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虛天浮世錄
虛天浮世錄 連載中

虛天浮世錄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龍卡肉絲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文天 龍卡肉絲

夫天地者,生於混沌
混沌之始,育有九靈
九靈趨於清而斥於濁,故分混沌
聚陽清者成天地,祛陰濁者化虛空
天地者,七分清而三分濁,陰陽相生而育萬物
後九靈化人形,分寰宇以九天,教化天地,開神歷,立萬界
九靈者,以中位鈞天無極大帝為尊,稱大天尊
分八方帝君,以鎮虛空,乃東方蒼天洪德帝君,東北旻天玉靈帝君,北方玄天太微帝君,西北幽天太陰帝君,西方顥天玉清帝君,西南朱天無量帝君,南方炎天陽極帝君,東南陽天歸元帝君
神歷九萬萬年,魔出虛空,八方帝君盡出,大天尊獨破萬劫,奪虛天石,煉神塔,威震寰宇
萬魔劫滅,四帝亂起,大天尊隕,虛天塔失
欲知後世當如何,應見《虛天浮世錄》
展開

《虛天浮世錄》章節試讀:

第7章 星玉麒麟


「準備好了就一同出去吧。」文天看着星玉麒麟現在的身軀若有所思的樣子,隨即露出了一絲壞笑。

星玉見文天異樣的神情心裏咯噔了下,忽然明白了什麼,猶豫了一下還是走了過去,恭敬說道:「主人現在境界不高,無法隨心進出神塔,就由我帶您去出口吧。」

星玉俯身下來,文天並未猶豫便騎了上去,嘴角不由上揚起來,卻突聞星玉說道:「主人可抓緊了,我在此間,神通可不受限制。」

話音剛落,文天一個仰身差點掉了下去,忽然一股力量穩住了他的身形,而下面的星玉彷彿發出某種歡快的聲音一般,文天搖了搖頭也沒言語。

只見一道紫色光虹在星河之中一划而過,光虹內的文天要不是有一股力量保護其在內,怕是要當場暈厥過去,此速度竟比來時快了數倍不止!

大約一刻鐘後,聖靈學院的一個洞府內,原本空無一物的卧榻之上,忽然現出一隻發出耀眼星光的小塔,光芒一閃,從中射出一人一獸來,正是文天與那星玉麒麟。

「星玉,你可否變換一下形態,麒麟可是上古神獸,若是被人發現,我等性命堪憂。」文天跳下來後說道,同時一手朝懸浮在空中的小塔一招,又用那根編織的彩繩串好,戴了起來。

「主人所言極是。」

星玉身軀之上紫芒閃爍,竟化成了一隻普通靈馬。

「你們應是來自上界,竟懂得如此多凡界之物。」文天倒是心中疑惑不已,自從見到星玉口吐人言之時就有此感。

「諸天萬界,妙法萬千,讀取低境界生靈記憶之法還是不難的。」星玉卻自豪地說道。

「你讀取過我的記憶!?」文天大驚失色起來。

星玉卻是不以為意,道:「初見時,不知您身份,且此法無任何危害,自然隨意了些。我等乃是帝尊奴僕,與帝尊命魂有莫大因果,若不是帝尊命魂已入輪迴,我也不會無法認出。」

文天思量片刻後,不禁面露喜色。

「我可否習得此法?」

「自然可以,但最低需達到此界所謂的金丹期,且只能對境界低於自身的人使用。」星玉解釋道,話語中帶着一絲傲氣。

「金丹期可不是短時間能到達的,更何況絕大部分人連築基都無望。」

「此界靈氣稀薄,確實難以修鍊,但是虛天之內可卻完全不同的。」星玉笑道。

「如此說來我只需進入虛天修鍊即可?」文天可並不認為這般簡單。

「入虛天易,出虛天難,主人若未做好準備還是莫去為好。」星玉搖了搖頭。

「哦?這是為何?」

「入虛天有神塔之力,而出虛天則需破界之力,那時主人需成就真仙才可出虛天,我等雖實力通天,但在帝尊禁制之下,無法對虛天的界面壁壘產生影響,實力也會大打折扣。」

「我入神塔時並未進入虛天?」

「那只是神塔核心與虛天之間的通道罷了。」

文天本想着,將自己家人帶入虛天之內,但因一人他卻不能就此離去。

「不知清兒怎麼樣了……」

星玉見此並未多言,窺伺過文天記憶的它自然了解。

「虛天內的生靈可知曉他們在神塔之內?」剛剛從回憶中恢復過來的文天緩緩問道。

「除非其內有生靈達到帝尊同等境界,否則無法感知外界。」星玉這次卻並未隱瞞,原本文天只要問到關於一些重要之事時,都只是搪塞過去。

「今日便先休息吧,我還未築基並不能完全辟穀,這次若不是已入鍊氣期,怕是會餓死在塔內了。」

……

翌日,文天將星玉留在洞府之中,去學院教堂內聽導師講解修鍊功法,雖有星玉為其解惑,但自己總不能完全不出洞府,這樣會引起他人懷疑。

進入教堂之後,文天四處一掃,找了個比較僻靜的地方打坐起來,沒多久一個身影卻坐在了他的旁邊,正是那日靈元碑考核時瞅過一眼的葉飛。

「沒想到文兄才幾日便已入鍊氣境了!」此人倒是自來熟,剛見面就稱兄道弟起來。

文天見此也只是笑了笑,道:「葉兄資質同樣不凡,現在談吐間已有些許靈氣流出,想必不用數日同樣能入鍊氣境了。」

旁邊有不少人認出了二人,聽到他們的談話後,開始議論紛紛起來,羨慕嫉妒之意表露無疑。

不一會兒,又有一人走入教堂之中,來人之資,翩若驚鴻,婉若游龍,引來了眾多痴迷的目光。

「蘇欣雪!真若天仙下凡!」

「欸,她怎麼往那兩人那邊去了?」

「天才的路能和咱們一樣嘛。」

議論聲不斷,不少冷冷的目光同樣向文天這邊投來。

「文兄多日不見也是鍊氣期了。」女子並沒有理會旁邊的葉飛,而是對文天作揖。

一旁的葉飛卻並未有什麼異樣。

「蘇姑娘同樣已是鍊氣期,道君那日所言異象,我當時還有些不信呢,現在看來,資質果然非凡。」

「文兄謬讚了,你的資質可還在小女子之上呢!」

隨即,女子在其旁同樣盤坐起來,文天卻絲毫不在意其他人的碎語,依舊閉眼打坐。

一炷香後,一長袍男子走了進來,其靈氣內斂,顯然對靈氣掌控熟悉異常,但卻看不出是何境界。

他四下掃過之後,一絲驚異之色浮之於面。

「往年未講道之前,可從未有過入鍊氣期的弟子,此屆倒有幾位人才,看來之前聽聞之事倒是真的。」

隨後他步入台上,同樣盤坐下來,簡單介紹一下後便開始講授修行要點,文天聽聞下來,心中不少的疑惑竟皆一一解開了。

「凡人之軀雖不比仙人,但若論修行大道之法,卻也不差!」文天心中感嘆道,原本以為有星玉在其旁遠勝其他,但現在看來,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各有所長罷了。

數個時辰過後,長袍男子起身便離去了,若無其事一般。

大部分弟子離開後,文天也與旁邊二人拱手而別。

回到洞府,星玉麒麟正伏在桌上入睡的樣子,體型卻變得只有手指大小,文天剛入門內,星玉馬上醒了過來,輕輕一躍便跳到了文天肩膀之上。

「主人此行可有收穫?」星玉打了個哈欠道。

「嗯,凡人修道之法,在此界也是神妙非常的。」文天道出了心中所想,隨後又打趣道:「你這變化之能倒也方便,怎不化成人形?」

「主人不知,我雖是麒麟,卻不同於普通麒麟,乃是生於星辰交匯之處,身育星辰之力,一般神獸,出生不久便可化形,而我卻需成神方可衝破此桎梏。」星玉沉思了一會,像是在回憶什麼,隨後無奈說道。

「成神……早聽你們提起過此境界,與仙人有何不同?」文天早有此疑惑,可那日紅凰卻沒有回答他。

「主人,神尊早與您有言,當您境界足夠時自然會讓您知曉所有事情,現在知道太早對您心境無益!」星玉卻並不願再多言。

文天也不再過問此事了,自身鍊氣境都還未圓滿,確實不宜想的太遠。

……

六個月後,教堂之內,長袍男子依舊如同往常一般在此間講道,到了平時要離去的時辰,男子卻站起身言道:「十日之後學院將有一場鬥法大比,鍊氣期新晉弟子都需參加,爾等做好準備!」

「導師不知此次大比可有彩頭?」堂內有人問道。

「玄靈液!」男子留下一句話後便離去了。

「什麼?竟是能讓靈海中靈氣化液的玄靈液!」

下方的文天聽此同樣一驚,玄靈液可是加速築基的靈藥,珍稀異常,在修士之間幾乎有價無市,學院此次竟用此為彩頭!

「看來此次大比,當全力以赴了。」文天低聲說道。

「文兄,此次大比正好見識下你的風采了!」旁邊的葉飛哈哈笑道。

「葉兄近期術法同樣也有精進吧,在下可不敢在你面前放鬆警惕啊,何況,旁邊這位美人神通也不小。」文天往旁邊一看打趣道。

「文兄過獎了,聽聞你最近在洞府內苦修什麼功法,我等可是好奇得很。」蘇欣雪紅唇一挑。

「哈哈,那兩位十日後見。」

隨後便互相拜別,各回洞府了。這幾個月時間,三人互相講解修鍊中的疑惑,相處得倒也融洽。

洞府內,文天肩膀上的小馬正在不停地說著什麼,而文天則不停地做着一套奇怪的動作,卻如同龍騰虎躍一般氣勢非凡,舉手投足之間皆有大量靈氣涌動。

「主人此法第一層若成,鍊氣期當無人是你對手了!」星玉帶有一絲傲氣說道。

「沒想到,這練體之術如此強大,我才修鍊了三月時間,便感覺身體強度增強了數倍不止!」文天不由發出一聲感嘆。

「那是自然,主人雖是凡人之軀,無法發揮出此法之威能,但日後若是能再吸收到帝尊的神軀碎片,威力更當大增!」星玉言語之中,皆是自豪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