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後她黑化成了反派
重生後她黑化成了反派 連載中

重生後她黑化成了反派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雲不見月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李長思 顧清蘅

前世,丞相之女顧清蘅一心嫁與三皇子,帶着全族為他奪江山,定社稷
誰能想到,年少的痴戀,不過是他設的局,八年夫妻,也不過是他演的一場戲
一朝夢斷,飛鳥盡良弓藏,顧家落得滿門抄斬
他說:「這麼多年和你在一起,真是讓我感到噁心
」 絕望之中冷宮大火燃盡一切
她悔恨發誓,若有來生,必定讓仇人血債血償! 重生歸來,家人皆在,她這輩子只想為復仇贖罪而活
幸福,她自覺不配! 可為什麼前世那個孤傲冷漠的少年始終跟在她身後
「卿卿,你想做的,我都會幫你
展開

《重生後她黑化成了反派》章節試讀:

第8章 白玉樓


馬車行駛在繁華的街道上,街上人來人往,吆喝聲,叫賣聲,正是最熱鬧的時候。

近處的巷子里隱約傳來「咿咿呀呀」的京腔戲曲聲,隨風飄散在空中。

一陣風將車幔吹開,露出車內人兒精緻的側臉,巷口一道灼熱的目光緊盯着慢慢行駛過的馬車。

車內的人彷彿察覺了什麼,輕輕轉頭向外看去,可惜風吹的車幔又重新蓋回,遮擋住了女孩的視線。

等到馬車行駛轉出街口,巷口的人也不見了蹤影。

「吁......」車夫控制着馬車慢慢停下,馬兒噴出一口渾濁的白氣。

車夫拿下車凳輕輕放好:「小姐,顧小姐,白玉樓到了。」

車簾被掀開,綠羅探出頭,和白蕊一起扶着林沅芷和顧清蘅下車。

一踏進店內,白玉樓的掌柜抬頭看到兩人便迎過來:「原來是顧小姐和林小姐!今日怎麼有空來我白玉樓。」

「兩位今日來是要看些什麼?今日剛好到了批珠釵,都是最時興的,兩位小姐二樓請。」白掌柜的聲音熱情卻並不諂媚。

「阿蘅,你覺得表哥會喜歡什麼呢?」林沅芷拉着身旁的人往二樓樓梯走去。

「我覺得只要是表姐送的,哥哥應該都喜歡。」

哥哥喜歡錶姐誰看不出來,從小就跟在表姐屁股後面表妹長表妹短的,爹爹便和大舅舅定下這門親事。

前世哥哥婚後還向她炫耀,得意得說他從小就有眼光,不然怎麼就看上林家最漂亮的姑娘。

臉皮實在厚!

就連上次休假,就教她騎馬那兩日陪她一會,其餘時間都在林府。

表姐就算隨手摘片葉子,他都能樂呵呵的。

林沅芷害羞的說:「表哥對我那麼好,我也想挑選一個他喜歡的禮物。」

顧清蘅便說:「那我一會幫你好好挑選一番。」

白玉樓是京城最大最繁華的珠寶店,古玩珠寶數不勝數,設計的首飾頭面靈巧華美,每次有新貨就會被世家貴女搶購一空。

樓內一共有三層,一樓賣些精美的珠寶首飾,古玩字畫。二樓是供貴客使用的包廂,不是身份貴重的人根本沒有資格入內。一般夥計都會把客人所需的物品拿進包廂內供她們挑選。三樓都是些真正難得的珍品,只有二樓的客人才可入內挑選。

兩人慢慢走進熟悉的包廂,這間房間是她常來的,前世的自己每次到白玉樓也都會來這間。

這間包廂臨近街道,打開窗戶,就可以看到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和絡繹不絕的攤販。有時候珠寶首飾看的累了她便會打開窗戶盯着外面發發獃。

店內的夥計端着一盞清茶和幾碟點心放在桌子上,隨即關門退了出去。

白玉樓除了珠寶,糕點也是一絕,特別是八寶芙蓉酥和桂花糕,來這的夫人小姐都很喜歡,自己也特別喜歡其中的蝴蝶酥。不過白玉樓的糕點從不外賣,只提供給包廂內的貴客。

上輩子自己和李長庚也叫人探查過日進斗金的白玉樓背後之人是誰,可惜一直沒有查到,可見背後之人的權勢之大,隱藏之深。

門被重新打開,白掌柜帶着兩個端着首飾托盤的丫鬟進到屋內。

「兩位小姐,這些都是我們店內新到的珍品,左邊一盤都是髮釵和珠花,右邊的是一套金累絲鑲紅寶石的頭面,兩位看看可有喜歡的,若有其他需求,也可以告訴小人。」

白掌柜心思細膩 ,拿出的首飾將兩個人都照顧到了。

林沅芷起身過去挑選,今日除了給表哥買生辰禮,也要給表妹好好挑選一些,往日小姑娘是很愛美的,今日不知為何穿着有些素凈,就連發間也只簡單插了只發簪。

林沅芷看到托盤中的首飾眼前一亮,隨後拿起其中一對步搖給顧輕蘅看:「阿蘅,你看看這套紅寶石的頭面,這個金累絲的蝶形步搖做的精美靈動,輕輕一動,左右搖擺,活動逼真,仿若實物,一點也沒有普通赤金髮簪的俗氣之感,鑲嵌的寶石也都是顆顆飽滿。也就只有白玉樓有這樣的心思和技巧了,搭配的蝴蝶耳環和這對發簪也都不錯。」

顧清蘅正在小口的吃糕點,聞聲放下手裡的蝴蝶酥往她那邊看去。

陽光從窗外透進屋內,小巧的金色蝴蝶在光影中翩翩起舞,確實精巧,就算以她當皇后的眼光來看也是十分出色。

「確實好看。」

白玉樓果然名不虛傳。

白掌柜謙虛笑道:「多謝兩位小姐誇獎,承蒙您二位能看得上就好。」

「白掌柜的謙虛了,這京中你白玉樓可是數一數二的。」林沅芷對掌柜的印象一直不錯,接著說道:「這套我要了,其他的我再挑選一下,你這可有送男子禮物比較好的選擇?」

白掌柜未經思索直接道:「最近還真是剛好到了幾款男子的玉佩,皆是由上品白玉雕刻,您稍等我這就讓人拿出來給您瞧瞧。」轉身朝旁邊候着的丫鬟一陣吩咐,兩個丫鬟把托盤放在桌子上和白掌柜一起退出了房間。

林沅芷坐回原位輕抿了口茶,看着桌上另外一盤將裏面的發簪和珠花一一拿出來在顧清蘅比劃,嘴裏說著:「這個紅色灑金海棠絹花適合你,這個燒藍點翠太老氣了,嗯,這個紅珊瑚頭花也好看。「

「阿蘅,你如今還小,本就長得動人,雖然穿白衣就和小仙女似的,但還是戴些顏色亮麗些的更適合你的年紀,這些表姐送給你。」

顧清蘅連忙謝絕:「多謝表姐的好意,不過還是不用了,我現在喜歡清淡些的顏色,想來這些我也用不上。」

重生後的顧皇后最頭疼的就是一柜子花花綠綠的衣裳,好不容易說服白朮白蕊把以前嬌嫩妍麗的衣裳收起來,還被白蕊好好的調侃了一番。

白蕊見狀立馬道:「唉!表小姐是不知道,我家小姐現在只喜歡白衣和青衣,前日吩咐去做的全是這兩種顏色,小小年紀也不喜歡玩樂了,整天就一個人靜坐,清心寡欲得讓人感覺就像仙女一樣。」

顧清蘅一愣,無奈道:「你見過仙女還吃糕點的嘛?」

哪想白蕊振振有詞:「就怕再過些時候小姐就只喝露水了,那才真叫人擔心。」

林沅芷和身後站着的紫羅聽見這話忍不住笑出了聲。

「好啦,你看把白蕊給擔心的,就算你現在用不上,之後也能用上,可不許推辭 ,不然我可生氣了!」林沅芷佯裝生氣讓表妹收下,那套頭面也是給表妹挑的,等離開的時候再讓白蕊一起拿上。

顧清蘅只好答應:「多謝表姐。」

原本應該是自己送表姐才對,上輩子欠表姐的再多也還不清!

林沅芷點點頭:「這樣才對嘛,跟表姐客氣什麼!」隨後也給自己選了個珍珠流蘇白玉蘭步搖和紫玉雕蘭花發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