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穿越自帶彈藥庫,五胡亂華我為王
穿越自帶彈藥庫,五胡亂華我為王 連載中

穿越自帶彈藥庫,五胡亂華我為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敏若蘭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拓跋墨初 蘇琴

爽文+男穿女+女主武力值超強+超強武器+團寵 他本是維和部隊眼鏡蛇特勤隊指導員,意外穿越到兩晉五胡亂華時期
剛身體互換,就慘遭外族屠村,成了孤兒
朱元璋開局還有一隻破碗和幾個兄弟,而自己,竟然穿越成一個孤兒,還是一個小女娃子
意外獲得空間,發現這是一個超級武器庫
從此人生開啟開掛模式,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 高富帥男子組團寵愛,女主卻油鹽不進,原來心有所屬
展開

《穿越自帶彈藥庫,五胡亂華我為王》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穿越在死人坑


「咔嚓……轟隆……」

一陣陣炸裂的雷聲,把蘇勤驚醒。

蘇勤努力地睜開眼睛,眼前一片漆黑。想動,渾身卻傳來鑽心地疼痛。

他艱難地抬起自己的胳膊,使勁咬了一下。

很疼,死人是沒有痛覺的。

「……」

我怎麼還活着?

良好的心理素質和軍事素質告訴自己,首先要確定所處的環境和位置。

可是四周一片漆黑,死一般地寂靜。

我在哪?

這時,一陣陣濃郁的血腥味,伴隨着屍體腐爛的味道,刺激着蘇勤的鼻腔和口腔,只覺得胃裡一陣翻江倒海。

哇……

蘇勤翻過身體,一陣嘔吐。

又一道閃電,照亮漆黑的夜空,藉著閃電的亮光,蘇勤被眼前的景象徹底震驚了。

藉著閃電光,只看見大坑裡鋪滿了橫七豎八的屍體,有男的女的老的少的,現場很慘烈,目測有幾百人。

黑暗中,空氣中彌散着血腥味和屍體腐爛的味道,令他陣陣作嘔。

緊接着一聲炸雷,蘇勤渾身一顫。

原來自己沒被炸死,正躺在一處半個足球場那麼大的死人坑裡。

在非洲維和四年,目擊過很多次當地的種族屠殺,各種慘烈的場面見過不少。

但這次,孤身一人,閃電下看到這驚悚的一幕,震撼着蘇勤的心。

他強忍着作嘔,翻過身,艱難地在黑暗中爬行。

繞過一具具屍體,終於爬出了大土坑,摸索着在一棵大樹下躺好。

由於剛才體力的消耗,蘇勤依着大樹,又昏睡了過去。

初夏時節。

響了一晚上的炸雷,卻沒有下一滴雨,天亮了。

蘇勤從昏睡中醒來,四下一看:

「⊙△⊙?」

這是一處天然的土坑,目之所及,密密麻麻的屍體,幾乎鋪滿了土坑。

從被屠殺的人可以看出,這不是現代人的衣着打扮,但也絕對不是拍電影。

蘇勤一眼就判斷出,這是冷兵器時代的大屠殺。

現場尤其慘烈,只看見整片整片的泥土,都被鮮血浸染成深紅色。

自己身後有一個村莊,到處都是殘垣敗壁,牆倒屋塌。

遠處幾處院落里,還有升起了濃濃的黑煙。

遠處的土地,一片荒蕪。

我……我難道穿越了?

蘇勤看到自己的身體,光着一雙黑乎乎的小腳丫,上面長着堅硬的老繭,老繭上殘留着黑紅色的血漬。

蘇勤一臉嫌棄,檢查了一下臭腳丫子,不是自己的血,還好腳沒有受傷。

蘇勤原身是個很愛乾淨的大男孩,此刻的他欲哭無淚,這是自己的腳嗎?

原主估計好幾年沒有洗腳了吧。

下身穿着一條同樣沾滿血漬的粗布褲子,上面不知道打了多少補丁,幾乎看不出原來的材料。

上身穿着一件又臟又爛的夾襖,一根草繩扎在腰裡。

半尺長的頭髮,髒兮兮地黏在一起。

全身散發著陣陣惡臭,把自己熏得快要窒息了。

原身可是一米八五的帥哥,畢業於國內頂尖的陸軍大學。24歲的蘇勤,已經是國際維和部隊、非洲總部特勤隊指導員,怎麼現在穿越成了一個又臟又瘦小乞丐?

天啦擼!

朱元璋開局還有隻破碗和幾個兄弟!

我的開局,竟然穿越成了一個可憐的小乞丐,眼前還有成片的死人堆。

雖然目前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但形勢很不樂觀!

這絕對是個命如草芥的動蕩年代,這局……這局讓我怎麼破?

別人穿越或者重生,開局要麼卡里有幾千萬億的資產,要麼有個神壕系統或者金手指,再要麼,就是隨身帶着一個價值幾萬萬億資產的空間,

我呢?

我的空間呢?

蘇勤找遍了全身,也沒有發現有類似於戒指或者手鐲的東西。

小說里,穿越後的標配——金手指,總得有一個吧!

從骯髒的腿上一直摸到上身,手停在胸前,蘇勤大驚!

蘇勤摸到自己胸前長着兩坨小肉肉,解開破舊的夾襖一看:很精緻的一對……。

什麼,女的?

穿越成一個髒兮兮的小乞丐,自己也認了。

想不到竟然……竟然穿越成一個十二三歲的女娃子。

「……」

看來,小說里寫的,都是騙人的。

那麼,現在的我,又是誰呢?

蘇勤還沒有找過女朋友呢。

在原主的現代世界裏,他是個24歲的大小伙,由於政治素質和軍事素質過硬,自從參加了國際維和部隊眼鏡蛇特勤隊,就一直沒有時間回國。

還好再有一個月零五天,就可以圓滿完成任務回國了,美好的前程正等着他呢。

蘇勤家境優質,父母都是大學教授,下面有一個可愛懂事的妹妹,正在讀小學三年級。

誰知,由於彈藥庫大爆炸,自己被炸死了,緊接着又穿越了。

這也太狗血了吧。

蘇勤趕忙繫緊衣服。

罪過,罪過!

原主,我不是故意摸的。

一想到自己以後,再也不能赤膀訓練,赤膀戰鬥,還有站着噓噓……

蘇勤想死的心也有了。

也不是自己重男輕女,只是這種詭異的事情,發生在誰的身上,也怕一時想不開。

事已至此,穿越到這個亂世,只能堅強地活下去。

蘇勤費力地扶着大樹站起來,看來此地不宜久留。看着不遠處被燒殺洗劫過的村子,他,不,此刻應該是她,此刻覺得恢復了點元氣,慢慢向村子裏走去。

當務之急,就是找到一個倖存者,問清楚這是什麼地方,昨天到底是誰屠了整個村子,還有,今夕是何年。

蘇勤辨別了一下方位。

這個村子三面環山,只有南邊是坦蕩的平原。

村子應該很大,從村口大坑裡遇難的村民,可以大致推斷出至少有五六百人。

北邊地勢較高的地方,房子大都是北方建築風格,磚瓦木材結構,高牆大院。

而村南大部分是低矮的茅草房,一看就是貧民區,

而現在,南邊很多茅草屋,都被大火燒成了灰燼,北邊的房屋還有很多冒着黑煙。

蘇勤走了幾個巷子,沒有見到一個人影,更不用說活物了,哪怕是一條狗、一隻雞也行。

整個村莊死一般地寂靜。

蘇勤在村子裏走了幾個來回,所到之處,滿目瘡痍,慘不忍睹。

這個村子用現代的話來說,從昨天起,已經從地圖上消失了。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