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給我滾去做總裁
快給我滾去做總裁 連載中

快給我滾去做總裁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小雲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瑾安 楊淮川 現代言情

【穿書 無限流】 穿到自己寫的小說里是什麼體驗? 主配角OOC?達咩! 主角只顧着談戀愛?達咩! 女主人設被惡毒綠茶顛覆?達咩!達咩!達咩! 周瑾安只是一個寫小說的小透明, 有朝一日居然穿到自己的小說里成了又蠢又壞的女配
作什麼作,趕快完結!老娘才好穿回去寫稿! 周瑾安:怎麼又在談戀愛!快給老娘好好推劇情!展開

《快給我滾去做總裁》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別搞我心態


周瑾安在熟睡中聞到了一絲潮濕的氣息,伸手去摸枕邊的空調遙控器,卻摸了個空,甚至連枕頭都不見了。本就體寒的她猛的睜眼,昨晚還在溫馨小屋睡覺的自己卻只看見黑漆漆的一片。

「完了完了,我不會被綁架了吧?」小心地伸腿出去,一顆子彈竟直接射穿了自己的膝蓋。周瑾安瞪着雙眼看看正在流血的膝蓋,又看向射來子彈的方向。過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痛得大叫出聲。

「什麼啊!痛!」想她周瑾安堂堂一個小說作家,出現在一個黑暗的倉庫里就算了,居然還有人對自己開槍,這也太離譜了吧。

黑暗中緩緩走出一個禿頭大漢,眼睛瞪的又大又圓,厚厚的嘴唇隱隱發紫,看上去十分兇狠。眉尾一道長長的疤痕看起來有些年歲了。這人這長相在周瑾安看來卻是眼熟的很。

「你不會叫五爺吧?」周瑾安小心開口。

「小丫頭片子倒喊得出你五爺的名號,今兒我可把話撂這了,伺候好了爺留下你拿走的金子,我就放你走。要是不依呢,你今兒啊就和金子一起留在這,爺給你辦個現成的火葬。」五爺臉上帶着和善的笑意,但說出來的話卻字字扎心。

周瑾安還處于震驚之中,這,這是她寫的小說情節啊。她如果真的穿越到了小說里,那自己就是書中的女配了。想到這,周瑾安差點哭出了聲。這個殺手女配可是本書最慘角色沒有之一啊。

這些表情變化在五爺看來,無非就是小姑娘感到害怕了,他抻了抻脖子大笑起來:「你也別太害怕了,我五爺不是不講理的人,你把我伺候好了,你們小姑娘喜歡的那些個愛馬仕,賓利,都是小意思。」

「慢着,五爺,你OOC了知道嗎?按劇情這個時候你應該把我打殘了,逼我說出金子的下落,你怎麼變成老色批了。」周瑾安緊皺着眉頭,在這個節骨眼上揪起了反派人設。

五爺聽她如此說,挑了挑眉,只當這個小丫頭嚇瘋了說起了胡話,也沒心思繼續跟她掰扯,伸了手過來就想霸王硬上弓。

周瑾安的手臂被五爺一把抓住,嚇得心跳都漏了一拍,死命甩開。轉念一想,這不行啊,她總不能待在這書里陪他們耗下去,自己的交稿日就要到了,再不回去趕稿怕是真得涼透了。

「我就不!你一槍崩了我吧!趕緊的!」周瑾安不耐煩道。

五爺見這個小妮子這樣不識抬舉,也就順了她的意,舉起手槍就聽見嘭的一聲,周瑾安在劇痛中慢慢失去了意識,嘴角卻是計謀得逞的笑意。

「嘶……很痛啊。」沒過多久,在劇痛下周瑾安猛的又一睜眼,居然還在這個倉庫里,她趕忙低下頭仔細查看自己身上的傷口,身上乾乾淨淨的,沒有傷口沒有血跡,甚至連醒來時那疼痛的感覺,都消失了。

這次周瑾安不再輕舉妄動,安靜地聽着不遠處五爺的動靜。生怕剛才逼良為娼的鬧劇再次出現在自己的身上。

「小妮子別躲了,出來吧。你多少道行還和五爺我玩。」不遠處傳來了五爺的聲音,隱隱伴隨着他盤核桃的咔噠聲。周瑾安聽罷滿意地點點頭,在心中美滋滋道:「這才是自己塑造的完美反派嘛,剛才那都是什麼鬼。」

正顧着偷笑,冰冷的槍口就抵在了自己的後腦勺上。周瑾安暗罵糟糕,只好舉着雙手小心翼翼地向外走去。

只見五爺坐在一把木質雕花的老爺椅上,手中的核桃已然被盤得油光水滑,臉大腰圓的好不油膩。周瑾安越看越覺得,她好像不該把配角寫的那麼丑,主角天天和他面對面也太痛苦了吧。

不過木已成舟,現在最要緊的是得趕快離開這,然後找到從書中穿越出去的辦法。她笑意盈盈地迎向五爺,諂媚道:「我哪有躲着您呀,這G城還不是五爺您說了算,我這不是前段時間接活,這下面呀,得了點小毛病,想拿這錢去治病嘛。五爺您既然要,我就都給你。」

說著,周瑾安趕忙扯開自己的袖口,把那些鑽石金子盡數拿了出來,雙手捧着遞到了五爺面前。

「下面,生了病?」五爺嘀咕着,邊上下打量着周瑾安,邊狐疑地收下那些金銀珠寶。思考片刻,五爺向地上啐了一口唾沫,斜着眼盯着周瑾安,好像那是什麼晦氣的東西。

「五爺,您老還有什麼吩咐?」周瑾安急着想要脫身,討好的笑臉看得五爺一陣噁心。

「滾吧。」五爺慢悠悠道。

周瑾安不敢輕舉妄動,眼瞧着五爺的眉頭越皺越緊,她也只好慢慢後退,急着躥出了那陰暗潮濕的倉庫。

周瑾安一邊思考着接下來的劇情發展,一邊急匆匆地向書中自己的居住地跑去。這個女配是個殺手不說,還又蠢又壞,仇人一撈一大把,可她只是個作者啊,哪有那些些殺手的本事。越想越覺得害怕,周瑾安在心中默默道,不能繼續待在這裡了,得趕快找個辦法穿回去才行。

剛走到門前,周瑾安突然想到,要是他殺不行,那自殺呢?

她興沖沖地進到屋子裡,熟練地打開保險柜取出手槍,這可是女配的寶貝,如今能把作者本人送回原來的世界,也算是這把槍的福氣了。心中美滋滋地想着,上了保險就把槍口對準了自己的太陽穴。

「拜託拜託,趕快讓我回去吧。」周瑾安心中默念着,緊咬着牙關,心一橫就扣動了扳機。這次她的痛苦消失地很快,迅速失去了意識。

當然……心碎來得也很快。

「這居然還是個無限流?!」周瑾安悲憤地在倉庫中喊出了聲,倒是嚇了五爺一跳。沒錯,她又回來了。

走完熟悉的流程,周瑾安再次衝出了倉庫。她意識到自己或許不該從自身下手,那如果殺了自己沒辦法讓這個故事結束的話,男女主隨便死一個,這本小說不就被迫終結了嗎!她一臉淫笑地看着眼前的日落,心中開始打起了主角的小算盤。

經過的路人:……這人笑得好像個變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