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神醫毒妃手下留情
神醫毒妃手下留情 連載中

神醫毒妃手下留情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筱筱鹿兒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鳳幼安 古代言情 君傾九

一次意外,她和自己養成的偏執九皇叔在一起了
「幼安,我會對你負責的
」 「請立刻給我一個夫君的名分
」震驚!廢物王妃和離之後,轉頭嫁給了權傾朝野的九皇叔
下堂婦!不好意思,他21世紀的外科女博士,京城第一神醫
窮酸鬼?各大藥行開遍全國,連鎖商號四國稱雄
穿越後,他被前夫砍傷,關押瘋人塔
一手爛牌,硬生生打成了王炸!隨手救下的美少年,竟是日後登頂的九皇叔
他愛她,寵他,欺上她的心,一輩子纏着她
展開

《神醫毒妃手下留情》章節試讀:

第5章 拯救小皇叔


「縫好了。接下來幾日,不要沾水。」

「嗯。」

君傾九看着她,「謝謝你,姐姐。」

鳳幼安腦殼突突的跳。

姐姐?

按着輩分,你應該稱呼胤王妃為侄媳婦兒。

罷了。

別講究那麼多,反正她早晚要和那個砍斷自己手指頭的混蛋和離!

那個縫合大禮包里,也有清創後使用的消炎點滴瓶。

「別急。」

鳳幼安拉住他,「這個掛完再走。」

君傾九見她抓住了自己骨瘦如柴的手,拉開了他打着補丁的袖子。

忽然間。

少年感覺這個女子的手,很柔軟。

被她接觸到的地方,微微發熱。

女子取出針管,給他扎針的時候,他一點兒也沒反抗,感受着冰涼的液體,輸入血管內,他平靜地注視着對方。

「姐姐叫什麼名字?」

「鳳幼安。」

「你的父母一定很愛你,希望你平安。」

「不,他們放棄了我,不承認我是鳳家女兒了。」鳳幼安的唇角,勾起一抹嘲弄的弧度。

「我母妃,她也不認我。」君傾九長睫微垂。

「太妃娘娘只是病了,治好了依然能認出九公主殿下你。但我家裡人不一樣,他們的心黑了,屈服於權勢,治不好了。」

自己被關在瘋人塔三天,消息肯定早就傳到鳳家了,沒有一個人來探望,也無人求情營救。足以說明很多問題。

五天後。

君傾九又來了。

來的時候,已經斷了一隻胳膊,左邊的袖子都是鮮血淋漓的空,空蕩蕩。這位少年的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黑沉沉的眸子里沒有顯現出任何痛苦之色。彷彿斷掉的那隻胳膊,根本就不是他的一樣。

「九公主怎麼弄成這樣?」

鳳幼安的話還沒落下。

君傾九就把那隻斷掉的胳膊放在了桌子上:「麻煩姐姐幫我接上。」

鳳幼安看了一下斷肢,依然是切口平滑:「殿下又去找那個瘋子刀客了。」

是肯定句,而非疑問句。

九皇叔是想拜師。

被削掉了耳朵,胳膊都在所不惜。

「你過來,我幫你止血清創。」

鳳幼安嘆了一口氣,她是一個外科醫生,她沒有忘記在就職的那一日所宣誓的希波克拉底誓言,為病人謀福利,大醫向善,做自己有能力做的事。

「謝謝幼安姐。」

君傾九感激的看了她一眼。

那黑沉沉沒有任何感情的,宛如黑洞一樣的眸子里,總算浮現出了一絲罕有的溫情。

他甚至主動改變了對鳳幼安的稱呼,這讓鳳幼安的內心不由得一軟,她上輩子也是有一個親弟弟的,而且十分乖巧,不管君傾九以後會不會長歪,但是現在這樣子,的確讓她想起了自己的親弟弟。

鳳幼安取出了大縫合包,開始進行血管對接,用持針器穿上了線,專註的縫合著。

一刻鐘之後,君傾九斷掉的手臂重新接上了。

「接下來的一個月之內你不要再去找瘋刀了,暫時不要用刀,也不要用這隻手去提重物。否則只會一輩子殘疾。」

鳳幼安的態度很嚴肅,語氣也很重,就是想嚇嚇這個少年,「知道什麼是殘疾嗎?你會受盡嘲笑,大家都看不起你,權勢、地位、財富、美人都將離你而去。」

「有幼安姐在。我不會殘疾。」

君傾九很信任她。

他伸出那隻完好無損的手,放在了曾經被削掉的耳朵上,「耳朵都已經長好了,幼安姐很厲害。」

鳳幼安覺得這樣不是辦法。

一隻耳朵,一隻胳膊,下次會不會是一條腿,一顆頭顱?

想要解決件事情,還得從根源下功夫。

「帶我去見那個瘋刀。」

「幼安姐你要做什麼?」君傾九忽然間緊張了起來,「他是個真正的瘋子,會殺了你的。」

「或許我可以試着給他治療一下瘋病。」

鳳幼安起身。

皇家瘋人院,沒有禁止病人出門。

病人之間,互相廝打,也不會有人阻止。這裡,經常死人,拖出去的屍體都是直接丟到亂葬崗的。

一號病房。

鳳幼安看到了那位傳說中的瘋刀。

是個蓬頭垢面的中年人,背靠着牆壁,席地而坐,身邊有一把從不離身的雪亮長刀。他身材高大,整個都宛如一柄刀子,鋒銳無比。

而此刻。

瘋刀的瘋症,似乎發作了。

抱着頭,在地上瘋狂地翻滾,喉嚨里發出一陣陣痛苦的低吼,甚至時不時地用自己的腦袋,撞擊牆壁。牆壁上,都被撞出了血。

一邊撞擊,一邊嘶喊着:「悠悠!悠悠!」

瘋刀的門口,並沒有守衛。

「他的僕從呢?」鳳幼安問。

「被他殺了。」君傾九面無表情,「發瘋的時候,用刀剁成了一截一截。」

鳳幼安感到一股寒氣,從腳底一直躥到頭頂。

這代表着。

她現在,不能進去。

「瘋刀前輩這個癥狀,像是神經性頭痛,很嚴重那種。」

鳳幼安精通鬼門十三針,而這一套針法,專門醫治專治百邪癲狂,對精神分裂症、失眠症、抑鬱症、躁狂症、強迫症、焦慮症、神經性厭食、臆想症、心理障礙疾病等有奇效。

對於神經性頭痛,也有奇效,「他現在已經心智大亂、神志不清了,最重要的是打通心經。對了,悠悠是誰?」

君傾九道:「好像,是他女兒,已經死了。」

他想阻止。

可鳳幼安,已經推開了一號病房的大門。

對於精神病人來說,領地意識,非常強,決不允許他人侵入自己的領地,否則,唯有死。

一柄刀光。

狂襲而來。

幸好鳳幼安事先早有準備,一個翻身,在地上打了個滾,躲過了第一刀。

瘋刀雙目赤紅,眼球里充滿了血絲,用一種極為恐怖的眼神,死死地盯着這個入侵者,握緊了手中的承影刀:「滾!」

鳳幼安並沒有離開。

而是一步一步,向著瘋刀靠近。

瘋刀雙手舉到,瞄準了鳳幼安的頭頂,殺意凌然。

「幼安姐,快走!」君傾九嘶喊着,他也不顧一切地沖了上來,想要救人。

可就在這個時候。

鳳幼安目不轉睛地盯着瘋刀,微笑着喊了一聲:「父親,我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