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鄙人李洵安
鄙人李洵安 連載中

鄙人李洵安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南辭一別無故人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南辭一別無故人 奇幻玄幻 李洵安

百年前,各宗派出修士,聯手將從虛空逃出的上古凶獸饕餮鎮壓於,正值動亂的大豐邊境的一座大山之中,後長大的李洵安將其收服,開始一人一狗一劍走天下展開

《鄙人李洵安》章節試讀:

第2章 難民


至那茶院說書已過大半年,年關將至,由於岐山鎮靠着兩座山!倒也使得那寒風也不怎麼灌的進來,街道上人來人往,當然也是年關了置辦年貨的人偏多。一條鎮南說偏也不偏的小巷,兩邊落着街角小販,由於是臘月了,天空飄着零星的小雪,使得街邊小販攤位上都撐着臘黃的油紙傘,不知道是有些年月了,還是着紙傘就本身是這個顏色,倒是跟小巷兩邊的老舊的陳牆很有一種年代久遠的煙火氣。

「李先生,可是要買一些火炭?」,只見一攤邊小販對着一位頭髮花白,且撇着玉白色發簪的老者笑着說道。「攤主,這臘冬已至,這不馬上也要過年了,家裡備些火炭是有必要的!」只見這位老者馬上笑着回道。「是啊,往年從來沒今年冷,話說,我們岐山在兩山之間,少有寒風灌進來,下雪也是少有!哎,先生要幾斤炭!」只見攤販寒暄了幾句,自顧自的拾搗自己攤位下哪幾袋火炭。「先來二十斤吧,我一孤家老人,平時也用不了多少,大多平時多加件衣物。」只見李先生將自己身上的棉布衫重新裹了裹。

「好的先生,這就給您取來,火炭兩文一斤,一共二十文錢,先生給個十五文就是了。要是先生不夠用我這常給您備着!」,只見攤販速度很快將麻袋裡的火炭倒出一次一次過秤,李先生也不閑着,從自己腰帶里拿出錢袋,那是一個深褐色的錢袋,裏面裝着零星的碎銀,和哪一疊銅錢。「你拿好,正好十五枚!」,只見李梓儒帶着中正的語氣說道,「先生您拿好」攤販將手上裝好火炭的麻袋遞向李梓儒。「哎先生你走好!有空常來!」這時李梓儒拎着麻袋正邁着不急不緩的步子,向自己來時的路走去。

「哎,我說你聽說了嘛,明年開春李先生好像要辦私塾!」,這時只見旁邊一賣鞭炮的小販對着賣火炭地說道。「我也聽說了,聽鄰家的張寡婦提過一嘴,這也好正好把我家二牛送過去,免得他一天天的不學好鬼混去!」只見攤販癟着嘴說道!「是啊,我們鎮上本來學問人就不多,這辦私塾可是大事,說不定日後誰家的娃子就高中了!只是聽說這先生脾氣可古怪呢!少有孩童能受的住吧」攤販嘆了嘆氣說道,這也不怪攤販們揣測李梓儒,只是平時這位大先生都是獨來獨往,少與他們這種小商販交際。

「那可不,說好的十五文錢,我接過手時感覺份量不對,這不是二十文錢嘛!」攤販顛了顛手上那二十文銅錢說道。這也不是說他李蘇靠着說書賺了多少銀兩,只是這大概是這些市井小販不能懂的傲氣,雖然快步入古稀,但有些東西是一輩子刻在骨子裡的,想必也是他出遊的這幾十年所見所聞的;不取小利於身,不忘大義於性吧。

「快看,入鎮的路子上來了一群人,不知道是幹嘛的,有老有少,見着像是逃難來的!!!」,一小孩拿着吃掉一半的糖葫蘆,邊跑着邊嚷嚷着。甚至沒有看腳下的路,一腳跌撞在正拎着一麻袋火炭回家的李梓儒身上,這一撞可不輕,將李梓儒手上的麻袋撞落在地上,地上散落到處都是那黑色的火炭。「先生!對不起!先生…..」只見跌坐在一旁半大的小孩連聲道歉。

「不礙事!不礙事!」李梓儒擔了擔,被那零星的火炭弄髒的衣袖,隨後略顯吃力的將那半大的孩子護了起來。「下次可要注意了,要是撞了隔壁攤的屠夫,你怕是要找一頓好打!」只見李梓儒緩了緩,帶着嚇唬的語氣向那半大的孩童說道。「先生,我是不常去那隔壁攤的,再說那隔壁賣肉的,還養着幾隻惡犬!」那孩童略帶着害怕的語氣,「剛剛聽你滿街叫喊!鎮外來了一群人,是幹嘛的!」李梓儒不解的問道。「這個嘛我也不太清楚,只是遠遠看到,那遠處的官道上,來了好一些人,看着像是逃難來的!」孩童舔了舔手上那沒有吃完的糖葫蘆。本來,李梓儒對這件事並不是有多感興趣,但是由得剛剛孩童跌撞,想了想回家也沒什麼急事要處理,大多就是回家生爐造飯。其實主要還是由於年關要到了,百姓也都在準備祭祀,焚香,使得茶院自然是冷清的,聽書的人自然是寥寥無幾!李梓儒今天起的特別早,也早早的到了集市,原本想着早點回去小憩一會!李梓儒上街到現在的時間也算不上很長。「也難得你這稚童,調皮撞上了老夫,就帶着老夫去看看吧」果然從古至今人們還是改不了那愛看熱鬧毛病!「好的先生,那你得跟緊我了」只見那稚子一路小跑,「哎!哎!你慢點我可跟不上!」李梓儒略顯為難的喊道,那小孩沒繼續說話,只是一邊小跑一邊後頭張望,看看那年近半百的老先生有沒有跟過來。「甚好,就當閑逛了。年齡大了哦,不如如今這孩童有活力了哦!」,只見李蘇顯的有些吃力地跟着,邁的步子也十分的緊湊,這一老一少,就在這小巷慢慢的穿梭,那稚年孩童時不時的回頭,生怕這邁着緊湊步子的老者跟不上。

其實,話說鎮南到入鎮的官道並不是太遠,也就2里地那麼遠,畢竟鎮子座落在兩山之間,地處偏僻,所以鎮子的規模也算不上很大,以常人的腳力半柱香的時間都是用不到的,但李梓儒和稚孩童用了近半柱香的時間才算看的那,寬寬長長的官道,只是道路由於鎮上的官府這些年拿不出什麼錢財,顯得這官道得很有一段時間沒有清理,遠遠望去還能看到,前些時間(數月)因大雨,滾落的足有一米高的巨石。但是也還是不影響,有人在巨石上席地而坐,捶了捶自己走了許久路的雙腿。入鎮一百米處的官道上有人擺攤,更有後者起來晚的攤販,挑着滿是香蜡祭祀用的,慢慢的從官道入城,一路上更是有人在叫賣,「上好的香,上好的蠟!」

「先生您看!」,只見那孩童指着前方的官道,大概是約是一里地的樣子,有着大概二十來個,身着襤褸,頭髮髒亂的人,大致看去其中有年過半百的老人,也有下至八九歲的孩童,更有青年、婦女,但多是面黃體瘦,大多看去一副營養不良,有的老人還被一旁的青壯攙扶着。「哎這世道!」由得旁邊的李梓儒感嘆一句,現在難民對於李梓儒來說並不是覺得不常見,想起早年跟着族中長輩出遊時,也見過此類情景,但大多的是由於家鄉大澇,又或者是旱災導致莊稼顆粒無收,又亦是瘟疫肆掠。想想如今年景,國家動蕩,四處硝煙四起,一些處於邊境城鎮,官府哪還有能力財力去妥善安置這些難民!只能由得他們四處遊盪。

也就李梓儒嘆息的一會功夫,那一群老少已快要到了鎮子前,待到這一群老少上前,李蘇這才看的比較清晰,其中有的人長褲上破着大洞,加上這是鎮外,可比不上鎮子里,雖不說山風被擋着山外!但還是有少些微風吹過,但這風可不像春雨後來的那般和氣,也不像初夏的清晨來的那般清爽,帶的更是有那麼幾分刺骨的寒意!

使得李梓儒也跟着打了個寒顫,這時李梓儒邁着矯健又顯得吃力的步子(矯健是讀書人裝出來的樣子,吃力是因為年齡大了),走向這一群難民,只見其中為首的老者見來者像是一位頗有學問的大先生前來,很忙行了一禮,還沒等李梓儒回禮。老者見李梓儒有上前詢問的意思,便說道「這位先生,我們一眾來自南方。」

只見李梓儒沉思良久回到「足下,是從南方過來的?那不是南商境內嗎?」(南商,大豐鄰國。玉明以南;玉明大豐邊境小鎮;大豐李梓儒現所居國土,其早年間不太平,後因起義軍舉義成功,改國號為「豐」。),「是的!我等來自南商與大豐交界的天祁鎮!」只見老者面帶惆悵的回道。

「想吾早年間,曾有幸去過南商去過幾次,南商國重商業,其織衣、陶冶、礦鐵更是姣姣,百姓更是多有富饒!」李梓儒見其不說話便又問道:「可是南商出了什麼情!」,只見老者搖頭嘆息 ,「哎!」。隨後又向滿臉疑惑的李梓儒說道:「早年間,南商說不上什麼大國,但憑着看重商業貿易,再加上家底豐厚,也算得上國泰民安!可不曾想,十幾年前黎陽帝(南商前帝王)駕崩!其兩子,更是爭權奪世,更是對朝政不顧,天下內鬥,可常年道禍不單行,八月中洵,我天祁鎮突逢山洪,耕地,房舍盡毀。」 只見老者拍了拍自己胸脯沉聲道!眼裡強忍淚花,「那天祁鎮官府呢!幹什麼的吃的!」,只見李梓儒略帶氣憤的語氣輕喝道!只見老者揉了揉自己那雙快要被沁濕的眼睛,繼續說道:「之前官府還是管得,開倉放糧,但那存糧那夠吃啊!沒幾天就連耕種都吃了去!隨後餓殍遍野,官府也無能為力,只能讓我們各處逃難,原本我們一行盡百人,但餓死的餓死,走的走只剩下我們這一行人!」

李梓儒感慨當年去過的國度,何其富饒,甚產,鐵礦、桑麻,百姓安居樂業,如今卻在短短十幾年間,落得如此凄涼。「哎…..,這也是君不治而禍天下,王無能而移江山啊!」。

「先生…先生….可知這鎮上可有暫留我等居所?」只見老者不好意思的問道,「這個我也做不了決定!早年間戰亂,倒還留有許多老宅,甚至還有些許耕地,想必是也能糊口的!」。李梓儒帶着中正的語氣說道,看了看一邊沒說話且帶有優色的老者,又說道:「但我可稟告衙門老爺,且替你眾人等尋得居所!」

「謝過先生!謝過先生!」只見一眾人皆向李梓儒行禮!「不必多禮,要謝就謝官府吧,汝等皆隨吾入城,待到了衙門,稟報老爺,吃了食,拿到居住文獻(類似居住證!)你們就可安心在此生活!」

這也不是李梓儒一人獨大,只是由於當年起義雖成功,但是大損民氣,新帝便廣施仁政!其中便有凡有前來逃難的,各地府衙都可分于田地,有才者可幫助其任職,分配農具,耕種等。李梓儒這種讀過書的,這些政策,還是相當了解的,再說了玉明鎮,民風淳樸也跟這裡的父母官有一定關係的。

李梓儒正要帶着一眾人入城,就在這時只感覺有人扒拉自己的衣袖!「大爺爺,有吃的嗎?我好餓!」

第一章第二節:難民(完)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