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第二十八個夏天
第二十八個夏天 連載中

第二十八個夏天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手術沒有刀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張新文 手術沒有刀

【現實題材】張新文芸芸眾社畜里的一位普通人,普通的出身、時好時壞的運氣,讓他並沒能出類拔萃
雖有走運的時候,但噩運也隨之而來....當他面對挫折的來臨甚至面對死亡時,又有怎樣的心境
展開

《第二十八個夏天》章節試讀:

第3章 到達民宿


驅車幾個小時之後,周康有些遭不住了,開始換着劉永強來開車。

時間到了傍晚,剛過完一月份的北方依舊那麼美..

夜晚來臨,車內也變得安靜,忽然車內傳出連音樂也掩蓋不住的呼嚕聲。坐在副駕駛的周康轉頭望向后座。

張新文和周康相視一笑,「以前我怎麼沒覺得鍾哥的呼嚕聲如此巨大。」

「我早就醒了...這聲音和杭州路邊上修路的聲音有得一比。」,張新文小聲地說道。

似乎車內還有個人沒出聲,那就是主駕上的劉永強..

周康這下才注意到劉永強已經開始迷迷糊糊打眯眯眼了,趕忙大叫了一句:「誒!!兄弟!別搞啊!」。

過了幾秒鐘,劉永強才遲遲回應道:「嗯...怎麼了?」

張新文明白了什麼情況,「要不我們在下一個服務區休息下吧,正好買瓶水強哥也眯一會,我來開吧。」

過了幾秒鐘主駕傳來了一聲,「嗯...好!」

「鍾哥這樣子的呼嚕聲你都能不被影響,看來杭州那種修路聲同樣也影響不到你哈。」

周康從煙盒裡抽出一根薄荷煙來,點起火吸了一口,遞給了劉永強。

「走外車道吧,慢點開都行。安全最重要!」

劉永強接過煙深吸了一口,薄荷的強勁直接衝上腦門,一下子清醒了些。周康接着又給自己點上了一根

「少抽點煙,對身體不好。」,張新文囑咐道。

劉永強接着張新文的話說道:「身體不好,你不抽煙還不是虛得跟個什麼一樣,要不你也來一根?感受一下?」

「我可不要,這玩意兒沒意思!」

說話之際,車內已經被煙味包圍着。鍾智仁這個時候突然驚醒,「來來來...」

「來什麼?」

「來一根!」

張新文嘆了口長氣,搖着頭。

「大家都清醒了,下個服務區還有兩公里就到了我們下去嗎?」,劉永強問道。

鍾智仁吐了口霧氣,義正言辭地說道:「下!你們肚子不餓嗎?去吃點東西吧!」

「那行。」

到達服務區之後,幾人開始下車。

「這人可真少啊。一路上沒看見幾輛車,也沒見着多少人。」

四個人晃晃悠悠地走到了服務區裏面,開始「覓食」。

幾人吃飽喝足之後回到這裡休憩了一小會兒之後,又開始出發。

到達民宿之後,已然是半夜了。

這趟旅程是從蘭州途經青海湖再進新疆,幾個人內心激動無比的心情實在是難有睏倦之意。

四人分成了倆倆一個房間,回房間里的張新文實在睡不着。想出去透透氣剛好碰見上樓的劉永強。

「你這是到哪兒?」

劉永強滿臉的笑意,手裡還捧着一箱子東西。箱子里傳來「噼里啪啦」的響聲,一聽就知道是什麼玩意兒。

「看我給你們找到了什麼好東西!」

恰好未關房間門的周康、鍾智仁二人也聽見了劉永強的動靜,探着頭出門查看。

「啤酒啊?!好東西!來了!」,周康縮回頭挑着眉叫喊着鍾智仁,二人一個箭步關上房門來到了張新文他們房間里。

張新文一屁股就坐在了地毯上,「這地毯還挺柔軟的!來來來!直接在地上搞吧!」

「有沒有搞點花生米什麼的,好下酒呀。」,周康補了一句。

劉永強假裝呵斥道:「我還不懂你們嗎?我已經點了,待會兒老闆說會幫我們送上來。」

「還是強哥牛啊!」,鍾智仁笑道。

邊喝着酒邊聊着天,屬實有些愜意。

「好多年都沒這麼一起聚過了,這次真是難得。來!」,張新文先提了一杯。

周康這位「激動哥」又開始激動了起來!

「可不是嘛!就是說啊!你們這些人啊要不就是你有事要不就是他有事,這次終於大家都沒事了。」

「別激動別激動,你這麼激動怎麼會找得到女朋友呢。」,劉永強的手搭在剛想要起身的周康身上。

「大家都是這麼多年的寡王了,你說什麼屁話呢。你們還不是一樣啊?」,激動哥開始回懟道。

張新文夾了口菜送到嘴裏,說道:「我說這麼多年了,還沒走出來?」

大家心領神會,都盯着周康的臉,周康坦然自若地回應道:「瞎說!我這不是早就走出來了,只是這幾年沒有碰到合適的。」

話已至此,不得不說說這段故事了,周康在大學時候遇見了自己的「初戀」,兩個人談了六年,期間同普通情侶一樣分分合合。原本大家都以為兩個人能在畢業之後就領證結婚,可誰都沒想到卻分手了。原因竟然是女方的母親認為周康這人有些虛浮,兩個人不太適合。那女生也乖乖的聽了家裡的話和周康分手了。

「聽說你前女友要結婚了,之前我還偶然刷到了她和別人訂婚的短視頻。」,張新文低頭看着周康說道。

「嗯...是嗎?我都不知道呢。」

周康有些難色,但看上去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嘴裏不停地咀嚼着。

看着如此樣子,鍾智仁舉起酒杯笑着說道:「沒事兒!我們康哥一看就走出來了。」

接着便碰了杯。

劉永強看着嘴角帶着笑意的鐘智仁,也開始調侃道:「你笑啥呢,你還笑別人?自己是個什麼孤寡青蛙不知道?」

鍾智仁立馬不說話,生怕大家再次提起往日趣事。

幾個人宿醉....

第二天下午兩點,鍾智仁被劉永強手機視頻聲音吵醒,睜開眼發現劉永強已經醒過來了。

「老劉,怎麼醒這麼早啊。我怎麼在你們房間里?昨天喝到幾點我都記不清了,只記得當時晃晃悠悠地躺在床上就睡著了。」

「兩點多了,快起來吧。叫上他們兩個,我們出去吃個飯順便走走。」

話音剛落,鍾智仁想一個騰躍起身,嘴裏還念叨着:「小飛棍來咯~」。

可是因身形太胖,剛起身不到一半就又倒了下去,無奈的鐘智仁只好安安分分地爬起來,坐在床上腳下穿好拖鞋,準備起身去洗澡。

門外傳來急促的敲門聲,嘴裏還大聲呼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