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吊的一批
我吊的一批 連載中

我吊的一批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杜小姐不吃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杜小姐不吃魚 江妄

無敵 搞笑 無厘頭) 江妄剛死穿越又要死,急的叫出爹來,好大爹救他一命後開始擺爛, 無奈掏出豆豆鞋,與好兄弟一戰.....結果晚上把酒言歡..... 江妄:「來兄弟,還差一刀就能砍死我了......」展開

《我吊的一批》章節試讀:

第2章 想偷我家?


「真不錯,住在山裏面真不錯,哈哈哈哈。」江妄甚是滿意,滿臉春光。

「系統,我怎麼還沒死,活着給我看看我能活多久。」

【姓名:江妄】

【實力:廢物】

【壽命;0.01天】

「難道我卡bug?要gg的時候我就能逃脫升天,那我豈不是亂來亂嗨?嘎嘎嘎,可這實力真的侮辱人馬拉個蛋蛋。」

突然一聲驚醒yy的江妄

「啊!好靚的牛虻。」一白幼瘦妹妹手掌大開捂臉嬌羞喊道。

「二弟,你這大樹林藏嬌啊」江妄挑挑眉朝屋裡看去。

「大鍋,你怕是眼睛花了,想妹妹想的產生幻覺了,我這哪有什麼妹妹,妹妹都被我噶在深林門口了。」懵逼的只強摸摸光滑的腦殼。

出來一看,這不是夜妖嘛。

「大哥這就是我受人之託守護的東西,南安格爾赤炎碟就是化形了別大驚小怪的,叫她夜妖或者小妖。」

「小妖快過來,這是我大哥。」對着小妖悄悄說道:「昨天認的,叫江大哥就可以了。」

「矮油,強哥哥人家會不好意思的啦。」說完嬌羞的擺擺手,

猛的朝着江妄飛去,看這架勢想要嫖!對就是嫖,嘎嘎白嫖的那種。

「**哥,初次見面小妖沒啥禮物,就讓你貼貼好不好。」眨吧眨吧眼睛一臉害羞樣。

江妄咽了咽口水朝只強靠了靠:「強子,她現在是不是燒起來了啊,哥哥小青男一枚,有點慌。」又朝着夜妖道:「小妖妹妹等我一下,哥哥初次見面,還是讓我穿條褲子吧,要不然有礙觀瞻。」

「矮油,。」夜妖只好努努嘴巴。「強哥哥,這是我第一個見到的活人吧,你居然讓他當你大哥,肯定有過人之處,那是不是說我們就可以下山了啊。」

豆豆鞋一穿氣質拉滿,江妄習慣性的摸個頭摸個鼻子,左jio向前右jio向後一跳:「Hello,靚妹。加個yx啊,搞錯了,你好夜妖,我叫江妄初次見面,幸會幸會。」

只強和夜妖:「大哥,**哥,你那套小動作和那啥yx是什麼呀。」

哎呀,體內的DNA沒壓制住,害羞了害羞了。

江妄強自鎮定:「那個呀,那是我家鄉對漂亮妹妹打招呼的基本儀式感,剛才情不自禁情不自禁,讓妹妹見笑了。」

【叮,恭喜宿主裝逼成功,獎勵宿主全屬性MAX。領悟武技光速踢。】

【姓名:江妄】

【實力:小耙菜】

【功法:光速踢(MAX )】

【德智體美勞:MAX】

【壽命;0.01天】

【速度既是力量,能打能跑,那嘎嘎好。宿主可自由發揮,如果太笨,只能讓系統慢慢獎勵。】

體內陡然湧出一股龐大的氣流,繞着奇經八脈肆意竄動,像是要撕裂他的身體,如同千百萬根針刺入大腦,瞬間讓徐缺渾身一抖,跪在地。

江妄:「媽的,妙男,我都沒看完,就看到光速踢,艹,.......」

「啊……,痛真的太痛了。」

「小妖,快看,大哥又變小光人了,那天就是這樣,一鞋地板把我打飛的。」只強拉着夜妖往後跑。

江妄捂着自己小腹,感覺像要被得撕裂,有種爆體而亡的趨勢,滿頭大汗滿臉痛苦:「為什麼會這樣?闌尾炎不至於這樣痛吧,要廢了。」

叫聲凄慘至極,並非裝出來的。

只強見狀感覺江妄可能是反噬了恐怕挺不過來急忙喊道:「大鍋,你好慘啊,這就要死了,我還沒帶你去看看葷,你就要走了,三妹你就放心託付給我吧,我辦事你放心,你死之前快說說三妹長什麼樣,我好去尋,我會好好埋葬你的,沒人會打擾你沉眠的。」

江妄努力聽着,氣的惱火,我把你當兄弟,你想我死了好偷我家,強子我日你仙人。」

「我這是要死了嗎,強子妖妹莫要管我,人固有一死,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啊……,強子,我妹叫江淼,右手虎口有朵青陵川挽風蘭.......」

話還沒說完。

【恭喜宿主又裝起來了,獎勵不用再體驗分娩之痛。】

「????,小老弟我一男的你給我搞這個東西?你在干神魔。」

只強着急忙換的跑來:「哥哥你怎麼不說了,快啊,你不說完我怎麼找!急死二弟我了。」

江妄鄙夷的看着跑來的只強:「話說你問那麼清楚幹嘛,是不是想偷我家,當我妹夫。」

「大哥你這什麼話,我覺得你在侮辱我的人格。」

「那你性取向正常不?」

只強急了他急了:「我鐵骨錚錚光頭強,你在侮辱我!侮辱我人格,我還喜歡男的?」

「哦,原來你性取向正常啊」江妄賤賤的說道。

夜妖看着他們吵的嘎嘎快樂,在山裡環境倒是真不錯,就是因為她強哥哥搞她都沒看到過其他人,更別說看人吵架了,看的想拿出小板凳出來看:「**哥強哥哥,你們打一架吧,我還沒看到**哥怎麼用鞋子把你打飛呢。」

「我這邊就是說把還是闊以要的」江妄賤賤。

只強思索了一下:「有脾氣別用鞋子砸我,那倆字對我有壓迫感,和我那倆位故人一樣。」

低頭看看那倆字,思索起來英雄對強子有壓迫,那蓋世呢?一個是人,一個是世,怕不是更吊。

「好我不扔,你快準備好,我這次要用腳了。」

「碰」

「強子,你這還帶爆衣的?要不你不要光頭強這個名字了,太瓦了,我給你取一個。」江妄眼睛瞪的大大邪魅的笑道。

「大哥,我這可是山下之人所取,可不是我自己,別嗶嗶了,斧已既出定重視,一斧既下開乾坤。」

「你領教過光速踢嗎,我要踢了喲,要踢了喲,踢了喲,了喲,喲!強子!光速踢!!」

「黃猿?我艹,我一直都這麼猛的嗎?」

蓋世腳一輪,一股股腳氣飛出,直接範圍打擊。

「不講武德,我勸你耗子為汁,說好的切磋,開局甩禁術,大哥你在逗我呢,我守了大半輩子的夜妖之森,就要沒了???,大哥快收了禁術,你這是要毀了這裡,毀了夜妖的家!」只強嘶喊起來「夜妖快跑!」

江妄腦子都是懵的這一腿怕是和某將軍有的一拼吧,一腿出千軍萬馬來相見。

聽到強子的話,心裏也拿不定主意,我有那麼吊?試試看吧,實在不行就給你立個碑吧。

「散!」

漫天星光頓時消散,看着一下癱坐的強子,和鴨子坐的夜妹妹,江妄感覺不對勁,我這是闖禍了?

「你們還好吧?」

江妄見沒反應剛邁開腿。

就聽到夜妖:「**哥你好厲害,你剛剛那一下沒收住我家家就沒了喲,那我只能跟着你了喲。」

江妄心裏想着「 ???我尼瑪要拆你家,你不埋怨我,你還要倒貼,怕不是有什麼傳染病哦。」嘴上卻說:「小妖妹妹,沒事吧,都怪我,我差點釀成大禍。」

「沒事的**哥,強者動則移山填海,毀個山林都是小場面,更何況**哥最後不是收手了嘛。」夜妖說完還扭了起來。

另一邊的只強還在發獃。

我這是認了個什麼大哥,起手禁術,真對我夠尊重的,這可是禁區,有禁魔法則,他居然能無視,還有那腿一出,我直接不能動了,這可比我故人強了。

「大哥你剛出用來幾成。」

「幾成我不知道,我就甩了個腿用了個光速踢沒了,怎麼樣屌不屌。」

夜妖搶先發言:「吊!」說的那是兩眼泛花花。

強子頓時頹廢了:「山下的人都這麼厲害了?看來我還是老了啊,還是該下山看看了呀。」

聞言江妄說道:「別急啊強子,改名這事你怎麼看,我覺得可以,咱要配合你那氣質。」

「啥氣質?」

「爆衣的。」

只強心裏想着:「你強你說了算,我有反抗的餘地嗎?」嘴上卻問道:「那叫什麼。」

「范馬勇次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