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被火燒死後,男友成了冥王
被火燒死後,男友成了冥王 連載中

被火燒死後,男友成了冥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冰糖葫蘆不加糖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虞檸 陸初升

親親,請問你家鬧鬼嗎?   這位鬼,可以說說,你有什麼煩惱嗎?   前面的惡鬼站住!快到我的碗里來!   前面那位…哦,原來是白無常啊…認錯鬼了,認錯鬼了   …   身為鬼,你有什麼困擾嗎?你有什麼遺憾嗎?你有什麼心愿嗎?你願意把自己交給我嗎?   我們有最優秀的團隊,不管你要溫柔多變的冥王,還是高冷清朗的上神,或者溫柔端莊的小姐姐,或者古靈精怪聰明可愛善解人意人見人愛花見花開車見車開的我都竭誠為您服務
  哎哎,別走啊,要不你稀罕哪一個,我送他下去陪你啊!   ——————   這就是一共四個人,兩男兩女,三個穿越者一個修仙者,一個失憶的人,兩個談戀愛的人,兩個單身狗的熱熱鬧鬧,收服惡鬼,化解執念,拯救冤鬼…的故事…   至於會發生什麼,誰知道呢,連作者本人都不知道(#-.-)   避雷:前期有點兒慢,作者愛鋪墊,第一次寫,大家多多包涵哈!(⁄⁄•⁄ω⁄•⁄⁄)展開

《被火燒死後,男友成了冥王》章節試讀:

第5章 初到冥界


沒飄多遠,周圍的景象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直觀感受就是,好紅!

火紅色的彼岸花一朵緊挨着一朵,艷麗如血,花上還有點點亮光,如星如辰,天空依然是暗的,但比起現代的沒有星光的夜空,冥界的夜空有星星拼湊的銀河,五彩繽紛,絢麗多彩,讓人難以想像這竟然是被稱作地府的冥界。

黑無常:「不要看太久!」

虞檸顯然已經痴迷於美景(哈喇子都快流出來了)

聽到此話,猛然驚醒。

「為什麼?這麼美的地方竟然不讓人看?」

虞檸納悶兒

黑無常:「……」

白無常:「罷了罷了,還是我來告訴你吧。」

白無常就知道這就是個悶騷鬼,還是得自己來。

「你應該也知道,冥界是鬼的聚集地,也是新生命的誕生地,新生命就是一鬼魂的新的輪迴,天地法則,六界輪迴往複,為保生生不息,六界安定,每一次輪迴的開始都需要在冥界消除記憶,方能進入下一次的輪迴…」

「可這跟這美景有什麼關係?」

「你這小丫頭,聽我慢慢說嘛,年紀輕輕的怎麼這麼沒有耐心,事情不都講究前因後果嗎,說書人不都這麼說的嗎?我先給你鋪好背景,懂不懂起承轉合啊?」

白無常沒好氣的說道「小黑你說我說的對不對?」

黑無常:「嗯!」

「嗯個屁!一天天的就知道嗯!」

白無常拍了一下小黑的頭。

黑無常:「對!」

白無常:「……」

虞檸:「……」

好傢夥,這還是個暴脾氣,之前說話挺有耐心的啊~

虞檸飄的起,跪的直。

「嘿嘿~我這不是第一次當鬼,什麼都不懂嘛~您大鬼有大量,我的錯,我的錯,您繼續~」

白無常挽起手臂,哼的一聲。

「我不跟你個小鬼計較」,咳咳嗓子繼續道,「我說到哪兒來着,哦哦哦,這個美景啊,你剛才是不是看入迷了?」

虞檸猛地點頭回應。

「哎,這就對了,這美景有致幻的作用,彼岸花的香氣會使人放鬆,這四處亂飛的東西是螟蟲,專門以吸收人的記憶為生,人在進入這裡後,聞到彼岸花的香氣,看到這天空中的迷陣,通常會記起一生中最美好的事物,魂魄無實體,螟蟲吸取你們的記憶可是輕而易舉,瞧瞧,這都是被你們記憶餵飽的螟蟲,胖乎乎的多可愛啊~」

虞檸「……」

謝謝,並不可愛!

虞檸,「不對啊,不是都說喝了孟婆湯之後才會消除記憶嗎?」

白無常稀奇得看了虞檸一眼,「呦~還知道孟婆湯呢?你只說對了其中之一,螟蟲能吸取部分記憶,而記憶力更深,更難消去的需得靠孟婆湯才行。」

虞檸點點頭,原來如此。

再看着這些美好的景象,頓時覺得汗毛戰慄。

虞檸接着問道:「那我們為什麼不走快一點或者能不能有什麼神器直接穿過去,我覺得我很危險啊~」

白無常:「呵~怕什麼,你的魂魄與我們相連,螟蟲不敢吸取你的記憶,剛剛小黑提醒你,只是怕你陷入迷幻中,做出奇怪的舉動,會比較麻煩而已。」

虞檸:「……」

我剛還感動了一秒,白瞎了!

白無常接著說,「至於你說的直接傳過去,六界之內,只要在天地法則之下,進入冥界只有這一條路,而且無論是誰,無論何種法器,都只能乖乖的走過去,飛也不行,當然!跑可以~」

虞檸認真的聽着,聽到這裡,不禁吐槽道,「那你們這差事還挺麻煩,上下班還有這麼遠的路要走。」

白無常瞬間淚眼汪汪,一把辛酸淚:「知音啊,這差事吃力不討好,工資少,待遇低,逢年過節還不給放假…嗚嗚嗚…」

虞檸分外同情,雖然還沒有工作,但自家阿升這樣的社畜就是這種待遇啊!

黑無常:「……」

我常常因為不夠戲精,而跟你們格格不入…

虞檸知心大姐的關心道,「那你們不能換份兒工作嗎?」

白無常正了正神色,恢復了正常,「我們這些官差都是自然孕育而生,定好了的,哪裡是能隨意改變的啊,不過,也算不錯啦,至少,我們不用經歷因果循環,只要不犯大錯,保護好鬼命,就是與萬物共生共存的了,多的事也不用管,各人各司其職就好,冥界還給分配房子,我這還算好了,至少還有小黑陪着我。」

說完,就轉過頭給了小黑一個「wink」

黑無常:「……」

「好了好了,已經跟你說的夠多了,快走幾步吧,誤了時辰,冥王可是要怪罪的。」

白無常閑聊完想起了正事,火急火燎的往前趕,撒開雙腿狂奔,黑無常緊隨其後,可憐了虞檸又體驗了一把被當做風箏遛的感受。

同情早了,這走的可真tmd快啊,您二位剛才是在遛彎嗎?

還好,在虞檸快要吐出來之前,終於停下了,虞檸想拍拍胸脯,好嘛,又穿過去了!

啊啊啊!做鬼好難啊!

也不知二人施了什麼法術,眼前漸漸浮現了一座大門,幾十米的高度,幾百米的寬度,虞檸表示下巴要掉到地上去了,這也太太太誇張了吧!

深棕色布滿法紋的大門緩緩打開,門後鬼聲鼎沸,就像人間集市般熱鬧,鬼挨着鬼,他們竟然是實體的,儘管依舊和人類有差別,不過虞檸看到他們站在地上,而不是飄着。

虞檸往自己腳下一瞅,啊,這熟悉的觸覺,這踏實的地面,從沒有這麼熱愛這片土地!

虞檸開心的在自己身上摸來摸去,用腳在地上狠狠跺了幾下,興奮的都要去親吻這片土地了。

黑白無常:「……」

我們不認識這個鬼…

白無常星星眼的看向小黑:「小黑,幸虧你機智,及時叫醒了她,剛才差點兒就被這個女色狼糟蹋,我的鬼身就不幹凈了!嚶嚶嚶」

黑無常輕輕的拍了拍他的頭,無聲的哄了哄。

虞檸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

我可是有家室的人,再說了,糟蹋誰也不能糟蹋一個鬼啊~啊呸!自己可是二十一世紀的五好青年,怎麼會去侵犯他人的人身安全呢!

虞檸:「別皮了,冥王在哪兒呢?差事不辦了是吧?」

真是,還得自己來催進度。

白無常理了理衣袖:「別急嘛,最慢的都過來了,最後一步了,很快的,一秒鐘就好!」

虞檸不信,「一秒鐘,這麼快?」

只見白無常只嘿嘿的笑了聲,那猥瑣的笑聲讓虞檸頓覺不妙。

瑟縮的後退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