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趕屍封魂術
趕屍封魂術 連載中

趕屍封魂術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郭傲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林淼 郭傲

我叫林淼,祖上世代為趕屍人
我天生命格殘缺,原因讓你們意想不到
誰說世間善即善,惡即惡?讓我來告訴天道,世間沒有絕對的正義,也沒有絕對的邪惡!你從我身上拿走的東西,我林淼一定要親手拿回來!展開

《趕屍封魂術》章節試讀:

第4章 潛心修鍊


父親說完,我便立刻去拿桌上的三件物品,書和鞭子被我很輕易的就拿了起來夾在了腋下,唯獨那件黑色的道袍彷彿有千斤重,我怎麼都拿不起來,父親見我拿不動,拍了拍腦門對我說:「忘記了,你沒有修為是承受不起這道袍的。」

我疑惑的看向父親,他也沒多說,拿起道袍轉身走出了地下室。我看了看周圍十分好奇,沒想到家裡居然還有這種地方。

突然我發現牆上的屍油槽還亮着呢,我連忙向父親大喊:「爸,這屍油槽里的火怎麼才能熄滅啊?」父親的聲音從地面上傳來「這麼多屍油一旦點燃是無法被熄滅的,你出來就行。」

我隨即也離開了地下室,父親再次拉動機關,假山複位,地下室的入口又被完美的藏匿了起來。他從一旁的地上撿起地磚又蓋在了機關上面,隨後拍了拍手上的灰塵對我說:「假山複位空氣不流通,地下室里的氧氣被消耗殆盡以後,屍油燈自然就熄滅了。」我恍然大悟,原來趕屍這一行業也要依賴科學啊。

父親把道袍搭在肩頭,走到院子中心的石桌旁,把道袍展開平鋪於石桌之上,露出了衣服的內襯,我這才發現內襯的左邊由上到下分別插了一個銅鈴,和各種材質的釘子,有木頭的,銀的,黃金的,甚至還有玉石的,我摸了摸脖子上的吊墜,發現和道袍里的釘子如出一轍,只是我脖子上的吊墜更加精緻一些,刻了一些我看不懂的圖騰。道袍的右邊是一個黑色的大布袋,上邊寫了一個金色的魂字,布袋的封口處被一根長蟲一樣的紅繩緊緊系住。

見狀,我把手中的《趕屍封魂術》和皮鞭也放在了那黑袍之上,父親緩緩開了口:「我們趕屍一派發源於湘西,咱們林家祖上,世世代代都從事着這個神秘的行當,趕屍積陰德,因為趕屍的目的是幫助客死他鄉的遊子魂歸故里安葬於故土,但是趕屍也分了很多流派,有些趕屍人靠着陰術將壞事做盡,漸漸的趕屍開始被人們所不恥,成了百姓嘴裏的邪術。咱家祖上修鍊的是傳統的趕屍封魂術,屬於正統的趕屍門派。你記住,即使是以付出生命作為代價,也不要利用家族秘術做一些見不得人的苟且之事。」

我「嗯」了一聲答應了父親,他繼續說道:「桌子上的書就是我們林家賴以生存的《趕屍封魂術》,這段時間我會傳你趕屍封魂的秘法和口訣以及禁忌,你定要牢記於心,記住終生不得違反祖訓。這支長鞭名為趕屍鞭,顧名思義是驅趕屍體所用,也可以作為防身武器,它的鞭身以千年殭屍王的毛髮編織而成,鞭柄則是黃河陰沉木所制,看似普通實則堅硬無比,配合秘術可以劈斷鋼鐵,斬殺魂魄。這黑色長袍名為夜行袍,是上古凶獸的皮囊所制,刀槍不入,水火不侵,袍內的工具分別為引屍銅鈴,和鎮魂釘,搖晃銅鈴可吸引惡靈,操控屍體,鎮魂釘可以封印靈魂,殺死殭屍,不同的材質對應不同級別的殭屍,屍和人一樣身上都有脆弱的穴位,將鎮魂釘錠入太陽穴,後腦,四肢以及心臟即可讓屍徹底死亡。至於那個布袋就是封魂袋了,說起來你可能不信,這個袋子內部類似於四維空間,不僅可以存放靈魂,精魄,還可以存放屍體,袋口那根紅繩其實是燭九陰的一縷分魂所化,《山海經》中描寫燭九陰生活在非常寒冷的地方,渾身紅色,睜眼閉眼之間能夠改變黑夜白天,同時它不吃東西也不用睡覺,並能夠控制風雨。燭九陰本體雖然還是蛇,但是它的實力已經遠超於一般龍族,但這縷分魂一直尚未覺醒,目前只能當做普通繩子使用,至於它能否覺醒還得看你的機緣了。」

父親說完我倍感壓力,本以為趕屍是很簡單的事情,可是我沒想到居然還有這麼多的門道,父親還跟我說只有當修為達到一定的境界,這些趕屍工具才會認我為主,他們雖為工具但是都是有靈魂的。

當天晚上我便踏出了成為趕屍人的第一步,跟着父親學習趕屍封魂秘術,父親說我入門很快,他說我的天賦要比他強不知多少倍。我雖然不愛學習,但是我腦子聰明,父親傳我的心決口訣我只用了不到一周就背的滾瓜爛熟,並且能熟練的驅使屍體,我練習用的屍體自然是那個被父親扒了皮的江湖術士,至於父親為什麼要養這具屍體,父親的回答是當做沙包,讓這畜生受盡皮肉之苦,只是他沒想到這屍體有一天會在我身上派上用場。

一個月之後,我已經能身披夜行袍熟練操控趕屍鞭,我想它們已經認可我的能力了,只是我的身體素質好像不太行,父親便花了大價錢,給我請了當地最牛的武師來教我體術,經過一年多的魔鬼訓練,不管是趕屍還是體術我都已經完全超過了父親,他說我現在的修為甚至比我爺爺還要強,可是我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即使再強我能逆天改命嗎?這段時間母親也沒閑着,不僅要照顧一家的生活起居,她還不知從哪給我弄來了一個小葫蘆,說裏面裝的是屍毒。她還叮囑我說屍毒對付屍體無效,只對活人有效,說我涉世未深,告訴我殭屍不可怕,比殭屍更可怕的是人性。

父母這段時間對我格外的嚴格,我知道他們也是為我好,希望我能好好的活着,但是越是這樣,我越感覺他們馬上就要離開我了,心裏無法安穩。這一年多我感覺父親看起來好像老了幾十歲,身體從強壯變得弱不禁風,就連走路都不得不依靠一根拐杖來支撐,母親的皮膚也不再白皙,開始有了褶皺,而且身上還時不時散發出一股屍臭味,我肯定不會嫌棄她,子不嫌母醜,狗不嫌家貧,她是我母親,生我養我這麼多年,但是母親總是躲着我,跟我刻意保持着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