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末法之年,最後一個仙
末法之年,最後一個仙 連載中

末法之年,最後一個仙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亂夢擾眠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亂夢擾眠 逍遙問仙 都市小說

末法年代,武道凋零
仙神更是早已成了荒誕的傳說
飛檐走壁早已成了奢望,御劍飛行更是無稽之談,取而代之的是日新月異蓬勃發展的科學
汽車取代了駿馬,凡人也能依靠飛機上天
通話與千里之外,視頻與方寸之間
俯視眾生的那是衛星
千里之外取人首級的也不是飛劍
當仙神鬼怪在人們心中早已成了莫須有的封建迷信時最後一個仙卻悄然出關……展開

《末法之年,最後一個仙》章節試讀:

第4章 求道難,難於上青天


「至少弟子未曾聽聞。」

「說出來不怕老祖笑話弟子的自身實力已經處於地星的最巔峰了,若那些勢力還在的話我不可能一點線索都找不到。」

老者小心翼翼的說道。

這些年他也一直在尋找修真者以及昔日各大勢力的蹤跡。

可是歷經上百年的尋找卻始終找不到任何的蛛絲馬跡。

「那可未必。」

「修真界沒你想像中的那麼簡單,修真者也沒有想像中的脆弱。」

「別的不說在我的感知中還有不少修鍊者的存在。」

逍遙問仙微微一笑意味深長的看向遠方。

雖然因為空間脆弱他不敢動用仙識搜索,但是憑藉著六識的本能還是能發現那些隱藏的修鍊者的。

「什麼,怎麼可能。」

「弟子並非懷疑老祖,而是……」

痴林臉色頓時巨變。

反駁的話語下意識的脫口而出。

剛說完便突然意識到自己眼前的這位可是個活祖宗,連忙一臉焦急的慌亂解釋着。

可是越是這個時候大腦越是短路,任他想破腦袋也想不出什麼好的借口。

不過片刻便急出了一頭的汗水。

「無需解釋,我明白。」

「那些屬於異族異類你不曾聽聞也是正常。」

「再加上它們刻意躲藏連我都差點瞞過更別說你了。」

逍遙問仙不在意的擺了擺手。

再怎麼說那也是修鍊者,若真是刻意躲藏又豈是一介凡人能夠發現的。

「異族還有異類。」

「老祖您的意思是那些躲藏的還有妖獸。」

這下痴林徹底不淡定了。

異族的話倒是容易理解,估計是其他的人種。

這個異類又是怎麼回事。

什麼是異類。

除了妖獸他實在想不出別的什麼。

他本以為自己早已天下無敵,如今卻沒想到暗處竟然還潛藏着那麼多的修真者亦或者妖獸之類的。

這怎能不讓他又驚又怕。

這就像是一個人有一天突然發現自己這麼多年竟然是在炮彈炸藥鋪的床上一直睡着,其心中卧-槽可想而知。

「不錯,一個老嫗一個黑蛟一個吸血蝙蝠還有一個小狼崽。」

「另外還有兩個是西方人。」

「咦,不對。」

「沒想到竟然還有一隻元嬰後期的小傢伙。」

「不愧是擁有玄武血脈的老烏龜,竟然差點把我都騙過去了。」

逍遙問仙如數家珍的敘說的。

就好像親眼見到一般。

說到最後更是不由得一陣詫異。

神獸血脈的妖獸哪怕是在他閉關之前也是頗為罕見的。

只可惜是個烏龜,當坐騎太丟自己面子。

「老祖它們都是什麼實力,為何有關它們的消息我一點都沒聽說過。」

此刻痴林滿臉的震驚與疑惑。

既然老祖宗這樣說那自然假不了。

他本以為自己已經是天下無敵了,沒想到暗中竟然還隱藏着這麼多的老陰比。

若是之前他知道的話肯定會坐立不安驚恐萬分。

但是現在這位活祖宗在身邊他又有什麼好擔心的呢。

至於那個被救下的小丫頭則是一直扭捏的跟在逍遙問仙身邊面帶桃花的偷看着。

兩種人最終容易俘獲美女的芳心。

要麼是貌若潘安,要麼是英雄救美。

而此刻逍遙問仙卻偏偏都達到了。

再加上身為修真者那層神秘的面紗,對少女的殺傷力無疑是致命的。

少女那痴迷的眼神足以說明了一切。

只可惜逍遙問仙自始至終都沒有看她一眼。

這不由得讓少女幽怨的嘟起了嘴巴。

自己的美貌在他這怎麼就不管用了呢。

「一個元嬰幾個金丹而已。」

「其氣息腐朽不堪不過是苟延殘喘罷了,再加上大限將至他們自然是不敢隨意出來走動了。」

逍遙問仙自然不知道旁邊這個冒失小丫頭心中的小九九了。

一邊感知着藍星的情況如何一邊隨意的說道。

對他來說什麼金丹元嬰亦或者大乘渡劫,都不過是彈指即滅而已。

「老祖那我是相當於什麼境界。」

滄海桑田天地巨變,不但是其他各派,就連他們問仙宗的典籍也都遺失的太多太多了。

以至於痴林連修真者的境界劃分都模糊不清。

「你。」

「看你的氣息頂多相當於練氣期罷了。」

「至於真正交手的話除了遇到那些不擅長戰鬥的練氣初期菜鳥外你獲勝的幾率並不大。」

「畢竟再弱的修真者也不是凡人所能抗衡的。」

逍遙皺着眉頭認真思索一番這才說道。

不是這個問題太難。

而是這老頭的實力太低了。

再加上一個是武者一個是修真者,兩者完全不是一個體系。

想要分辨出高低自然就沒那麼容易了。

「大哥哥什麼是鍊氣期,修真者的境界又是怎麼劃分的啊。」

見到逍遙問仙始終都不正眼看自己後少女終於有些急了。

眼珠一轉連忙上前抱着逍遙問仙的胳膊撒嬌着問道。

人家都說女追男隔層紗,男追女隔房隔車隔她媽。

人家不正眼看她她只能自己主動了。

「修真者逆天而行以飛升成仙為最終目標。」

「但成仙又豈是那麼容易實現的,成仙之路艱難坎坷自然是要一步一個腳印前進才行。」

「通俗上講修真者共分十個等級,由低到高分別為練氣、築基、金丹、元嬰、出竅、化神、煉虛、合體、大乘、渡劫。」

「成仙之路越是往上便越是困難越是危險,稍有不慎便會落得身死道消魂飛魄散的下場。」

這些又不是什麼不傳之秘逍遙問仙自然不會吝嗇不語了。

雖然這些困難對他來說並不適用。

但是見證了太多前赴後繼灰飛煙滅的求道者後他依然不由得唏噓不已。

求道難,難於上青天。

修真難,成仙更難。

「有那麼危險嗎。」

小丫頭歪着腦袋一臉的狐疑。

看着一身白衣如雪飄然若仙的逍遙問仙她始終無法想像其中究竟蘊藏了多少的血淚。

「只會比我說的更危險。」

「修真分十步,一步一登天。」

「哪怕是剛步入修真界的菜鳥也都要時刻面臨無盡的兇險。」

「人與人斗、人與妖獸斗、人與天斗。」

「財侶法地無一不需要爭需要搶才行,有爭搶便有死亡。」

「今日你殺我全家,明日我滅你滿門。」

「明爭暗鬥爾虞我詐,當你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後卻發現還有九死一生的天劫在等着你。」

逍遙問仙的目光已經有了一絲追憶。

這便是殘酷無比修真。

看似風光無比但背後的殘酷與辛酸又豈是外人能夠得知的。

哪怕是他也同樣不能置身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