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總想做鹹魚
總想做鹹魚 連載中

總想做鹹魚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糊塗小魚兒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王小年 糊塗小魚兒

王小年覺得穿越這事就像中五百萬還是連中好幾張的概率
也不知道這回哪路神仙打發善心把她捎上了,本以為是穿回過去,沒想到竟然是穿書既來之則安之……展開

《總想做鹹魚》章節試讀:

第5章 一念之差歪打正着


王小年跪在蒲團上嘴裏念叨「前輩我應該就算是你想的那個有緣人了,放心這個空間我會好好利用的,今天我就給你老人家磕幾個頭,您就當有個徒弟拜祭你了。」

說完就咣咣的磕了九個頭,磕的王小年腦門生疼趴那閉着眼睛緩了一會就準備出空間,畢竟空間啥也沒有。

「這?」這又是哪之前的破屋子都不見了,王小年直起身子就看見一小別墅處在自己面前。

「你好啊,主人」「誰?」王小年環顧周圍沒發現有人,就繼續問「誰在說話?」

王小年感覺自己胸口一熱,就見一個月牙飛到自己面前,「是我呀!恭喜你達到了老主人的要求,成功開啟整個空間,我是空間器靈你以後就是我的主人了。」

「空間還剛才就是不完全開放?」王小年無語了

「是的主人,要是你不聽完老主人的嘮叨,或聽完也無動於衷空間就永遠是小草屋狀態,也就個儲物的功能,我也會繼續沉睡。」月牙答道

王小年越看月牙越眼熟,就問道「你不是我媽媽留下來的吊墜嗎?」。「是的,是主人的血喚醒的我」王小年「我是怎麼喚醒你的?我還以為在路上把你弄丟了。」

月牙好尷尬不能說實話「我也不知道啊!我醒過來就已經在你身體里了,現在我就可以在空間幫主人管理空間噢!」

王小年「好吧!你叫什麼名字?你就一直是這個樣子嗎?」

月牙「我叫月月,我可以改變任何形態。」

王小年「那個別墅里有什麼?是你上一任主人的收藏嗎?它怎麼不是古代的建築?」

月月「不全是,上一任小空間主人是一個軍人收颳了好多東西,沒等拿出來用就死了,這個別墅是我按着上個主人收集的畫裡邊變的」

王小年「那空間有幾任主人?」

月月「好多任主人啦,但他們都沒有打開主空間,因為都不耐煩聽不完老主人的嘮叨,有的聽完了就笑話老主人說他活該,還有嫌老主人沒給留下財寶的o>_<o主人你是第一個聽完老主人嘮叨還明白老主人遺憾的人,所以你可以使用全部空間噢!」

王小年扶額「要是我沒達到要求開啟全部空間,會怎麼樣?」

月月「小空間只具備儲物功能,會收取儲存物的一半作為費用,如果主人死亡儲存物品全部移到空間庫房。」

王小年心想我這算歪打正着了,本着拿了人家好東西就了卻人家的遺憾。

王小年想這空間要是開不完整還收租金,不知道多少坑了別人多少東西了,這煉製的人挺有才啊!「月月空間原來的東西我可以用嗎?」

月月「可以的,現在這個空間就是你的了,空間所有的東西都是你的了,但有好多東西主人你是用不了的,我去過好多時空,有原始社會,星際時代,三國時期,盛世大唐,民國時期,末世世界,修真世界,魔法世界……」

王小年非常震驚「月月你存在了多少年了,你原來的主人真的死了嗎?」

月月答道「老主人當然是飛升了,老主人,我只是主人撿到的一個殘魂,老主人鄰飛升時推算我的殘魂碎片散落在不同的空間,所以……」

王小年和月月參觀了空間庫房,收藏真是五花八門的,不知名的野果,獸皮,肉乾,冷兵器的的十八般武器,成噸的金元寶,銀元寶,銀票一打一打的,一屋子一屋子的書畫,成垛的小麥,不知名的先進機器,還有成山的玉石,……看得王小年就感覺自己像劉姥姥進大觀園眼睛都不夠用了。

王小年讓月月待在空間里,自己需要緩緩出了空間,看見這麼多東西王小年不心動那是不可能的,但她不敢輕易的動啊,不勞而獲想想就覺得危險,自己就磕了幾個頭就可以擁有這麼多東西,自己雖然沒有做過傷良心的事但也沒幹啥為人稱道大好事,這麼大的好處自己真不敢動啊!男女主利用系統在黑市倒買倒賣,自己也可以偷偷的叨登一下。空間里有那麼大一片地自己不利用起來是不是浪費了。可空間里沒有種子現在也沒地方淘換這可難為死王小年了。

王小年坐在屋子裡自己也想不出辦法,就準備出門溜達溜達,一出門就見張靜的屋門開着,濃濃的黃煙往外冒,張靜在院子里哈着腰咳嗽,王小年頓住腳不知該不該上前去關心一下,就怕惹一身不是,這時候聽前院人聲吵雜的,有一個聲音特別像大隊長「哪着火了,哪着火了?」王小年迅速的拗身回屋關門,鞋都沒脫上炕爬到窗戶邊偷偷看熱鬧,明顯張靜買的柴火不幹嘔煙了,就見大隊長,男知青和一幫村民拎着桶拿着盆的一股腦的衝進後院。

大隊長沖在最前面一看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立馬就說「哪個癟犢子喊的知青院着火的,這是着火了嗎?沒事凈添亂。」

看到了大隊長張靜來勁了,用袖子擦了擦臉上的煙灰和眼淚道「大隊長你得給我做主,我花了5塊錢換的柴火就兩捆能燒,剩下的都是這樣的,這不是欺負我剛來不懂嗎!這柴火咋過冬啊!」

大隊長到已經拆開垛的柴堆邊上看了看就道「這是在山上直接捆起來的新柴,你在哪換的,你確定是咱們村嗎?」

張靜一聽就炸了「咋不是咱們村的,別的村我也不知道咋走啊!大隊長你可不能幫村裡的人欺負我們知青啊!」

大隊長一聽這罪名可大發了,這幾年上面嚴查迫害女知青的事,這也不知道哪個癟犢子拿新柴火糊弄人,你要糊弄也差不多點,這全是濕的讓人咋燒啊。這讓我咋往回原「張知青沒有人欺負你,你告訴我你在哪家換的柴火,我叫人來問問,」

張靜氣呼呼的道「村東頭第三家,好像姓馬,」

王小年聽了想那不就是自己買柴火劉嬸隔壁嗎,原來劉嬸不是為了買柴火騙自己的。

大隊長聽了心寒的很,這馬寡婦家咋一來新知青就干這事,我說她家柴火都夠用了,幾個兒子還天天都往家背柴火,還以為屯來年的呢!咳那也得管啊,回頭就喊「那誰你去喊一下你馬嬸子家的馬老大來一趟」

王小年正看的起勁就感覺有人看自己,順着視線就見李柒柒趴在窗口看她,王小年沖她笑笑繼續看戲。

其實張靜開始扒柴火堆挑柴火時李柒柒就趴這看了,這個馬嬸子先找的她她和劉流去看了,兩垛柴一垛垛乾的都沒有她就沒買,又在村裡轉了幾家才買夠她和劉流倆的柴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