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作為反派師尊的我重生了
作為反派師尊的我重生了 連載中

作為反派師尊的我重生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啊葉子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梨畫 紀子曜

[女師男徒,女主重生 天之驕子 感情遲鈍 高嶺之花 重生系統vs男主前期弱小無助小可憐 後期扮豬吃老虎腹黑大反派 馬甲無數 自吃自醋] 梨畫上輩子與入魔的徒弟刀劍相向,最後慘死劍下
本以為身死道消,再一睜眼卻是當初還會為自己流淚的徒弟
以及漂浮在自己眼前的藍色熒光板?展開

《作為反派師尊的我重生了》章節試讀:

第2章 糾其原因


「子曜,你先出去吧。」梨畫揉了揉眉心。

「是,師尊。」

雖然還在擔心,但紀子曜還是退了出去。

等他關上門後。

梨畫托住下巴,若有所思,眼中露出一絲冷色:「天命之子是何人?」

[是宿主師妹的弟子哦,名字叫做張許默,自幼天賦異稟,桃花不斷,機緣不斷,一切奇珍異寶全都往其靠攏,可是真真切切的天選之子!]

[別人磨難必死無疑,而他則會得到恐怖如斯的傳承,可謂是被天道所偏愛之人!]

「你是叫系統對吧,系統。」梨畫拗口地喊了聲,她提起腰間的袋子,輕晃着,「這是十萬靈石,能買什麼?」

[……可以買紀子曜的相關劇情。]

系統遲疑了一下。

「怎麼?」

[但是,若想擁有改變劇情的道具,還需要更多的靈石。]

「無礙,你只需告訴我關於他的一切,起因,末尾一一給我說細些。」

[那請宿主稍等,我馬上將劇情傳輸過來!]

「嗯。」梨畫很平靜。

這個名為系統的人似乎沒有惡意,梨畫便沒有猜疑什麼,況且,她早便是將死之人。

……

藍色的屏幕上緩緩划過黑色的字體,梨畫定睛看了下去。

[紀子曜,父親與母親皆為修仙世家天驕之子,然而,他的父母在一次意外中招惹了一位魔君,最後慘遭滅門。

年少的紀子曜,為了給父母報仇雪恨,來到了宿主所處宗門,一方面為了打探消息,另一方面為了拜師學藝尋求庇護。

誰料,這魔君就恰好躲藏在宗門之內,隱藏極好的魔君卻被滿目紀子曜一眼認出。

紀子曜未控制住情緒,導致靈力失控,魔君卻狡猾地順之受傷。

導致紀子曜遭受陷害最後被罰入天魔塔之中。]

等等,受傷的魔君?

系統聽到她的心聲,馬上停下了滾動的字幕。

梨畫按壓住額角,突然想起了那件害得她誤會徒弟的事。

師妹曾哭訴,說子曜傷了她的弟子,求她重罰子曜。

為了安撫其他弟子,她……

就將子曜送入了天魔塔中。

忙碌峰中事物以及修鍊的她,壓根遺忘了紀子曜不過十幾,尚且一個半大的孩子。

而天魔塔中。

大多數是極惡的人與魔,他們雖是被封鎖了修為,但紀子曜也是。

當即,梨畫愧疚之感湧上心頭。

她喃喃道:「都怪我。」

「這一次,我會好好待他的。」

系統沒再冒出字來。

梨畫喊了一聲:「系統?」

[是,宿主。]

它好像在隱瞞什麼。

梨畫眸中晦暗不明,卻也沒有多言,她知道內心一定被系統看了個一乾二淨。

[宿主,系統不會傷害你的,只是,系統有限制,有些東西可能無法直接告知。]

系統確實看到了她的內心想法。

屏幕上又冒出一句:[為了宿主的**,系統開啟屏蔽模式,不再窺探宿主心聲。]

不僅解釋還知她心中所憂,確實貼心至極。

漂浮在空中的古怪東西沒想到竟成了她的稻草。

梨畫內心自嘲。

果真是曾經太過自大了,從未給自己留過後路,得過且過的性子看來得改改了。

……

然而,作為因戰出名的一派峰主,梨畫其實壓根不用去在意,她沒給自己留後路的原因是不需要。

天資聰穎,順風順水,後來還成了唯一的劍尊。

除了紀子曜,梨畫曾無一敗績。

強到恐怖如斯。

[宿主,還要繼續傳輸劇情嗎?]

「繼續。」梨畫點頭。

從白日到黃昏,灑在地上的影子不斷變化着。

梨畫眉頭愈來愈緊,最後眼神中不理解幾乎溢出來。

「……這,張許默究竟是何人,竟能被天道如此之愛護?」

明明已經挑明是紀子曜的劇情了,結果大多劇情里都會有張許默插足。

[話本中的主角。]

「確有此感。」梨畫點頭。

她忍不住吐槽,「我那師妹同我一起長大,雖是嬌蠻天真了些,但也不至於被一個黃毛小子哄騙走吧?」

「這張許默不僅冒犯師尊,還誘騙其他無知少女,簡直是……」

[衣冠禽獸!]

[敗類,畜牲不如!]

怕梨畫說不出口,系統幫襯着說。

「咳……」梨畫咳嗽一聲。

「時候也差不多了,我去會會師妹的好徒兒。」

話音剛落,坐在床榻上身影就消失了。

「嗯?」

梨畫落在峰下的小路上,瞧見了幾道身影。

其中一個特別熟悉。

同樣的門派校服,同樣的傲骨不屈,就那麼直挺挺地跪在石頭上,頭上還落了幾片葉子。

……這不是她讓離開的好徒兒嗎?

他身邊的是?

「喲,一個孤兒,仗着張好看的臉勾引泠月尊上,以為在這裡跪着就可以讓尊上可憐?」

一個肥頭大耳的雜役弟子捧腹大笑起來,時不時還拍着如同樹腰粗的膝蓋。

「是啊是啊,呸,還真是裝模作樣。」一個還算清秀,但因為所作所為看起來有點猥瑣的雜役弟子點頭附和。

還有一個。

長得哈一副好模樣,卻假惺惺拍了拍紀子曜的肩:「傻小子,霏陽尊上恐怕早便放棄你了。」

「還是別再白費功夫了。」

兩個雜役弟子不是梨畫峰下的,所以不認識,那個模樣好的弟子倒是眼熟。

梨畫在腦中搜尋了一番。

啊,想起來了。

好像還是師妹的弟子,不過貌似一次任務魔氣入體,無法承受,爆體而亡了。

「滾!」紀子曜一記眼刀過去,語氣也是惡狠狠的。

卻惹得那三人不快,讓他們更加放肆起來。

「你這張麵皮肯定在不少女人那兒用過吧?」

「嘖嘖嘖,肯定很有經驗,恐怕還不止女人呢哈哈!」

「哎,可惜泠月尊上知人知面不知心,不知自己唯一的徒弟其實是個人面獸心的畜牲——」

「畜牲什麼?」一道蘊含威壓的聲音掃過三人,唯獨避開了紀子曜。

梨畫微微瞥頭,側身越過碰頭的樹枝,渾身冒着寒氣,面無表情地站在了他們跟前。

她一掃袖擺。

冷眼看去。

「繼續說下去,說完,便去地獄門領罰!」

地獄門?!

那可是霏陽宗里與天魔塔齊名的懲罰室!

哪一個不是豎著進橫着滿身血出來的……

三人當即跪下,抖成篩子,你碰我我碰你肘子,都試圖讓身旁的人出去頂罪。

「師尊。」紀子曜這才愣愣地喚了一聲梨畫。

師尊不是向來不管這些的嗎,曾經明明說過一切以修鍊為主,要他將這些拋之腦後的。

如今為何又?

「你為何跪着?可是他們脅迫你?」

梨畫看了眼自己傻愣愣的徒弟,看他這麼被欺負了還受着,臉色冷的更加厲害。

如此的冷美人,真的美得不可方物,哪怕是害怕到腿軟的三人也忍不住一直偷瞄。

「不,並非。」紀子曜不敢直視,連忙低頭,「我、弟子是因為…」太擔憂了,想更親近一些。

但他不能說,他不想讓師尊為難。

更不想讓師尊認為他思緒太多,在修鍊上有所懈怠。

紀子曜閉嘴不言了。

那三人可就慘了。

就過了個嘴癮,沒想到要給自己過到床上躺至少一個月,當真是欲哭無淚。

看紀子曜如此,梨畫穩住情緒,轉眼看回中間那人身上。

她沉聲問:「既然他未指認,之後便由你師尊來懲罰,去吧。」

倆個雜役弟子趕忙磕頭感謝,中間那個她師妹的弟子卻怔住了。

最後顫顫巍巍地道了個謝。

旁人可能不知,但梨畫這個師姐可是最為清楚的。

她師妹,人叫君柔溫,懲罰人起來可是最不溫和的,尤其是對自己門下的弟子而言。

瞧那弟子的反應,看來是沒少受過。

「你叫李亦文可是?梨畫確認了一下。

李亦文打了哆嗦,點了下頭。

「本座會親自告知你師尊。」

她的一句話落下。

李亦文兩股戰戰,一副老鼠見貓的模樣。

梨畫繞過他們,將紀子曜從地上拉起來,給他施了個清潔術。

隨後領着紀子曜來到了獸峰後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