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軍少盛寵神醫妻小說免費閱讀
軍少盛寵神醫妻小說免費閱讀 連載中

軍少盛寵神醫妻小說免費閱讀

來源:2tuiwen 作者:秦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秦晚晚 霍連城

今天要確定訓練基地的修建範圍,基本上都是附近的荒地,這些荒地都是黃沙,種不出來糧食,自然也就沒有主人
霍連城本就對秦晚晚的設計圖極感興趣,現在秦晚晚讓他出門了,他自然要親自過來,與秦晚晚一起督造基地的落成
在路上,秦晚晚跟霍連城說起了新兵招募的事情
...展開

《軍少盛寵神醫妻小說免費閱讀》章節試讀:

軍少盛寵神醫妻小說免費閱讀第3章  


李鐵柱、趙剛聽到霍連城要任命他們為旅長,除了激動之外便沒有太多的反應了。
霍連城要用人,而他們可用,對於他們來說,霍連城不管給出了什麼命令,他們只要去服從就可以了。
能夠成為旅長,也是他們展現能力,實現自己的雄心壯志的機會。
李鐵柱和趙剛雙雙向霍連城敬禮:「保證完成任務。」
只有許榮,對霍連城要他做旅長感到惶恐,他推脫着:「司令,我哪是做旅長的料,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幾斤幾兩。」
許榮的反應,在霍連城的意料之內,畢竟霍連城以前就提出過重用許榮,可被許榮拒絕了,許榮還提醒霍連城不能用人唯親。
霍連城靠在椅子上,他看着許榮語氣嚴肅的說道:「老許啊,我如今雖然是司令,可我手下的人你該知道,七個旅長,只有四個是真心歸順於我。」
「即使是這四個人,他們手下的兵也是把我排在他們旅長後面的,霍家軍軍心不齊,以後會是大患。」
「我的隊伍里必須要有徹底忠誠於我的人,才能穩固霍家軍的根基,可我現在手上缺人用啊,四個旅,要四個旅長,我現在只找到了你們三個,老許我現在需要你來幫我。」
霍連城曉之以情動之以理,這才讓許榮的臉上有了鬆動。
他不過是覺得自己能力不足不能居高位,但他對霍連城的心是真的,一片赤誠。
霍連城話到了這個份上,許榮若是再推脫就說不過去了,他起身,莊重的對霍連城敬了個禮:「司令,我定當為霍家軍竭盡全力、鞠躬盡瘁。」
說服了許榮,霍連城就開始繼續為第四位旅長的事情,他看向韓勛,說道:「韓勛........」霍連城還沒說完話,就讓韓勛給打斷了:「司令,這第四旅,你可不能交給我,我手上事已經很多了,天天都早起晚歸的,你可不能再給我活幹了。」
「我什麼時候說要把第四旅的事情給你幹了?」
霍連城有些莫名其妙。
韓勛意識到自己想的太多,有點神經質了,他頓時尷尬的笑了笑:「司令,我聽見你叫我,還以為你........」霍連城目光帶着審視的看了韓勛好大一會,才說道:「我叫你,只是為了讓你想想,有什麼人能推薦.......還有,你剛剛的話不對啊,咱們宿舍就在軍營里,你為什麼早出晚歸,你歸哪呢?」
韓勛沒想到霍連城居然還能注意到這個問題,他支支吾吾,說不出話來。
心裏想着,你管我歸哪呢。
我只要活幹完了,我想歸哪就歸哪。
好在霍連城也不是非要讓韓勛報備自己的去處,他很快就把話題拉了回來:「想什麼呢,你幫我好好想想,咱們還有什麼合適的人可以用?」
韓勛第一個想到的人,就是秦晚晚,可是他很快就自己否決了這個想法,秦晚晚要督建訓練基地,回頭還要選拔人上來成立特戰隊伍。
她肯定是抽不出時間去管一個旅的事情的。
別的合適的人選?
韓勛想了一圈,最後腦海中出現了一個人:「司令,你看霍橫飛怎麼樣,他是你的堂弟,首先忠誠度肯定沒問題,而且他在百澤那邊,無論是災後的工作,還是帶領咱們留在百澤的弟兄,都做的非常優異。」
「從百澤傳過來的信息來看,他絕對是個可用之才,而且讓他做第四旅的旅長,又正好可以讓他帶着咱們留在百澤的人馬歸來。」
霍橫飛對秦晚晚的心思,除了霍連城和秦晚晚本人幾乎無人知曉,所以韓勛覺得自己提出這個建議一點問題也沒有。
他搞不懂,怎麼霍連城臉色突然就黑的像是要滴墨一樣。
霍連城的心思,秦晚晚自然是知道的,她明白霍連城把霍橫飛留在百澤的用心,不過就是不想她跟霍橫飛有過多的接觸。
這樣的情況下,霍連城又怎麼會主動把霍橫飛叫到他跟前,還對他委以重任呢?
不過這次秦晚晚可把霍連城的想法猜錯了,霍連城雖然臉色不好看,在思索良久之後他卻給出了一個讓秦晚晚意外的答案:「既然韓副官覺得霍橫飛可用,那便給百澤傳消息,看看霍橫飛有沒有加入霍家軍的意願。」
若真是可用之才,霍連城覺得自己沒有理由放棄。
他一開始確實對霍橫飛接觸秦晚晚心生不滿,可現在情況不一樣了,他與秦晚晚情投意合,伉儷情深。
別說一個霍橫飛了,就是十個百個霍橫飛,霍連城也不放在眼裡了。
因為他了解秦晚晚,她一旦在心中有了認定的人,就絕無可能再多看別的男人一眼。
他亦如此。
這個年代的愛情是如此的簡單,一牽手就是一輩子。
既然霍連城沒有意見,那新四旅旅長的人選就暫時敲定了由霍橫飛來擔任。
這件事韓勛會去安排。
除了旅長,旅中還得有團長,連長,班長等。
這些職務的人選自然不用霍連城操心。
韓勛會和其他人擬定好名單,而霍連城只要大筆一揮,簽個字就成了。
確定了旅長的人選,霍連城就宣布散會了。
李鐵柱和趙剛得回舊四旅,向石中報告升遷的事。
而許榮,是第三旅隊的,第三旅的旅長是黃世人,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年男人。
許榮要升遷,肯定也得跟黃世人打報告,他回了第三旅,就直接去了黃世人的辦公室。
黃世人看文件,聽到有人敲門,他抬起頭看了一眼,看清門口的人之後黃世人皮笑肉不笑的對許榮說道:「是老許啊,來我這還敲什麼門,進來就是了,那麼客氣做什麼?」
許榮陪着笑,他進了黃世人的辦公室,將門推上關好,才走到了黃世人面前。
「旅長好。」
許榮非常尊重的給黃世人敬了個禮。
黃世人點點頭,放下手中的文件看着許榮:「說吧,老許,你這個時候來找我是什麼事?」
許榮站的筆直,他不懂得拐彎抹角,直接就把霍連城提拔他做旅長的事情告訴了黃世人。
聽到許榮的話,黃世人足足愣了有本分鐘才說話:「提拔你做旅長,哪個旅,怎麼,他要讓你取代我?」
許榮趕緊搖頭::「不是的,黃旅長,你誤會了,霍司令是讓我做新四旅的旅長!」
新四旅?
這個詞語又讓黃世人愣了一下,他皺着眉看着許榮,語氣犀利:「什麼是新四旅,我怎麼不知道咱們的旅隊什麼時候還出了個新舊?」
許榮很自然的就將霍連城將新兵單獨建旅的事情告訴了黃世人,在許榮看來,霍家軍是霍連城的,霍連城要怎麼做都是他的權利。
誰知黃世人聽了許榮的話勃然大怒,他狠狠的拍了一巴掌桌子,吼道:「胡鬧,哪有新兵成旅的,新兵不都是充盈到不同的老兵旅長,霍連城這是想幹嘛,豈有此理。」
黃世人氣急敗壞的樣子,讓許榮心中很不舒服,他向來有話就說:「黃旅長怎麼這樣說話,霍家軍是霍司令統領的,他要做什麼決定,還輪不到黃旅長來置喙吧?」
許榮這人,平時好說話,溫溫吞吞的,一般不會跟人鬧急眼。
可要是有人在他面前說霍連城的不是,他立馬第一個不同意。
霍連城在以前在馮軍地位不俗,那時候許榮就已經是霍連城的忠實擁護者了。
黃世人聽得許榮的話,陰笑了一聲:「許旅長這官威可不小啊,第一天當上旅長,就要跑到我這個原上司面前耀武揚威一番,真不錯!」
這話聽得許榮火冒三丈,他向來是個直腸子,哪怕他做了旅長,剛剛來跟黃世人報到的時候,也是對黃世人十分尊崇的。
要不是黃世人出口不遜,他也不至於跟黃世人針鋒相對,許榮正要反駁黃世人的話。
黃世人就已經冷着臉開始趕他了:「我這小廟容不下大佛,許旅長不是要新官上任么,門在你身後,你請便!」
黃世人說完話,就拿起文件擋住了自己的臉。
見黃世人態度如此差,許榮也不想再多說什麼了,畢竟話不投機半句多,他向黃世人敬了個軍禮之後,就轉身出了門。
等許榮的腳步聲走遠了,黃世人才把手中的文件重新放回桌上,他看着許榮離開的方向,眼神一時間變得陰險又邪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