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玄學棒槌嫁豪門:一夜成了新寡婦
玄學棒槌嫁豪門:一夜成了新寡婦 連載中

玄學棒槌嫁豪門:一夜成了新寡婦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五叔叔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季晨宇 現代言情 顧微微

作為一個玄學棒槌,顧微微做夢也沒想到自己剛嫁人就死了老公,一夜之間,她成了金光燦燦的豪門新寡婦!原本想一直維持着嬌弱不能自理的小寡婦形象,各路妖魔鬼怪太多,不揍一頓都對不起他們犯下的賤!誒誒誒?她怎麼突然被一隻帥氣的失憶奶狗纏上了?奶狗:「姐姐,你把我撿回家吧!」你說,都這麼要求了,那她摸摸他的腹肌,不過分吧?顧微微她是萬萬沒想到,這個動不動就能萌一臉血的失憶小奶狗,竟然才是她真正的大冤種老公!展開

《玄學棒槌嫁豪門:一夜成了新寡婦》章節試讀:

第4章 有奶狗出沒


季晨宇死了。

即便是對這場聯姻毫不在乎的顧微微也是緩了好半天,才把這五個字琢磨明白。

據眼前這位自稱洪澤的助理說,「季晨宇」前不久帶着外圍模特開船去了公海,結果出了意外,葬身海底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現在,是個新婚寡婦了?」顧微微確認道。

「……是。」洪澤回答的有點遲疑。

得到了對方肯定的回答,顧微微臉上那顯而易見開心的笑容,藏都藏不住,「那既然這樣,我和季家就沒關係了吧?婚嫁自由,互不干涉了對不對?」

「根據季總的遺囑,作為他的遺孀,是可以繼承他全部的家業的。但如果夫人想要放棄的話,我這邊馬上就聯繫律師,重新更正……」

「等等等等,等下!」顧微微連忙大聲打斷了洪澤的話,「你剛剛說什麼?繼承季總的全部家業?」

「是的,包括季氏集團公司在內的,所有遺產。」洪澤答道。

聽了這話,顧微微雙眼立馬放了光,她豪邁的打了個響指,語氣堅定的說:「沒問題!我願意守寡!」

「……」

「夫人,如果您想好接受這一切的話,就在文件上千字確認。簽字後,您一輩子都是季總的夫人,不得另嫁。」洪澤說道。

「那,如果另嫁了呢?」顧微微問。

「那就視為放棄所有遺產,凈身出戶。並歸還所有在季氏生活的開銷費用。」洪澤解釋道。

顧微微思考片刻,便對洪澤伸手,「文件拿來,我簽。」

B國,星辰科技集團總裁辦公室內。

「季總,他們果然動手了。」

譚耀光站在辦公桌前,看向站在落地窗前的季晨宇,「船在公海突然失火爆炸,全船的人都落海了,幸虧我們早有準備,才將董興凡救回來。」

季晨宇看向窗外繁華的街道,身形挺拔,雙手兜在西裝褲袋裡,面無表情的眯了眯眼睛,問:「那個顧微微呢?」

「洪澤說,她簽了承諾書。」

季晨宇挑眉,語氣中帶着些許玩味,「呵,倒是愛財。」

「季總,那我們下一步……」譚耀光問。

「回S市!」

《季氏集團總裁季晨宇婚禮前夜帶眾野模公海出遊,葬身海底》的消息迅速在全網蔓延,眾人震驚之餘,便開啟了各種吃瓜模式。

而有些處心積慮的人則將矛頭指向了顧微微,說顧微微是個喪門星,前腳剛嫁給季晨宇,後腳季晨宇就死在海上了。

一時間,有關顧微微的討論量不比季晨宇海難少,她曾經的過往,言論,更是被扒了個底朝天。

隨後「克夫」「喪門星」「江湖騙子」「豪門新寡婦」這些字眼就成了顧微微的代名詞。

更有甚者,開始了陰謀論,說顧微微懂風水,會八卦,能看陰陽五行,自然就有些不同尋常的害人手段。

她一定是為了侵吞季晨宇的所有財產,才會在與季晨宇領證後沒幾天就迫不及待的害死了他!

輿論愈演愈烈,就像一浪又一浪看不見的潮水,一輪輪的衝擊淹沒着顧微微。

而作為豪門新寡婦的顧微微壓根就沒時間理會這些,作為「季晨宇」生前指定的繼承人,她成為了季氏集團新一代的掌門人,坐上了季氏總裁的位置。

有了所謂的權利後,顧微微第一時間將顧嵐芝轉院到了季氏集團名下的醫院。

原本顧微微還想請兩個護工,但顧嵐芝堅決不同意,說不習慣。

就這樣,師傅葉青順水推舟,順理成章的就留在了醫院,美其名曰照顧病人。

有的時候,顧微微站在病房門口,看着葉青細心照顧,小心呵護母親,而母親很自然的接受着,嘴角時常掛着溫柔淺笑的樣子,顧微微就想,她母親可能算是苦盡甘來了。

顧微微剛從醫院出來,就從旁邊飛撲過來一個身影,照着顧微微就抱過來。

顧微微眼睛還沒看清對方是誰,身體已經做出了反應,飛起一腳踹在了對方的腹部。

對方完全沒有防備,被結結實實踹了一腳後,向後踉蹌了兩步,就重重的摔坐在了地上。

顧微微這才看清,對方是一個年輕的男性,穿着寬鬆的T恤,牛仔褲,即便坐在地上也不難看出,他身形修長挺拔。

還不等顧微微開口,對方便抬起頭來,坐在地上仰視着顧微微,一雙眼睛瞪的圓圓的,眼神無助又軟萌,好像一隻小狗狗。

「姐姐,你為什麼打我,你是不要我了嗎?」男人突然開口,那雙狗狗眼充滿了不可置信。

「姐姐……我?」顧微微用手指了指自己,「你認錯人了吧,我不認識你。」

「姐姐果然不想要晨晨了……」

男人失望的低喃着,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就像傷心的小狗狗耷拉着小耳朵,他的頭髮很柔順,就看起來好好rua的樣子。

這時醫院的保安連忙跑了出來,見此情景連忙給顧微微道歉。

「顧總,實在對不起……」

「怎麼回事?」顧微微問。

「這小夥子是兩天前被一個自稱他姐姐的人送來的,經醫生檢查,他是意外傷導致了失憶,智力退化,現在在他的認知里,也就只有七八歲。」

「結果他姐姐把他丟在醫院後,人就消失了,這兩天,他一直守在醫院門口等他姐姐。」保安解釋道。

「姐姐……」

不知何時,那男人已經站在了顧微微的身邊,用手小心翼翼的拽了拽顧微微的袖子,那帥氣又可憐巴巴的樣子,明明是個高大健碩的男人,卻萌的瞬間擊中了顧微微的心巴!

「姐姐?」

男人見顧微微雙眼直勾勾的盯着他看,便歪頭好奇的又叫了一聲。

顧微微立馬回過神來,心想她喜歡看美色這個愛好算是改不掉了。

「咳……」顧微微用咳嗽掩蓋着尷尬,並對保安說,「你去跟他的主治醫生說,先讓他住院免費治療,說不定他姐姐過兩天就回來了。」

「是。」保安回答的嘎嘣脆,以至於顧微微覺得他原本就有這想法。

「姐姐!」男人見顧微微要走,抓她袖子的手更緊了。

「帥哥,我真不是你姐姐。你乖乖回去治病,等你治好了,就憑你這長相,你這身材,要啥姐姐沒有呀,是吧?」

顧微微無奈的說著,並對保安使眼色。

保安連哄帶騙的可算讓那男人鬆了手,跟保安往醫院裏走,可還是一步三回頭,依依不捨的看着顧微微。

顧微微當時就想,這要真是只奶狗,她現在立馬就抱回家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