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開局就差點被殺
開局就差點被殺 連載中

開局就差點被殺

來源:asp1 作者:西關鈦金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佑.李世民

一枚看似古老的戒指,蘊藏着讓人着迷的神秘氣息……再次醒來,李佑發現自己竟穿越到了展開

《開局就差點被殺》章節試讀:

第2章 李佑要搏


「為什麼我會是齊王佑,為什麼我會是齊王佑...」 李佑將小內侍給趕走,一個人苦澀的無語的手足無措的待在房間中,此時的李佑都快要瘋了,那種苦澀,無奈,荒唐,無語,等等各種表情同時出現在李佑的臉上。
為什麼李佑臉色會如此精彩,還能為什麼...還不就是那位齊王佑,因為同名同姓的關係,李佑很清楚齊王佑的死期就在不遠。
根據李佑的了解,很早的時候,李佑在京養病時,李佑和李世民的關係就已經很危險了,當然了,錯的是李佑,李佑這個混蛋,簡直就是太傻了。
他的舅舅陰弘智以李世民多子為由,勸他招募壯士以自衛,並推薦自己妻子的哥哥燕弘信謁見李佑,李佑還真的就相信了,不但堅定不移的相信還用全身的熱情的去接待那位燕弘信,並賜給燕弘信許多金錢布帛,讓他招募死士,這簡直就是找死,李世民是好惹的?
果不其然,李佑招募死士的事情,很快就被李世民給知道了,因為這樣...李世民認為長史薛大鼎對其管教無方,而將其免職。
權萬紀曾經是吳王李恪的長史,為人正直,被李世民任命為李祐的長史。
權萬紀看見李佑不守法度,多次犯顏勸諫。
當時,昝君謨、梁猛彪因為善騎射而被李佑寵信。
權萬紀多次斥退此二人,李佑又立即將之召回,然後還更加的寵信。
李世民那是快被氣死了,可是畢竟是自己的親兒子,所以李世民又擔心李佑不思悔改,多次寫信責備他。
這個時候,權萬紀擔心一併獲罪,就對李佑說:「大王是皇帝的愛子。
陛下希望大王悔改,所以訓誡教導。
如果大王能約束自己承認錯誤,請讓我入朝為大王請說。」
李佑於是附表謝罪。
權萬紀入朝,表示李佑一定會悔改。
唐太宗這才消除了怒意,並賞賜了權萬紀以致謝,但是仍然以李佑以前的過錯,下詔書責備他。
李佑聽說權萬紀得到了賞賜但是自己卻受到責備,以為權萬紀出賣自己,心中憤憤不平,大怒道:「長史出賣我!
勸我卻自以此為功勞,我一定會殺了他。」
兩人的關係直接到達了冰點,而這位權萬紀也是小心眼,李佑越是叛逆,權萬紀對李佑管教就越發嚴厲,並放逐昝君謨、梁猛彪二人。
李佑和昝君謨因此懷恨在心,就商量着要陰謀殺死權萬紀。
誰知道事情敗露了,真得是爛泥扶不上牆,事情暴露之後權萬紀當然是將昝君謨等人收押入獄,並第一時間上報朝廷。
李世民知道之後,馬上命令刑部尚書劉德威前往齊州處理。
劉德威很厲害,很快就查明了屬實,要求齊王與權萬紀返京說明。
權萬紀奉召先行,以前的那位齊王佑是真的害怕死了,所以出了一個昏招,那就是派燕弘亮等率20騎射殺權萬紀,並將其肢解。
事已至此,昝君謨這些混蛋,就勸齊王佑起兵謀反。
此時的我們的主人公穿越的時間點,就是權萬紀奉召先行前往長安告狀的時候,你說李佑怎麼可能不苦澀,而且不但是苦澀,此時的李佑更像是一隻螞蟻掉到了熱鍋上,四面楚歌...!
因為傻子也知道,如果李佑去長安會很慘,畢竟陰謀殺自己的長史,你簡直和禽獸一樣了,李世民絕對不會饒了他,可是如果不去長安只會更慘,所以上一任齊王佑做了一件最蠢的事情,就是射殺權萬紀,跟着被勸說直接造反。
最後的結果是,齊王佑以「謀反罪」被貶為庶人,賜死於長安太極宮內省,同年十月十五日以國公之禮安葬於長安高陽原。
無子,國除。
「這個蠢貨呀...!」
李佑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腦袋,此時的李佑是真的有些不知所措了,因為如果現在的李佑一個不小心,那麼今年,也就是貞觀十七年,就是李佑的死期。
李佑不想死呀,人家穿越混得是風生水起,可是李佑呢...剛剛穿越過來就要死,這差距也太大了一點吧。
「我要冷靜,我要冷靜...!」
李佑默默的回想了齊王佑的作死的過程,跟着李佑強迫自己安靜了下來,這個時候,李佑不應該再去想其他的東西,他要想的就是該如何度過下面的難關。
首先造反是不可能的...說真的,李佑也是真的不知道齊王佑是怎麼想的,去和李世民造反,簡直就是不要命,李佑絕對不會走齊王佑的老路。
既然不能造反,那就必須要回長安述罪,這個罪如果述不好的話,那也是死罪,這也是為什麼齊王佑要造反的原因。
反正都是死,齊王佑認為自己還不如搏一搏。
只是和齊王佑不一樣的是,李佑知道,和李世民搏,一點贏得機會都沒有,雖然李佑也要搏,但是李佑搏的方向和齊王佑是不一樣的,齊王佑是和李世民搏,但是李佑不用,李佑要和昝君謨,梁猛彪,燕弘亮搏...!
以前的那位齊王佑,將這些姦邪小人都當成了兄弟,可是李佑並沒有,李佑知道這些人都是姦邪小人,以前齊王佑做的一切都是錯的。
昝君謨和梁猛彪那是李佑的金牌打手,可是在齊州,百姓恨他們比齊王更恨,這兩個人在齊州和畜生沒有分別。
光天化日,大街之上,昝君謨和梁猛彪看到漂亮的女人就直接往上撲,如果不從就是一刀,可是如果從了,女子也只能投井自殺。
兩人還一起看到過一名孕婦,將孕婦劫持到小巷之中,孕婦丈夫一刀被殺。
孕婦哭喊無果,最終咬舌自盡。
誰知道昝君謨和梁猛彪兩人惱怒孕婦咬舌自盡,還破開了孕婦的肚子,在場的百姓無不哭泣,齊州也是怨氣衝天。
燕弘亮更加的可惡,站在齊州的大街之上殺人取樂,和自己的同伴比同一時間誰殺得人的更多,齊州百姓有話,碰見燕弘亮,就像碰見活閻王。
一位百姓父女牽驢上街買賣,驢着急在燕弘亮的府邸前拉了一泡稀的,被燕弘亮看到,百姓父親想要擦拭,燕弘亮不肯,非要百姓舔掉。
百姓父親不舔...最後的結果是百姓父親被殺,百姓女兒被凌虐至死。
沒錯,昝君謨和梁猛彪還有燕弘亮是曾經那位齊王佑的忠心手下,但是這個時候,在此時李佑的心中,他們不是自己的手下,他們只是齊州的惡魔,所以李佑要糾正齊王佑,並且李佑還要將一切的罪責都推到三人的身上,而怎樣才能將所有的罪責都推到三人的身上。
很簡單...只有讓燕弘亮等三人都變死人,那一切都是李佑說的算了。
但是...這也是很難的,因為李佑的府中,幾乎所有的侍衛都是這三個人的手下,李佑要是想要這三人變成死人,難度也是很大的。
到底該怎麼辦,李佑又一次的皺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