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雖千萬人吾往矣
雖千萬人吾往矣 連載中

雖千萬人吾往矣

來源:asp1 作者:趙君昊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初雪 江夜

五年之後,江夜終於從國外回來……找回了五年前使用的電話號碼,剛開機便接到了自己妹展開

《雖千萬人吾往矣》章節試讀:

第2章 集結!


周健的幾名手下倉皇回頭,頓時嚇了一跳。
好重的殺氣!
「你是誰?」
話還沒問完,領頭的就猛然感覺到一拳擊出,那拳頭似乎爆起了火焰。
「砰!」
領頭壯漢的腦袋如西瓜一般炸裂開來。
「啊!

!」
兩名同夥哪裡見過這等可怖的拳勁?
直嚇得鬼哭狼嚎。
癱倒在地,屎磕頭如搗蒜,求饒連連。
「對不起!
我也是被逼的,這些都是周健讓我們做的!
他爸是陵南市副總長,我們不敢忤逆啊,求求您大發慈悲,饒我一條狗命吧!
求求您!」
「死!
你們這些人,全都得死!」
江夜滿手是血地站在那,聲音嘶啞,身體更顫抖得厲害。
他一進來就看到被狗一般拴在那裡的父母,以及不省人事的妹妹,眼淚奪眶而出,那眼淚赫然是血紅色的。
他堂堂暗夜之王的父母,被人當做畜生一般肆意欺辱!
江夜鐵拳緊握,骨頭都幾乎捏碎。
「死!
全都給我死!」
江夜一掌從天而降,如山嶽般拍下,登時將他整個身體拍成一灘爛泥。
一步上前,一腳踏下,大小便失禁那人胸膛瞬間被踏穿。
縱是江夜助理青鸞,在這一刻也不由頭皮發麻,如此憤怒的江夜,她從未見過!
聽到江夜的聲音,江母身體一顫,猛地抬起頭來。
「兒啊,是你,真的是你?」
她的神色由驚訝,轉變成無限激動。
死氣沉沉的眼睛,綻放出璀璨的光芒。
快步來到屋角,江夜一掌將拴着父母的鎖鏈劈斷,而後急忙將倒在血泊中的妹妹抱起,沖青鸞吼道:「帶上我父母!
去醫院!
快!」
—— 手術室外,江夜緊盯着門上的紅燈,一言不發。
青鸞走了過來:「您父母身上的傷已經清理過了,沒有大礙,但他們在得到您妹妹的消息之前不肯休息。」
就在這時,手術室門開了,江夜急忙迎了上去。
「醫生,怎麼樣了?」
「放心吧,小姑娘沒事。
哎,就是舌頭咬的太深,多半會留下疤痕,說話方面,可能也會受到一些影響。
我說你這當哥哥的怎麼回事,居然讓妹妹受了這麼大的傷。」
「是,是我做哥哥的不稱職。」
作為暗夜組織的首領,一人讓任何國家都聞風喪膽的人物,無論走到哪裡,都是萬眾矚目之對象。
但此刻,他卻被醫生指責的,愧疚地低下頭,心中的自責、痛苦、憤怒,洶湧如潮。
為什麼?
為什麼家人被人如此欺辱,自己卻不在身邊?
為什麼這些年他不早些手刃了仇人,讓妹妹和父母遭受如此大的痛苦?

他恨自己,恨自己沒用,而他身邊的青鸞卻知道,江夜之所以現在才出現,那便是要給家人最大的安全。
暗夜之首,是在多少仇家之中,廝殺出來的。
只是他沒想到,正是自己的決定,反而害了父母這麼多年!
周建,高飛,還有他那個曾經的好妻子宋芷薇,他江夜回來,這筆賬,會一個一個,慢慢的給他們算!
江夜隨即去看了父母,雙膝一彎,跪倒在二人面前,用力將頭磕下。
「爸,媽,兒子不孝,讓二老受苦了!」
他聲音嘶啞,淚如雨下。
「孩子,你回來了就好,回來了就好啊!」
江父江母眼淚嘩嘩,伸手將兒子從地上拉起,一家三口抱頭痛哭。
許久之後,三人情緒平靜了一些,江夜讓父母去休息,直到父母睡着,他出了病房。
「我已經派人去您家清理了現場,下一步怎麼做?」
青鸞問道。
江夜隔着病房窗戶,看着正在熟睡中的妹妹,徐徐道:「發佈集結令,召集暗夜全體人眾!」
青鸞一驚。
上一次江夜發佈集結令,還是兩年前,要救被外國軍閥組織劫持的華夏外出訪問團。
那天暗夜三千強者齊赴戰場,殺得昏天黑地,日月無光。
僅用一天一夜時間,滅了一個中小型國家級的軍閥組織,令舉世皆驚。
而這一次,他要為受辱的父母和妹妹討一個公道,更要給華夏高層釋放一個信號。
他江夜,回來了!
他要殺之人,天王老子也保不住!
—— 第二日,江夜將父母送回了家,對青鸞道:「青鸞,我走之後,我家人的安全就交給你了,任何無關人等不得踏入此門一步。」
青鸞肅然保證:「任何人意圖傷害您的家人,除非從我的屍體踏過去!」
江夜點頭,隨即看向了昨晚便徵調來的銅山和阿罪道:「準備好了嗎?」
銅山立刻行了個軍禮:「您要的狗鏈子,已經準備好了。」
「很好,咱們這就去周家。」
他說完,大步邁出。
銅山和阿罪如同影子一般,亦步亦趨的跟上。
銅山開着他專門改裝過的豐田霸道,三人來到周家所在的臨江苑別墅區。
三天前,江夜得到消息,周健的父親周正浩將要舉報生日宴,這正好是個報復的機會。
下了車,江夜隔得老遠,見周家別墅一片燈火通明,停車場內停着一輛輛或是掛着特殊牌照,或是價值數百萬的豪車。
由於周正浩屬於體制內的權貴,酒宴不好辦得太高調,因此邀請的人不是太多,但規格卻很高。
被邀請的人,除了一些靠關係過來長長見識的,其他的人,無不是陵南上流社會的權貴或富商,均是在各自領域赫赫有名的存在。
江夜三人來到門口,兩名西裝筆挺的保鏢看江夜從一輛普通的豐田車上下來,不由走上前來,嘲諷道: 「先生,請出示請柬,如果沒有請柬就趕快讓開,別擋了貴賓們的道!
今天是周老爺的生日宴,周少爺開罪下來,你承擔不起!」
銅山剛準備呵斥,忽然就聽到後面傳來不善的聲音。
「喲!
這不是我們江總嗎,原來,您可真沒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