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聽聞月亮最情深
聽聞月亮最情深 連載中

聽聞月亮最情深

來源:2tuiwen 作者:韓月聽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霜 現代言情 韓月

舊法租界的那幾條梧桐街,是韓月聽每當遇到煩心事,最喜歡逛的
未到深秋,梧桐葉黃得不徹底,自然街上落葉也不是很多
...展開

《聽聞月亮最情深》章節試讀:

聽聞月亮最情深第2章  


周霜新找的酒吧,也在梧桐街附近。
兩人下課時間一樣,約定好在梧桐街公交站碰頭。
韓月聽早到一會,等了差不多十分鐘,周霜也來了。
「聽聽,你今天也太美了吧!」
周霜一下公交,忍不住驚呼。
何止今天。
當時,在兩校聯誼會上,她一眼就「相中」了韓月聽,然後忍不住去「搭訕」。
說真的,她要是男的,一定會找韓月聽這樣的。
韓月聽是有記憶點的美人,五官精緻優越,結合在一起,竟會看上去有點清冷。
這種清冷在她思考事情時,會更甚。
韓月聽聽到這種誇讚,臉稍稍有點紅,朝着周霜笑得溫雅。
兩人談起彼此近況,邊聊邊走中,不知不覺就已到達酒吧門口。
「周姐?」
門口一男生看見周霜,不確定地打了聲招呼。
周霜看清是誰後,問道,「你怎麼在這?」
男生笑着說,「我啊,和兄弟約了喝酒。」
周霜轉頭對韓月聽解釋了下,「這我大一學弟。」
韓月聽點點頭,禮貌地和學弟打了聲招呼。
學弟沒見過這麼漂亮的姐姐,害羞地摸了把後腦勺,然後想到,「周姐,不介意的話,來我們包廂吧,人多熱鬧。」
周霜想也沒想拒絕了,「我和她今天就想來喝一杯,不趕熱鬧。」
事與願違。
許是受那家大酒吧被端的影響,這家酒吧生意未免過分好了,酒座上坐的滿滿當當。
「周姐,別白來一趟了,我保證,我兄弟絕對不會勸酒,你們該聊聊,該喝喝。」
學弟再三保證,臉上表情誠懇得不行。
周霜拿不定主意,側頭問韓月聽,「聽聽,你覺得呢?」
「好啊。」
……包廂在二樓,半封閉式的,一側欄杆往下望,能看見一樓**的檯子。
面積不小,裏面有三張桌子。
除了韓月聽和周霜,就只有學弟他們四個人,幾人規矩懂事,都是好相處的性子。
周霜看了一圈,疑惑地問,「你們四個人,開這麼大的包廂?」
學弟咧嘴笑笑,回答道,「我兄弟還有幾個朋友要來。」
等學弟走後,周霜拿着菜單,在給韓月聽挑杯不烈好喝的酒。
說好的,她們只蹭場地,不蹭酒水。
學弟他們聽到,也不強求。
兩杯酒剛上,包廂門打開了,進來幾個人。
為首的男人手插在褲袋裡,鋒利的唇角,鷹犬般的黑瞳,野性的氣場,一下成了整個包廂不容忽視的存在。
韓月聽朝門口望去,在看清對方的臉後,心頭閃過一絲驚訝。
是昨天那位,紋身師。
而他,顯然也發現她了。
姜圳微眯起眼,一臉倨傲。
他帶笑的目光,玩味而危險。
學弟和他的朋友爭先為韓月聽周霜介紹,在混亂的介紹中,韓月聽知道了這人的名字。
「姜圳,年二十六,梧桐街上最會把妹的爺。」
……周霜點的酒很好喝,韓月聽有點貪杯,很快見了底。
而周霜,早就三杯雞尾酒下肚,沒醉但微醺。
兩人聊了會,周霜看見學弟他們在玩骰子,心癢想加入,問韓月聽要不要一起。
韓月聽想了一下,說,「你們先玩,我去趟洗手間,馬上回來。」
周霜摩拳擦掌,囑咐道,「那我先去,你快點回來啊,別記錯包廂號。」
韓月聽淡笑着說,「不會。」
笑意未消時,她抬頭,又一次迎上姜圳的目光。
他面前的酒杯,還剩三分之二的酒。
幽黑色的眸子里溢滿不羈。
韓月聽不懂,怎麼會有人,單單一個眼神,就如此威逼攝人啊。
她稍稍低下頭,盡量把自己存在感壓低,路過一眾人,包括他,開門出了包廂。
……從廁所出來,走過不寬的過道,韓月聽撞上了一個人。
「對不起……」她抬頭,是姜圳。
身形挺拔的男子宛若完美的撒旦,臉上稜角分明,渾身散發出桀驁而又壓迫的氣息。
韓月聽移開視線,怕刻意,於是選擇了直視前方……正好是他的喉結處。
姜圳居高臨下地看着她,眼裡若有若無的笑意。
韓月聽留着齊肩中長發,黑髮茂密柔順,習慣性地把頭髮別在耳後,露出精巧的耳朵和精緻的面容。
她和昨天的打扮不太一樣,黑裙高跟,為了應景,連口紅都抹的更紅了些。
「放我鴿子?」
姜圳看着她的臉,開口。
韓月聽一愣。
其實她是有想起來的,今天白天,包括剛下公交的時候,她都有想起。
他霸道地留下一句「明天來」,她以為他就這麼一說,可以隨便聽聽。
而且,自己好像沒答應。
韓月聽沉思了一會,嗓音清晰,「我今天有事。」
「什麼事。」
姜圳眯起眼,問她。
沒想到他會接着問,韓月聽依舊沒看他,略帶心虛地回答,「上課,和喝酒。」
「我怎麼覺得,你就是打算把我鴿了呢。」
他的聲音在她頭頂響起,不緊不慢的。
「沒……」脫口而出的否定,韓月聽說完又有點懊悔,自己確實有這想法。
在她想開口解釋時,對方輕笑一聲,說,「等你。」
說完,姜圳側身讓出了道。
韓月聽回了包廂,直到坐到位置上,還有點恍惚。
九點不到,韓月聽和周霜打算回去了。
半個包廂都是大學生,有門禁。
一人打趣道,「現在的大學生,乖的不行。」
周霜回他,「乖又不是錯,我們這是自律。」
眾人笑了,贊同。
韓月聽看了眼姜圳,他沒什麼表情躺坐在沙發椅上,一副慵懶邪魅漠不關心的樣子。
學弟猶豫了一個晚上,這會兒都要走了,才主動提出——大家加個微信,方便以後再聚。
男生間都有微信,只是沒有韓月聽和周霜的。
韓月聽打開手機二維碼讓大家掃,挨個走過去。
最後走到姜圳那,韓月聽攥緊了下手機。
相比於其他人見底的酒杯,他面前的杯子,還裝着不少的酒。
不喜歡喝酒,還來酒吧么。
姜圳動作不似別人般急切,單手操作着手機,掃上了碼。
「名字。」
「韓月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