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替嫡姐嫁給攝政王后,我被寵上天
替嫡姐嫁給攝政王后,我被寵上天 連載中

替嫡姐嫁給攝政王后,我被寵上天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努力型選手繼續加油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姜奉寧 赫連遲

姜奉寧是姜家庶出的三小姐,從小親爹不疼,親娘早亡,被府里的兄弟姐妹欺辱了十六年,本以為憑藉門第嫁了人,日子便會苦盡甘來
她被迫上了嫡姐的喜轎,替嫡姐嫁給了那個殺人不眨眼的攝政王
婚後姜奉寧謹小慎微的照顧着他的起居,只盼日後能拿封和離書全身而退
誰也沒想到,赫連遲竟然舉兵攻入京城,踢翻龍椅,奪了帝位
他在萬人之上,無人之巔向她伸出手:「過來,奉寧
」 他將沉甸甸的鳳冠捧至姜奉寧眼前, 從此萬般寵愛,皆付諸一人
展開

《替嫡姐嫁給攝政王后,我被寵上天》章節試讀:

第002章 替嫁


次日清晨,天還霧蒙蒙的,陳嬤嬤就將嫁妝單子,遞到了姜奉寧的跟前。

姜奉寧隨手翻了翻,跟她預想的差不多,只有第一頁的東西勉強看的過去,後面幾頁全都是些湊數的物件兒,不過好在數量夠多,也算是一筆不小的財富。

陳嬤嬤笑眯眯地看着她說道:「三姑娘,夫人讓我告訴您,這女子出嫁從夫,夫妻之間就算有再多齟齬,都不是外人能插得了手的,要是以後受了委屈也請您自己多擔待些。」

她和姜夫人早就撕破了臉,就算她嫁去耀王府過的再不如意,她也不會回姜家來訴苦,陳嬤嬤將這話挑開來說,明擺着是想噁心她,好為她的主子出口惡氣。

姜奉寧淡笑着:「那便不勞嬤嬤費心了,我即將成為耀王明媒正娶的妻子,夫人慷慨,又給了我這麼多嫁妝傍身,就算有天姜府倒了,也沒人能看輕我。」

「希望三姑娘能一直這般好運,千萬別從高處摔下來,摔得粉身碎骨!」

姜奉寧不再理會她,拿起了放在一旁的正紅色嫁衣,她觸摸着嫁衣上火紅的石榴花,石榴花寓意着多子多福,要是她母親還在,一定會親手替她綉這嫁衣。

換好衣服後,喜娘子便進來替她梳頭,邊梳還邊說著些討喜的吉祥話,她聽着心裏也稍稍放鬆下來。

她自小長在深閨,又是庶女,平日里各家的邀約、宴席,總也輪不上她,姜夫人又不喜她,是以她從沒出席過正式場合,自然也沒見過耀王。

只是偶爾聽人談論過,這位年輕的異姓王父母早亡,他少年承爵,縱橫天下,可惜性情桀驁不馴,手底下斬敵無數,殺人如麻,從不知心軟為何物。

「吉時到!」

喜娘子聽見外頭的叫喊聲,匆匆地替她蓋上蓋頭,阻斷了她的胡思亂想,她被推搡着上了花轎。

耀王府距離姜府其實不遠,但是喜轎來來回迴繞着京城轉了好大一個圈,她都快要被着轎子顛的散架了,喜轎才堪堪落地。

她一早上滴水未進,又被這轎子顛的頭暈,下轎的時候險些一頭栽在地上。

一雙手輕扶她的腰肢將她帶了起來,她透過蓋頭看見了那雙扶住她的手,瑩白勻稱,修長有力,骨節泛着冷玉般的光,這人也穿着喜袍,應該是她的夫君。

「快進去吧,別鬧了笑話。」

他的聲音清冽,還帶着些許慵懶,彷彿羽毛掃過心間,酥**麻的。

經過他的提醒,她這才發現她的手一直環在他的腰間,她的臉微紅,猛然起身同他保持起了距離。

赫連遲輕笑,但是在跨過火盆的時候還是主動的牽起了她的手。

他父母早亡,於是直接免除了其他的繁文縟節,他們對着靈位拜完天地,姜奉寧便被人送回了婚房,赫連遲則留下招待賓客。

姜奉寧已經餓的前胸貼後背了,正想掀起蓋頭找些吃食,卻被喜娘一把攔下。

「新娘子這可使不得,自己掀蓋頭不吉利。」

喜娘抓了一把小玩意兒塞在她的手裡,又對她說道:「新娘子可是餓了,先吃些花生桂圓墊墊肚子吧。」

她吃完了雖然還是覺得不頂飽,但總歸比沒有強。

芙蓉帳暖,紅燭泣淚,她又餓又困索性倚着床沿假寐,沒想到一不小心睡了過去。

一直到後半夜赫連遲才姍姍來遲,他用玉如意挑開了她的紅蓋頭,這女子果真和他的副將說的一樣,膚色白膩,相貌嬌美,眼角還綴着一顆小小的淚痣。

外界都在傳,他求娶姜家嫡女是為了報復姜家,其實不然,他一開始只是惱了姜家那個老頭成天花樣百出的彈劾他,想要嚇嚇他而已,沒想到皇帝真的允了他這個無稽的要求。

飯可以亂吃,話也可以亂說,但是皇帝的聖旨沒人敢反駁。

雖然是無心之失,但事情也因他而起。

他既然娶了她,就會好好待她,半年後再與她和離,反正他不碰她,和離之後他會給她一大筆補償,她也能重新覓得如意郎君。

「唔。」

姜奉寧被炙熱的目光燒灼着,悠悠轉醒。

「你醒了。」

「嗯。」

簡單的對話後,二人相對無言。

姜奉寧看清了他的樣子,不由的錯愕,她原以為他的長相就算不醜也應該是極為普通的,畢竟外界都說他長了青面獠牙,是個茹毛飲血的殺人怪物。

見了面才知道,赫連遲不但生得俊美,而且態度溫和,舉止文雅,他一身正紅色喜袍,微卷的黑髮極為慵懶的垂下,唇瓣含笑,深邃的眼眸如碧波一般正看着她。

她低斂着眸子,臉頰有些發燙。

「咕咕。」

姜奉寧的肚子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她有些窘迫,但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很快她的肚子又發出了一陣更響的聲音:「咕咕咕」

她恨不得趕緊找個地縫鑽進去。

「辛苦了娘子,今日一天沒吃東西了吧,想吃什麼?」

「餛飩。」

赫連遲向她伸出手:「走吧。」

姜奉寧不解:「去哪兒?」

「今日府里有喜事,剛剛送完賓客我便讓他們都回去休息了,這會估計都睡下了,我帶你去一家夜市餛飩。」

姜奉寧把手交給他,任由他牽着,好在餛飩攤離王府不遠,不然她真怕自己會餓的走不動路。

赫連遲熟練地吩咐店家:「老闆,兩份餛飩。」

「你可很長時間沒來咯……」那煮餛飩的老頭跟他打完招呼,才看到他還牽着一名女子,而且二人都身穿喜袍,他詫異的問道:「呀!你這是娶親了?」

「嗯,今天娶的。」

「哎呀,真好真好,郎才女貌。」

不多會兒,兩碗熱騰騰的餛飩就被老闆端上了桌。

「你經常來?」姜奉寧忍不住問道,她實在沒辦法把眼前的人,和傳聞中的那個殺人如麻的第一戰神聯繫在一塊兒。

他明明就儒雅又溫和,明亮又溫暖,簡直是她心中完美的謙謙君子,如意郎君。

她心中的腹誹幸好死在赫連遲刀下的冤鬼聽不見,不然高低得從墳里跳出來,跟她數清楚赫連遲的十大罪狀。

赫連遲輕笑着答道:「嗯,沒吃飽的話,我這份也給你。」

姜奉寧連忙擺手說不用了,付過錢後,赫連遲又拉着她回了王府。

姜奉寧洗漱完坐在綉凳上卻犯了難,她沒打算真的嫁給他,原以為他娶她也只是為了羞辱她。

就算她對赫連遲的印象很好,但是他們今天才認識,她還沒有做好準備把自己交給一個陌生人。

赫連遲看出了她的窘迫,溫聲道:「睡吧娘子,今夜我不會碰你,不要緊張。」

赫連遲說話算話,兩人雖然睡在一張床上,但是這張婚床夠大,被子也是各蓋各的,姜奉寧抱着被子縮在最裏面,二人中間像是隔了一條楚河漢界。

夫妻倆相安無事,一夜好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