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北斗南回春物老
北斗南回春物老 連載中

北斗南回春物老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區區銀硃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區區銀硃 古代言情 辛紅

辛紅因特殊的命格,或被生活流浪,或被人利用,終於明白後,看她怎麼逃離...... 情路坎坎坷坷,驀然回首那人卻一直在燈火闌珊處!展開

《北斗南回春物老》章節試讀:

第6章 天下無人不識君


這一切都如夢中發生過的一樣。但之後發生了什麼呢?辛紅邊走邊回想着,走了一路,似乎再無印象,看來昨夜的夢就這麼多了。

辛紅不免惋惜,她的夢便是如此,有些斷斷續續且不完整,看來還需好好地養夢呀!

這一行,身旁經過的都是矮趴趴的屋舍,辛紅曾經好好打量過,再次走進,有熟悉的親切感,又有陌生的恍恍惚惚。

不多時,走進內院,院中鋪着石子路,最耀眼的是右側假山旁種植的一排牡丹。這時節,牡丹花期剛過,但見到那幾片熟悉的葉子,也算是見到了久違的親人吧!天下皆知,天朝都城——洛陽的牡丹才是美呀。

但洛陽的牡丹怎會養在這個邊陲小國來?再細看院中布局,及像天朝習俗。辛紅心頭一震,升起不好的兆頭。抬眼正與平郡王對望,彼此心中瞭然。身上原本覆著這天氣裡帶來的燥熱,瞬間像被一盆冰水撲滅,取而代之的是冰到骨髓,冰到令人打起寒顫。

由不得多想,內殿已經到了,進到殿堂,辛紅心中依然無法平靜,只木楞地跟着平郡王見禮,「見過山國國王和......」

話音未完,上座的粉衣女子已驚叫出聲,「平郡王!!!」

平地一聲驚雷,驚得眾人紛紛愕然,辛紅與平郡王幾乎同時看向那粉衣婦人。

山國國王懶散的模樣,聽到「平郡王」三個字,已然來了興趣,不禁認真起來,傾身望了望平郡王,「呀」一聲,站起身來,「真是平郡王!所以,確實是打西『溜國』而來,往東土天朝歸去。」而不是打「西溜國」而來!

竟然連山國的新國王都認識他?平郡王面不改色,但笑不語,心中卻早已百轉千回。眼神早已從粉衣婦人身上移開,再次拱手作揖。

平日里言語犀利,巧言令色的平郡王竟然沉默了,辛紅訝異,不得不也轉移視線,回望着山國國王,好奇地問道,「國王竟是認得我們郡王?」

山國國王「哈哈」兩聲,笑道,「本王在天朝求學多年,昔日在洛陽之時,遠遠見過幾回平郡王打馬過街。」

見平郡王疑惑,山國國王自我安慰着,「當然啦,在天朝為質的王子多的是,平郡王定然是識不得我們這些小人物啦。而平郡王這樣名聲響徹天朝的人物,天下無人不識君啦。特別是......」

「特別是,天仁元年,仁帝剛登大寶,抄了平王府獨留平郡王,並賞賜侍衛僕人二百來西域諸國溜達溜達。仁帝可真是仁愛呀,對敵人的兒子尚且這般寬厚。」

平郡王第一次僵硬了麵皮,沒了那副假意的笑臉,周身泛着涼氣,喉結分明在滾動,似乎在強硬着忍氣吞聲。

這麼多年來,這是第一次遇上一個將平郡王的身世如此血肉淋漓地當面講出口的人。

辛紅瞧着平郡王落寞的神情,再無平日里的嬉皮笑臉、不務正業、巧舌如簧、極其好.色的影子。知其打擊很大,大到他忘記偽裝自己。

辛紅眼皮直跳,平郡王這麼下去,怕是不利呀!

山國國王對平郡王的反應卻很是滿意,男人之間的戰場才是好玩的,比剛剛對着兩隻母老虎舒服多了,嘴角翹起,心情十分不錯,片刻後,才嘶一聲似是隨意的又加了句奉承的話。

「不過依本王來看,不是仁帝仁愛,該是平郡王口才了得,說服了仁帝留你一命,又或者是仁帝也發現平郡王是個難得的人才,留着出使他國最適合不過。哇哇,你們天朝的人,真是一個比一個聰明呀。今日能與平郡王這樣聰慧、能幹之人共處一室,本王真是三生有幸呀!」

這麼一圈下來,竟被他給圓了回來,硬生生將平郡王想發的脾氣給壓了下去。這位山國國王,看着年紀輕輕,可不是個好相與的人物呀!可見舅父讓平郡王遠離這裡,是何等的遠見。辛紅在心中由衷的讚歎。

能給個台階!?是個不錯的信號。平郡王神情稍微鬆懈了些,對着這種做事都想着不完全得罪以便日後相見的人物,便沒有生命危險。

只是這口氣剛卸下,那頭的山國國王已朝平郡王走近,細細打量起來,故作驚訝着,「是不是平郡王吃了不老丸,咋十多年前見你時,也是這麼高,這麼瘦,這麼風度翩翩,如今什麼都沒變,只是黑了點而已。平郡王您雖然聰慧,但身邊之人還是不得不防呀,說不定哪個便是皇后娘娘留的後手,給你下個什麼毒可說不定呀!」

說完,使壞般看向辛紅。

這是挑撥離間?辛紅額頭幾根黑線,若是有那能力,好想弄死這山大王。但又顧不上他,只焦急地看向平郡王,真心害怕平郡王懷疑她,她可沒做過任何傷害人的事情。

好在平郡王還有點理智,微笑着將辛紅護在身後,「國王無需嚇唬她一個丫頭。本郡王便是因這殘缺的身體,陛下才饒了這一命,並無中毒之事。」

山國國王卻若有所思,笑得神秘莫測,暗道:自毀長城,這便是他說服陛下留他一命的借口?不見得吧。

平郡王此人平日弔兒郎當、人品極差,但他很是護短,他會為她辯護,辛紅並不覺得意外,但這麼簡單的一句辯護,也讓辛紅升起幾分感動。同時又覺得平郡王更可憐了。

難不成他真有什麼身體隱疾?難怪他輪番地寵幸除了她之外的七個侍女,卻沒見人有過身孕!嘖嘖,可惜了,平王府終究會後繼無人!這樣的難堪,平郡王竟然這麼直白地表露在他國國王面前,豈不是讓人更加嘲諷他!

怎麼越看這山國國王便越不順眼了!專挑人痛處下嘴。辛紅看他不慣,便從平郡王身後走出來,沖山大王高聲道,「既然知道我們主子是天朝郡王,為何大王還敢如此譏諷?是瞧不起天朝?想引天朝發兵城下嗎?」

眾人皆是驚訝地看着辛紅,似乎是在看耍雜耍的猴子。

山國國王和那粉衣婦人的目光,同樣好奇地看向辛紅。對於辛紅的挑釁他們毫不在乎,更無慌張,篤定天朝是不會發兵攻打山國。讓他們意外的是,這麼個跳跳蟲似的女子會出現在精明的平郡王身邊,顯得十分怪異,與平郡王的身份不符,他倆不由得異口同聲地問出聲來,「這姑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