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火影:我帶土,喝酒就能變強
火影:我帶土,喝酒就能變強 連載中

火影:我帶土,喝酒就能變強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莫小妹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宇智波帶土 遊戲動漫 莫小妹

【火影 系統 無敵 叛村 神威】 穿越火影世界,成為了宇智波帶土,只要喝酒就能變強
「叮,檢測到宿主在醉酒期間,協助卡卡西開啟了萬花筒寫輪眼,任務獎勵雙神威萬花筒寫輪眼
」 接下來什麼仙人模式、八門遁甲、轉生眼、仙狐模式...我可一樣也不能少
帶土:「卡卡西,和我一起叛村吧!」「你父親的死,就是因為這兩個老傢伙
」 卡卡西:「你覺得,我還有考慮的機會嗎?」 從今日起,我宇智波帶土,攜帶宇智波卡卡西威震忍界
殺團藏,集齊尾獸,敗宇智波斑,滅黑絕,制霸忍界
六道仙人:這帶土比我還強,還有天理嗎? 大筒木輝夜:當年為何負我? 宇智波帶土:納尼?我是六道仙人他爹轉世? 我宇智波帶土就是神,爾等快快參拜
展開

《火影:我帶土,喝酒就能變強》章節試讀:

第4章 以後我就是你的家人


「帶土,剛才有人和我說我申請提前畢業同意了。」

「似乎你也在其中?」

卡卡西看見宇智波帶土回來,抬起頭看着他眉頭緊鎖。

「嗯。」

「怎麼?」

「你能夠畢業,我就不能夠畢業嗎?」

宇智波帶土轉過頭看着卡卡西笑了笑。

「哼,那我們就比比,誰才能夠畢業。」

卡卡西眉頭緊鎖,看見宇智波帶土拽拽的樣子,冷哼了一聲。

「帶土君,你要提前畢業嗎?」

夕日紅聽見宇智波帶土要提前畢業微微一愣,自己現在沒有實力,根本就沒辦法做到提前畢業,聽見他要提前畢業,自己不就看不見他了嗎?

「嗯,得到通知了,要我提前畢業。」

「沒啥意思。」

「咕嚕,咕嚕...!」

宇智波帶土點了點頭,拿着酒瓶不停的往嘴裏灌酒。

「是?是嗎?」

夕日紅眼神之中閃過一抹失落之色,低下頭面色低沉。

「帶土好厲害,都能夠提前畢業了呢!」

「我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夠畢業呢!」

「恭喜你,帶土。」

野原琳朝着宇智波帶土嫣然一笑,對他能夠提前畢業,感覺到了非常高興。

「嗯嗯。」

「謝謝你,琳。」

宇智波帶土面帶微笑,看着野原琳,不知為何,內心總是時不時的有些觸動。

「今天晚上來我家做客嗎?」

野原琳面帶微笑,看着宇智波帶土直接提出了邀請。

「去你家做客?」

「好啊好啊!」

宇智波帶土聽見野原琳這般說,先是一愣,隨後連忙點頭。

「琳,我,我可以去嗎?」

夕日紅聽見宇智波帶土要去野原琳家,抬起頭,弱弱的問道。

「當然可以啦!」

「卡卡西,你要一起來嗎?」

野原琳面帶微笑,待人和善,來者不拒。

隨後看着卡卡西問道。

「我?」

「算了吧!」

「我父親還有母親還在家裡等着我。」

卡卡西搖了搖頭,並不打算前往。

「切,愛來不來。」

「不來更好。」

宇智波帶土撇了撇嘴,看着面前的卡卡西聳了聳肩。

「噢?」

「那我去。」

卡卡西深深的看了宇智波帶土一眼,隨後突然看着野原琳笑了笑。

「你沒時間就算...!」

「啊?好。」

野原琳聽見卡卡西說不去,面色一喜,隨即就要說出口。

可下一秒卡卡西直接就說也要去,立刻就愣住了,隨後獃獃的點了點頭。

「切,不想來還死皮賴臉的過來?」

「真是虛偽的男人。」

「咕嚕,咕嚕...!」

宇智波帶土撇了撇嘴,在自己口中灌了幾口,看着卡卡西,搖了搖頭,直接轉身離開。

......

「踏踏踏...!」

「你們老師有事,暫時不回來了。」

「你們先下課吧!」

「明天別忘了來上學。」

就在此時,忍者學校另外一名老師走了過來,看着一名同學說道。

「哦哦哦...!」

「放學咯!放學咯!」

「走咯!」

「哈哈哈...!」

班級里的同學聽見了消息,一個個樂開了花,直接高高興興的跑了出去,再也沒有顧忌。

而其他已經偷偷溜走的小朋友也算幸運,直接就離開了,都不需要回來。

「嗝,既然下課了,就走吧!」

「明天就不需要來了。」

「上學,還真是麻煩呢!」

「人生有酒需當醉,一滴何曾到九泉。」

宇智波帶土打了個飽嗝,晃晃悠悠的朝着門外走去。

「這帶土究竟是怎麼修鍊的呢?」

「如此神出鬼沒的能力,倒是有點像水門大人。」

「真是讓人感覺有些詭異。」

卡卡西搖了搖頭,看着宇智波帶土的眼眸之中帶有深深的忌憚之色。

「帶土,你念的這個是什麼呀?」

「為什麼我一句也聽不懂?」

「還有你真的不要喝這麼多酒,喝酒喝多了很傷身體的。」

看見宇智波帶土離開,野原琳立刻小跑追了上去,連忙小聲提醒道,眼神之中閃過擔憂之色。

「沒事,別人喝酒傷身,我喝酒壯陽。」

「嗝...!」

「不過琳能夠關心我,我榮幸之至。」

「嘿嘿!」

宇智波帶土聽見野原琳的聲音後轉過身朝着她笑了笑,直接伸出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之上。

「帶,帶土,別,別這樣,還,還很多人呢!」

野原琳看了看四周,還有很多的人,面色羞紅,連忙低下了頭。

「沒人的時候就能夠做些什麼嗎?」

宇智波帶土用迷離的眼神看着野原琳,輕笑一聲。

「沒,沒,沒有。」

「只是不能夠喝那麼多酒,這樣對身體不好。」

野原琳搖了搖頭,面色緋紅,連連搖頭。

「哈哈哈...!」

「沒關係。」

「琳,晚上要不要和我小酌一杯?」

「不用多,一杯就行?」

「怎麼樣?」

宇智波帶土一手搭在野原琳的肩膀之上,另外一隻手抓着她稚嫩的小手面帶笑容。

「這,這...!」

「帶土,我,我不能夠喝酒的。」

野原琳搖了搖頭,連忙說道。

「帶土君,我陪你喝吧?」

「我也喜歡喝點小酒。」

「嘻嘻!」

就在此時,夕日紅不知何時走了過來,很主動都走到了宇智波帶土的身邊。

「喲?」

「這不是我們紅大美女嗎?」

「晚上想和我小酌一口?」

「行,咱們今夜就不醉不歸。」

「哈哈...!」

宇智波帶土看見夕日紅出現,居然願意陪自己喝酒,面帶笑容。

「嗯。」

「從小我就偷偷的偷喝我爸爸的酒,現在也有點小酒量。」

「嘻嘻!」

夕日紅面帶笑容,朝着宇智波帶土看去。

「嗯。」

「沒錯,女人怎麼能夠不喝酒呢?」

「女人喝酒能夠美容養顏,多好?」

「特別是紅大美女這樣的小美人。」

宇智波帶土面帶微笑,另外一隻手直接搭在了夕日紅的身上。

「嗯?」

「帶,帶土君?」

夕日紅感覺到宇智波帶土搭在自己身上的手,面色羞紅,眼神之中閃過一抹慌亂之色。

「可惜,太小了。」

「美人在懷,卻小了點。」

「可惜,可惜啊...!」

宇智波帶土看着面前二女,眼神之中閃過一抹可惜之色,搖了搖頭,搭在二女的肩膀之上,直接帶着二女朝着野原琳家的方向走去。

野原琳從小父母居喪,在去年的時候,出任務戰死沙場,如今她也不過只有一個人住在家中。

還好家裡原先還有些錢,日子過的倒不算很差,勉勉強強也還算過的去。

「家裡有些簡陋,希望帶土和紅不要介意。」

野原琳看着宇智波帶土和夕日紅笑了笑,眼神之中閃過一絲黯淡之色。

自己的家裡,已經好久沒有熱鬧過了。

「怎麼會呢?家裡挺好的,布置的也很溫馨。」

「琳,你爸爸媽媽呢?」

夕日紅和宇智波帶土三人走進房間後,看了看四周,隨後問道。

「他?他們?」

「他們不再了。」

野原琳搖了搖頭,眼神之中閃過一絲苦澀。

「琳,放心。」

「以後我就是你的家人。」

「我會一生一世保護你的。」

「嗝...!」

宇智波帶土瞥見了野原琳眼神之中的苦澀,轉身面對她,雙手搭在她的肩膀之上,眼神之中閃過一抹心疼之色。

不知為何,看見野原琳的眼神,內心就很想要上去抱住她,呵護她,愛護她。

內心彷彿有一種魔力在告訴自己,她是自己一輩子都需要保護的人。

「帶土?」

野原琳睜大雙眼,抬起頭看着面前的宇智波帶土,雙眼之中閃爍着淚光,直接撲進了他的懷裡。

「嗚嗚嗚...!」

一年多來,獨自一人生活在家中,野原琳內心十分的孤單,第一次聽見這麼溫暖的話,再也忍不住內心的壓抑,直接撲進了宇智波帶土的懷裡,淚流滿面。

「不哭不哭,哭了就不好看了。」

「......!」

宇智波帶土感受到懷裡的野原琳,伸出雙手,將其緊緊的抱在手中,眼神之中閃過一絲心疼之色,不停的安慰道。

而夕日紅看着野原琳撲進了宇智波帶土的懷裡,眼神之中閃過一絲羨慕之色,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最終還是沒有說出口。

「帶,帶土,紅,我,我去準備午餐,你們等我一下。」

不知過了多久,野原琳才面色羞紅的從宇智波帶土懷裡出來,眼神之中閃過一抹羞澀,立刻跑開了。

「嗯,好。」

「我也來打下手吧!」

夕日紅點了點頭,連忙跟了上去,她似乎想到,自己一個人和宇智波帶土在一起,也有些尷尬。

「叮,恭喜宿主在酗酒期間獲得野原琳的愛意,獎勵綱手姬傳承。」

就在此時,宇智波帶土腦海之中出現了系統的聲響。

「轟...!」

「綱手的傳承?」

「嘶...!」

「好高明的治療手段,治療解毒等樣樣精通,不愧是忍界最強的醫療忍者。」

「有了這樣的醫療忍術,治療起來,也會更加的方便一些。」

「不錯,不錯。」

「我可沒有強大的仙人之體,恢復力也沒有千手柱間那麼變態。」

「有了這個能力,對於我來說,還是不錯的。」

宇智波帶土嘴角微微上揚,眼神之中閃過一抹笑意。

......

「琳,對不起,我不知道你家裡的情況。」

「你不要不開心。」

走進廚房後,夕日紅看見野原琳,走上前去道歉。

「沒關係的紅。」

「你不知道,我也沒有說,你有此問也是理所應當的。」

「不需要責怪自己。」

野原琳搖了搖頭,拉着夕日紅的手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