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系統你別搗亂
系統你別搗亂 連載中

系統你別搗亂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超級禿林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超級禿林 都市小說 黃興

好不容易開啟了20年的重生之旅,還沒好好享受生活,就遇上了搗亂的系統
「你能不能別亂加戲!我重生是為了體驗幸福美好的生活,不是來玩生存大挑戰!」「我是黃興,不是唐僧!別給我安排那麼多劫難!」展開

《系統你別搗亂》章節試讀:

第 7章 形形色色的舍友


當我以近似殘疾人的姿勢走進宿舍的時候,房間內的三個人都驚詫地望着我。

通過系統移植的記憶,我知道黃興有三個室友,住黃興上鋪的叫李辰,是個胖子,兩人關係比較好,綽號肥仔;少白頭的是黃天賜,愛學習的好學生,綽號黃老頭;另外一個叫黎沐輝,富二代一個,長相也不錯,和黃興處不來,綽號小輝子。

不知道當初是誰給誰起的外號,黃天賜得了一個小興子的綽號。左一個小輝子,右一個小興子,一個宿舍兩個太監。

肥仔走上前攙着我,「小興子,你不是去教室打掃衛生嗎?怎麼搞的跟剛從戰場上回來一樣,這麼辛苦嗎?」

「別說了,搬桌子摔了一跤。」我裝作一臉倒霉樣,撒謊道。

真實原因確實無法說出口,總不能說是因為非禮柳月兒被暴擊了吧!

「那幫人那麼絕情,摔成這樣就你自己回來的?」肥仔憤憤不平道。

「媽的,幸好老子找個理由說不在學校,不然今天我也得干苦力了。」戴着眼鏡的、長相有點意思的黎沐輝慶幸道。

「小興子,你下午去了?我去的時候怎麼沒看到你啊!」少白頭的黃天賜問道。

「我後面才去的,所以就剩下搬桌子這種苦力了。」這個我沒撒謊,我下午就幹了三件事,看美女、搬桌子、非禮柳月兒。

「你是傷到哪了,坐下我們看看,有沒有去看醫生?」黃老頭挪了一下椅子位置,好讓我更方便坐下來。

「沒什麼事,就是傷到大腿了,小傷。」我看肥仔大有準備提我褲子,幫我看傷勢的樣子,連忙止住他。

「哎,你們聽說沒?」小輝子神神秘秘道,「今天下午聽到一個很勁爆的八卦,你們猜猜是誰的?」

肥仔丟開我的手,抬頭問道,「看你這樣子,不會是柳月兒的吧?」

「你怎麼知道?你也聽說了?」

「誰不知道你還惦記着她啊!賊心不死。並且不是美女的八卦,你也不會關心。」肥仔嘲笑道。

「媽的,這個賤人,看着一本正經的,這個看不上,那個看不起的,拒絕人還一套一套的!還以為她是畢了業準備去尼姑庵呢!沒想到,原來人家比我們成熟多了。」小輝子恨恨道。

我聽他這樣罵柳月兒,心中大不爽,「說你的八卦就好好說,罵人幹什麼呢?」

肥仔哈哈哈大笑道,「看來我們柳班長給小輝子留下的心理創傷很大啊!」

小輝子惱火道,「表面清純,其實早就熟透了!」

「怎麼個成熟法?」黃老頭也來了興趣。

「你們這個可得保密,沒幾個人知道呢!聽沒聽說有個官二代在追她?」

「聽過啊,好像是學生會的會長?叫什麼來着,一時想不起來了,聽說他爸官挺大的。」肥仔一副深思狀。

「追她的人太多了,這個學校是個男的都想追她吧。」黃老頭笑道。

肥仔一臉驚訝,「喲,黃老頭,你也動凡心了?」

黃老頭不小心說漏嘴,臉上瞬間通紅,一時懊悔自己嘴多。

肥仔一臉理解,拍拍黃老頭,「只能證明我們柳班長魅力大,你不用自責,這沒破戒。」

「別打岔,小輝子說正題。」我不耐煩地催促道,我也很想知道柳月兒怎麼個成熟法。看小輝子這種表情,肯定不是什麼好事,雖然心中非常不爽,也不願相信她真會有什麼讓人嚼舌根的事,但前提是要先知道別人在造的什麼謠。

小輝子清清喉嚨,賊兮兮地說道,「聽說那個官二代不是在追她,人家其實是柳月兒高中就在談的男朋友,現在應該叫未婚夫了。」

「什麼叫未婚夫?」肥仔不解地望着小輝子。

小輝子嫌棄地看了胖子一眼,「你這腦袋就是轉得慢!人家早都見過家長了,要不是那個官二代的爸爸不贊同太早結婚,怕影響不好,據說柳月兒她家裡都想明年就結婚了。」

黃老頭搖搖頭道,「這不可能吧?你這太離譜了。柳月兒這條件還要趕着嫁給那什麼二逼?我不信,這肯定是假的,我不信。」

肥仔也應和道,「就是,那個官二代就一個裝逼貨,眼睛都長在頭頂上,據說到哪都擺着一副臭架子,生怕別人不知道他爸是當官的。」

小輝子像看弱智似的看了看黃老頭和肥仔,「你以為柳月兒什麼條件?不就是長得漂亮點。再過七八年看看,不也一樣成黃臉婆?男方老爸有權有勢,找個漂亮的兒媳婦那不是跟玩兒一樣啊!」

「反正我覺得柳班長沒你說得那麼難堪。」黃老頭態度堅決道。

「你愛信不信。你們知道他們為什麼高中就在一起了嗎?」小輝子說道。

我本來聽到這種八卦心情就非常糟糕了,這王八蛋關鍵時候還賣關子,頓時就怒了,「你他媽的能不能痛快點!還準備造什麼謠?!」

小輝子明顯就被我的態度給鎮住了,臉上雖然顯露出不滿的表情,但嘴上不敢強硬地說什麼,嘟囔道,「我都說了這是八卦,這是我聽來的,不是我瞎說的。」

肥仔意味深長地看了我一眼,「就是,你着什麼急呢!不管他,繼續說你的八卦。」

「柳月兒高中的班主任就是那個官二代的媽。說是那時候柳月兒周末經常都是住在他家裡的。兩人那時候就搞在一起了」。

說完看我們沒什麼反應,又繼續道,「嘿嘿,看着外表冰清玉潔的,背地裡其實早就爛透了,那時候才多少歲啊,嘖嘖嘖,說不定過兩天她還可能演一出奉子成婚的大戲呢!」

小輝子邊說邊淫笑。

我無法想像此種場景,這淫笑徹底擊潰了我理智的最後一道防線,「曹尼瑪,你他媽的告訴我,這是哪個傻逼造的謠!」

我不顧疼痛把面前的水杯拿起,站起來狠狠地砸在地上。

「咣當」一聲,配上我怒目圓睜的發狂狀態,小輝子嚇得一激靈,臉都白了。

黃老頭和肥仔連忙按住我,「別生氣,別生氣。」

「小輝子都說了是八卦。柳班長長得漂亮,有個流言蜚語是正常的。」

「正常也不能這樣糟踐人!我操他祖宗十八代,你們說,柳月兒怎麼可能是這種人?」我瞪着通紅的眼睛死死盯着小輝子。

小輝子一臉無辜,「我也不知道你喜歡她啊!早知道這樣,我肯定不講了。我。。。。。。」

肥仔連忙打住他的話,「不管喜不喜歡也不能隨便詆毀人。我們不傳謠。」

「你他媽的是從哪聽來的?」我盯着小輝子問道。

小輝子囁嚅道,「這個。。。。。。這別的系都有傳啊!」

我指着他罵道,「媽的,別給我找到這賤人,老子打爛他的嘴。」

「你找他去啊,指着我幹什麼?是你自己要聽的,我沒逼你。」小輝子嘴硬道。

「別人的清白都是被你們這幫逼人給造謠毀了,婊子都比你們高尚,至少她們還有『服務』,拉動經濟,你們的存在就是污染環境。」

「喂,差不多得了。」小輝子被我罵得也急了,「什麼婊子、什麼污染,老子都跟你說了這是別人講的,你對着我吼什麼,你手指着我幹什麼?收回去!」

「罵你怎麼了,你爸我。。。。。。」

肥仔和黃老頭看形勢越來越不對,連忙一邊一個把我架住往後拖。

「小輝子別說了,人家還有傷,讓一步。」

小輝子氣鼓鼓地瞪着我。

我想掙扎,但大腿確實疼得厲害,肥仔體型噸位在那擺着,我實在掙扎不脫,只能大口大口喘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