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郎騎竹馬來1
郎騎竹馬來1 連載中

郎騎竹馬來1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你好小呆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夏浪 露凝

年少的我伴隨着渴望與貧窮,在北方的村莊里遇上了驚艷自己一生的人
兒童時代都喜歡玩王子與公主的遊戲,會用一根竹竿當做竹馬,帶着自己的公主浪跡天涯,貧窮的我遇上了完美的露凝,渴望給她最好的愛情,可偏偏有很多人喜歡她,當我精心準備了竹馬,別人有了單車,當我努力有了單車,別人有了摩托車,當我拚命有了摩托車,別人卻有了小轎車,我在每一次自卑和痛苦中錯過着永恆的愛情,直到最後失去,才懂得愛有萬千種
展開

《郎騎竹馬來1》章節試讀:

第2章 你好 再見


我喜歡的秋天總是如約而至,在度過了一整個漫長而又快樂的暑假之後,我們又迎來了開學。我們又升了一級,此時的我們已經是五年級的學生,開學的這天是我最高興的一天,我會穿上媽媽精心洗好的衣服,背上媽媽精心縫補過的書包,裝上我細心寫好的作業,帶上爸爸耐心的教導和我發憤圖強的決心去學校報名領書,當然,還有爸媽再三交代放在衣服最裏面口袋裡的學費,這一天也是我身上唯一擁有巨款的時候,我走在上學的路上既緊張又興奮,興奮的是我此時儼然是一位大款,可以跟啟明平起平坐,緊張的是我怕路上遇上搶劫的,從此我就沒有學上了。

因為不知道具體的學費跟書費,家長們總是會多給孩子們一些,等報完名之後再將剩下的帶回家,因此,我們在上學的路上總是會一路攀比,誰帶的最多,誰帶的總少,當然也有沒有帶學費的,他們只能向老師求情寬限幾天等家裡買了糧再補齊。不出意外,一定是啟明帶的最多,而紅巾總是一臉愁容,在開學的這一天也是他最神氣的一天,他總是穿着新襯衫和白球鞋,然後背着當時最時興的奧特曼新書包,當然,書包里永遠背的是一堆收買小弟的小吃,口袋裡裝着嶄新的百元大鈔,他也總是給家裡謊報學費,然後拿着一筆巨款去鎮上消費,當然也少不了事後的一頓毒打,但他滿不在乎。

這是我最羨慕也最渴望的一天,我精心的打扮也不及他的萬分之一,但我最羨慕的不是他嶄新的衣服,而是他那無所畏懼的性格,我總是乖乖的把剩下的錢交給父母,我也渴望我有一天能留下一筆,哪怕是第二天再交給父母,但是我都不能。

開學的早上我們報了名,像往常一樣交好了學費,把剩下的學費小心翼翼的放進了口袋裡。我們打掃好了衛生,坐在以往的位子上,我坐在最前面,這是好學生的專屬位置,我的旁邊在開學這天總會空一個,為的是老師要制定一個這學期我要幫扶的學生,紅巾坐在我的後面,而啟明坐在最後面一排,不用說,最後面一排總是坐着調皮搗蛋不愛學習的一幫,但他們似乎也是班裡的活躍劑,班裡的所有除了學習以外的事他們都搶着干,在大掃除的時候領着一群人打水仗,在班裡女生文具盒裡放毛毛蟲,或者是去學校後面的地道里探險,但他們也是班裡穩定劑,班裡誰受了欺負,他們總是衝到第一個。我總是對這些事不屑一顧但又極其渴望的想像他們一樣,渴望的是我也想肆無忌憚的度過我的童年,不屑一顧的是我除了學習好一無所有。有時候,你所以為的懂事不是長大以後才需要開始,在一貧如洗的年代,窮人家的孩子總是逼着自己從童年就要開始。

下午是我們領書的時候,順便要把作業交上去。秋日的午後很是溫暖,陽光從教室的窗戶里大把的灑了進來,一寸一寸的灑在每個人的臉上。啟明又帶着一群人在教室後面玩鬧,他拿一塊破鏡子把陽光引到教室里,用鏡子將每個人的臉都照射一遍,好似是開學的見面禮,但每引到一個人的臉上總是會換來一句謾罵,「啟明你皮癢了,我告訴老師給你鬆鬆皮」。尤其是農村的女孩,直接而又彪悍,還沒等太陽影子照到臉上,那一句句髒話已經彪出了口,而後面永遠是一陣笑聲。

當我們還沉浸在一陣陣歡笑聲的時候,這時,總有另外一個聲音傳進來

「你們一個個笑啥,暑假作業交了沒,沒寫的滾到教室外面寫」

我知道,我們的班主任進來了,我們總是未見其人先聞其聲。班主任是個乾巴的小老頭,姓張,教我們語文,戴一副金絲眼鏡,嫣然一副古代先生的氣質,班主任總是在開學的這一天穿他的新西裝,也是在這一天變得嚴厲,給我們下馬威的樣子,其餘的時候總是穿他的灰色「包包服」,領着我們朗誦古詩。我們已經了解班主任,所以也只是在他背着手站在講台上的時候假裝很害怕。

不出意外,啟明他們那一幫又要出去趴在板凳上寫作業了,隨之而來的還有張老師每人屁股上的一腳,然後是一陣諄諄教導。我想他們才不往心裏去呢,因為我也已經聽膩了,他們出去只不過是更加方便打鬧而已,至於暑假作業是什麼他們才不會記得。每到這時候我總是發誓,下次我也不寫作業了,可每當要交作業的時候,我總是寫的完完整整。

往常,等收拾完啟明他們,老師總是站在講台上背着手環視一圈,面色沉重,看一看又少了哪一個孩子,老師經常對我們講,「你們一定要好好讀書,多窮都要將書念下去,書中自有黃金屋」,當時的我們總是不明白,直到後來我們才明白了老師的良苦用心,可是一切都太晚了。我們總是在失去後才開始悔恨、懷念,似乎一下子得到了成長,可當我們真正擁有的時候卻從來都是無知,好像總是茫然而又混沌。

可是這次老師卻是一臉笑意,他開心的站在講台上,上來時的步伐也輕快了許多,跟他以往的樣子截然不同。

「同學們,我今天宣布一個好消息,我們班轉來了一位新同學」張老師扯着嗓子喊出來,聲音大的生怕傳不到每個同學的耳朵里。

這個時候全班鴉雀無聲,就連啟明那一幫也停止了打鬧,我們全班人抬起頭打量着班主任身旁的這個新生。此時,陽光和煦,大把大把金黃的陽光順着還滾着水珠的玻璃窗灑進了教室,不知是愛意作祟還是天公作美,那一天的陽光是我這輩子見過最美的,對了,還有人……

「大家好!我叫何露凝,我來自縣城的五一小學,來咱們學校借讀一年,我喜歡彈吉他,希望能和大家交朋友,謝謝大家。」在我們還愣神的時候,她用來自於城市的普通話作了自我介紹,那聲音就像初秋的一顆顆露珠從荷葉上滑落下來,自信而又娓娓道來,掉在水面上,讓聽見的人內心泛起漣漪。

我獃獃的坐在座位上,時間彷彿已經過了一個世紀,此時此刻的我是離她最近的一個,陽光正好落在她的臉頰,她自信的笑容伴着陽關溫暖着整個世界,我從來沒見過如此漂亮的女孩,以前沒有過,往後也再沒遇見過。此時的她像童話世界裏的公主,穿着小碎花的淡藍色長裙,扎着紅色蝴蝶結的雙馬尾,穿着黑色的小皮鞋,背着白雪公主圖案的紅書包,一雙碩大的眼睛長着長長的眼睫毛,白嫩的皮膚像是一灣清水,青紫色的嘴唇彷彿是塗了一層口紅。我深深的被眼前的她吸引,她就像我在啟明家看過的電視里的明星一樣。

此刻的她站在講台上,裙子伴隨着秋風拂過我的課桌,淡淡的香味撲鼻而來,而我離她的距離也僅僅不過這一張課桌。我的心跳在這一刻開始加速,當時的我根本不知道這是因為什麼,我似乎緊張到不敢看她,但我又忍不住不去看她,我偷偷的欣賞着她,欣賞着這奢侈而又短暫的青春。五年級的我們根本不懂愛與喜歡,但我們對好看的東西最懂得愛不釋手,我想他們也一樣,從鴉雀無聲的情況就不難看得出,她的到來像是天外來物一樣,驚艷了我們整個懵懂而又幼稚的後童年時代。

「請大家用熱烈的掌聲歡迎新同學」,張老師扯着嗓子咧着嘴拍着手說。我們從一聲刺耳的聲音中回過神來,緊接着,教室里爆發出一陣熱烈的掌聲,熱鬧的像是要放大假一樣,而這裏面最高興的尤其數張老師,他就像家裡要過事情一樣開心,仔細的一遍又一遍的打量着這個從省城來的新學生,同時,他的掌聲從來沒有中斷過,彷彿要把這一輩子的欣喜與鼓勵都給她,我想他欣喜的不是來了一個扎馬尾的漂亮小孩,而是在這貧瘠的土地上教育顯得格外有力量,這讓每學期都面臨失去學生的他來說,簡直是他教育史上最風光的一天。

在掌聲漸漸停息之後,張老師一遍一遍的環視着教室的每一個角落,臉上的笑容漸漸的消失,緊接着眉頭緊鎖,他似乎在思索着什麼。突然,他的目光集中在了我這裡,他上下打量着我和我旁邊的空座位,緊鎖的眉頭舒展了些許,「我們的新同學先坐到這裡」,張老師邊說邊用手指着我旁邊的空座位,「夏浪同學,你要多幫助我們的新同學啊!」張老師用老父親般的口吻叮囑我,像是在叮囑出嫁的女兒一樣,然後邁着輕快的步子走出了教室,像是完成了一項重任。

此刻的我腦子一片混亂,我緊張到語無倫次,低着腦袋小聲回答:「是」,此時的我跟以前的我截然不同,他們也是一眼看出了我的不一樣,接着便是一陣起鬨,「他害羞嘍」,不知誰大喊了一聲,教室里更是一陣歡笑,我想他們是嫉妒,此時此刻的我不光學習好,而且這世上唯一的美好偏偏我所得。

聽到同學們的起鬨,我竟然失去了往日的威嚴,放在往日,我定時一聲呵斥,但此時此刻的我竟更加的害羞了。我低着頭在課桌里亂翻着,以此來緩解我此時的尷尬,但我清晰的感覺到我的臉燒的發燙,我想我的臉定是一片通紅。我聽到她朝着我走來,但我不敢看她,我藉著低頭翻課桌用餘光偷偷觀察着她,這一段不足一米的距離在我的腦海里像是千里,這不夠十秒的時間我彷彿幻想了整個世紀。

「你好」!不知何時她已經坐在了我的旁邊,自信的問出了那一句。如同天瀾般的聲音穿過我的耳膜傳到了我的大腦,在各種中樞神經里穿梭碰撞直擊我的心靈,然後消融在我的周身,這大概就是小鹿亂撞吧!冷不丁的一聲讓我下意識的抬起了頭,此時的我們四目相對,我離她的距離不過是一道「三八」線的距離,我從來沒看到如此美麗的臉龐,自信而又燦爛的微笑從她的嘴角綻開,她側着頭似乎在等着我的回答,臉上的笑容卻從沒停過,我終於在她似水的眼眸中看清了自己,我從沒看見過如此窘迫的自己,小臉滿是通紅,我想這大概就是滿心歡喜的顏色。

我似乎從來沒有在村子裏甚至是學校里聽見過如此正式而又禮貌的問好,我們之間最簡單的問候莫過於你偷偷從背後搗他一把,或者是他遠遠的在旁邊喊起了為你量身定做的順口溜。面對突如其來的正式我顯得狼狽而又窘迫,我極力掩飾着我的緊張和害羞,裝作一副見過世面的樣子,我強裝鎮定,用力擠出一句做作而又故做深沉的話:「您好」!

我似乎從這一刻開始迷失了自我,第一名的我再也分不清「你好」和「您好」的對象,越是極力在表現的我越是出了錯誤。我明明知道這是一個錯誤,但偏偏她沒有拆穿我,我們正式的在這樣將錯就錯的局面下邂逅,以致於後來的我為了這次遇見犯了一個又一個心甘情願的錯誤。

問好過後我們再也沒有了任何的交流,露凝轉過頭去整理她的桌兜,而我在旁邊坐立難安,我已經忘了接下來的我要幹什麼,我拿出了新發的數學課本準備預習,但思緒早已飄向遠方,我又拿出了語文課本假裝在朗讀,可我的腦海里滿是剛才她說「你好」的樣子,於是我開始偷偷的看她,用胳膊支着頭假裝在看書,實則餘光一直停留在她身上,我看到秋風在她眼睫毛上跳舞,看到陽光在她眼睛裏閃爍,可當我看到她的嘴唇我停留了許久,那微微張開的嘴巴一直帶着一絲微笑,但暗紫的顏色像是日落餘暉中的一抹殘陽,這與她純潔美麗的樣子顯得格格不入,我像這可能就是城裡人該有的樣子吧。

我看到她從書包里掏出了各種各樣的文具,這是我從來沒有過的文具,就連啟明我也從來沒見有過。正當我看的入神的時候,一道刺眼的陽光從我眼前飄過,直直的照在了露凝的臉上,我回過神來,不用猜我也知道,這肯定是啟明那一幫又開始起鬨了。我跟露凝同時回頭,看到啟明那一幫趴在外面的窗檯用破鏡子引着陽光照着露凝,他們開懷大笑,我本以為露凝也會像紅巾她們一樣,對着這些瞎起鬨的差學生一頓怒罵,但我沒想到的是,她不但沒有生氣,反而對着她們微笑,像是老熟人一樣的點頭微笑,一點怒意都沒有。我第一次遇上如此好看又溫婉的女孩子,我傻傻的盯着她看了好久,那一道刺眼的陽光在她臉上來回穿梭,每一次穿梭都伴隨着她急促的眨眼,此時的我看到她因為刺眼而頻繁眨眼,內心不知從何而來的巨大力量,我站起身對着他們吼道:「你們有完沒完了」。

突如其來的吼聲讓原本起鬨的教室頓時鴉雀無聲,同學們看着這個判若兩人的我,像是打量一個陌生人一樣,原本開懷大笑的啟明也被這一聲愣住了,鏡子舉在半空中不知如何是好,雖然我跟他一直在爭高低,但他從來沒見過我如此憤怒的樣子,他可能被不一樣的我嚇了一跳,,緩緩的收起了鏡子。同時,被嚇了一跳的還有我,不知是誰賦予了我如此強大的勇氣,以前的我總是默默的好好學習,可自從看到她的那一刻,我的身體好似被種子下了一粒種子,它在我的體內一下子生根發芽,它的枝丫穿過了我的肉體,支配着我為了喜歡的人伸張正義,此刻的我像是一個王子,在心愛的公主面前擊退萬千敵人。

突如其來的歡喜過後終究是一場平靜,在此後的時間裏我們倆再也沒有說過話,教室里仍舊竊竊私語,他們時不時的看向露凝,然後頭對頭低聲討論着什麼,然後發出一陣笑聲,我想她們是嫉妒,我想他們應該是愛慕。

局促不安的我終於等來了下課,以前的我是多麼討厭下課鈴響,而今天的下課鈴我是盼了又盼啊,還沒等鈴聲響完,我像離弦的箭一般飛奔出了教室,一直跑向了學校後面的小樹林,我從來沒有像今天這麼窘迫過,僅僅是因為一個人,完全丟失了我在他們心中的老大形象,我想此時的他們一定在教室嘲笑着。我在樹林里使勁讓自己平靜,對着一棵樹在心裏暗自發誓,下節課我一定大大方方找回曾經的我,我在心裏一邊一邊演練着該如何從容的坐下來學習,該如何像個男子漢一樣主動跟她說一句話,甚至幻想着我們熟悉以後相談甚歡,做一對讓他們羨慕的同桌。在整理了片刻自己的思緒我大步流星的朝着教室走去,在路上還在讓自己不要緊張害羞,可當我走到教室門口卻一下子停下了腳步,眼前我所看到的這一幕讓我心裏幻想的種種在一瞬間灰飛煙滅,我看到我的座位上圍滿了人,而跟露凝並排坐着的正是啟明,他們一起有說有笑的欣賞着露凝的新文具,露凝拿出來一一為他們介紹,而當中笑的最開心聊得最多的正是啟明。

我獃獃的站在門口,看着啟明嶄新的白襯衫和露凝淡藍色的裙子在陽光下格外的耀眼,剛才下定決心的種種在此刻顯得是多麼的多餘和荒唐。我一時不知如何是好,是上去像剛才那樣大聲趕走他們,可自古漂亮的公主都要嫁給華麗的王子,還是默默地成全這一番歡聲笑語的美景,可我心裏滿是不甘。突然,一聲尖銳又刺耳的鈴聲在我耳邊響起,上課的鈴聲又一次救了我,救了尷尬的我,隨着上課鈴聲他們一一散去,走回了自己的座位,這時的我也完全暴露在了全班之下,露凝面帶微笑的轉過頭看我,我緩緩的向我的座位走去,而這時啟明才依依不捨的從我的座位上離開,對,一定是依依不捨,。

我沉重的坐了下來,還是不敢看她,但卻早已沒有了開始的害羞,反倒是露凝,仍然面帶微笑的看着我,像是期待着什麼,也許是期待着我能夠主動的和她說話,可我終究是沒有勇氣,我的心像是被重擊了一下,我似乎沒有任何的理由難過,這原本就不是屬於我的美好,只不過恰好是落花誤入了流水,成全了懵懂少年的似水年華。

此刻,我離她這麼近,又彷彿那麼遠,我還是忍不住去偷偷看她,她滿足了所有我孩童時幻想過的公主模樣,她似乎真的不屬於這片泥濘,有一天一定會回到她的城堡里,那裡一定滿是鮮花和鳥鳴,有金碧輝煌的宮殿,五彩斑斕的水晶鞋,也一定會有那身騎白馬的英俊王子,如果可以,我甘願做一個侍衛,守在那城門外,守着屬於她的一切美好。

教室里熙熙攘攘,開學的第一天我們不會上課,留給同學們熟悉新的課本,我跟露凝這依舊是沉默,就這樣,我跟她的第一次見面,在漫長的沉默中度過,可我依舊滿心歡喜,因為我是離她最近的那一個。

也許快樂的時光總是短暫的,不知不覺我們已經到了放學的時候,大家開始收拾好書包做好衝刺的準備,而今天的我卻收拾的很慢,只是為了留住這短暫的美好, 我在想我要不要主動送露凝回家,畢竟老師讓我要幫助新同學,畢竟她是新來的肯定不熟悉這裡的環境,畢竟我好像想送她回家,就在我猶豫不決的時候,我突然又聽見了那熟悉又動聽的聲音,「再見」,只見露凝面帶微笑,揮着手在向我道別,而這突如其來的一聲再見又讓我楞在了原地,還沒等我回過神來,露凝已經離開走了出去。

我沒來的及說出我的那一聲「再見」,或許是我永遠不想跟她再見,只想對着她說「你好」,我痛恨我的懦弱跟被動,這讓我失去了太多太多。

我趕緊背起書包追了出去,沒想到的是啟明也在這個時候帶着他的小弟跟在露凝後面,他們一路追趕打鬧,護送着露凝,就像是護送着一顆珍寶,往常的他們總是跟在紅巾的後面,一路揪着她的小辮子嬉戲打鬧,總是引來紅巾的破口大罵和追打,但似乎她又享受着這一切,而今天的他們就換了對象,我不知道紅巾是該慶幸還是失落。

我鼓足勇氣,想追到露凝的身邊,以此來告訴他們誰都不能欺負她,但當我加快腳步要追趕的時候,大路上開來了一輛小車,它徑直的停在了露凝面前,露凝轉頭看了一眼我們便上了小車。這是我第一次見小汽車,我想他也是,汽車緩緩開走,留下了一路塵土和追趕它的少年們,我們在車後面追了很久,像是追趕夢一樣,終於我們看着汽車消失在路的盡頭,我們喘着粗氣,揮着手裡的紅領巾,我看了一眼啟明,似乎在他的眼睛裏看到了 什麼,那是比以往更加的堅毅和些許深沉。

就這樣,露凝走了,而跟她坐了整整一個下午的我甚至不知道她來自哪裡,又去了哪裡,唯獨讓我欣慰的是,明天早上我依舊能看見她。我告別了啟明他們,獨自選了一條回家的小路,他們疑惑的看着我,我一臉開心揮着手向遠處跑去。我一路向前跑去,穿過了樹林,穿過了田野,穿過了泥濘的小路,秋風肆意的拍打着我的臉,吹亂了我的頭髮,吹出了我的眼淚,這一刻,我帶着愛意與歡喜,充滿着力量,我想一直一直向遠處跑去,跑過這黑夜,迎來和她的每一個黎明。

我終於停了下來,到了我的秘密基地,這片神秘的白樺林,深秋的樹林里已經鋪上了一層厚厚的樹葉,我顧不上任何一躍而起扎進了落葉里,樹葉腐爛的味道在我的周身蔓延開來,裏面的生物在這突如其來的驚嚇中四散而去,河水在一旁靜靜地流淌,我緩緩的翻身過來,躺在這片枯黃的落葉上,抬頭看着天空,此時,夕陽正濃,碩大的火燒雲將天邊染紅,我感受着自然賜予我的這一切,想着今天的邂逅,想像着和她的每一個清晨與日落,每一聲「你好,再見」,我激動得滿地打滾,這感覺虛幻而又真實,彷彿是做着一個長長的夢。

躺了片刻,我緩緩起身,迅速在書包里翻找,在一陣摸索之後掏出了我新學期的新鉛筆,我在地上尋找着,找了許多金黃的落葉,然後小心翼翼的在樹葉上寫下一行行字:「你好 再見——何露凝「,就這樣,一遍又一遍,一篇又一篇,我寫着歡喜,寫着哀愁,寫着自己的懦弱無為,寫着自己的痴心妄想,寫着這世俗的偏見和自不量力。我拿起樹葉,一片一片的丟進水裡,樹葉在空中盤旋,在水裡打轉,直至隨着水流飄向遠方,我把我的秘密丟進了水裡,丟向了遠方,那是想念,是暗戀,是不可一世的情竇初開。

不知不覺太陽已經落下了山,不遠處的村子炊煙四起,村子裏的熙攘聲伴隨着一聲聲狗叫此起彼伏。我依依不捨地背起書包離開我的秘密基地,高高興興的向家裡走去,當我拐過牆角我驚奇的發現,在我們家對面李奶奶家門口停着一輛小轎車,這輛小轎車正是下午放學接走露凝的那一輛,而此時的小汽車早已被村子裏的孩子們圍的嚴嚴實實,我驚喜萬分,迅速的向小轎車跑去,這是我從來沒見過的東西。我見過唯一的拖拉機還是大隊里去交公糧的拖拉機,這是完全區別於拖拉機的更高級的「拖拉機」,我從他們中間擠了進去,從窗戶向里看去,漆黑的玻璃下是另外一個世界,那是我從來沒見過的世界,似乎也是我從了無法觸碰到的世界,我似乎看到了露凝坐在這裏面開心的笑的樣子。我站在窗戶前竟不由的幻想,想像着有一天是我開着這樣的小轎車帶着露凝在夕陽下飛馳,可殘酷的現實總能在恰如其分的時候破滅年少時所有的幻想,我們家連一輛單車都沒有,但誰也無法輕視一個少年的夢想,更何況是為了喜歡的人。

「去去去,你們這些小孩子趕快回家去,蹭壞了你們賠的起嗎?」 我還是在一陣驅趕聲中回到了現實,我趕緊抬起了頭,看到從李奶奶家裡走出了一個身材魁梧的男人,邊走邊用城裡人專有的普通話大聲驅趕着我們,只見他腋下夾着一個小皮包,脖子上掛着一條閃閃發光的大黃鏈子,一雙嶄新的皮鞋看起來比啟明他爸氣派多了,他似乎是不怎麼友好,三步出了門就要用腳踢我們,我們下的四散逃走,我也趕緊溜進了我家門裡,但我並沒有着急進去,我偷偷在門後面看着,倒不是為了看車,更不是為了看他,而是想在看看露凝。

我貓着腰趴在門縫裡向外瞅着,聽見這個男的不耐煩的向裏面喊道:「趕緊出來走啊」,不一會兒從李奶奶家裡走出來一個高挑的女人,她手裡拉着露凝,李奶奶拄着拐杖跟在後面,這個女人跟露凝一樣漂亮,不難看出,這應該是露凝的媽媽。我緊貼着腦袋在門後面看着,隔着漆黑的夜,我突然發現露凝正在哭泣着,我心頭猛地一驚,獃獃的立在門後面一動不敢動,仔細的聽着他們的對話。

一邊是那個男人的不斷催促,另一邊是露凝媽媽哭着對露凝的不斷叮囑。露凝死死地拉住媽媽的手,哭喊着不讓媽媽走,李奶奶死死將露凝抱在懷裡,媽媽還是在哭泣聲中鬆開了露凝的手上了車,只留下了在李奶奶懷裡掙扎哭泣的露凝和一句無奈的話: 「你要聽奶奶的話,再見露凝」。

露凝的媽媽還是走了,帶着眼淚上了車,隨着一聲冰冷的關門聲,小轎車疾馳而去。露凝掙脫了奶奶的懷抱追着小轎車跑去,她邊哭邊喊着「媽媽別走!」,可無情的小轎車還是在駛過了街角之後消失的無影無蹤。

在門後的我不知所措,我想推開門出去拉住露凝,可我不知道以什麼身份,我忍着緊張和心疼在門後看着露凝,此刻的我是多麼膽小而又懦弱,我痛恨着我自己。突然,遠處的露凝摔倒了,我下意識的推開了門沖了出去,可就在這時,一道黑影一閃而過,箭一般的衝到了露凝身邊,沒錯,正是他。不知何時,啟明早已經衝到了露凝的身邊,他一把扶起了露凝,把露凝交到了拄着拐杖追着露凝的李奶奶手裡,然後頭也不回的跑進了黑夜裡。

我呆若木雞的立在門口,這一切發生的這麼突然,我很慶幸也很失落,慶幸的是露凝有人救起,失落的是那個人不是我,我就在這樣一次一次的自以為是的猶豫中失去着一切,我突然在一瞬間開始厭惡自己。

此時,李奶奶牽着露凝步履蹣跚的往回走了,我終於看清了露凝的臉,她大口的喘着粗氣,白皙的臉頰上掛滿了淚珠,更可怕的是她的嘴唇由白天的青紫色完全變成了黑紫色。我倆又四目相對,可此時的她完全沒了笑容,滿臉的委屈和冰冷,看起來就像一個女巫,被最親的人丟下,我想她的心裏一定帶着恨吧。

我看着露凝跟李奶奶走進了屋子,這時從我身上傳來了一陣鑽心的痛,我才發現,原來剛才沖的太猛,我的胳膊被門上的鐵皮刮破了。我捂着流血的胳膊看空空蕩蕩的門口,不由的擔心起了露凝。我原本以為像他們這些有錢人,應該什麼煩惱都沒有,可是小小年紀的她,卻承受着如此疼痛的告別,我對她的保護欲不由的更加濃烈了起來。

我轉身進了門,爸媽早已在等着我了,昏暗的燈光,一如既往的馬鈴薯絲,媽媽在灶台上下着麵條,爸爸在桌子上等着面熟。看到我這麼晚回來,又看見我胳膊上的傷,他們以為我跟別人打了架,然後開始無休止的責怪和叮囑。媽媽總是心疼,但農村的婦女不會表達,只是叮囑我下次要小心,爸爸總是責怪,「讓你不要跟啟明他們玩就是不聽,你一天不好好學習,怎麼能擺脫這種地的命運啊」,我嘴上答應着好好學習,其實內心很是反感。

我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努力學習着,似乎沒有任何自我選擇的餘地,他們總是把自己無法完成的使命交付給下一代,美其名曰是為了你積極向上,實則是自我無能的救贖和不負責任。曾經我也無數次無聲反抗過,為什麼別人的爸爸能當村長而你不行,但看着他們操勞的身影和為了讓我上學時的緊迫,我心甘情願的背負起這樣的使命。

今天吃過飯我就早早睡了下來,爸爸雖然嘴上說著我不爭氣,但還是用平時從別人那裡偷偷「借」回來的報紙給我包着書皮,我躺在炕上翻來覆去的睡不着,想着現在的露凝是否已經睡着,我無法理解,是怎樣狠心的父母才能丟下自己的孩子,我轉過頭看着還在燈下忙綠的父母,突然覺得我原來也擁有着幸福,雖然沒有單車,更沒有小轎車,但這是一如既往的陪伴和簡簡單單的幸福,清貧但也穩妥。

如果你好是因為遇見,我想再見一定是為了下次遇見。我第一次遇上一個與眾不同的女孩,第一次見女孩還可以穿裙子,第一次聽見了比我們村子裏的話好聽的普通話,第一次知道有種樂器叫吉他,第一次知道了第一次遇見要說「你好再見」,也正是這些絢麗多彩的第一次,讓我在往後的日子裏無法自拔。

她的出現讓我普通而又平凡的世界突然色彩斑斕,我終於體會了害羞與緊張,我終於體會了心跳加速的感覺,我感受了近在咫尺的相遇,也看見了撕心裂肺的離別,我對我的生活重新定義,我突然熱血沸騰,覺得應該去做些什麼,如果再見不是為了重逢,那將毫無意義……

想到這些,我迫不及待的等着天亮,等着明天和露凝的重逢,我想明天我一定對她先說你好,帶着美好,帶着倦意,在這樣的期待和想像中,我慢慢的進入了夢鄉。這天晚上我就做了一個夢,在夢裡我跟露凝在麥田裡奔跑着,她穿着漂亮的裙子,依舊笑的那麼單純,夢裡的我們肆無忌憚,我沒有貧窮,她沒有離別,我們彼此相約着坐一輩子同桌,可夢裡終究是夢,就當我伸出手要牽起露凝手的時候,我突然被一陣敲門聲驚醒。

天才剛剛發亮,就有人來敲我們家的門,我趕緊起來收拾好,匆忙的背上書包拿上一塊饃饃就出了門。當我打開門,我看到李奶奶拄着拐杖站在門口,身後站着的是露凝,露凝已經沒有了昨日的光鮮亮麗,裙子上已經多了幾道褶,頭上已經從雙馬尾變成了單馬尾,雖然扎的好看,卻有零星的頭髮散落在外面,這可能已經是李奶奶盡了最大的努力,但唯一沒變的,就是她那沁人心脾的笑容,她依舊面帶微笑的看着我,彷彿是黎明前的最後一刻辰星,看起來光明而又溫暖。

「你好,我叫夏浪」沒等任何人開口,我對着露凝問出了醞釀了一晚上的話,我明顯的看到,她的笑容更深了,在這陌生的地方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句問候,我想她的心裏多少會溫暖一些。李奶奶把露凝「託付」給了我,語重心長的「託付」給了我,說是託付,其實就是一起上學放學,因為我們住對門,因為露凝剛剛來到我們村,更因為李奶奶一直覺得我是一個好孩子,比起啟明他們,我更懂事。

告別了李奶奶,我跟露凝踏上了上學的路,我們依舊還是沉默,一前一後的走着,走出村口我們看到了一個人,啟明不知什麼時候早已在那裡等着了,他以前可總是遲到,被他爸打着上學,今天的他破天荒的早早出來上學,我知道他肯定不是等我。我雖然討厭他不服他,但我還是叫着他一塊走了,孩童時的愛恨就這麼簡單,來的快去得也快。我們一起走着,但似乎心照不宣的沒有提起昨晚的事,我想她更不希望被人撕開她的傷口。

就這樣,我們一起上學,一起放學,後來當然不止我們三個,啟明他們總是圍在露凝身邊,打打鬧鬧,逗着露凝開心,她已經完全的融入我們,又似乎與我們有着天壤之別,我跟她坐着同桌,她始終給我一種別樣的氣質,雖然現在的她沒了媽媽的收拾,但她始終乾乾淨淨,穿着漂亮的衣服,區別於我們村裡其他的女生,

從一開始的無話可說,到了後來的什麼都說,我給她講着村裡的故事,她帶我走進城裡的世界,我始終沒有勇氣問出關於她那天晚上的事情,也從來不知道她身上的故事,後來的她時而憂鬱時而快樂,但仍像公主般的存在着,甚至在每天固定的日子裏吃着「仙丹」,這可能就是她成為公主的秘密吧,日子就這樣日復一日的快樂的過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