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摸魚法師的日常
摸魚法師的日常 連載中

摸魚法師的日常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路過的枸杞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劉畫 路過的枸杞

「路是要一步一步走的,飯是要一口一口吃的
」劉畫躺在源晶堆旁,研習着基礎的施法動作,手裡的捲軸卻燃起了不可思議的能量
「今天的冒險,從哪開始呢?」展開

《摸魚法師的日常》章節試讀:

第4章 外門門外大弟子


「所以說,現在挑選好你的英雄..不是,選好了自己的導師了嗎?」

看着趨於平靜的大殿,劉畫看了看眼前的四人都已經找到了自己的導師,不是滋味的砸吧砸吧嘴

「木導師,要不您把我收了吧,我感覺這些導師好像不是很待見我的樣子」

劉畫小聲嘀咕了沒多久,藍悅唯微微側身,對旁邊的導師小聲說了幾句

「艾導師,那個人天賦怎麼樣?」

「你是說劉畫?看起來還不錯,但是元素形態呈固化是一種很不自然的表現,他日後突破怕是會成為非常困難的一件事,培養心血和成本就遠非常人能比擬的了。」

艾可平日里懶散,但思維一向敏銳,她一眼就看出剛收的這個天才似乎對劉畫有點其他的想法,便打趣道

「怎麼?收他也不是個難事,耐不住我的寶貝徒弟有念想喔」

艾可本想看看藍悅唯的反應,卻不曾想她真就直勾勾的看着劉畫點了點頭

「老師,我可能有些事要拜託他,如果他天賦尚可的話還麻煩老師給他找個好下家留在學院」

艾可眯了眯眼,細細打量了兩個人,嗅出了一絲不同尋常的氣味兒

「你,劉畫,來這!」

輕飄飄的一句話帶着不容置疑的口氣,而抱着隨便在哪混都行只要能進學院就血賺心態的劉畫錯愕的看向艾可和藍悅唯這邊,一同錯愕的還有其他導師

「這啥情況?頂級天才的導師向我投發了邀請函?不!什麼邀請函!這明明是任命書吧!老木果然不靠譜,還是得我直接爬過去做牛做馬走上人生巔峰!」

「艾可,你過分了,還有許多導師招生數未達標的,你已經收了藍悅唯那個妮子了,怎麼?還要搶剩下的這個小子?」

「稍安勿躁嘛庄老,我們雖說是導師,但怎麼也得尊重一下學生自己的意見吧?不妨問問劉畫自己是怎麼想的,你說是吧劉畫。」

艾可笑盈盈地看着劉畫,劉畫表情一僵,這看似精緻隨和的笑容怎麼有種讓人覺得拒絕了就會被刀的幻覺...也顧不得旁邊庄導師臉上的不高興,連忙點了點頭

「劉小子,你確定不再好好考慮考慮?艾導師年紀輕輕實力雖說不差,但應付你這種元素固化的可沒那麼多招,不如看看其他幾位導師,那邊幾位倒是有幾個法子。」

莊子軒胸有成竹地端坐着,一年時間便教出一個6等的學生,傲也有傲的資本,更何況這艾可才是這幾年新晉上來的毛丫頭,犯不上他自降身份去斤斤計較,導師和導師之間,光是閱歷的分量便能壓死個人,何況是名下弟子眾多的他。

「謝庄老賞識,艾導師剛剛誠心邀請我這塊擱了這麼久的冷板凳已是大恩,豈有受知遇之恩不報的道理」

一拱手,收斂了面上的喜悅,小跑到了艾可旁邊,嘿嘿的笑着

「強悍的妹子隊!血賺!」

「既然這小子執意如此,我等再做挽留也是不妥,那這一批的學生就到這吧」

「庄老師,這...!」

莊子軒望向一個青年導師,無奈的嘆了口氣,木槿學院在南城也算是有幾分口碑,其下對導師有着硬性要求:每一位導師在這連着七日的收新過程中至少門下得收有一位學生悉心培養,每年都有無數的學子主動來投,若是連招新的能力都沒有何以出師?正因如此,每年才能源源不斷的培養出優質的學生壯大本院的實力。

莊子軒年歲已高,偏搭上個這樣的徒弟,已至第六日了依舊沒有學生來投,到時候傳出去個學藝不精還好,萬一來個老師教導無方這不是人在家中坐,鍋從天上來!當下有些不善的看了一眼已經退場的艾可幾人,也不知在盤算着什麼。

而收完徒任務完成的艾可就沒那麼多雜心思了,收了兩個徒就跑路,一個天賦不錯,稍稍培養一下,少則幾月多則半年,衝擊個3等4等還是有機會的,就是這個買一送一的劉畫...待到自主修鍊到3等以後會不會卡瓶頸,日後免不了為這個麻煩費點心思,也不知道藍悅唯這小姑娘在想些什麼。

路走一半,艾可突然想起來什麼,對身後兩人說道起來

「先約法三章,你們倆新來的,還什麼都不懂,老娘我..不是,你們導師我是今年新晉的,圖個業績也不管那些條條框框的,但有幾條你們必須遵守住了,在外院很重要

第一,外院人多眼雜,每個導師都有各自的地界專用於學生的教導,可架不住用心險惡之徒設計陷害,要記着,再強大的法師被人偷襲,傷了要害,也只有死路一條」

這第一條剛說完,劉畫聽的津津有味,卻發現身旁的藍悅唯下意識攥着拳頭臉上瞧不出喜怒,剛剛跟木導師一起當背景板的時候他可看見了這姑娘在艾可這說了什麼,才把他招過來的,要說沒她什麼關係他劉畫是第一個不信的

「看起來好像有什麼事兒?有機會了解一下看看能不能幫上忙,算是感謝一下這個大小姐撈了我一手」

「第二,既然收了你們兩個,我自然會負責到底,藍悅唯的元素足夠純粹,走哪一路的修鍊法門都好起步,但你不一樣劉畫」

說到這,艾可難得的頓了頓,整理了一下措辭緩緩的說起了早之前聽過的傳聞

「像你們學過一點元素的人就能了解到,源晶是什麼,這即是修鍊中優秀的媒介,也是元素最偏愛的容器,而它們也分三六九等,次勻優,入境清明乃至於返環!而你,劉畫,就屬於這返環的概念裏面!」

藍悅唯有些驚訝看着旁邊的劉畫,沒想到他竟然有着這樣非凡的潛力,而劉畫比藍悅唯還要不可思議地看着艾可,臉上剛要洋溢出一副「我湊我竟然這麼牛*」的表情,很快就被後面的這段話打了回去

「先別激動,所謂返環,就是元素會在你釋放一個循環後被加速一倍釋放出去,威力同樣也會加大一倍,可惜的是這個過程對精力和元素的榨取會提高整整10倍!在源晶里,出現了返環的源晶往往會大面積破壞其他共生的源晶補給自身,結局往往是損失遠大於收穫,所以這臭名昭著的玩意兒一般沒什麼人去捧着,而你這樣元素固化的原因也是因為如此,被石台主動引導釋放的元素難以運轉,突破等階對你來說就是一件異常困難的事了,所以之後我打算讓你先在打基礎的前三階多磨磨,未來鋪路也會方便的多」

劉畫的表情僵在了臉上,敢情這玩意兒是個debuff,還是綁定款的,這下跟旁邊這女人比起來那更是一點競爭力都沒有了,要是以後不夠強就要拿着掃帚當門童了!

「不過這些都不是你現在該擔心的,這些導師我都會幫你處理,說到這,你們得尤其注意這第三點」艾可話鋒一轉,表情逐漸變得嚴肅起來

「三年後,木槿學院會開一次秘境,這秘境有許多奇珍異寶,但其中兇險異常,到時候會隨機每位導師門下抽取至少一名倒霉蛋進去試煉,所以這些年務必不要怠慢了修行,哪怕是同門在這種地方也得提防着,聽明白了嗎!」

這話兩人倒是很認真聽了,藍悅唯眼裡閃着幾分躍躍欲試,眉頭卻又微微皺着,反觀劉畫這邊苦着臉,滿腦子都在琢磨怎麼跑路裝死才能不進去

「秘境這種東西怎麼想都不靠譜,你修鍊的順利別人肯定有修鍊的更順利的,一個不對眼人怎麼沒的都不知道,萬一修鍊的還不順利那不是白給都不知道怎麼白給的」

「劉畫!想什麼呢!趕緊走,別耽誤了吃午飯的時辰!」

艾可催促了幾聲,帶着兩人順着殿前的石道一路向北走,穿過一片青翠的竹林後,停在了一座四四方方的小涼亭邊,藍悅唯沒什麼表情,只是後退了一小步,但一旁的劉畫可就要管不住嘴了,艾可不等劉畫發問,素手對空中虛點幾下,輕喝一聲

「開!」

亭子在眼中劇烈變化,作一把摺扇般疊起,化成滿天的光點落葉,待到落葉徐徐散開,眼前已然是一處別院,其中大部分是空地和綠植,還有兩間古色古香的房屋,生意盎然,有道是:天外何地青雲落,造得此方桃花源。

「艾導師你平時也住這嗎?」

「那可不,怎麼樣!環境還不錯吧!」

藍悅唯眉頭又雙叒叕擰在了一起,看了看面前兩間連通在一起的木屋,又看了看劉畫

「那他..?」

「喔,劉畫啊,當然不跟我們住一起啊,他體質特殊,這後頭有個山洞,是你們導師我師兄原先燒烤的地兒,後院改了改,現在環境也算乾淨」

劉畫:「...?」

提着包裹來到山洞時,劉畫的內心說不鬱悶那是假的,「現在好了,她成外門大弟子,我這是啥,外門門外大弟子嗎!」

「自己再怎麼附贈好歹也是百里挑..挑五的人才吧!雖然確實要避嫌不能跟他們女人住一塊兒,可這也太窩囊了吧!我好歹是個接受過九年義務教育熏陶的有志青年!不答應,堅決不答應,得在旁邊蓋個草屋!」

嘀嘀咕咕了半天,劉畫手上整理東西的動作突然放慢,空氣安靜下來,身後傳來一聲輕咳,劉畫緩緩回頭,鞋上勾着幾抹淺紫繡花景,一件整潔乾淨的青白...這是裙子還是褲子?咦?這上下搭配還挺好看!再順着雪白的脖頸往上看,對上了一雙比平時更加冷淡的眸子。

「看完了嗎?」

此女不是藍悅唯又是何人?劉畫呼吸一窒,尷尬且略帶僵硬的笑容熟練的爬上臉龐

「藍..藍大小姐,你怎麼沒事來我這了呢」

劉畫乾笑了兩聲,目光刻意的避開了眼前這個女人,這次能被收進來估計少不了她那幾句,萬一把她招惹了艾導師一個不高興把我揚了那就完了!

藍悅唯倒是很快斂去了那冷漠異常的表情,雖說也沒有太大的變化,往前走了幾步,拿起一本劉畫剛剛整理的書籍開口道:

「我有件事要拜託你」

「好,你說吧,不違背原則的事都可以」

劉畫回答之快讓藍悅唯詫異了一瞬,甚至回頭看了他一眼,發現劉畫就跟之前聽艾導師講那約法三章那樣認真。

「三年後的那次秘境我不便示人,可能得你去那一趟了」

「..就這個?」

「嗯,就這個。」

藍悅唯回過身來,兩人四目相對,彷彿都想從對方眼裡看出些什麼,不足片刻劉畫就因祖傳社恐敗下陣來,把頭歪向一邊問了句:

「可為什麼是我,其他三人不是更好?從衣着上也看得出無論是背景還是實力遠勝於我這個後天修鍊會遇上阻礙的人。」

「想招攬過來不容易,而且,他們沒有你身上的煙火氣重。」

藍悅唯閉目輕搖了搖頭,再睜開雙眼看向劉畫時,那雙柔和的眸子里竟添了幾分凌厲

「今早,那位姓范的靠近我的時候,讓我生起了強烈的厭惡感,這股厭惡感不知從何而來,直到方才吃了午飯,想起你被自己炸飛時,他身上溢散的氣息就跟現在鎖死在你眉心的惡意一樣」

說罷,藍悅唯向前一步一把揪住了劉畫的衣領往身前一拉,一股芳香襲來,等劉畫反應過來兩人鼻尖已不足三指之遠。

「我...」

劉畫呼吸急促思路混亂,好傢夥以前哪裡受過這般陣仗!才吐出一個字,微微低頭便對上了一雙流轉的星眸深陷其中,只一瞬彷彿被萬千凶戾的刀兵直擊靈魂,腦海里快速回憶起那閃爍的空間被一刀刀劃開,碎片相互牽引拉扯形成一個個畫面,那遠去的人影也變得清晰起來,好像?..是個瘦骨嶙峋的男...

揪着衣領的手一松,劉畫踉踉蹌蹌的跌坐在地,隨即就是劇烈的咳嗽,待到視線逐漸清明,身前已滿是污血和破碎的晶片,那晶片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緩慢消融起來。

漫長的幾分鐘後,看着劉畫似乎是清醒了,藍悅唯便把一隻小瓶放在了桌上

「這個毒會侵人心智,輕則隱伏多年擾你日常修行,重則心智崩壞淪為他人傀儡,這裏面的藥物分3次服下,七日一次,另外..我剛剛跟你說的事,可以再考慮考慮,誰也不知道秘境有什麼,我剛剛問過艾導師,每年都會有人因此喪命,若你有了答覆,來鈴草藥圃旁的屋子尋我就是」

「不必了,藍姑娘對我恩重如山,換成我們那的老話叫做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這事我答應了!」

藍悅唯正要走出山洞,聽見劉畫聲音有些沙啞的就應下了,想來是嘴裏的殘渣還沒有吐乾淨,止住了腳步,傳來一句

「可能會丟命的。」

看着藍悅唯的背影,劉畫不自覺的就想起了上輩子的一些事,好像也有人這樣跟他說過這樣的話...具體發生了什麼,倒也記不全了,本來還想苟着不去的,現在看來是躲不了咯。

劉畫洒脫一笑,擦了擦嘴角的血漬

「沒事,死不了,還欠你一條命呢」

也不知道是不是幻覺,劉畫竟然聽出了一絲笑意?

「那祝你好運,別荒廢了修行,外門門外大弟子。」

劉畫聽着漸行漸遠的聲音,還在回味剛剛發生的一系列事情,猛的垂死病中驚坐起

「我靠!她是怎麼聽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