,直接壓在身下。

打手見狀,深怕傷了張少,不敢動手,都直愣愣的瞪着。

「練過啊!難怪這麼囂張。」

張啟明被壓在地上,一張白凈的臉都快擦到地面了。

李於說道:「姓張的,你帶來的一群人,我可能打不過,不過在他們干我之前,我能先把你兩條胳膊給掰下來。」

其實,面對十幾人的圍攻,李於也能輕鬆應對,他這麼跟張啟明說,只是能有一個進行談判的籌碼。

畢竟,他引出張啟明,並不是為了打架,而是通過他上道。

張啟明果然先服了個軟,說道:「小子,你先把我放開,我跟你談談。」

「可以。不過,只能你單獨跟我談。」

「後台的經理辦公室,我跟你去那談。」

李於鬆開張啟明,但還是用一隻手扣住張啟明的脖頸。

從背後看來,他只是將手搭在張啟明的肩上。這樣,出包間時,被外人看見,也不算讓張啟明丟臉。同時,也能保證張啟明不敢反悔。

酒吧後台,辦公室。

李於這才把張啟明鬆開,然後背靠着門。

張啟明則是站在辦公桌前面,跟李於面對面。

「姓張的,這件事,你想怎麼解決?」李於問道。

張啟明整理一下衣領,憤憤說道:「你打了我表哥,斷他一根肋骨,賠一萬塊錢,這在道上也算合情合理。」

「錢我可以賠,不過我有一個要求。」

「你說。」

「讓我跟着你混。」

聞言,張啟明大吃一驚,隨即明白,眼前這人是來問路的,揍他表哥也只是敲門磚。

接着,他又將李於上下打量了一番,想到對方可能是某條道上培養出來的打手。

於是問道:「你是不是會功夫?」

李於點點頭。

「跟誰學的?」

如果對方的師父是龍源的,張啟明也許聽過,所以他才這麼問。

但李於卻不會暴露出家世,便編了個謊回道:「跟我爸學的。」

「你爸是誰?」

「我爸只是個小縣城裡的格鬥教練。」

李於拳打楊東,制住張啟明,並沒有用真功夫,說是跟爹學的格鬥技巧,倒也能說得通。

對此,張啟明也沒有起疑。

然後,他又思索了一番,雖然他被稱為學府四少之一,但只是仗着家世,很多時候還得靠家裡出手才能解決問題,自己手上並沒有幾個可用的人。

眼前這人,雖然是個大學生,但是能打,收了他倒也能幫助自己。

這般一想,他臉上的表情也和氣了些,連稱呼也直接變了。

「兄弟,我張啟明收了你,以後就跟着我做事。」

李於也露出一抹和善的笑意,「張少,謝了。我叫李於。」

張啟明點了點頭,「既然如此,今天的事就算了。我表哥的事情,我去跟他說。不過,李於兄弟,你找個時間,還是要去給我表哥道個歉。」

「這個當然。」

「另外,明晚,你來這裡,我跟你說事兒。」

「好的,張少。我目前是這酒吧的兼職,明天早點過來就是。」

跟張啟明牽上線,李於上道的事情也就告一段落。

這張啟明倒也有些處事的能力,從辦公室出去之後,並沒有直接帶着打手們離開,而是去先去跟周鵬打了個招呼。

當然,周鵬不是道上的人,所以張啟明並不會跟他說道上的事,只是說今天這事是個誤會,同時又讓周鵬關照一下李於。

這樣一樣,李於也能繼續留在酒吧做兼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