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暴躁老哥的奇妙冒險
暴躁老哥的奇妙冒險 連載中

暴躁老哥的奇妙冒險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中二的渡鴉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中二的渡鴉 奇幻玄幻 李淳風

患有狂躁症的李淳風,一直苦惱於自己的憤怒管理
直到有一天,他發現其實比起壓制情緒,發泄出來更有利於身心健康,只要發泄對象盡量不是人就行了
展開

《暴躁老哥的奇妙冒險》章節試讀:

第2章 平安喜樂


即使一個人氣血虛弱,手腳冰涼,也是有個限度的。而李淳風此時抓着屠夫的手腕,就像是抓住了一塊堅冰。

剛才離得遠,再加上屠夫的頭髮遮擋,李淳風也看不清屠夫長啥樣,但是現在離得近了。他能夠清晰地看到屠夫的眼睛獃滯無神,眼珠子還矇著一層灰白,分明不是活人的眼睛。

李淳風吃驚之餘猛一提膝,一記膝撞頂在了屠夫肥碩的肚腩上,將屠夫撞得向後倒去。

常人遇到這樣的情況,早就嚇得六神無主,手腳發軟了,就像是那個年輕女子一樣。但此時李淳風的臉上卻不自覺地浮現出了異樣的神色,他用着只有自己才能聽見的聲音反覆念叨着:「不是活的……不是活的……不是活人真是太好了。」

屠夫被李淳風的膝撞擊中了腹部,似乎並沒有受到什麼影響,倒地後立即爬了起來。拎着開山刀,繼續走向李淳風。

這時李淳風也回過神來,雙手握住戰錘柄。左腳向前一踏,腳蹬、腿撐、胯擰、身轉,渾身上下筋肉骨骼協作,瞬間便形成了動力鏈,全身的氣力擰成一股,通過雙臂使在錘上,便向著屠夫橫掄過去。

這屠夫之前看着獃滯無神,這時卻猛地向李淳風躍去。這讓李淳風感到有些意外,沒想到這看似是死物的玩意兒還有這種機變。如果繼續掄過去,那麼就會是錘柄砸在屠夫的身上,極大地規避了傷害不說,要是遇到一個腕力不足的人,還會被震傷手腕。

戰錘是種重量大,重心極度靠前的兵器,掄起來後很難收力、轉向。但是李淳風是個沉迷兵擊多年的老ass,眼前這種情況他也不是沒見過。

既然戰錘轉向困難,那就自己轉向。他向右後方退去,讓過了屠夫撲擊路徑的同時,右手滑至錘柄尾部,上身一仰,雙手抓住錘尾就向後拉。鎚頭的旋轉半徑突然減小,速度立即增大。鎚頭帶着嗚嗚作響的勁風,改變了攻擊軌跡的戰錘狠狠地砸在了屠夫臂膀上。

屠夫即刻橫飛了出去,落地後還滾了幾圈。雖然李淳風玩的是全甲兵擊,但現實終究是法治社會,沒有誰會下死手,這還是李淳風第一次嘗試全力出手。

感受着錘柄傳來的反震,回味着擊中人體的質感。他的心底,竟湧起了一絲絲難以言喻的輕鬆以及喜悅,嘴角也不自覺地扯出了一個殘酷的弧度。

幸好張文懷和年輕女子都站在他的身後,看不見他的表情,要不然估計他們恐怕又要逃了。

倒在地上的屠夫似乎感受不到疼痛一般,用右手撐地,掙扎着坐了起來,可以看見他的左臂骨頭已經被砸斷,彎曲成一個詭異的形狀,骨渣子刺破皮膚鑽了出來,傷口流出涅涅黑血。即便傷成這樣,屠夫的左手還是緊緊握着開山刀,沒有鬆手。

這次李淳風沒有等屠夫再次站起來,直接拖着戰錘一個衝鋒就向屠夫衝去,待到近時,擰腰俯身,將戰錘掄圓了砸在屠夫的頭上。屠夫的頭顱像是從五樓扔下來的西瓜一樣炸裂開來,污黑的血液、蠟黃的髓液、灰白的腦漿,都濺在了李淳風的盔甲上,腥臭莫名,但是李淳風現在也毫不在意,只顧沉浸在越來越強烈的平安喜樂的滿足感中,一波又一波的快感浪潮湧入腦海,令他久久不能自拔。

站在李淳風身後的張文懷,手裡死死攥着鐵鉤,還想着情況不對就上去幫助李淳風。看到此時危機解除,也是扔下了鐵鉤,癱坐在地上。三人此時都沒有說話,詭異的廠房內重新恢復了安靜。

「唔……唔……」隨着眾人神經的放鬆,年輕女子這時候哭了出來,哭聲驚醒了正在沉醉的李淳風,令他心底湧現出陣陣的煩躁,但還是被他很好的壓了下去。張文懷看着哭泣的女子,本想上前去輕聲安慰,但想了想還是作罷。遇到這種詭異的情況,還是讓她哭一場吧,憋在心裏,反而容易埋下病根。

李淳風蹲下身來,想要拾起屠夫的開山刀,但是屠夫的手抓得太緊了,捏着刀身又不好用力。於是李淳風放下了戰錘,想要先把屠夫的手掰開。

豈料屠夫的手突然一緊,握着的開山刀就向著李淳風胸前划去。李淳風哪裡能想到沒了頭的屠夫還能動彈,躲閃不及便被劈中,幸好出來時有所準備,刀刃劃在山文鎧上,帶起一溜火花,但也沒傷到李淳風。李淳風被嚇了一大跳,向後躍開幾步。

但就像是迴光返照,劈出這一刀後,屍體又沒了動靜,手也鬆開了,開山刀落在了地上。一旁的兩人也被這一幕嚇壞了,但是接下來的一幕,使得二人更是陷入了驚恐之中。

只見李淳風再次上前,拾起地上的戰錘,對着屠夫的屍體輪番砸下,屠夫屍體的黑血四處飛濺,李淳風直至將屠夫的屍體全部變成碎肉才算作罷。相同的事情,李淳風不想再經歷第二次了,不補上幾下子,還是不太放心。

這時李淳風才撿起了屠夫掉落的開山刀,向著兩人走去。兩人看着身着鎧甲上沾滿鮮血的李淳風,右手提錘左手持刀地走來。心肝兒都顫了兩顫,年輕女子直接嚇得停止了抽泣,面帶絕望地看着李淳風。

張文懷和李淳風算是相識,還要好一點兒,頓了頓微微顫抖的腳,主動迎了上去:「李小哥,多虧有你啊,要不然我和音音這下子怕是在劫難逃了。」

經過交談,李淳風才得知年輕女子叫周正音,外地人,近期來蓉市上大學,因其父母與張文懷是好友,便托張文懷照顧周正音。張文懷經濟較為寬裕,剛好張文懷樓上有人將房屋掛出出租。為了方便考慮,張文懷就在四樓租了一套房子給周正音住下,只是才入住,並沒有和李淳風打過照面。

沒想到這晚兩人都聽到了敲門聲,接着就在這裡相遇了。按照張文懷的講述,剛來的時候一共有四人,都是樓里的住戶,但是有兩個人都已經被屠夫砍死了。

「那你們來的時候,有沒有發現像是出口的地方?」李淳風雖然知道概率很小,但還是隨口一問。

「我們在這裏面走了很久,又被怪物攆了一陣,並沒有看到有出口。」張文懷搖了搖頭。

看着張文懷與李淳風交流如常,周正音也放下了恐懼,開口道:「張叔,這個怪物是從那個集裝箱後面出現的。在它出現前,我聽見了開門聲,也許集裝箱後面就有門,怪物是通過門進來的,只是我們還沒看見就被怪物追趕了。」

「對!對!你這麼一說,我也想起來了。李小哥,事不宜遲,我們過去看下。」聽到周正音提供的線索,張文懷也回憶起了之前的細節。

李淳風將屠夫的開山刀拿給了張文懷防身,三人就向著之前被怪物追趕的方向走了過去。

這一走,又是半個小時,這世上確實有這麼大的工廠,但是絕對沒有這麼大的廠房。三人都不是什麼笨蛋,心裏也隱隱有了些猜測,但是沒有人開口。本來就是在危險環境下抱團求生,越是這種時候,越是不能壞了士氣。

不知走了多久,三人面前的地上出現了兩灘血跡。張文懷和周正音的面色頓時一白,周正音聲音有些發顫:「這……這裡是王哥他們夫妻倆倒下的地方,但是……但是……」

周正音「但是」了半天,也沒有下文,李淳風看着從兩灘血跡延伸至遠方的拖拽痕迹,補充道:「他倆的屍體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