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太古獨行
太古獨行 連載中

太古獨行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願望水杯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願望水杯 王澈

遠古世家火種傳承,門派道教尋求長生
光怪陸離的大地上,神獸聖禽遍地走
大道爭鳴顯化,迷濛混沌重現
歲月如刀斬天驕
歷史洪流滾滾碾過,神秘的太古時代,俱塵封埋葬遺迹中
嘆凡人之一生,如蜉蝣朝生而暮死
少年從另一個世界而來,擊碎枷鎖,掙脫束縛,於亂流中崛起
腳踩星辰體,掌滅成仙軀
展開

《太古獨行》章節試讀:

第7章 天才


山崖之上一片寂靜,陷入短暫的沉默。片刻後,和尚的輕笑不止道:「哈哈哈,沒想到你這個凡人真是與眾不同,居然懂得如此之多」

「沒錯,我確實無法從樹中走出」

他輕輕低嘆道:「不知道困在樹中已有多少年了,我神識入主,早已與此樹融為一體,不分彼此」

王澈驚駭,前世小說中出現的橋段居然實現,本以為是得到一份機緣,卻是被算計。

自己原本只是懷疑,試探一問,居然為真。看來這修士界確實比凡塵複雜,步步兇險。

「我看你根本不是慈悲為懷的神仙和尚吧,是一個成了精的樹妖還差不多」

得知和尚受困於樹中,王澈鬆了一口氣,至少暫時沒有性命之憂。

細細回想如若先前真被和尚引誘,迫不及待想邁入修鍊一途,而被和尚神識控制,成了沒有精神的死物,一切都將無可挽回

黑色小樹散發著點點金光,和尚的聲音從腦海中響起,道:「這你就錯了,很早以前我確實是個和尚,現在也依然算是,至於樹妖,哈哈哈無稽之談」

他幽幽說道:「此樹來歷甚大,不過失去了神識,被我入主其中而已...可惜我並不能完全將其控制,否則又何須搶佔你個區區凡人的身軀」

「不過孩子,你我確實有緣,從你入山脈中,吞服那株寒節花,我能感應到你不同平常的神識波動。寒節花是靈藥珍寶,確實能夠蘊養人的神識,但凡人吃下根本承受不住,你的身軀與眾不同啊...」

那道聲音已經失去了先前的空靈,轉而變得越來越貪婪道:「我已經受夠了被困在這,像是一座監牢,神識只能覆蓋這裡。」

「實力更是百不存一,無法發揮」

「而你的身軀,可以將我引渡,足夠承載我強大的神識。從今以後,你我共同一體,我會將你的身軀好好利用,再造巔峰。反正你渾渾噩噩度過這一世,肉體終究要化為泥土,豈不可惜了」

「再說你此刻生命精氣翻湧,如我無相助,怕是成為泥土之前,會化作一塊塊血肉灑落」

「樹妖閉嘴」

王澈毫不客氣,體內的精氣早已消失不見,他渾身輕盈坐在金色怪鳥屍體上,感受着傳來的溫熱,他正在思考何去何從。

至於和尚說出來的話語,王澈直接無視。

又是威逼又是利誘,就是想將自己變作容納他神識的傀儡,要不是自己體內出現異變,將那些精氣吞食,情急之下說不定真會上當。

「真是好算計,身為修士就想着謀害凡人嗎」

王澈冷哼一聲開口,反正已經是撕破臉皮毫無退路了,有些話再藏着掖着也是無用

但樹中和尚卻沉寂下來,不再言語,似乎另有謀劃一般。

和尚被困於樹中,看樣子確實無法掙脫,他沒有實體,這可以讓他暫時安心。

並且和尚想要貪圖他的身軀,應該不會對自己下殺手,否則人死,他的一切謀劃都將落空。這也是王澈不再顧忌的重要原因。

坐在地上苦思脫身之法,聞着身下金色怪鳥血液傳來的香味,讓他有一種想要大快朵頤的**。

強行忍住後,王澈開口拖延起來道:「我先前見到山林中的妖獸都往這邊奔來,最後都化為血霧,像是被這小樹吞噬了」

「這也是你的所作所為吧」

和尚聲音縹緲如同在他腦海中響起,嘿嘿笑道:「你的問題有點多了,不過沒關係,我會滿足你這個將死之人的求知慾,畢竟你我以後就不分彼此了」

「你的即是我的,我的還是我的」

「是你大爺」

王澈咬牙切齒,這老禿驢先前的神聖模樣徹底拋棄,將他當作獵物看待一般。而他也正在思量可行的逃脫計劃。

四周山崖有十數米之高,還好石壁中有一些青松,如果抓住松樹慢慢往下移,也許是個脫離的機會。

「黑色小樹有控制人神識的能力,但我無法完全掌握,因此就需要藉助精氣施為」

這時,先前出現的危險直覺再次顯現,王澈寒毛直立起來。

和尚還在幽幽說道:「那些弱小妖獸血液中有生命精氣,正好可以用來補充自身。精氣足夠,過一段時間,我就能再次施法」

「而現在,我已經恢復如初了,我能控制妖獸,自然也能用這種能量控制你的心智,你會不由自主聽命與我」

說到這裡,和尚嘿嘿笑起來,一股能量形成的黑色霧氣正在波動,向著四周散開。

「我知道你的打算,想要拖延時間然後逃離這裡,哈哈哈,不要再做無用功了,你的一切謀劃在生命層次的差距面前,都將成空」

「不好」

王澈向下望去,早有打算,直接跳到一棵青松上,鬆手後又掉入到另外一根樹上,壓得樹梢吱呀吱呀搖晃。

不顧危險,王澈現在只想離開此地。即便驚險,他還是選擇在山崖中行進,至少有一絲存活的機會

這時,孕育死亡氣息的黑霧蔓延,似乎要將此地覆蓋,向著他而去。

王澈吞食靈藥以後感覺有些不同,那股無形能感受到就在眼前,速度之快,讓他來不及躲避。

王澈知道,這就是那股控制之力,如果真要被其侵蝕,恐怕會成為失去神智的傀儡,那一切都將被和尚所掌握,到時他將奪舍成功。

「孩子,掙扎是徒勞的,就此接受命運的安排吧」

「老逼燈你痴心妄想」

往下望去,十數米高的山崖下布滿藤蔓與樹林,王澈心一橫,直接鬆手,任由身軀在空中飄落,頓時感到一種失重感

王澈選擇賭一把,如果掉落下去能被藤蔓纏繞或者砸到樹枝,也許還有活路。但留在這裡,或許很難有轉機。

「都與你說過了掙扎只是無用之功」

山崖上那隻黃金怪鳥突然睜眼,巨翅遮天,它居然拔地而起,翱翔於天空後朝着王澈俯衝而下

「其實金翅大鵬才是我的本體,我只是入主在樹中而已,分出一絲神識,我就是金翅鵬鳥,你根本無處可逃」

王澈徹底絕望,在空中被金翅大鵬截住,他想明白之前的一切都只是在演戲,和尚根本就想用最小的代價將他奪舍。

兜兜轉轉又來到了山崖,金翅大鵬鳥口吐人言道:「吃了我那麼多靈藥就想逃走?你現在是我葯鼎,靈氣引入體內後,我就可以入主其中了」

「葯你老母親」

王澈不斷掙扎,嘴巴卻被封印,只能不停發出「嗚嗚」之聲

金翅大鵬鳥眼中熾熱,望向王澈眼中滿是貪婪道:「來吧,現在就幫你靈氣入體,成為真正的修士後,你才有接納我神識的能力」

能量瀰漫過來,就要將王澈侵蝕。迷濛中,一個有些眼熟的高大黑色身影出現,將那些能量席捲一空,落入到黑色小樹那裡

「該死的,又是你壞我好事」

黑色身影剎那消失,化作一股能量消融到黑色小樹當中,金翅大鵬鳥恨聲道:「當初就不該將你收入其中」

「算了,也罷,我強行入你神識之中也是一樣,只不過付出一些代價而已,不過也無所謂了,只要能脫離出來,一切都值得」

金翅鵬鳥浮現,金光耀眼如永恆,一道金色神識一閃而過,沒入王澈眉心處,消融不見。

王澈頭腦昏沉,一片旋轉後,進入到黑暗空間。

此時感覺非常玄妙,他好像處於一種清明的狀態,身軀雖然不可以行動,但能清晰的感知到周圍的一切。

一個黑色空間當中,這裡是他的神識世界。而對面正有一隻金輝光燦的金翅大鵬鳥,倆人如皓月與螢輝不可比較,那隻金翅鵬鳥如山似岳,而他則如一粒塵埃。

「嘿嘿,不錯,果然如我所料,神識堅韌度甚至超過我的預期」

金翅大鵬鳥如烈日當空,自言自語道:「先將你通脈,我再入主其中」

一股股冰涼之意傳來,王澈肉眼可見的看到一股股細小氣流從這裡浮現,順延而下到了他體內某個經絡之中,正在有規律的運行,不間斷進行淬鍊。

那道經脈透明可見,在體內如同擎天之柱,處於他身體中部,由眉心處而起,終於肚臍下方。一道道晶瑩的靈氣流淌,讓他四肢百骸都充滿了舒適感。

「咦?竟然運行得如此之快」

只見那一道道靈氣幾乎沒有什麼阻隔,彷彿天生就該存在於那裡,輕易就貫通了經絡,流淌到肚臍處。

「如此輕易就成功了,這小子難道是什麼特殊體質,不世天才?」

金翅大鵬鳥難以置信,本以為要用一段時間才能通脈成功,這樣的進行的速度比它這樣強大妖獸得天獨厚的修鍊還要快上多少倍。

「沒想到無心插柳柳成蔭,真是有舍才有得啊,竟得到這樣一個寶體,本來還有些失落,不得不拋棄金翅大鵬鳥的肉身,現在看來,我撿到一個天大便宜啊」

金翅大鵬鳥狂喜,妖族修鍊體質得天獨厚,肉身更是強橫無比。

尤其是金翅大鵬這樣遠古就存在的強大妖獸,更是不尋常,但人族中也存在稀世天才,甚至不弱於聖獸血脈。

但突然,一道道緩緩流淌的靈氣如同受到指引一般,從肚臍處倒流而上,眉心處,出現一道黑色漩渦,將匯入的靈氣全部吞噬。

「怎麼會這樣!」

一切空空如也,金翅大鵬鳥難以接受,道:「難道這是個無法容納靈氣的廢體?我又一次失敗了?」

從天堂掉落到地獄,金翅大鵬鳥的心情難以言說,它不放棄再次嘗試,引入靈氣在中脈里流淌,但片刻後,被吸入黑色漩渦中,再次消亡。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我來將你擊碎」

金翅大鵬鳥氣急,吐出一道絢爛金光,朝着黑色漩渦而去,但卻被吞噬,寂靜無聲

片刻後,黑色漩渦中一道難以形容的極致綠光出現,恍如萬物初始的強大生命力奔涌。

這一方天地間閃爍着光燦神輝,鬱鬱蔥蔥的生命力充斥,如清風拂明月淡然,又像瀚海洶湧一瀉千里,黑暗的空間被點亮,這裡氣象萬千,到處布滿晶瑩綠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