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桃花村醫
桃花村醫 連載中

桃花村醫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好魚上水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周小山 好魚上水

農村小伙意外獲得醫祖傳承,從此在村裡治病救人,懲奸除惡,走向人生巔峰
曾經落難人人欺,今日輝煌天下知!展開

《桃花村醫》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魚口如何?


「小山,魚口怎麼樣啊?」

一個雙手難以掌握的女人嫵媚地走下河邊來。

河邊一個寸頭青年正聚精會神地釣魚,對於女人的到來沒有任何反應。

女人是村裡出了名的俏寡婦,見青年竟對她不理不睬,略微有些嗔怒,走上前輕輕拍了下青年的肩膀:

「小山,我問你魚口怎麼樣?」

周小山心思全在浮漂上,頭也沒回,只淡淡道:「可以。」

女人嫵媚一笑,朱唇微啟,緩緩蹲了下去。

周小山忽然感覺不大對,低頭一看,這才發現女人此刻正蹲在自己正前方:

一雙媚目,春水盈盈,眼角一顆美人痣更添三分魅惑,

白色襯衫被香汗微微濕透,而那一隻蔥白玉手正伸過來。

周小山見狀腳下一個趔趄,差點沒栽河裡去,趕緊抓住女人玉手:

「雪姨!你這是幹什麼?」

陸香雪抽回手,輕輕捂住嘴,咯咯笑了:

「你不是說可以嗎?」

「我是說釣魚的魚口還可以!」周小山急得滿臉通紅,左手的拐杖都戳進土裡去了。

「嗯哼?」陸香雪咬了咬下唇,眼睛似笑非笑地望着周小山,旖旎的神態一望百媚生~」

周小山滿臉通紅,不知所措:

「雪姨,你還是站起來吧,被人看到不好。」

「大中午的,都躲屋睡覺呢,鬼看你。」陸香雪嗔道:

「叫姨多老,還是叫姐姐吧,姐姐給你看點好看的好不好?」

「不可以的雪姨,按輩分我就是叫你姨啊,你這樣真不好...」周小山抗拒道。

陸香雪的修長手指伸進衣服里,臉上一副神神秘秘的表情,忽然猛地一抓。

「雪姨,這怎麼可以呢,不行的!」周小山頓覺喉嚨發乾。

陸香雪猛地伸手一掏,只見陸香雪從裏面的兜里拈出一朵小山菊。

「噔噔蹬蹬!」陸香雪將菊花遞給周小山,咯咯直笑:「你以為姐姐給你看什麼呢?」

「原來是看雪姨摘來的菊花啊,嚇我一跳。」周小山撓了撓腦袋,嘴上是釋然,心裏卻略微升起一絲遺憾。

「跟你開玩笑呢!瞧把你急得!噗!」陸香雪笑着將菊花往周小山耳背上一插,轉頭便開始脫鞋子。

「這天氣真是太熱了,不游個水真受不了。」隨着陸香雪手指靈巧地活動,白色襯衫飄然落下,周圍的空氣都瀰漫著成**人淡淡的香味。

還好裡邊穿着泳衣,不然周小山可能要當場昏厥過去,即便如此,陸香雪那婀娜多姿的體態,以及舉手投足間展露的知性成熟的氣質,也讓陳明心跳速度迅速飆升。

「哎喲,褲子太緊了,小山你可以幫幫我嗎?」陸香雪連跺帶抖,奈何緊身牛仔褲仍舊緊緊扣在身上,一個人很難脫得下來。

周小山正是年少氣盛的時候,哪裡還敢看這種畫面,當下只感覺耳朵嗡嗡的,什麼都聽不見,就是手上的拐杖扎進土裡更深了。

陸香雪回頭看了一眼周小山,微嗔道:「臭小山,這點小忙都不肯幫雪姨。」

說著雙手一用力,藍色緊身牛仔褲也順勢而下。

噗!周小山差點噴岔氣,連忙別過臉去,不敢再看。

只聽撲通一聲,陸香雪一頭扎入清澈的河水中。

「哇!好涼快啊!好爽啊!小山快來一起玩呀!」陸香雪咯咯笑道。

周小山忽然想起什麼,連忙喊道:「別!我剛打的窩子!」

說話間一回頭,再次看呆了。

只見水裡的陸香雪像一條靈動的美人魚,泳姿相當標準,蛙泳動作到位,不但游得快,還游得很好看,她一邊仰泳一邊望着周小山眼裡滿是笑容。

「傻瓜,釣魚很好玩嗎?」陸香雪嗔笑道:

「小山,別釣魚了,下來雪姨教你游泳吧!」

周小山腳下一個大趔趄,慌亂道:

「不,雪姨,裏面有螃蟹的,大螃蟹夾人可疼了,我不釣了,我回去了,你自己游泳小心點啊!」

周小山說完杵着拐杖一瘸一拐,逃也似的跑了。

陸香雪看着周小山的背影,又是笑得花枝亂顫:「噗~這老實小伙!」

周小山剛走出不遠,身後忽然傳來陸香雪的尖叫聲,周小山連忙回頭。

再次走到橋邊,卻見河裡除了陸香雪之外還多了一個人,正是村裡坐過牢出來的馬大炮。

馬大炮年輕時曾因為搶劫加非禮被抓進去關了八年,現在放出來在村裡影響力不減反增,有了坐過牢的標籤,更加無人敢惹。

此時的他正背着一塊電池,手拿兩條桿,在河裡電魚,而陸香雪則又羞又怒地捂住自己胸前。

「馬大炮!你想幹什麼!」

「哼,好你個小寡婦,平時裝得正正經經的,原來在這裡**,還好意思問我想幹什麼!」馬大炮眼睛在陸香雪身上放肆流連。

「這可是你先脫衣服挑逗我的,嘿嘿嘿!」馬大炮淫笑着直接拿手上的竹竿去戳陸香雪。

周小山見狀當即一聲大喝:「住手!」

「喲呵,我以為是誰呢?原來是廢物瘸子來了啊!」馬大炮不屑地冷笑一聲,陰惻惻道:「我勸你識相的趕緊滾,不然我把你按水裡淹死!」

「你別亂來啊,光天化日的,我叫人了!」周小山梗着脖子道。

「叫人?哼?你問問在七水村有誰敢管我馬大炮的事!」

周小山心裏一沉,馬大炮這說的倒是實話。

俏寡婦陸香雪家裡只剩她和一個十七八的女兒,沒人會為了無權無勢的女人得罪馬大炮。

「你讓開!」陸香雪轉身要上岸,卻被馬大炮橫着杆子攔住了。

看着陸香雪滴着水的白白身子,馬大炮眼裡冒出光來:「嘿嘿,今天誰來了也救不了你!老子非得把你這小騷包給辦了!」

「瘸子,好好看着,學着點!」馬大炮說著直接伸手向陸香雪抓去。

啪!陸香雪一巴掌扇馬大炮臉上:「王八蛋!」

馬大炮舔了舔嘴角的血:「踏馬的,賤人還敢打我!」

惱羞成怒的馬大炮直接拿起電魚桿就往陸香雪身上一戳,滋滋兩聲,直接把陸香雪電抽抽了。

周小山見狀也顧不得許多,直接從橋上跳了下去,凌空就是一拐杖朝馬大炮頭上砸去。

「小子!還挺有種!」馬大炮一聲冷笑,抬起長桿一戳,直接將周小山捅了下來。

一個文弱書生怎夠一個老流氓打,很快迎接周小山的便是雨點一般的拳頭,很快周小山的鮮血便映紅了清澈的河水。

「我打死你個死瘸子!你嘛的,老子的事也敢管,活膩了。。。」

周小山被打得眼睛一黑,昏死過去。

迷糊中只聽得一個悠然的聲音響起:「我乃桃花醫祖,今日有緣相見,送你醫祖傳承和桃花流水壺,望你日後多多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