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軍少盛寵神醫妻小說在線閱讀
軍少盛寵神醫妻小說在線閱讀 連載中

軍少盛寵神醫妻小說在線閱讀

來源:2tuiwen 作者:霍連城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秦晚晚 霍連城

到了霍府門口,王采芹瞧見了神色焦急的等在門口的江素雲,她絲毫不掩飾自己眼中的得意,還沒有走到江素雲跟前就開始說話
「大嫂,我聽說,秦晚晚還沒醒過來,你看看,這衝撞長輩的小蹄子,連菩薩都看不過去,這是菩薩在罰她呢!」...展開

《軍少盛寵神醫妻小說在線閱讀》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軍少盛寵神醫妻小說在線閱讀第1章  


江素雲安排的馬車,已經等在了霍府門外。
她自己也在門口安排秦晚晚在路上的事宜。
王采芹早就聽說了秦晚晚去了佛堂之後就昏迷不醒的事情,又聽說秦晚晚要去省城的醫院,便也拿上了帕子準備去大門口看熱鬧。
她頭上裹上了厚厚的紗布,眼中卻不長記性,滿是幸災樂禍。
到了霍府門口,王采芹瞧見了神色焦急的等在門口的江素雲,她絲毫不掩飾自己眼中的得意,還沒有走到江素雲跟前就開始說話。
「大嫂,我聽說,秦晚晚還沒醒過來,你看看,這衝撞長輩的小蹄子,連菩薩都看不過去,這是菩薩在罰她呢!」
王采芹口裡一邊說著話,手還不時的摸摸自己額頭的紗布,彷彿她真的就是一個讓晚輩傷了的可憐人。
江素雲還在讓人往馬車上搬一些路上用得着的東西,聽到王采芹的話眼中閃過一抹惱怒。
她回頭看着王采芹,說道:「菩薩若要是真的開了眼,要罰也是第一個罰你,和一個沒有智力的晚輩過不去,你怎麼就知道你頭上的傷口不是遭了報應?」
平素里為了霍家的體面,江素雲是不屑於和王采芹做些無謂的後宅鬥爭的,可是這不代表她就是可以任人揉捏的軟包子。
她新娶進門的兒媳婦如今還病着,秦晚晚雖說有點傻,可也在秦家好端端的活了十幾年,若是真有個什麼三長兩短,別人就該說她的兒子克妻了!
所以聽到王采芹說了風涼話,江素雲也沒有再跟她客氣。
王采芹以往在江素雲這裡都是能占些嘴上的便宜的,沒有料到江素雲這次會回懟她,她先是一愣,隨即就反應了過來,臉上露出了不懷好意的笑容。
「大嫂怎麼還為了那個傻子和我吵起來了,難道,你是真的打算認了那個傻子做媳婦?
有傳聞說你家老三在戰場上受了傷,那裡不行了,難道那件事是真的?」
早兩年,確實是有人傳信回來說霍連城在戰場上傷了命根子,不過事情被霍啟文給壓了下去,這件事也就成了霍家的秘聞。
王采芹也是聽下人嚼舌根子聽說過這麼回事,以前她是不信的,也沒有放在心上。
可現在霍連城回來了,還娶了個傻子,江素雲又是這般維護那個傻女人,王采芹才一時之間又想起了那個早被她遺忘了的謠言。
若是沒有出現什麼意外,怎麼會讓好好的兒子娶一個傻子。
肯定是因為只有傻子才能瞞住不想流傳出去的秘密,王采芹才不信什麼講義氣,言而有信那一套!
越是往深處想,王采芹越覺得自己是猜對了,看着江素雲的眼中還刻意的帶上了一抹同情。
若是只說秦晚晚,江素雲也就忍了,可王采芹如今還提上了他的兒子。
士可忍孰不能忍。
江素雲幾步走下台階,對着王采芹就是狠狠一巴掌。
這一巴掌不偏不正的,剛剛好就拍在了王采芹裹着紗布的額頭上。
「殺人了,殺人了,挨千刀的,江素雲你這個狗娘養的。」
王采芹剛剛才結了痂的傷口又開始流起了血,她疼的齜牙咧嘴,上手就想抓住江素雲打回去。
左右都已經是動了手,江素雲也放開了,撲上去就和王采芹撕扯起來。
旁邊的下人看兩人都下了死手,怕弄出什麼事情,趕緊上去想把兩個人拉開。
可是王采芹揪住了江素雲的頭髮,江素雲又揪住了王采芹的耳朵,兩人都不鬆手,下人也不敢用力去拉,兩人便就這樣僵持在霍府門口。
霍連城很快的收拾好了要出門的行李,事發突然,不過是隨便準備了幾件衣服,拿了些細軟。
他打算抱起秦晚晚起身,秋容卻又端了葯碗進了房間。
「三少爺,這是老祖宗讓我熬制的參湯,你給少夫人餵了吧,去省城路途遙遠,馬車又顛簸,老祖宗怕少夫人熬不住!」
很多時候,人得了病熬不過去,都是靠一口參湯吊命的,霍連城自然知道。
況且是老祖宗拿來的東西,肯定是上了百年的老參。
不假思索,霍連城就把秋容手中的碗接了過去。
他把參湯喝進了嘴裏,習慣性的打算口對口渡葯,畢竟這幾日都是這般做的。
秋容雖然已經習慣了霍連城喂葯的方式,不過到底還是未嫁人的女子,心中嬌怯,給了霍連城葯碗便轉身去了外面。
少爺這裡也沒什麼事了,她倒不如去看看夫人那邊還有沒有什麼用得着她的地方。
霍連城低下頭,自然的貼在了秦晚晚的嘴唇上。
舌頭輕撬貝齒,參湯一點點的被喂到秦晚晚的嘴裏。
兩瓣薄唇,已經沒有了第一次接觸時的那種火熱,霍連城卻仍然忍不住感到一陣旖旎。
不過秦晚晚昏迷這麼幾天了,他現在已經沒心思去享受這種新鮮的感覺了。
他以口渡葯,心思放空走了神,絲毫沒有注意到身下的人睫毛輕顫的樣子。
秦晚晚覺得自己有股透不過氣來的感覺,她奮力的想讓自己醒過來,一睜眼就看見了自己上方那張放大了的俊臉。
最主要的是,這個男人的嘴,還貼在她的嘴上。
什麼情況,居然趁她暈倒占她的便宜。
找死!
秦晚晚伸手就想一手刀劈在霍連城的後腦勺上。
可是她忘了這具身體不是她自己的,這具身體孱弱不說,再加上昏迷了幾天沒有進食,秦晚晚這麼一抬手劈在霍連城身上,就像是在給霍連城撓痒痒一樣。
被秦晚晚拍了一下,霍連城才發覺秦晚晚醒了。
他手中一顫抖,葯碗掉在地上摔了個粉碎。
「晚晚,你醒了!」
再不醒不就被你吃干抹凈了,秦晚晚在心裏面腹誹道。
表面上是個坐懷不亂的正人君子,暗地裡卻孟浪的很,居然想趁她昏迷對她做不可描述的事情!
秦晚晚心中這樣想,再看霍連城的眼中就帶上了一抹殺意,不過想到自己現在的身份不適合露出殺機,秦晚晚又立馬收斂了眼中的氣息。
殺意,這是霍連城最熟悉不過的氣息了,可是這股氣息轉瞬即逝,他都沒有來得及捕捉到就徹底消失了!
霍連城搖了搖頭,只當是精神高度緊張想多了!
這時候,秋容和江素雲身邊的另一個丫鬟月葵跑進了新房。
秋葵氣喘吁吁的喊道:「三少爺,不好了,你快去看看吧,夫人和二夫人打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