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成農婦:男主的炮灰前妻
穿成農婦:男主的炮灰前妻 連載中

穿成農婦:男主的炮灰前妻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蘇合香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沈鳴珂 陳太玄

一個兒孫滿堂,萬貫家財的老夫人,居然活活被逼死了! 老話說兒女都是債,穿書而來的大齡單身狗沈鳴珂覺得,自己大概是欠了作者一個銀河系
大兒子是非不分,二兒子貪花好色,三兒子逞兇鬥狠, 四兒子——是原著里的大反派! 沈鳴珂以為自己擔負著振興家族,感化反派的艱巨任務, 沒想到還有個隱藏身份——原著男主的炮灰前妻! 面對洶湧而來的天災人禍,她怒了! 左手鞭子,右手蘿蔔,趕着全家步步高升! 多年後,史書記載:雙聖臨朝,天下大興!展開

《穿成農婦:男主的炮灰前妻》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大兒媳上吊了


「娘啊!救救您的三兒吧!」

「殺人償命!」

「老太太是自己撞死的!」

「明明是你推的!」

沈鳴珂被吵得頭痛欲裂,迷迷糊糊地坐起身啞着嗓子喊,「都吵什麼!」

嘈雜瞬間被消音,緊接着一個拉長了調子的女聲,劃破了她的耳膜——

「哎呀我的親娘咧!詐屍啦!」

沈鳴珂服了。

循聲望去,只見一堆腦袋擠在一起,用驚恐的眼神看着自己。她下意識摸了摸臉,使勁回想昨晚紅眼航班降落在哪個城市了,怎麼一早醒來睡在了景區里?

「……娘……娘?」一個臉色蒼白,身材纖小的女子離了五步遠,輕聲喚道。

娘娘?

沈鳴珂捂着仍舊劇痛的腦袋,「唐宋元明清,你們這演得什麼啊?」

「唐什麼?唐家嗎?」女子顯然沒聽清。

「嗬!別胡說!這事兒與我老唐家沒半分干係!」有一男子大聲辯白。

「娘啊!娘!您不救救我嗎?!」一個公鴨嗓子拉長調子的哀嚎分外刺耳。

沈鳴珂艱難地爬起來,看着自己身上的醬色鑲花邊大袖褙子,忍不住摸了摸,嘀咕着:「這衣服做得挺像那麼回事啊!」

「娘啊!救救您的三兒吧!」那個拉長調子的哀嚎越發凄厲。

沈鳴珂無奈,抬腿往人群走去。

只見之前那女子迅速小跑過來,簡潔快速地彙報情況,「娘,三叔這事兒就是中了賭坊的圈套了!要不咱們還是報官吧!」

沈鳴珂腳步一頓,看了眼對方。

「呃……我知道娘您看重名聲,可事關人命!」女子說著竟是急紅了眼眶,「再說家裡哪來這麼多銀錢賠啊!」

沈鳴珂按了下額頭,有種恍惚的覺悟,這一切看起來太真實了,難道自己穿越了?

不等她想明白,忽然從人群中擠出個抱着孩子的女人來。

「老太太!還請您看在孩子的面兒上,給我們留一條活路吧!」

沈鳴珂沒來得及看清對方模樣,身側扶着她的女子「嗷」地叫了一聲就撲了上去,又抓又撓。

頃刻間,兩人髮髻散亂,臉上開花,血淋淋得好不瘮人。

沈鳴珂悟了,這特么的肯定是穿越了啊!

一時她也分不清好壞,只能上前推開纏鬥的兩人,將無辜的孩子先抱了起來,「有事說事!動什麼手!」

「……咳咳……娘………哎喲……摔死我了……」

嗯?

沈鳴珂低頭一看,好么,兩人被她推到了一丈之外,都是四腳朝天的狼狽模樣。

她震驚地看着自己的手,白皙柔軟,連個繭子都沒有。

沈鳴珂正琢磨如何弄清情況時,身後傳來噌噌噌的跑步聲。

「娘!大嫂上吊啦!」

沈鳴珂腦袋嗡得一聲,這都什麼破事?!

她全憑本能將孩子交了出去,跟着對方穿過後堂,到了一處院子里。

果不其然,一個女子正掛在橫樑上呢!

沈鳴珂二話沒說上前抱着女人的腿,對着身邊少年吼道,「快上去解開繩子!」

少年愣愣地看着她,竟是一動不動。

「幹什麼呢!趕緊的!」

少年遲疑了下,這才踩在凳子上,解開繩子。

沈鳴珂將女子平放在地上,然後貼近了對方胸口,側耳傾聽,咚咚咚,還好,還有心跳!

她伸手就去解開對方衣領。

少年皺眉,「娘你要做什麼?」

沈鳴珂顧不上搭話,她將女子的下頜抬起,使呼吸道通暢,準備進行胸外心臟按壓術和人工呼吸。

她按先後進行按壓數數,然後人工呼吸,循環往複了幾次後,那女子咳嗽一聲,醒了。

沈鳴珂腿一軟,癱倒在一邊。

腦子裡正琢磨這是什麼地獄開局時,就聽那女人有氣無力地哀哀喚着,「娘……大郎……大郎沒了……我也活不了了……」

沈鳴珂眼皮子一夾,還能哭,沒事兒了。

她回身招呼一直默不作聲的少年,「來扶我一把!」

少年盯着她打量了一番,這才湊近了,扶着沈鳴珂起身。

「行了,你在這裡照看她,我去前院解決問題。」說著,沈鳴珂就往外走。

「不行。」少年忽然道,「我還要去照顧侄子侄女,不如讓爹來照顧大嫂?」

沈鳴珂頓時皺眉,這家裡還有爹?那怎麼事事都是她這個「娘」在奔命?再說了,哪有老公公照顧兒媳婦的道理?

於是她不耐煩地揮揮手,「你爹不知道死在哪兒,指望不上。你去把孩子帶到這兒一起照看。」

說著,她腳步不停繼續往外走。

到了前院,還是烏糟糟一團亂。

兩個女子扭打成一團,那襁褓還在好心鄰居懷裡哇哇大哭,與之相伴地還有一聲比一聲虛弱的「娘,救救您的三兒吧」!

沈鳴珂閉了閉眼,默念了句「不氣不氣,氣死沒人替」,這才緩和了神色,她將身材纖細的女子像提小雞子似的拎在手裡,「你剛剛說報官,現在去吧!」

那女子顯然還沒回過神,一臉猙獰,氣喘吁吁,好一會才反應過來,她瞪了眼地上哀哀呼痛的另一個女子,惡狠狠道,「娘您稍等,我馬上去!」

這也是個利落人,挽了頭髮,拍了拍身上土,推開看熱鬧的閑人,出門去了。

她們娘倆說話也沒避着人,所以眾鄰舍一聽報官就如鳥獸四散,除了還趴在地上的女人和她身邊襁褓里的孩子,就剩那一夥膘肥體壯的**打手們了。

「娘啊,救救您的三……」

「閉嘴!」沈鳴珂到底沒忍住,看着被五花大綁臉蛋壓到泥里的的少年,後腦勺都冒煙。

嘴邊連根青毛都沒長就知道去**惹事了,真是活見鬼!

沈鳴珂抬頭看向打手,「哪位主事的,麻煩與我說道說道。」

那群打手面面相覷,顯然沒想到一跤摔得換了人了,他們只覺得這婦人看起來太鎮定了,莫不是有什麼倚仗?

難道是官差?

領頭的打手差點笑出聲,報官也就能嚇唬嚇唬老百姓。

他上前一步,對着沈鳴珂拱手,「在下羅三,人送外號豹子頭。」

沈鳴珂心頭一跳,豹子頭林沖那是十萬禁軍教頭,這人估計是個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