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誤入江湖一路緊張
誤入江湖一路緊張 連載中

誤入江湖一路緊張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雲頂之傻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李沐晨 白楓 穿越重生

穿越而來的白楓,一路被迫營業; 機智地與同樣穿越的李沐晨相遇並相識; 遺憾地捲入深不見底的江湖與朝堂之爭; 陌生的時代,一系列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悄然發生; 穩健的性格,一個個讓人心驚膽戰的危機巧妙化解
展開

《誤入江湖一路緊張》章節試讀:

第8章 白楓支招


葉林來到連鎮鑫跟前,小心翼翼地說道:「連將軍,米糧已經在來的路上了,麻煩將軍維護一下秩序,我等好繼續施粥。」

連鎮鑫點了點頭,向自己手下使了個眼色,就聽見呼啦啦的一陣響,三下五除二,所有流民重新回到了了隊伍中,排成了整齊的一排,包括剛剛想要找葉林要說法的幾個人。

連鎮鑫高聲說道:「剛剛葉家二少爺告訴我,米糧已經在來的路上了。」依然沒有多餘的話。

「葉家已經沒有米了!」

一個聲音高喊道,「葉林,你家已經沒有米了,一粒米都沒有了。」

「柳成,你瞎說什麼呢!」,難道剛剛發生的事情他已經知道了?葉林在心裏嘀咕。

「我當然沒有瞎說,你家在東市的米鋪失火了,聽說顆粒無剩,西市的米鋪上個月已經抵押給我柳家,如今你家自己人吃飯尚且是個問題,哪裡還有餘糧運來這裡。」

葉林剛要辯解,柳成繼續說道:「縣令大人可是說了,今天你葉家若是不能完成施粥,不能安撫好這裡的流民,他就治你家一個欺壓百姓之罪。」

「這,這……」這了半天,也沒有說出個所以然來,心裏卻是腹誹,「這尼瑪」。

柳成又繼續說道:「嘿嘿,葉林,只要你跪下來求我,並且答應將你大姐許配給我大哥,我保證,上好的大米半個時辰就能送來。」

「原來在這兒等着老子呢,媽的」。

看着柳成得意的樣子,葉林又氣又急:「做你的春秋大夢吧,只要我葉家還有一個男人在,就不會拿女人當擋箭牌。」

「那現在你還有更好的辦法嗎?楊大人可是在來的路上了。」柳成太喜歡看葉林着急的樣子了,兩人是死對頭,一直都是你爭我斗,但幾乎每次都是葉林佔得便宜,能看到葉林着急的時候不多。

「柳成,你不要得意,我爹已經去借糧了,相信很快就會帶着大米過來。」

「不要天真了,葉林,我爹早就已經和另外幾家打好招呼了,你爹是借不到糧的。」

柳成向後看去,縣令楊宮的嬌子已經依稀可見,得意之色更盛。

看到周圍流民們憤怒和不滿的目光,葉林心裏有些發虛,忽然想到了剛剛和他說話的那個小子。

於是他心一橫,又站上了板車,往流民的方向望去。

坐在流民中間的白楓,看到葉林在往這邊張望,臉上終於是露出了笑容。

當葉林的目光投過來時,葉林滿臉笑容,向他揮了揮手。

葉林也看到了,也朝他揮了揮手,示意他過去。

白楓朝他一抱拳,對旁邊的白江說道:「小江,咱晚上可以進城吃好東西了,跟我走。」

白楓兩人很快來到了葉林和柳成面前,向柳成一抱拳,說道:「柳公子,久仰大名。」

柳成一看來的二人,雖然年齡和自己相仿,但灰頭土臉、一身邋遢,便說道:「你們誰啊,本公子不認得你們。」

這是葉林搶先一步說道:「哈哈,柳成,這是我的尿友,咱可是在一個坑裡尿過尿的,過命的交情。」

柳成一腦袋瓜子的問號,白楓也是滿臉尷尬,咳了咳,說道:「咳咳,自我介紹一下,本人姓光名投牆,」又指了指白江,「他叫熊初莫,我二人是葉林的好友。」

不等白楓說完,柳成不耐煩地打斷,「你愛誰誰,過來幹嘛的啊,找死嗎?」

白楓也不惱,滿臉笑容地說道:「我都說了是葉林的好友,既然是好友,當然是來幫忙解決問題的。」

柳成再次仔細地端詳起白楓,隨即大笑起來,「就你?你是能出米施粥,還是能出人打架?」

「我什麼也出不了,但是我斷定,葉伯伯一定能借來糧食。」

柳成輕蔑一笑:「你斷定,你憑什麼斷定?」

「憑他們不是真正的流民」,白楓突然轉身,用手指着在場的足有千人的流民隊伍。

柳成愣了愣,「他們不是真正真的流民是什麼?」

白楓沒有接話,而是轉身向葉林說道:「葉兄,相信我不?」

葉林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定了定神,然後使勁攥了攥拳頭,咬牙說道:「兄弟,我信你!」

白楓投去一個放心的眼神,繼續說道:「真正的流民,大多是因為天災或者戰亂而背井離鄉的人,一般是一家老少抱團在一起。」

白楓指了指這些人,繼續說道:「你們看看這些人,這裏面可有婦孺孩童,不全都是一群大老爺兒嗎?即便當真這麼湊巧,這麼一千人的隊伍,幹什麼不能有口飯吃,非得到這夜涼城門口等着施粥?」

"再者,這月余來,風調雨順,哪有什麼天災?各位又可曾聽聞我們周圍發生了戰亂?"

一連串的疑問,說得柳成一愣一愣的,不過他也機智,隨即說道:「那又怎樣,今天他們還就是流民了,你要怎地?再者,楊大人說了,只要楊家不能完成施粥,欺壓百姓的罪名是跑不掉的。」

頓了頓,柳成又說道:「嘿嘿,不要說那麼多沒用的,到底還能不能運來大米,如若不能,楊大人一到,你葉家就等着背這個欺壓百姓的罪名吧。」

生意人最在意的就是誠信和名聲,積攢起來可是長年累月的努力,毀掉它卻可在旦夕之間。

葉林很是着急上火,拉了拉白楓的袖子,「哥,能行不?我葉家今天就指望你了啊!」

白楓沒有直接回答葉林,而是轉身對在場的一群大老爺們兒大聲說道:「各位,且聽我說,我不管你們承不承認你們並非流民,因為這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們今天為什麼要一起到這裡來。」

「如果我所料不差,你們並未心甘情願,或許柳家許了你們好處,但是你們心裏也犯嘀咕,他柳家許你們的好處你們是否能夠順利得到。在這夜涼城中,柳家和葉家到底誰才是良善之輩,你們心裏應該很清楚。」

清了清嗓子,白楓繼續說道:「又或許他柳家威脅了你們,但在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下,別說他柳家威脅你們一千人,就算是他想威脅你們其中任何一人,那也得問問咱們的青天大老爺楊大人能不能答應!」

說著轉身笑盈盈地看着剛剛從轎子踏步而下的縣令楊宮,說道:「您說呢,楊大人?」

楊宮臉龐抽了抽,看了看旁邊身姿筆挺的連鎮鑫,尷尬地咳了一聲,同樣大聲說道:「那是自然,我夜涼城是遵紀守法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