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書:我竟成了人蔘精
穿書:我竟成了人蔘精 連載中

穿書:我竟成了人蔘精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安定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何奕延 凌枝枝 古代言情

【穿書 雙潔 甜寵】凌枝枝穿書了,穿成了一株人蔘精,系統要求他去幫助反派的小時候,希望他陽光正直的長大
本以為自己只要等着他平安長大就可以走了,沒想到自己的計劃發生了偏差,反派還是成了一個外白里黑的大反派
看着進度為0的任務,不知何時才能回去的凌枝枝捂住了眼睛,重新現身開始了新計劃……展開

《穿書:我竟成了人蔘精》章節試讀:

第1章 系統


凌枝枝死了,死在了安靜的夜晚,她聽着周圍儀器響着如催命般的警報聲,醫護人員的說話聲,父母的哭聲。

直到心電圖上的一條直線。

她俯視着,過往的一切如同電影般的閃過。

畢業,爬山,救人,殘疾,無端的指責,無奈,從高樓一躍而下。

這就是她的一生。

她的意識漸漸模糊,混沌之中突然耳邊有個東西說道。

「想回來嗎?幫我完成一個任務,你就會回到從前,改變你的結局,完成你的執念。」

不知怎的凌枝枝竟鬼使神差的就同意了,她想報復,她想那孩子一家付出應有的代價。

【嘀!傳送完成,請宿主努力,本次任務完成後我將進行任務審核。】

意識漸漸回籠,一陣陣記憶瘋狂的擠入凌枝枝的腦海。她揉了揉酸脹的太陽穴。看着眼前晃動的綠葉,她低聲說道「怎麼回事?」

【你現在是一株人蔘,還未化形】

「小人蔘,哥哥我修鍊出人形了,我可能要下山闖蕩去了,不能再陪伴你了」旁邊一棵大樹突然化成一個器宇軒昂的男子,和聲細語地說道。

「?」人蔘的葉片忽的一豎。啥情況?大變活人?

【此為一棵修行千年的紅松,與人蔘一同生長,前一天,人蔘化形失敗不幸殞命,正好你與他匹配度高,就讓你成為人蔘完成任務。】

【那我怎麼回答他】

【隨你怎麼發揮,反正不是重要角色】

「怎麼啦?捨不得哥哥嗎?」男子用修長的手摸了摸小人蔘的葉片。

突然男子動作一緩,心中想道,說不定小人蔘捨不得自己,這片森林就他和小人蔘開了靈智,兩人相依為命千年,捨不得也正常,心中一軟。

「要不哥哥等你化形我們一起走?」

「不了,樹哥哥你先去吧」

「今天怎麼了?以前可會跟哥哥撒嬌的呢」男子不明所以,刨了刨人蔘旁的雜草,坐在了人蔘旁,左手撐在後方,低頭凝視這株小人蔘。

「咳咳,你快去吧~等我成形了我會去找哥哥的。哥哥可要先去幫我看看有沒有什麼新奇的玩意兒啊」凌枝枝不舍的說道。

這使凌枝枝想起以往向父母撒嬌的時候,突然有些恍惚,自從那事發生以後,她家就再沒出現過笑臉了。

男子的臉上掛着慈祥而寵溺的微笑「好好好,那我先去了,記得來找我」

「切記,可要躲好了啊,被人抓走了,可就找不到哥哥了」男子似乎不放心地說道。

「樹哥哥放心吧,我會藏好的」

「你這傢伙,最粗心了,還是我幫幫你吧,不然擔心的還是我」男子面露無奈,想起以往這傢伙,被人類發現差點拔了去。

還是他動用本命法力,才將其移栽過來。自此以後,人間才有了千年的人蔘會跑的傳說。

他用雙手捧起一捧黃土和雜葉,蓋在凌枝枝的身上,口中念念的施了一個法術,轉眼間便見人蔘的綠葉瞬間枯黃並隱藏在雜草中,細心的望了望四周發現並無破綻。

「哥哥這次真的走了,傳承指引我往燕國國都方向歷練,到時你記得來找我」

「好~」

男子走後,凌枝枝想了想,還是在腦海中問了問系統。

【「你好,你叫什麼名字?我的任務是什麼?」】

【六安,現在你的任務是,努力修鍊,爭取化形,你的識海中應該有傳承,你按照這個辦法修鍊即可。我先把本書的劇情傳輸給你。】

本次的任務對象名叫何奕延,鎮國大將軍之子,本該是風風光光的世家子弟。

不料何家功高蓋主,引來當今天子猜疑,暗中指使人陷害何家密謀謀反,證據確鑿,引來何家滅門之災。

其生母將其從柴房的狗洞送出才躲過一劫,何家二百七十餘口人,只剩下何老夫人和他,兩人相依為命。

祖孫二人逃至邊境地帶,開始新的生活。

有一天,因為家中只有年邁的奶奶,小孩們肆無忌憚,不斷地拿何奕延尋開心,有一天他被同村孩子搶了脖子上的玉佩。

要求他一個時辰以內去上山抓一隻野雞,不然就把玉佩摔碎。

從小被奶奶告誡這是父母留給他的最後一件物品之後,他尤為珍重。

事後,反派迷路在了山林,小孩們多久沒見他回來,便將玉佩摔了。

其中一個小胖子告誡他們,誰也不準告訴何奕延去山上了。

反派的奶奶見孫子多久沒回去,開始焦急起來,四處打聽。

最後在一個孩子那裡打聽到,孫子上山去了,反派的奶奶開始往山上去找,最後摔下山崖,沒了。

過了兩天,何奕延拿着只野雞,回來了,村裡人卻告訴他,他奶奶因為去找他,摔下山崖去世了的消息。

還指責他貪玩,害得奶奶沒了性命,覺得他果然是個禍害。

從此以後,他便消失在村子裏。

直到有一天,這座村子,這個國家,血流成河,伏屍萬里。

而他則變成了臭名昭著的暴君。人人恨而想誅之。最後敗在男主手裡。

【果然,有些孩子並不是什麼單純的生物,什麼狗屁人之初,性本善。】凌枝枝憤怒的揮了揮葉片,心中十分想要把那幾個熊孩子抓起來打一頓。

時間猶如白駒過隙,轉眼間來到故事的開始。也是凌枝枝來這裡的第八個年頭。

【滴,今天是重要劇情點,也是後面悲劇的源來。請宿主做好準備。反派正在前往此山。】

這時一個黑影向山上竄去。

此山尤其危險,山上豺狼虎豹數不勝數,村裡人告誡孩子們不要往山上跑。

一位少年焦急地向山上跑去,山上的路布滿荊棘,他的胳膊不斷地被划出一道道傷痕。

腳掌從草鞋裡脫出,腳趾踩着碎石,只見他倔強的往山上爬着,彷彿感覺不到疼痛似的。

【好,我已積蓄力量,馬上可以化形了。】凌枝枝口中不斷念着咒語,身體周圍散發出陣陣刺眼的光芒。

凌枝枝的葉片開始冒出滴滴晶瑩剔透的露水,最後巨大白光一閃,忽的一株人蔘長出了白嫩嫩的四肢。

一張圓圓且紅撲撲的臉蛋,一雙烏黑髮亮的眼睛,頭頂一雙丸子頭,她怔怔的看着自己的肥手。

【我怎麼會是小孩的樣子?】她獃獃的問道。

【別管了,反派已經往山中心地帶去了,裏面很危險,快去幫他】

【好,給我定位】凌枝枝十分不習慣地甩了甩手,立刻向山中跑去。

周圍環境越來越黑,何奕延吃力地拉着大樹的樹枝和周圍的藤蔓,到達了一處空地。

因為沒有經驗,他抓野雞時,每次小心翼翼,次次驚動了野雞,而無半點收穫。

忽的他看見了前面有些棕黃的尾羽,小心翼翼地佝的身子往前靠近,猛然一撲,抓到了,正準備開心。

卻見到一雙綠油油的眼睛注視的他,並朝他走來,一步一步彷彿踏在他的心上,他的臉嚇的跟窗戶紙似的煞白。

他想跑,腿彷彿失靈一般,無一絲力氣,他只有拚命地往後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