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凡人之軀
凡人之軀 連載中

凡人之軀

來源:asp1 作者:零七度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鄧光富 鄧平安

穿越到以武為尊的世界,在這個強者才能制定世界規則的時代,無論你用什麼辦法,只要能展開

《凡人之軀》章節試讀:

第2章


道長越發驚奇。
這個少年郎,為何心底會如此的善良,甚至善良的有些愚蠢一般...... 「我為你治病,不要錢。」
道長有些認真起來。
病怏怏的少年郎鄧平安錯愕地看着道人。
不要錢?
難道圖自己的身子?
道長道:「你的病,是因為你這副身體,我有兩個法子。
第一個,是我給你開一副葯,你吃下去以後,可以活到五十歲。
但是你渾身上下的疼痛,並不會減弱,只是單純的延長你的壽數。」
鄧平安沒有任何意外的詢問了第二個辦法。
道長臉上露出神秘莫測的笑容:「你可曾聽過,玄門修仙之說?」
「玄門修仙?」
鄧平安大驚,立刻就感覺眼前這道人不領情,只怕真的是江湖術士騙子中的老油條。
玄門之說,本為虛幻,如何能當真呢?
也就在這個時候。
鄧平心推開了擋在房門口的老父,手中提着一根木棍,怒吼着沖入房中來。
「道長小心!」
鄧平安呼喊了一聲,虛脫的身體,頓時就讓他眼前一黑,激動之下,差點昏死。
哪曾想,那道長卻只是淡淡一笑,頗不在意,甚至都不曾回頭的往後伸手一指。
怪異的事情發生了。
鄧平心手中的木棍,竟然瞬間變成了一條手臂粗的黑色毒蛇。
那毒蛇雙眼猩紅,散發著妖冶恐怖的光,瞬間就纏繞着鄧平心粗壯的手臂,朝着他的脖根咬了過去。
「啊!」
鄧平心嚇得怪叫一聲,慌忙將那毒蛇丟走!
毒蛇落地,漆黑反光的身體頓時盤成一圈,高高地昂起蛇頭,陰冷的眸光透發著怨毒的冷光,盯得鄧平心渾身發毛。
「阿爹!
這個牛鼻子會妖法啊!」
鄧平心慘叫了一聲,轉頭就朝着外邊跑了出去。
鄧平安看着就跟見鬼了一樣,用力地揉了幾下自己的眼睛,才確定這一幕是真實發生的。
鄧光富將這一切盡收眼底,驚恐萬狀想要後退,可看到次子還在屋中,強忍着恐懼走上前來,竟然要直挺挺跪下去。
道人看着滿臉震驚之色,虛的汗珠滿臉滿頭的鄧平安微微一笑,伸手再度一指。
鄧光富瞬間定在原地,保持着張嘴往前行走的動作,就連臉上那擔憂懇求的表情,也瞬間凝固住。
「莫慌,這是玄門道法中的小把戲,不會傷害你父親分毫的。」
鄧平安聞言,心中大定,看向道人的眼神中,透露着一股強烈的渴望,和一些說不清楚的崇拜與嚮往。
仙人,自當是無所不能的啊!
道人笑道:「凡夫俗子見了這些,就只會大呼小叫,攪擾了我和你說話。
第二個辦法,便是我引渡你進入玄門中來。
你這水行道體,若是能在二十歲前,修成金丹真人,便可無災無病,突破這種體質對你的禁錮,延壽三百春秋!」
鄧平安一愣:「道長已經是仙人,也不能直接祛除我的病嗎?」
「仙人?
這世上或許有,但我可不敢自稱為仙人。」
道人看着鄧平安,眼中流露出一抹笑容:「我沒有辦法直接祛除你的病痛。
但是人,任何時候都應該靠自己,不是么?」
鄧平安先是一愣,隨後面色微變:「是平安愚鈍了,多謝道長啟發。」
「那我,如何修成金丹真人?」
道人見鄧平安不曾因此氣餒,越發覺得眼前這凡人不凡。
「金丹大道,乃是無上道法,入門道法,也只不過是練氣境而已。
練氣境界過後,方才只是築基境界。
築基境界之後,才是金丹大道!」
鄧平安頓時意識到,這玄門修道,似乎也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情。
道人繼續說道: 「練氣者,分為十二層境界,十二層境界之後,若是能得天地庇佑,方才有那麼三四成的可能,突破到築基境界。
而築基境界,則分為前中後三層。
在築基境界之中,每修成一層,都難如登天。
許多築基境界的修仙者,終其一生,也依舊是停留在築基初期境界而已。
一兩百年光陰過去,也無法得破金丹大道!」
「敢問道長,您而今壽元幾何,又是什麼玄門境界?」
「哈哈哈......」 道長看着如此單純的少年郎,搖頭笑道:「道不言壽......不過,說說也無妨。
貧道而今雖然看似二十上下,但實際年齡,卻已經是五十有五了!
至於修為境界。
我也是方才突破從練氣十二層,突破到了築基初期而已。」
「那這豈不是說,道長您五十餘歲,方才修成築基初期?」
鄧平安大感神異,眼前這五十歲的道人,比自己的阿爹都年長十歲,卻看起來與自己大哥一般年輕。
「晚生斗膽一問,似道長這般玄門修道的速度,放眼修道之人中,算什麼水平?」
「我便知道你有此一問。」
道人淡淡一笑:「我宗門師長,皆言我乃是門中數百年不遇之天才,方才能五十歲修鍊到築基境界。
正常來說,百歲之前,能突破築基期,都算是上等之姿,未來可期!」
聽完這番話,鄧平安感覺自己心中方才生出的那點微末豪光,似乎瞬間湮滅了。
自己現在已經十六歲了,要在二十歲之前,修成那所謂的金丹大道...... 事實上,百歲之前,突破到築基境界,都是上等之姿,未來可惜?
那突破到金丹境界,豈非要一兩百年歲月了?
若是一個資質上乘的人,都要一兩百年歲月,方才可修成金丹大道。
那自己又怎麼可能,只是用區區四年時間,就修成金丹大道?
鄧平安滿臉苦澀笑容,正要拒絕的時候,道人忽然又說道: 「一旦踏上修鍊之路,你就算是不能在二十歲之前,破如金丹大道,但也可以有四年時間,周身健全的生活!」
「什麼!」
鄧平安瞬間無法把持,直接強撐着完全坐立了起來,雙眼渴盼的看着道人。
道人頷首道:「我此言非虛,但是你自己卻要考慮考好了。
若是選擇第一條路,尚且可以活五十年,就算是苟活,可也是五十年!
而今你這般情況,能不能活到三四十歲,都尚未可知。」
「第二種,你也清楚了玄門修道之難,若是無法在二十歲之前,破入金丹大道,也終為塵土。」
道人忽然感慨了一句:「或許,第二種選擇看起來是必死的,但你生有這種水行道體,卻又遇到了下山積累功德的我。
這其中,莫不成,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會有那麼億萬分之一的可能,也尚未可知呢?」
「畢竟,天無絕人之路,凡事皆有一線生機的。」
只是,這話雖然出自於道人之口,但他自己卻也不太相信,這個世界上能有人十六歲修道,二十歲成為金丹真人的。
「億萬分之一的可能......一線生機......」 鄧平安喃喃自語了一句,看了一眼不遠處被施了定身術的父親鄧光富,目中閃過一絲痛苦的掙扎之色。
又低頭,看了一眼自己虛弱的身體。
回想着大哥做的事情...... 心神一陣恍惚。
從記事以來。
他就是屎尿,都只能拉在褲子里,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
尋常人的行走、奔跑、跳躍、吶喊、呼嘯,他更是從未有過的奢望體驗。
他生有十六年春秋,卻從未感受過腳底下大地的厚重;更不曾體會過清泉自指尖流過的涼爽;更未有過與同齡人嬉笑打罵的樂趣。
唯一伴隨他的,只有周身上下,無時無刻都在折磨着他的奇寒怪病...... 鄧平安臉上出奇的平靜,他這般年歲的少年郎,從來不用考慮生與死的問題。
但他不一樣。
是蛆蟲一般的苟活,讓這種屎尿都不能自理的屈辱悲苦生命,延續到五十歲。
還是—— 玄門修道!
爭一爭,那億萬分之一的機會,完成那看似不可能做成的創舉?
十六問道。
二十金丹。
「道長,我決定了,我要問道。」
病怏怏的少年郎目光堅定: 「哪怕我無法二十歲修成金道大道,但我也要用剩餘的四年,去真正的活一回!」

《凡人之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