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開局長生不死,飛龍騎臉怎麼輸
開局長生不死,飛龍騎臉怎麼輸 連載中

開局長生不死,飛龍騎臉怎麼輸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湖上孤帆別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湖上孤帆別 謝陽

修仙問道求長生,別人都是為了長生才修行,些許手段不過是護道之法而已
可謝陽開局就長生不死,出生就在羅馬,飛龍騎臉怎麼輸? (一個仗着長生不死瘋狂爆種無敵再出山的苟道高手,文風輕鬆愉快十分搞笑,完全沒有刀子
)展開

《開局長生不死,飛龍騎臉怎麼輸》章節試讀:

第2章 一言不合就跳崖


也就在謝陽醒來的這一刻,不遠處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爹娘,我們不眠不休的找了兩天,小林子也累了,萬丈懸崖掉下來,大師兄肯定屍骨無存了,要不我們還是回去休息吧。」

大師兄跳崖的那一刻,小師妹傷心欲絕幾欲心死。

尋找大師兄的第一天,小師妹心急如焚,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尋找大師兄的第二天,由於情郎小林子一路上無微不至的照顧,小師妹的心思已經逐漸從大師兄身上轉移開來。

也正在這時候,摸下懸崖在這谷底尋找大師兄的路上可是十分艱苦的,小師妹的腳都磨起了水泡。

剛開始心繫大師兄的安危,沉浸在大師兄殉情的痛苦之中,還沒有察覺到腳痛。

可這會兒被情郎從悲傷痛苦中解救出來的小師妹卻突然覺得腳上的疼痛難耐,堅持兩天兩夜未曾合過眼的身體也湧現出一股無法言喻的疲憊。

眼神再落在同樣汗流浹背疲憊至極的情郎身上,小師妹有些於心不忍了。

人家又不認識大師兄,居然還陪着她一起吃苦到這種地步,情郎可是富家公子哥,從小養尊處優慣了。

小師妹被感動到了,於是便有了剛剛那句聽起來十分刺耳的話。

可說完她就後悔了,她看到了爹娘和一眾師兄弟那吃人的眼神。

好像……自己是不是有點涼薄了?

「珊兒,你在說些什麼啊?」

「陽兒他為了你跳下萬丈深淵生死不知,你居然說出這種話?」

寧女俠痛心疾首,她與師哥岳群相濡以沫數十年,琴瑟和鳴,怎麼生出這種生性涼薄的女兒。

華山掌門岳群,也就是小師妹岳珊兒的爹更是直接拔劍橫在自家女兒的脖子上,劍鋒距離大動脈只有零點零一公分。

「孽子,陽兒他對你情深義重,你見異思遷也就罷了,我當你少年心性不懂事,可你現在居然說出這種話,留你不得!」

老兩口一輩子情深義重,對於愛情自然是視為信仰的,自家女兒如此涼薄,無疑是打了他們的臉,讓人痛心疾首。

鋒利的君子劍橫在脖子上,距離大動脈只剩零點零一公分,小師妹汗毛瞬間豎了起來又被吹毛斷髮的神兵君子劍切斷。

那是死亡的味道,從小生活在爹娘以及大師兄寵愛下無憂無慮的小師妹慌了,不自覺的後退了半步軟倒在情郎懷裡。

小情郎倒也算得上有擔當,一把摟過小師妹替她直面君子劍。

「珊兒沒錯,我們一見鍾情,愛有什麼錯?」

「當初珊兒年幼不懂事,與她那大師兄不過是年少懵懂的兄妹之情,只是你們當真了而已。」

「她愛的人是我,我們才是相愛的,憑什麼因為她那個心胸狹隘的大師兄死了,你們就如此對她!」

少年人總是不缺勇氣的,君子劍沒有再進一步,痛心疾首的同時也稍微高看了一眼這位將自己女兒摟進懷裡的少年人。

岳大掌門很生氣,他是把大弟子當做親女婿養的,自己女兒如此涼薄,他在眾位弟子面前也很難堪。

可畢竟珊兒才是他真正的親生骨肉,生氣歸生氣,虎毒不食子,他也不可能真的一劍封喉。

小年輕這麼一攔,倒也給了岳大掌門一個台階下,發泄似的揮劍斬破旁邊一顆無辜的石塊之後,君子劍余怒未消的冷哼了一聲。

「哼,珊兒確實年少不懂事,一時新鮮感壓過了從小到大十幾年的感情,先找到陽兒再處理她,這是我們華山派的事,與你無關。」

寧女俠面色凄苦淚水在眼眶打轉,嘴裏不停念叨着孽緣啊,孽緣。

這一切謝陽都聽的清清楚楚,似乎恢復之後他的耳目聰明了不少,心臟跳動的都更加有力了。

看了一場如此精彩的戲碼,但事實上謝陽內心毫無波動。

在大潤發殺了十年的魚,他的心早就像鐵一樣冰冷了。

這種看似兒女情長,實則只是**糾纏的戲碼,誰認真誰就輸了。

小師妹又沒錯,見異思遷是人之本性,人家只是遵從內心而已,雖然玷污了愛情,但愛情本就是兩個傻子相愛才會被稱之為愛情,單方面的只是冤種而已。

那小情郎看似為愛勇敢,但事實上也不一定真有多愛,只是富家子弟從小見過世面,知道岳掌門虎毒不食子,所以才站出來刷一波好感而已。

無趣,太無趣了。

衣衫襤褸的謝陽走出了灌木叢,出現在眾人眼前。

看着披頭散髮衣衫襤褸滿身血跡的謝陽,小師妹下意識的退了半步。

一如面對鋒利的君子劍一樣,那是名為恐懼的情緒。

她怕死,也怕現在這惡鬼一般模樣的謝陽。

她那小情郎倒是更有勇氣一些,並沒有表現出絲毫懦弱,甚至還耀武揚威的把小師妹摟的更緊了。

師傅師娘倒是真的關心,熱淚盈眶的師娘直接就撲了上來,一把抱住謝陽失聲痛哭,情緒激動之下嘴裏斷斷續續的也不知道在說什麼。

生性好面子的岳掌門倒是沒有衝過來,但那鬆了一口氣的神色與眼眶之中隱隱的濕潤也是做不得假的。

「汪汪!」

同時撲上來的還有大黃和它的好兄弟二狗,這就是在場真正關心謝陽的所有人了。

其實若是當初那個溫潤如玉長相還算帥氣的大師兄出現,小師妹其實也會一樣撲過來痛哭一番的。

只是他如今這幅模樣,蓬頭散發衣衫襤褸也就罷了,還滿身血污,女孩子都是愛乾淨的嘛。

「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眾人簇擁着險死還生的謝陽回到了華山派,一個個都圍在他的身邊嘰嘰喳喳訴說著自己的關心與擔憂。

也不管平時相熟或者不熟,熱情的就連二狗和大黃都湊不到跟前了。

謝陽熟練的應付着這幫人的關心,雖然心冷的跟鐵一樣,但人生如戲,戲如人生,他的交際能力還是沒問題的。

只是從始至終,那位從小青梅竹馬兩小無猜的小師妹都沒有靠近過謝陽,只是陪着自己的小情郎在不遠處。

經歷過君子劍帶來的生死危機之後,小情郎的挺身而出讓她更加覺得自己找到了真愛,滿眼都是情郎,哪還容得下那個過時的大師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