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蘇熙凌久澤
蘇熙凌久澤 連載中

蘇熙凌久澤

來源:2tuiwen 作者:蘇熙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凌久澤 現代言情 蘇熙

蘇熙腳步放慢,想着等下見到凌久澤,該怎麼打招呼
結婚三年,他們從來沒見過面,不用想也知道凌久澤並不同意、甚至很抗拒這門婚事
...展開

《蘇熙凌久澤》章節試讀:

蘇熙凌久澤第4章  


凌久澤讓明左查那天跳窗的女人,明左第一時間去查了天悅府的監控。
        奇怪的是,七點和九點這兩個時間段監控都一段空白,就連天悅府的安保人員都無法解釋這是怎麼回事,只猜測可能是當時斷了網。
        但是明左還是查到了一個人,徐依依。
        徐依依是個十八線演員,走清純柔美路線,一直不溫不火,可以在監控里看到昨天傍晚她六點五十分進入天悅府,往荷風館的方向走去,之後的監控記錄有一段空白,看不到她具體去了哪個房間。
        九點五分的時候,徐依依的經紀人攙扶着她從荷風館樓下出現,她一條腿曲着,表情痛苦,明顯是受了傷。
        因為再之後的記錄又沒了,明左看不到徐依依坐的什麼車離開天悅府,所以花了一些時間才查到徐依依住在哪個醫院,昨天晚上她左腿已經連夜動過手術。
        明左也已經看過病歷,是摔傷。
        是夜,江城醫大附屬醫院        VIP706房間,躺在病床上的女人雙手握在一起,有些不安的看着對面沙發上的凌久澤,「凌總,您到底有什麼事?」
        「你的腿是怎麼摔傷的?」
凌久澤看着她,淡淡開口。
         徐依依一條腿打着石膏,半垂的眼瞼下眼珠閃動,低聲道,「和凌總有關嗎?」
        「你不用隱瞞,我讓人查了監控,昨天夜裡九點左右,你的經紀人攙扶你坐車離開,當時你的腿就已經斷了,那晚在我房裡跳下去的人就是你,對不對?」
凌久澤語調一如往常的淡漠。
        涉及到客人**,天悅府沒有攝像頭對着房間的窗戶,所以看不到徐依依是從哪裡跳下來的,但是她的行蹤明顯符合那一晚上的事情。
        徐依依一愣,抬頭看過來,眼底還有茫然,心思卻已經開始急轉。
        站在旁邊的經紀人插不上話,大氣不敢出。
        凌久澤雙腿交疊,淡聲道,「你不用害怕,我說過,你幫了我,我會補償你!」
        明左把一張卡放在桌子上,一張臉冷肅,「卡里有一千萬,不許再提那晚的事。」
        徐依依咬着下唇,半晌才道,「我不要錢,我當時是、是自願的,也請凌總放心,我不會對任何人說。」
        「我說話算話,你不要錢,也可以提別的要求。」
凌久澤開口。
        徐依依看到經紀人對她使眼色,手掌握緊,小心思忖道,「我什麼都不要,如果、凌總看得起我,以後就把我當朋友、」        凌久澤語氣冷淡的打斷她的話,「我覺得,你還是提點更實際的要求比較好!」
        徐依依臉色驀然白了幾分,表情局促尷尬,想了想道,「我不想留在現在的公司了,凌總有辦法嗎?」
        凌久澤頓了一下,「願意來凌氏旗下的勝娛傳媒嗎?」
        經濟人頓時眼睛亮了,勝娛在國內可是數一數二的娛樂公司,捧出了無數的一線藝人,進了勝娛,不愁沒有資源啊!
        徐依依目光柔軟,輕輕點頭,「謝謝凌總!」
        凌久澤起身,「我會讓勝娛的許辰和你聯繫簽合同的事,至於你和現在公司的違約金他一併會幫你解決。」
        徐依依再次道謝,聲音嬌軟,加上因為受傷臉色蒼白,看上去楚楚動人。
        凌久澤離開時,突然回頭問道,「你昨晚為什麼去我房裡?」
        徐依依怔了一下,很快道,「我本來要去隔壁試戲,走錯房間了。」
        ......        凌久澤離開半晌,徐依依都沒回過神來,昨晚的事,她當然記的清楚。
        她試了一個新戲,副導演要她去天悅府詳談,她進房的時候聽到服務生說隔壁是凌久澤專用的套房,她還特意多看了兩眼。
        她在房間里等了將近一個小時,副導演才醉醺醺的回來。
        談什麼戲,分明是想藉機占她便宜。
        她寧死不肯,掙扎了半天,最後躲到窗下,一閉眼跳了下去。
        凌久澤來之前,經紀人正在房間里訓她,想要在這個圈子裡出頭,就別想什麼出淤泥而不染!
        經紀人這會兒也反應過來了,「凌總認錯了人?
我們騙他不會有事吧?」
        徐依依面色雪白,攥緊了被子,「不然呢,被那個肥豬一樣的副導睡嗎?」
        和勝娛簽約,這個誘惑太大了,比這更讓她心動的是,能和凌久澤攀上關係!
        凌家掌控者江城甚至整個C國的經濟命脈,上至**,下至商業,哪個不是他們凌家人說了算,如果能得凌久澤青睞,她什麼都不用愁了!
        老天這樣安排,這樣的幫她,她為什麼還要往外推?
        想想能將以前看不起她的那些人都踩在腳下,想想那些高高在上的人以後都要來巴結她,賭一把又怎麼樣?
        她也不怕陳副導會拆穿她,那晚她突然跳樓,陳副導嚇壞了,現在他巴不得自己跟他別扯上一點兒關係!
        這邊凌久澤出了醫院,臉色沉淡的坐進車裡,沒想到會是個小演員,長的也不錯,可他心裏莫名的有些煩躁和失望。
        大概因為這股突來的煩躁,他對於她用一百塊羞辱他的事都覺得索然無趣,不想再追究,只想儘快了結。
        ......        周六,上午上完最後一節課,蘇熙坐車去蘇家。
        蘇家在南城浣花別墅區,沒有公車到,蘇熙只能打車過去。
        到了蘇家已經十一點,天色陰沉,有雨欲來,傭人張嫂開門見是蘇熙,扯了扯嘴角,「大小姐回來了!」
        蘇熙微一點頭,換了鞋往裏面走。
        張嫂態度不冷不熱,「先生帶着夫人出去了,等一會兒才能回來,你先自己坐。」
        「是姐姐來了嗎?」
樓上傳來驚喜的一聲,隨即一少女自樓梯上飛奔而下,漂亮的臉蛋上洋溢笑容,很快便到了蘇熙面前,「姐姐怎麼才來,我等你一上午了。」
        蘇熙笑着打招呼,「蘇桐。」
        張嫂面對蘇桐滿臉堆笑,「小姐,廚房裡甜點做好了,您要藍莓慕斯還是巧克力的?」
        「等會再說,你去忙吧,我和姐姐說會話。」
蘇桐一臉甜笑。
        「噯!」
張嫂恭敬應聲,臨走的時候看了蘇熙一眼,才轉身往廚房裡去了。
        蘇桐剛做的頭髮,手裡拿着一把尖細的剪刀,側身給蘇熙看,「媽媽一大早拉着我陪她去做頭髮,非要給我也換個髮型,姐姐覺得好不好看?」
        蘇熙點頭,「好看。」
        蘇桐摸了一下耳根下的發稍,「我剛才照了半天的鏡子,總覺得這裡剪的不好,我自己動手又剪了剪還是不滿意,姐姐幫我剪剪吧。」
        蘇熙掃了一眼遞過來的剪刀,接過來,問道,「哪裡?」
        「就是耳根這裡,我捏着,姐姐幫我剪一下。」
蘇桐側過身去,微微歪着頭,指着耳根下的一縷髮絲。
        蘇熙拿着剪刀按照蘇桐說的地方剛要剪下去,就聽門口傳來驚恐的一聲,        「蘇熙你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