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千爺夫人又去飆車了
千爺夫人又去飆車了 連載中

千爺夫人又去飆車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侍君彬彬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千宋書 現代言情 章伊芮

【章伊芮×千宋書】(雙強!) 一次意外導致身為時間使者的章伊芮加入了刑警隊的特案組,剛入組就發生一件詭異的案件
她層層深入,發現這並不是她想像的那麼簡單
「芮芮,你看看這是我的屍檢報告
」一位長相俊美的男子說到
「嗯」她冷冷的回到
…… 直到一天晚上為完成任務,章伊芮來到酒吧,卻沒想到那兇手是時間長廊的叛徒
他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就在她以為自己快完了時,一隻手擋住了那人的攻擊
「千……千宋書
」她獃獃的看向他
「我們時間長廊什麼時候收過像你這麼個……女子啊」 「你說什麼!什麼像……等等……你是,你是……時間尊主
」 「芮芮……」「屬下在」「什麼屬下?你是尊主夫人!」 別人都說章伊芮只會暴力審訊,可笑!那怎麼審,笑着談,黑子說章伊芮沒有身份,笑S,伊家小姐了解一下,張氏第一股東了解一下
展開

《千爺夫人又去飆車了》章節試讀:

第7章 章伊芮出車禍


章伊芮關上了門,轉身就被男人摁在門上。

「千宋書,你要幹什麼?」章伊芮咬了咬下嘴唇。

「剛剛不是還想讓我開槍打你嗎!嗯?」

說著男人順着她的腰摸到槍,拿出槍,將槍口對準章伊芮的腰。

「呵~怎麼樣?」男人的臉靠近章伊芮耳朵。瞬間章伊芮真箇人都僵住了。

這男的有病吧!雖然這是空彈。

「我知道這是空彈,但是你剛剛竟然讓我對你開槍,章伊芮你思考好了嗎?」千宋書咬了咬她的耳朵。

章伊芮微笑。沒有說話,盯着千宋書的雙眸。

看着面前女人那雙熾熱的眼神,男人的喉結上下滾動。

章伊芮伸手,指尖觸碰到男人滾動的喉結。

千宋書按在門上的手拉住了章伊芮的胳膊。「怎麼?你想幹什麼?不知道男生的喉結是不能碰的嗎?」千宋書再次逼近章伊芮,章伊芮也再次感受到了一陣熱氣。

她想掙脫,但面前這個男人的力氣極大。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千宋書盯着她說到。

「嗯?我再思考思考。」她不緊不慢的回答。

這時一陣電話鈴聲打斷了兩人。章伊芮的電話。來電「哥哥」

「你還要這樣?」章伊芮看了看手機,又抬頭望着千宋書。

千宋書識趣地放開了她。章伊芮也不見外直接就在病房裡接電話。

「喂,說!」簡簡單單兩個字就足以鎮壓電話那頭的張伊水。

「嗯?怎麼了,我可沒惹你?」這是問句,因為張伊水也不知道自己做什麼會讓他妹妹生氣。

「我的意思是,你打電話幹什麼?有事說事。好嗎?」章伊芮語氣柔和許多。這讓面前的男人皺了皺眉。

電話備註哥哥,等等,之前那個蘇未昕就是叫他哥哥,這不會是!而且章伊芮還用那麼柔和的聲音……

正打電話的章伊芮突然感覺周圍溫度降低。什麼天氣預報沒說今天還要降溫啊,我穿着警服啊。章伊芮「嘶」了一聲。

千宋書從旁邊的沙發上拿起自己的西裝外套,來到了章伊芮旁邊,將衣服裹在她身上。還不忘說一句。

「這麼冷也不知道穿點,不知道心疼自己,嗯?」

什麼,這男人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還沒等章伊芮吐槽完,電話里的張伊水就急了。

「妹子,誰啊?男朋友,帶回來給哥看看。」

「看什麼看,你連我都看不見還想看我男朋友。做夢!」說完章伊芮捂住了嘴。什麼太急了,說什麼男朋友啊,面前這男人可是愛劃重點啊!

!!!

沒等對方反應,章伊芮直接掛電話。

「男朋友?嗯?」千宋書走到旁邊,坐到了椅子上,翹起二郎腿。一手搭在扶手上,一手摸着下巴。他看着面前這個穿制服的女人,嘖!真是要什麼有什麼。

「千宋書,你剛剛……那真是我哥,你有大冰吧!」肯定句,章伊芮有些生氣。她哥指不定回去會不會給自己的媽媽和外祖母說,她們要是知道了,一定會想盡辦法見那「男朋友」,Z市警局還不讓她們炸了。

看着面前生氣的姑娘,那模樣甚是可愛。

「你還真不說,你生氣時也好看,你是阻止不了我追求你的。」男人依舊是那副調戲女人的模樣,弔兒郎當的。

「你這傷,起碼要一個月,你好好養傷吧,你那母親一時半會兒不會再來了。費用我會掏,安保我來派。放心吧,我走了。」章伊芮總結了一下,就想離開。

剛一轉身,胳膊就被人拉住了。身後的千宋書坐在椅子上,右手自然的拉住女人。

「那好歹你給我個時間期限吧。」

嗯?這是命令的語氣。

「啊,要不等這件案件完了再說吧。」章伊芮只能敷衍敷衍,她只想趕快逃離這裡。

男人並未鬆手,他站起身來,殊不知面前的章伊芮已經嚇得渾身冷汗。

千宋書輕輕一用力將章伊芮拉入了自己的懷抱。「好,我等你。」

章伊芮的頭剛好頂到千宋書的下巴。

許久,男人鬆開女人。章伊芮落荒而逃。

看着女人逃離的背影,男人樂呵呵地笑,良久,男人的眸子才恢復原來的冰冷。

章伊芮,我找你找了三年了,我真是不能再失去你了。

車上,剛剛章伊芮的心臟瘋狂地跳動,現在才恢復。

她啟動保時捷,這是她媽媽去年送給自己的生日禮物。她都說了自己車庫有許多,但是誰也攔不住她媽。

來到G25大道,她想看看有沒有新的發現。

正值中午十二點,馬路上的車也不是很多,章伊芮注意到後面有一輛黑色的大眾轎車。這路又不是她修的,她也管不着,沒多想繼續開車。

但是,幾分鐘後,章伊芮終於發現不對勁,這車好像是從她從警局出來找千宋書時就一直在她附近轉悠,現在這車距……

完了,這車想和自己同歸於盡!

想着,突然後面的車加速,章伊芮也踩下油門。

恍恍惚惚間駛向了大橋。後面的車瘋狂追擊,可是這大橋是省道,無論什麼時候車都很多。

她一面要避車,一面還要防止後面的車追上。透過後視鏡看了一眼黑車,章伊芮有些驚訝。

這廝是橫衝直撞啊!看來是下死心了。章伊芮準備再次加速時,發現前面又有一輛黑色大眾,和後面的車一個牌子。不會吧,這麼快就追上我了。

不放心又看了看後視鏡,嗯?沒有啊,隨即鬆了口氣,但是這口氣鬆了一半,腦子裡的一根弦緊繃。

前後夾擊?看來今天在劫難逃了,插翅才能飛。

有了,跳車!為今之計,只有這辦法了。

章伊芮猛打方向盤,沖向了橋護欄。在車掉下去的瞬間,章伊芮開門跳車。這一動作一氣呵成。

因為黑色大眾的衝撞,造成了大量的傷亡,再就是剛剛保時捷的落水,旁邊的車紛紛停下,眾人下車。

他們並沒有看見章伊芮跳車。

現代科技的發達致使信息傳遞得飛快,很快,保時捷落水的消息就在Z市的新聞上播報,連牌子都有。但是因為章伊芮保密工作做得好,所以車主信息媒體查不出來。

來到路邊章伊芮打了通電話,很快,張伊水駕車來接她。兩人回到了張家。

病房裡千宋書正在處理事務沒注意新聞,這時千馮來了電話。千宋書看了一眼接通。

「爺,你知道不知道G25國道發生了一起連環車禍,死傷慘重。不過這不是我想說的,爺,章警官是不是有一輛保時捷Cayenne?」對千馮就是想確定墜河的車是不是章伊芮的。

提到章伊芮,千宋書放下手中的電腦。冷聲開口「什麼意思?」

「啊?啊,就是事故中有一輛保時捷墜河,車牌號是……,我就想確認。」還沒等千馮說完,電話那頭就傳來「嘟嘟嘟嘟」聲。掛了!

隨之,千馮心頭一緊,看來就是章伊芮了,不過他還沒說完,打撈的車中並沒有司機,而且監控顯示人已經跳車了。

剛掛了千馮的電話,千宋書就急忙打給章伊芮。

可是他才剛剛找到他的芮芮!不能再失去了。這次不一樣了,這次他再不見了,那就沒有以後了,如果真的……他不敢想。

這時,對方的電話接通了。

「喂,千宋書,姐才剛離開你,怎麼,這就想姐了。」章伊芮剛從洗澡間出來就聽到自己電話響了。

這男人給自己打了這麼多電話。不是吧,這才多久?

聽見熟悉的聲音,千宋書高懸的心終於放下。隨後微微一笑。

「沒事,我就是害怕你忘了我……的問題。」千宋書有些失神,剛剛他真的不敢想,他根本想不到以後,沒有了她,哪裡來的以後。。。

「千法醫,你是不是在病房裡很無聊啊?」章伊芮說著已經走出了房間。

入目便是張伊水。

還真是把章伊芮嚇一跳。

「好了,我掛了。」收了手機,章伊芮無奈的看着她哥。

「張伊水,你是不是有大冰。啊?站我門口乾什麼?」顯然剛才被嚇着了,她直接破口大罵。

張伊水撓了撓頭,有些不好意思「啊?妹啊,我不是故意的,本來我是要敲門的,但是我聽見你打電話就沒有打擾你。」

章伊芮眯着眼看着張伊水,真的嗎?

「暫且相信你,下樓先吃飯,我餓了。」章伊芮雙手叉腰。氣鼓鼓的下了樓。

樓下伊季柔正在沙發上看電視,看見章伊芮下樓,她急忙拿起遙控器按下暫停鍵,來到章伊芮身邊。

這邊章伊芮已經坐到了餐桌上,準備吃飯,察覺到兩雙目光。

章伊芮淡淡的放下筷子。

「問吧」

只見兩人異口同聲。

「那個男的是誰?」

「哎!有沒有搞錯,我剛剛差點出車禍,你們不關心關心我,關心那男的。」章伊芮沒好氣的說著。

兩人依舊面不改色。張伊水剛剛從公司回來,身上還穿着卡其色的西裝,留着紋理短碎蓋。身高大概一米八三左右。食指上戴着銀質戒指,那是她送給他的,上面一周?滿了碎鑽。

「嗯?那你不是沒事嗎?還有力氣在這裡嚷嚷。」張伊水挑了挑眉。

看着章伊芮那副委屈的樣子。「好啦,你車不是沒了嗎?我給你送輛車。哪輛?」

毫不猶豫「我要你車庫裡的瑪莎拉蒂總裁。」

「好吧!等會你給管家要鑰匙。」張伊水也是無奈,這妹子像是頂上他那車很久了。

「看!你把她慣的。」伊季柔撇了一眼他。然後又看向章伊芮。

「寶貝,你看我那勞斯萊斯曜影怎麼樣?」

「啊?我不要,那小金人開出去,危險指數蹭蹭蹭往上漲。不要不要堅決不要,不過你車庫裡的瑪莎拉蒂Levante……」章伊芮放下手中的筷子,一臉期待的看着伊季柔。

伊季柔看着面前這個滿眼放光的女兒,只能忍痛割愛,「好吧,給你給你,那可是我排隊好不容易搶到的。」

章伊芮心滿意足,起身,「好啦,不就一輛車嗎,既然我收了車,說吧,你們有什麼願望,我來幫你們實現。」

令章伊芮想不到的是面前的兩人又是異口同聲地說道「見你男朋友」

張伊水和伊季柔兩人一對視,很好不愧是我兒子(親媽)。

完了,這是給自己挖坑呢!章伊芮靈機一動,「完了,剛剛出車禍了,局裡人肯定着急了,我得先回去了,拜拜。」

說完她立刻離開了座位,完全沒給兩人反應的機會。

旁邊的張伊水,他就知道她會找理由,沒事遲早回見的。張伊水勾唇笑着。

給管家要了兩輛車的鑰匙,今天先開Levante。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