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偏執沈少,放過吧
偏執沈少,放過吧 連載中

偏執沈少,放過吧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白米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君奕 現代言情 蘇雨眠

五年前,沈君亦留下一張離婚協議書頭也不回的就消失不見,留下剛出生15天的孩子和正在月子期的蘇雨眠
五年後,兩人再次相遇,沈君亦再婚,而他再婚的女人卻來索要她的孩子
孩子的離去,父母的死亡,斷掉的雙腿,都是沈君奕為了留下蘇雨眠的罪行
「放過我吧!君奕!」 「不可能,這輩子都不可能
」 蘇雨眠呆坐在沙發上,樓上傳來男女混雜的嬌喘聲,半年了,沈君奕每天都會帶不同的女人回家
她想逃,可癱瘓的雙腿緊緊的束縛在這
一場大火,蘇雨眠死在別墅里,三年後,參加聚會的沈君奕碰見和蘇雨眠相同的臉
展開

《偏執沈少,放過吧》章節試讀:

第6章 男孩


買完了必需品,蘇雨眠並沒有離開黑市,而是轉角又進去了另一個偏僻的衚衕。這裡是黑市居民居住的地方。

他們沒有x市的戶口,黑市雖依附在x市裏面,也勉強屬於一個小國。

那是一間破舊不堪的別墅樓,旁邊雜草長滿了院子。小男孩在院子里自顧自的玩耍着。

男孩與這破爛不堪的別墅,格格不入,他穿着整潔,稚嫩的臉龐,明明是小孩子,身上的氣質有種成熟穩重的感覺。

男孩見蘇雨眠走過來,飛奔過去大喊「媽咪!」蘇雨眠彎下身,抱住了飛奔過來的小男孩。

親昵的叫着「小小,媽咪好想你啊。」他們已經一個月沒見過了。蘇雨眠親吻着蘇小小的臉。

五歲的孩子依偎在蘇雨眠懷裡,撒嬌讓蘇雨眠抱,她拗不過蘇小小,把蘇小小抱在懷裡。

「婆婆呢?小小。」蘇小小抬起頭思考了一會。「媽咪你猜?」天真無邪的眼神,直愣愣的抬頭望着蘇雨眠。

蘇雨眠覺得自己能生下蘇小小這個孩子真的太好了,因為他實在是太可愛了。

忍不住的又親了親蘇小小「好癢啊,媽咪。」

破舊不堪的別墅門出來一位老者,她步履蹣跚,拄着拐杖,一步一步的走來,慈祥的招呼着蘇雨眠進來。

「婆婆,我回來了。」蘇雨眠抱着蘇小小進到了別墅里。

別墅外面雖然破爛不堪,但裏面燈火通亮,70年代的裝修風格。整潔又乾淨。

「雨眠回來了,今天晚上想吃什麼?婆婆給你做。」蘇雨眠放下蘇小小,蘇小小抱着她的腿,不想讓她離開。

蘇雨眠工作很忙,每個月來,都不會呆在晚上,只是簡單的問候給予生活費,就馬上離開。

「小小放心,媽咪不走,媽咪這次有一周的假期,可以一直陪着你。」聽到這裡,蘇小小鬆開了蘇雨眠的腿,開心的跳了起來。「太好了,媽咪不走了。」

婆婆嚴麗萍有些震驚,這四年來,蘇雨眠從來沒有這麼多假期。看到蘇小小那麼高興,她也不由的為蘇小小感到開心。

嚴麗萍收養蘇小小的時候,他剛剛會走路。

四年前,她撿到了這她們倆,母子兩不知道怎麼走進來黑市,誤打誤撞的倒在了嚴麗萍的家門口。

一開始,她根本就不想管他們母子兩,在黑市帶着孩子多半騙錢的很多。

但蘇雨眠身上的衣服髒亂不堪,孩子乾淨整潔的躺在她的懷裡睡著了。他們實在不像是壞人。

再後來,蘇雨眠想出去找工作,把蘇小小寄養在這,她年紀都這麼大了,她想也沒想的就拒絕了。

第二天,蘇雨眠就失蹤了,把蘇小小扔在了這裡,蘇雨眠篤定了嚴麗萍不會扔掉蘇小小。

再見到蘇雨眠,已經是兩個月了,她整個人憔悴的不行,臉色蒼白,兩隻熊貓眼十分顯眼。

她給了嚴麗萍厚厚的一沓現金,希望她能繼續照顧蘇小小,承諾每個月都會拿錢當做寄養費。

嚴麗萍還是拒絕了,這麼多錢蘇雨眠可以完全把蘇小小送進託兒所,但她沒有,蘇雨眠面色難堪,吞吞吐吐抿着嘴「小小他,沒有戶口。他們不收他。」

嚴麗萍終究還是心軟了,答應收下了蘇小小。

蘇小小是嚴麗萍從小看到大的,她無兒無女,她早就把兩人當成親閨女和親孫子看待。

嚴麗萍做了一桌子蘇雨眠與蘇小小愛吃的菜,三個人其樂融融吃着這頓晚飯。

蘇雨眠在床上哄着蘇小小睡覺,蘇小小明顯不想睡,他只想多跟蘇雨眠呆一會,他怕蘇雨眠在他睡着就偷偷離開他。

「媽咪,你真的不會走嗎?真的會陪我一周嗎?」稚嫩的童音在蘇雨眠耳邊傳來。

蘇雨眠輕拍着蘇小小的身體「當然了,媽咪不會走,媽咪都答應你了。」

她很愧疚,蘇雨眠自從工作後就很少陪伴蘇小小,她已經記不清多久沒有像這樣哄着蘇小小睡覺。

她小聲的哽咽着,她覺得自己根本不配當一個母親,孩子五歲了,她都沒有好好的陪伴着他。

孩子的戶口沒辦法掛在她這,她無可奈何,她真的好想陪着蘇小小長大。拍着蘇小小身體的手也不自覺的停了下來。

一隻小手覆上了她的臉龐,輕輕的擦拭着蘇雨眠的眼睛「媽咪,不哭。」

強忍的眼淚在這一刻化為虛無,她抱住蘇小小大哭起來「對不起,小小,媽咪對不起你。」

蘇小小抓住在蘇雨眠的腰邊的衣角不停的安慰蘇雨眠「媽咪,不哭,媽咪,乖。」他真的好想蘇雨眠。每天都在想。

他雖然小,但他都明白,蘇雨眠是為了他才把他寄養在嚴麗萍家,他從來沒有抱怨過蘇雨眠。

「媽咪,媽咪,我真的好想你啊。」懷裡的蘇小小肩膀不停的抖動起來,極力的忍住不哭,可是眼淚止不住的從眼眶流出。

蘇雨眠抱緊蘇小小,兩人的哭聲響徹整個房間,一直傳到嚴麗萍的房間。

老舊的別墅樓,隔音並不是很好,他們說的話一字不差的都傳進了嚴麗萍的耳里。

她的心情有些沉重,但忍不住的替他們母子倆開心。「我都這麼大年紀了,居然哭了。」

她的臉邊掛滿淚水,自從蘇小小寄養在這,開始懂了一些事,她就沒見過蘇小小哭過。蘇小小每天做的最多的就是站在窗邊,視線一直盯着門口。

他沒有朋友,他落寞的眼神總是讓嚴麗萍心疼,他很懂事,知道幫她做家務。

但越懂事的孩子,沒有糖吃,她的年紀大了,腿腳越來越不好使。她無法陪伴蘇小小玩耍。

蘇小小從來沒有抱怨過,蘇小小不愛笑,不愛撒嬌,他和一般的孩子不一樣,他沒有一絲一毫的情感波動。

他像個木偶一樣生活,但是每次蘇雨眠回來的時候他就跟變了個人一樣,他的臉上掛滿笑容,會對蘇雨眠撒嬌。

蘇雨眠離開,他也會滿臉笑容的目送着蘇雨眠離開。直到視線消失不見。他又會恢復一臉淡然的模樣。

嚴麗萍知道蘇小小內心是孤獨的,誰不希望自己母親一直陪伴在孩子身邊。

但是他不說,也不問,他什麼都懂,成熟的不像一個孩子該有的穩重。

這是蘇小小的偽裝,他把自己偽裝的像個大人,但在蘇雨眠面前的他偽裝的面具瞬間崩塌。