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嫡女之美人如畫
重生嫡女之美人如畫 連載中

重生嫡女之美人如畫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皮卡牛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寧月竹 皮卡牛

上一世她被父親救回家的書生迷了眼
誰知救回來的卻是一個白眼狼
自己給他財富,要求父親幫他上位
換來的卻是自己家破人亡
重活一世
他看清了這個男人的真面目
利用前世的記憶,斷了他所有出路
然而在復仇路上,卻始終有個男人在默默的幫助自己
當自己終於鼓起勇氣時,那個男人卻消失了


展開

《重生嫡女之美人如畫》章節試讀:

第4章 處置叛徒


若是上一世的寧月竹才不會去浪費口舌去解釋這些,但是重活一世,讓她知道有時候不解釋,反而會讓誤會越來越深。

於是指着跪在地上的珊瑚說道。

「你身上有個常年佩戴的荷包,為什麼今天看不到了。」

其他兩人隨着寧月竹的指向看過去,一旁的珍珠也立馬說道。

「對啊,我今天早上還看你帶了呢。怎麼現在就沒了?我記得你跟我說過,這是你過世的母親給你的,你一向不離身的。」

而跪在地上的珊瑚也停止磕頭,抬起頭,頂着滿是鮮血的臉跟寧月竹說道。

「小姐,我那個荷包今天不知道丟在哪兒了,然後剛想去找的時候,就傳出來您落水的消息,在那之後我一直都在給您煎藥。」

寧月竹冷哼一聲。

「你不知道丟哪兒了,我知道!就在池塘邊,你推我的時候,我給拽掉的。」

聽到這裡,李姨娘趕緊來到房外,吩咐自己帶來的人去池塘邊找荷包。

然後再次回到房間內對着寧月竹說道。

「大小姐,我已經讓人去找了,珊瑚姑娘,不如就先看管起來,等找荷包的人回來,再行發落,您看可否?」

寧月竹剛剛重生,還是在落水之後,所以現在頭疼的厲害,揮了揮手示意李姨娘看着辦後,就想讓珍珠給自己按按。

沒想到等李姨娘的人進來,珊瑚卻一邊掙扎一邊大聲喊道。

「我不服,就算我去過池塘,那也不能證明是我推得你。」

見屋裡弄得雞飛狗跳,寧月竹之前的脾氣上來了,抓起一旁的瓶子就砸了過去。

雖然沒砸到人,但是瓶子碎裂的聲音還是震懾到了所有人。

屋裡安靜以後,寧月竹拿起一旁的手帕擦手,然後說道。

「你不服?我作為苦主的證詞難道不算證據嗎,還是說你覺得我在污衊你?那你說說,在我落水的時候,你人在哪裡,可有人能為你作證?」

「我。。。。。。」

就在珊瑚支支吾吾答不上來的時候,李姨娘派去池塘邊的人也回來了。

手裡拿着一個荷包,說是在池塘邊找到的,李姨娘接過來,拿到寧月竹這邊。

珍珠看了一眼,直接說道。

「沒錯,就是珊瑚的那個,李姨娘你可以隨便找一個認識珊瑚的人,他們都知道這個荷包。」

李姨娘得到答案,拿着荷包放在珊瑚面前。

「珊瑚姑娘,人證物證都有了,你還是老實交代吧,你聽話一些,也少受些罪。」

事已至此,珊瑚也知道沒法翻盤了,於是她癱坐在地上,像是瘋了一樣大笑起來。

寧月竹看她的樣子,又看了眼旁邊的寧蘭兒,只見她站在一旁低頭不語。

心中便有了一個猜想,於是她伸出手把寧蘭兒拉過來說道。

「妹妹你說我該如何處理這個叛徒。」

寧蘭兒心裏正在想事情,突然被問到,一時間竟不知如何回答。

直到她發現屋內所有的眼睛都在看着她的時候,她才義憤填膺的說道。

「這個狗奴才居然敢傷害姐姐,那自然不能饒了她,我看就按照李姨娘說的那樣,打她三十大板,然後扔到大街上。」

說完,她抬起頭看着寧月竹,而寧月竹卻只定定的看着珊瑚。

見珊瑚沒有任何反應的時候,寧月竹對着李姨娘擺了擺手說道。

「李姨娘,那這件事就交給你了。」

李姨娘自然不會推辭,於是招手讓人給珊瑚拉走,然後把地上的東西收拾乾淨。

待着一切都做好以後,李姨娘看着床上的寧月竹,然後恭敬的說道。

「大小姐,如果沒別的事,我就先回去了。」

「李姨娘先等一下。」

寧月竹說完,然後對着手邊的珍珠說道。

「你去把我首飾盒裡的那個紅寶石的項圈拿出來。」

珍珠走到梳妝台前,拿出紅寶石項圈遞給寧月竹,而寧月竹卻沒接,反而把它推向了李姨娘那邊,然後說道。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今天應該是你的生辰吧?這個就當是我送你的禮物了。」

李姨娘看着眼前的紅寶石項圈,雖然她手裡沒什麼好東西,但也曾跟在夫人身邊見過不少,這個一看就是上品。

於是她沒敢接過來,只能推辭着說道。

「我一個姨娘,過什麼生辰啊。」

寧月竹預料到了李姨娘的反應,畢竟自己以前太過任性,對於李姨娘這樣直來直去,不會阿諛奉承的人,雖然不曾為難過,但也沒給過什麼好臉色。

以至於最後只有寧蘭兒這一個毒蛇盤旋在自己身邊,又被她一步步帶進深淵。

好在現在改變還不算晚,而且李姨娘上一世,從始至終都跟在父親身邊,對她好些也是應該的。

於是寧月竹看着李姨娘,笑盈盈的說道。

「姨娘長得白,配上這鮮紅的寶石,最是漂亮了。」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李姨娘也不好再推脫了,只好接過項圈,然後對着寧月竹行了一禮。

「那我就收下了。」

寧月竹淡淡一笑,說道。

「道謝就不必了,不過以後我要是有什麼不懂的,去問姨娘,姨娘可不要嫌煩,畢竟現在父親和大哥都不在家,家裡也就只有我們幾個女人了。」

李姨娘也跟着笑了笑回了一聲好,拿着項圈就離開了。

而寧蘭兒在一旁,看着那鮮紅如血的寶石項圈居然給了李姨娘這個半老徐娘,自己都沒得過這樣的好東西,不禁握緊了手中的帕子。

寧月竹自然看見她的這一系列反應,內心不由得感慨,這人啊,自己曾經給過她多少好東西,加起來可要比這一個項圈值錢多了,可是她卻只記得你這個項圈沒有給她。

想到這裡,寧月竹不禁笑了,這才剛開始,以後她會把自己之前送出去的,通通拿回來。

但是現在暫時還要安穩住寧蘭兒,畢竟對付敵人,小刀慢慢的割肉才最爽了。

於是她笑着對寧蘭兒說道。

「妹妹,時間不早了,你也回去休息吧,明天有個賞花品茶的宴會,我打算讓你跟我一起去。。」

寧蘭兒聽到參加宴會幾個字,眼睛立馬亮了起來。

「好,那我就不打擾姐姐了,明天早上我會提前過來的。」

說完,寧月竹看着寧蘭兒帶着丫鬟離開後,自己也躺回床上,想着明天那個自己上一世根本沒去參加過的宴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