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天淵力
天淵力 連載中

天淵力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純手碼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蘇冥 蘇淵 都市小說

異界空間門出現,靈氣復蘇,世界大變
但每一個空間門無一例外,裏面都有着古老強者的傳承,或者是絕世強者的古墓
其中危險與機遇並存
一次修鍊中的天賦能力覺醒,伴隨而至的是來自於另一個世界的靈魂,以及未來的不確定和迷茫
一個是藍星當代的天才修鍊者蘇冥,另一個是來自於地球的鹹魚嘲諷大師蘇淵
命運的轉輪彷彿已經停止旋轉,但誰又知道下一刻究竟會發生什麼? 宿命與宿願的碰撞,終將為世界帶來改變
展開

《天淵力》章節試讀:

第5章 一月之約,我有九成把握按着你打


雖然蘇冥心中對中年男子進行了一大段的批判。

但他卻沒有退出記憶片段的意思,因為那名中年男子給他一種親切的感覺。

畢竟在他的人生中父母這個詞是陌生的,雖然知道這個中年男子叫的小淵不是自己。

但多少還是有些觸動的。

所以他決定要搞清楚這個中年男子究竟是誰。

不過他還是能確定以及肯定這人絕對不是自己的父親,他主要還是想搞清楚這到底是誰的記憶片段。

還有那個黑白色的大門為什麼會出現在自己的天賦空間內。

這些才是蘇冥最關心的事。

………………

我叫蘇淵,我現在慌的一比。

剛穿越因為沒有配記憶,就被誤會成奪舍的開局該怎麼破?在線等,挺急的。

現在只能指望系統能靠譜點了。

然而沒等蘇淵查看自己的系統面板。

小黑屋的門又突然就打開了。

柳林手中拿着一張藍色的符籙,他迅速靠近蘇淵。

蘇淵完全沒有反應過來。

柳林手上的藍色符籙直接一把糊在了蘇淵的腦門上。

符籙剛貼在蘇淵的腦門上就冒出了一陣藍光。

然後蘇淵就感覺到一股清涼的氣流瞬間順着符紙進入了自己體內。

這股氣流順着奇怪的路線在自己體內亂竄,最後在頭部盤旋了一陣之後就停止了遊走。

隨後符紙化作了粉末消失掉。

看到符籙已經啟動柳林也是露出了一個滿自信的笑容。

因為這裡的異境時不時就會出現靈魂奪舍的情況。

這種驅靈符由傳承殿出品,是每個修鍊者探索異境必備的裝備,啟動後的功效他再熟悉不過。

現在只等驅靈符發揮威力了。

蘇淵看了一眼化為飛灰的符籙,他撓了撓頭,一臉懵逼地說道:「**?你這是在幹什麼?」

而柳林看到驅靈符居然沒有效果也是愣住了。

他皺着眉頭,似乎有些疑惑。

「什麼情況?為什麼驅靈符一點反應都沒有?」

「我來的已經夠快了,就算是融合吞噬也不可能這麼快,難道是買到假貨了?」

「我不信,再來!」

說著他咬咬牙,又掏出了三張藍色符籙貼在了蘇淵的額頭上。

三張符紙同時燃燒殆盡之後。

白髮蘇淵仍舊是一臉懵逼地站在原地。

這下輪到柳林傻眼了。

他愣在了原地,不敢置信地望着眼前的白髮蘇淵,喃喃自語道:「驅靈符怎麼可能會沒用,難道不是奪舍?」

白髮蘇淵聞言也是回了一句。

「有用啊,怎麼沒用。」

聽到這話,柳林終於鬆了一口氣,以為自己把蘇冥搶救回來了。

既然有效,那就好辦了。

然而蘇淵的下一句差點讓柳林一口老血噴出來。

「我感覺那玩意貼上後還挺涼快的,有種提神醒腦的感覺,我現在都不困了,**要不你再給我來幾張?」

柳林:「…………」

「涼快?就這樣?沒了?」

柳林嘴角抽搐了兩下,事情的發展有些超乎預料。

他也沒想到無往不利,專門克制驅趕奪舍強者靈魂的驅靈符面對蘇淵居然會失效。

這樣的變故讓柳林的臉色有些難看,一雙拳頭捏得咔咔響。

「對啊,但你那握緊的雙拳是什麼意思?你不會是想動手吧,我就是實話實說而已。」

蘇淵聳聳肩,表示自己很無辜。

柳林沉默了許久之後,他嘆了一口氣說道:「你果然不是蘇冥,既然驅靈符不管用,那就只能用另一種方式了。」

「荒唐,我蘇冥一身傲骨,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不要以為你實力強就能為所欲為,你不要污衊我,我就是蘇冥。」白髮蘇淵反駁道。

開玩笑,現在這種情況除非腦子被驢踢了才會說自己的本名。

看現在這種情況應該還能搶救一下,只要自己咬死蘇冥的名號。

他應該暫時拿自己沒辦法,就算奪舍被發現要制裁自己。

起碼也得讓親人來制裁吧,而且剛剛聽到了有人說自己是孤兒。

那就代表原身根本就沒有父母,沒有父母那不是更棒了嗎?

孤兒被奪舍,只要不禍害社會,誰能制裁我?

除非正好蘇冥的親人今天找上門,我就不信有這麼巧的事。

丟了十幾年自己剛來就找上門,那都不是巧了,那簡直就是狗血。

「呵,我早有預料,等我把你的本體找出來帶去傳承殿,看你還能嘴硬多久。」

蘇淵聽到柳林說出這種話他突然就更硬氣了。

就這?就這?我還以為是什麼牛逼哄哄反人類的解決方法。

找我本體?

還沒有嚴刑拷打來的有威懾力。

開玩笑,你以為我是閑的沒事做搞了什麼不正經的邪惡儀式主動來的?

我昨晚睡覺睡得好好的,莫名其妙就來到了這。

別說是你了,我他喵的自己也想找到。

這世界語言都不一樣,你要是能找到我在地球的本體。

我蘇淵的名字倒過來寫。

「怎麼?你還想動手?你動我一下試試,小心我舉報你們學校虐待學生?」

「不要以為實力強就能為所欲為。」

「我告訴你,輝煌一刻誰都有,別把一刻當永久。」

「給我一個月時間,我有九成把握可以按着你打。」蘇淵冷哼了一聲說道。

柳林聞言眼睛微微眯了起來:「哦?一個月後按着我打,看不出來嘛,你還挺自信的?」

「那是必須的,自信既巔峰,存在即合理。」蘇淵背負雙手傲然說道。

柳林輕笑一聲:「那我拭目以待。」

蘇淵聞言瞬間就回了一句:「聽你這話,所以你這是答應了我的一月之約了?」

「那好,既然你這麼有種敢接下我的挑戰,那你先放我走,給我一個月時間發育一波,一個月後,我在擂台上等你。」

「到時候誰跑誰孫子。」

「一個月時間就想戰勝我?誰給你的自信?那要是你輸了呢?」柳林反問道。

「那還用問嗎?輸了就輸了,老師打贏學生那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嗎?」

「你一個老師打贏一個學生有什麼好驕傲的?你能不能要點臉?」

柳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