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465415溫然陸錦年
465415溫然陸錦年 連載中

465415溫然陸錦年

來源:2tuiwen 作者:溫然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溫明茹 都市小說 陸錦年

三年前,溫明茹倒在血泊里的場景仍歷歷在目,叫他如何能放過這個罪魁禍首?!「我沒有推過她!」而對溫然的反駁,陸錦年充耳不聞
他放開她,面上帶着難言的譏諷,開始解領帶:「你費盡心思,不就是想嫁給我嗎?」溫然呼吸一滯:「你要幹什麼?」話音剛落,不等她反應,她整個人便被打橫抱起
溫然驚懼地尖叫一聲,一隻大手忽然捂上了她的嘴,阻隔了痛苦的嗚咽聲
...展開

《465415溫然陸錦年》章節試讀:

465415溫然陸錦年第2章  


陸錦年起身,從茶几下拿出一瓶葯。
看着她吞下,有了吞咽進去後,便頭也不回地上了樓。
死寂中,溫然躺在沙發上,如同一個被丟棄在一旁的破布娃娃。
她死死咬着下唇,連一絲痛苦的嗚咽都不肯泄露,只有無神的眼裡遍布悲寂。
三年里,每一次的折磨都如同今日。
哪怕她解釋了千百遍,自己從來沒有傷害過溫明茹,而她才是陸錦年口中的「公主」,是溫明茹冒充了自己。
可他從來都不信。
纖細的手撫上鎖骨處,空空蕩蕩如同她的心。
小時候,她和父母走失,被孤兒院的院長從壞人手中救下,院長給她取名叫「小茹」。
和陸錦年便在那時相識了,兩人兩小無猜。
後來陸錦年被生父領走,自己將一直留在身上的碎心項鏈中的一半給了他做信物,而後,她也被父母找回了家。
再見到陸錦年時,他已是陸氏總裁,可他卻沒認出她。
相認的碎心項鏈也被溫明茹偷了去,在陸錦年眼裡,她便成了鳩佔鵲巢的「女僕」……忽然,胃裡翻湧起一陣噁心。
溫然踉蹌着衝進衛生間乾嘔起來。
一顆白色藥丸被吐了出來,滑進了水槽。
嘔到幾乎脫力,她才艱難的扶住洗手台,用水沖洗着臉。
她抬起頭,眼神突然凝滯,鏡子里的女子蒼白削瘦,狼狽的好似一縷幽魂。
溫然泛白的唇顫了顫,嘴裏的苦澀蔓延進了心底。
她不知道這樣的日子還有什麼意義,更不知道往後還有多少羞辱等待着她……第二天。
陸錦年下了樓,見溫然蜷縮在沙發上一動不動,寬大的沙發,她堪堪只佔了小小一個角,看起來無比可憐。
他眉頭不自覺皺了皺,一下打開頭頂巨大的吊燈,刺眼的光芒讓溫然一下驚醒。
她倉皇的坐起,便見陸錦年將一件裙子仍在她身上,不耐的說:「穿上,跟我走。」
溫然嘴唇動了動,想問要去做什麼。
但最終她什麼也沒說出口,只是默默的拿起衣服去換上了。
紅裙貼身性感,溫然不適的走了出來。
陸錦年眉頭皺得更緊,卻說;「你最好不要再想着逃,不然你知道後果。」
溫然垂眸道:「我知道。」
她被陸錦年帶着出了門。
君悅酒店華盛頓廳,一場酒會正在舉辦。
不同行業的大小老闆們說笑着,溫然跟着陸錦年周旋在不同人中,替他擋了一杯又一杯的酒。
什麼都沒吃的胃早就隱隱泛疼,蒼白的臉上也沒了血色,下一個敬酒的人便又到了。
她帶着一分哀求的看着陸錦年,但男人不為所動。
溫然心中泛起酸苦,她接過酒,仰頭一口喝下。
那人立刻贊道:「總裁夫人海量。」
一杯又一杯,溫然不知喝了多少,但胃部的鑽疼卻強行讓她維持着一絲清醒。
「夠了!」
忽然,一個帶着慍怒的聲音響起。
馮羽將溫然手中的杯子奪過:「溫然,你不能再喝了。」
聽到這親昵的稱呼,陸錦年眸光一沉,他認出了馮羽。
馮氏的繼承人,也是——溫然的同學。
陸錦年眼神冷凝,嘴角勾起一個危險的笑,對着溫然輕聲說:「你不能再喝了,怎麼不說?」
那聲音如冷霜般,凍得溫然心底一顫,急忙將杯子拿了回來:「我沒事……」但已經遲了,陸錦年笑容一收,抓住溫然的手腕,直接將她拖了出去。
溫然無力掙扎,踉蹌着跟了上去。
身後一群人面面相覷,馮羽想跟上,卻在酒店門口被陸家的保鏢阻攔。
醫院,VIP病房。
病床上,溫明茹閉着眼一動不動,溫然被甩在病床旁。
「跪下。」
陸錦年語氣森冷。
溫然強撐着身子,即便被迫跪着也不肯彎下脊柱。
這三年,她不知道在這裡跪了多少次來「贖罪」。
——贖那些她從來沒有做過的「罪行」。
沉甸甸的胃好似糾成了一團,肚子痙攣的疼,溫然支撐不住的捂住胃,神情痛苦。
陸錦年冷冷地站在一旁,諷刺道:「裝什麼?
有意義嗎?」
如同刀尖的話扎進溫然的耳膜,穿進她的心裏。
一股咸腥湧上喉頭,她死死咬住泛白的下唇,卻還是從唇邊溢出一絲鮮紅。
陸錦年心中一詫,正要查看。
這時,溫明茹的頭忽然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